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憫仁:談談「活摘器官」和六四槍殺學生

憫仁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01月31日訊】當「中共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罪行被曝光於光天化日之下時,多少善良的民眾在確鑿的證據面前不得不忍痛承認這對於一個普通人而言難以置信、慘絕人寰的暴行!這是多麼令人窒息的慘劇啊!到底是甚麼讓一個救死扶傷的醫生成了殺人不眨眼的惡魔?這是一直縈繞在我腦海中一個久久揮之不去的問題。實在難以將平日裡文質彬彬、對病人耐心負責的醫生們與殺人惡魔聯繫在一起。但是,這確是鐵證的事實!

這讓我想起了「六四」事件中朝無辜學生們開槍的軍人。他們大部份和被射殺的學生應該有相彷的年齡,在平時,應該是互相稱兄道弟的哥們。軍人們的職責是保家衛國,可為甚麼在那時卻瘋了一樣將槍口朝向自己的赤手空拳的兄弟,扣動扳機?

醫生,救死扶傷;軍人,保家衛國。對於人民而言,都是神聖的職業。可為甚麼他們在某種情境下卻成了殺戮人民的劊子手?很多人說,是中共邪黨灌輸的謊言矇蔽了他們的心智,但我說是邪黨的威逼利誘下為個人的利益出賣了自己的良心,選擇了做惡魔的僕從。開槍的軍人難道不知道槍口對準的是沒有任何武器、赤手空拳的普通學生和民眾嗎?活摘器官的醫生能不知道面對的生命是那些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嗎?只是,他們選擇了服侍魔鬼。

知情人士皆知:每個醫院的移植小組負責外出取供體器官的人必須是精心挑選的「政治上」「技術上」都「可靠」的醫生,所謂「政治上可靠」即指必須是「立場堅定的」中共邪黨「黨員」,不是隨便甚麼人都能夠做這個工作的。整個移植小組也必須是「志同道合的信得過的自己人」。所以每一個醫院關於器官移植的宣傳多集中在:成功做了多少例,療效多麼好、移植醫生忘我工作等方面,而對器官來源和取器官的程序都諱莫如深。

在2009年9月份的《財經雜誌》中一篇公開刊出的題為《器官何來?》的文章中提到:

「1993年,美國的肝移植率(每百萬人口的肝移植數量)是中國的5340倍;到2007年,這一差距迅速縮小到19.4倍,在此期間中國的年肝移植數量增長了400多倍。截至2008年,中國腎移植累計86800例,肝臟移植累計14643例。如今,中國已經成為臨床手術數量僅次於美國的器官移植第二大國。」「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教授陳忠華日前對媒體披露,從2003年到2009年8月,中國內地僅有130位公民逝世後成功捐獻器官。2007年以來,中國內地每年開展臨床器官移植約1萬例,其中來源於公民逝世後捐獻的器官不到30例。」「這是一個官方諱莫如深亦人人心照不宣的事實——死刑犯被執行死刑後的屍體器官,是中國最主要的移植器官來源,長期佔到90%以上。」

如果按照前面「每年一萬例移植中僅有不到30例是公民死後捐獻」的說法計算,每年非公民死後捐獻的器官是99.7%,在這其中,那些所謂親屬活體捐獻移植的比例是少之又少的,所以絕大部份是來自「死囚犯」,而當法輪功修煉者被定性為「敵人」,可以避過任何法律程序而任意虐殺的時候,那麼這些所謂「死囚犯」中包含大量的以「真善忍」為指導修煉的法輪功人士就不足為奇了。

這篇文章還提到「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器官移植專家告訴《財經》記者,中國每家器官移植醫院都有專職人員負責「公關」,他們會和各地的司法、公安部門聯繫,尋找死囚器官來源。又據一家大型醫院器官移植中心的負責人介紹,器官移植的程序大體是:醫院先在供體當地衛生主管部門、公安機關備案;醫院與所在地公安機關進行聯繫,提出需要器官供體的申請;公安機關通知醫院去領取供體;醫院取得供體後對器官加以利用。」

由此可見,參加手術的醫生必須是邪黨「黨員」,而公檢法武警等單位的幹部們不是「黨員」的幾乎沒有,因為這是邪黨的專政工具。還有航空運輸系統,各個環節都必須一路綠燈。所以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和那些「死囚」器官的行為是在邪黨體制中發生的高效的人吃人惡行。而能使這個黑色利益大網存在的機制就在於邪黨一手遮天的控制這個國家的所有部門和行業的緣故,它用利益誘惑、欺世謊言和專政暴力脅迫著這個體系中的每個中國人。而想在這個體系中想獲得利益和「出人頭地」的人就必須學會謊言、學會比別人更狠心、學會昧良心、學會屈從邪惡,學會無視正義。這其實可以解釋溫文爾雅的醫生何以用手術刀殺死一個還活著生命而毫無恐懼和愧疚,也可以解釋「六四」時那些軍人選擇了服從邪黨魔鬼的命令而朝著自己的兄弟姐妹開火,我不知道那些開槍的軍人是否會邊開槍邊流淚,也不知道哪些殺人的醫生們是否會噩夢連連。在這個邪黨專政的暴虐國度裡,善良正義的人們不得不屈辱的活著,而要活得「好一點」就要順從邪黨的謊言和專政,並且服務於它。但是歷史終歸會用真理法則來評判一切。「六四」中也有拒絕開槍的官兵,他們守住了做人的底線,沒有屈從邪黨淫威,他們是正義的人。儘管他們受到了邪黨處分,但是他們在人民心中,在遙遠的歷史長河中留下了可貴的、永遠被後人崇敬愛戴的精神豐碑。那麼,對於現在的那些手執本該切除患者病灶的柳葉刀的醫生們,你們是繼續罪惡地殺害法輪功修煉者,還是退出邪黨、向神懺悔、向世人坦白所作所為,那麼就是在選在自己的未來了。

而接受器官的病人及家屬,也對來源的問題不管不顧,對那些被迫獻出器官的犧牲者毫無感恩眷念之情,毫不關心他們在被摘器官時是否經歷了痛苦。對於這些可悲的病人而言,只要能夠讓自己活命,又何必關心器官來自誰、那人怎麼樣了?這種心境就和人在極其飢餓、悲觀絕望的時候會吞食同類的情況是一致的。在歷史上、古今中外,人吃人的事例可見於各類史書記載的。「器官移植」只不過是被賦予了「現代醫學技術」外衣而更具有迷惑性而已,本質上都是人為了求生而人吃人。只不過,器官移植不需要用嘴巴咀嚼,而直接完整的被轉移到人的身體裡而已。只是,現代發展的醫學倫理學已經在「救人」的這個看似神聖的幌子下故意迴避思考器官移植的本質罷了。對於信仰佛法的人而言,病業是對生生世世的所欠業債的償還。如果生病了,再用其他人的肉體來滿足自己緩解病痛的需要,那麼則是業上加業吧。所以說,現代的醫學倫理學儘管認可器官移植,但是早已經偏離了神給人建立的法則。即便器官是誠心捐獻的,儘管這其中可能有自認為高尚的因素存在,但是個人認為其仍然違背神佛賦予人的理法。更何況,中國絕大多數的器官不是來自捐獻的,而是來自被任意宰割的「死囚」和被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而接受器官的病人不問器官來源,只管活命的心態,不也是可怕的嗎?聽朋友講起,在日本的科研機構,每年都會在特定時間組織科研人員為用於科學研究而「犧牲」的小動物們舉行集體悼念活動,以感謝它們為人類科研進步做出的貢獻。而在中國,幾乎所有的醫生,病人及家屬,對「器官提供者」都毫無拜謝、祭奠之意,這不是人性的墮落和扭曲嗎?而這些器官提供者可能曾經是我們身邊的朋友、活生生的生命,並不是抽像的符號!這種情境不能不說是整個社會的冷漠和悲哀。而為何如此?因為邪黨的洗腦統治讓在其陰影下的「黨徒」「民眾」都變得自私自利,走向了「真善忍」法則的對立面吧。

醫生和病人們為了各自的利益,而不願去知道那些提供器官的犧牲者是如何走完最後一程的了。在「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罪惡昭然於天下時,人們在震驚之餘,都問為甚麼「白衣天使」會如此殘忍?其實,對被槍斃的「死囚犯」的器官摘取,也基本是活摘的。這是因為對於一個已經根據事先體檢而確定健康的犧牲者而言,其器官的質量取決於「熱缺血時間」。何謂熱缺血時間?供體器官在未降溫時的缺血為「熱缺血」。從熱缺血開始持續到器官恢復正常血供(器官未經歷低溫過程),或者從熱缺血開始到器官明顯溫度降低(即冷缺血開始)的時間間隔稱為熱缺血時間。熱缺血時器官的新陳代謝水平仍比較高,但是氧和養料供應缺乏,所以器官缺血損害出現較快且嚴重,因而想保存器官活力必須儘量縮短熱缺血時間。人體的各種器官對缺血的耐受程度不同。大腦在幾分鐘之後即永遠地失去功能,而皮膚和角膜可以耐受幾個小時的熱缺血。腎臟的熱缺血時間在30分鐘以內時,所造成的損傷被認為是可逆的。熱缺血在10分鐘以內時,功能恢復較快;而缺血30分鐘時,常在1週或以後恢復。儘管用大鼠做的動物實驗提示肝臟能耐受的熱缺血時間可長達45分鐘,但對於人,最安全時限被認為是10分鐘,超過10分鐘,那麼移植術後相關併發症發生率顯著增加。所以,取器官時為了保證極短的熱缺血時間,就要:一、技術高度熟練,能儘量保證在心臟停跳的10分鐘以內將所有器官取出;二、最好在摘取器官的時候,心臟呼吸不停止。如果要摘取心臟,那更需要人還是活著的。所以,即便使用被槍斃的死囚犯的器官,也需要活摘。那怎麼辦呢?據說,關鍵就在於行刑者這一關。醫院買通法院,買通行刑者。後者在開槍的時候會偏一點,不至於一槍斃命,這時候人其實未死。槍聲響過後,醫生們以最快的速度將還活著的「囚犯」抬上設備齊全的救護車,剪開衣服,將備好的一大桶碘伏或其他的皮膚消毒藥水往「囚犯」身上快速潑灑,然後一刀從上之下全部開膛,不同醫院來的醫生各取所需,心臟、肺、肝臟、腎臟、眼睛、皮膚(燒傷外科用於植皮手術)、肋軟骨(整形外科用於美容整形手術),有的甚至胰腺、小腸、基本一個人體最後所剩無幾。「囚犯」便在「凌遲」中真正地痛苦死去。據說有個真實的事,就是當被槍擊後的「囚犯」被抬到車上時,醫生七手八腳地剪衣、消毒時,「囚犯」忍不住說了句:「你們能不能輕點?」這不是笑話。這情景並不亞於非洲草原上一群兇狠的鬣狗呲著獠牙搶食一隻可憐的跳羚,只是更可悲的是,醫生活殺和分屍的是被冠以「死囚」之名的同類。當溫熱的器官被取出後,各個醫生會以最快的速度經血管斷端注入0~4℃的器官保存液,以無菌的塑料袋密封放置於有冰水的保溫容器內。通過事先安排打通的運輸系統回到各自的醫院。然後另外一台會收到鮮花和掌聲的移植手術在無影燈下忙碌的進行。最後,這個器官曾經的主人被從中賺到錢和名聲的醫生、獲利的公檢法人士、民航人士、重獲健康的病人及家屬們拋之腦後,無人想起,無人祭奠。而這個已逝生命的親人們則在世界的一隅悲愴落淚,無任何補償或安慰,甚至都無從知道收到的骨灰裡面到底包含了哪些殘骸。

對「死囚犯」槍擊而不殺死以便「活摘器官」來保證器官質量,更何況那些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法輪功修煉者,更是連子彈的錢都省了。有人說,他們可能注射麻醉藥吧?大錯特錯!每個國家的麻醉藥品是管理非常嚴格的,中國也不除外。麻醉藥品都需要用紅處方開方子,甚至需要填寫病人的名字、住院信息、甚至身份證號和家庭地址。每個醫院用多少麻醉藥基本是被控制的。那些邪惡的傢伙們虐待法輪功修煉者時,怎麼讓人最痛苦就怎麼做,你覺得它們會給用麻醉藥?一是沒有這額外開支的巨量的麻藥,二是它們邪惡的本性唯恐受害者不痛苦。所以「活摘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在邪黨的這個罪惡體系中發生了。這個體系中,無論實施人和受益人都是犯罪。那些得到這些被活摘器官的病人們也只是在被延長的生命過程中造更多的罪業吧!有聽說過一位成功移植心臟的病人在手術後性情大變、精神異常,與手術前判若兩人,這恐怕是那位器官提供者痛苦的魂魄在糾纏吧!

在這個邪黨的恐怖體系中,既得利益者悄無聲息的守著自己已獲得的利益,冷漠的看著掙扎的弱者和那些為自己權益申訴無門的民眾;而悲苦的普通弱勢民眾本來是社會和國家的基石,現在終日惶惶,被強權所欺壓和殘害。當「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事件和「六四」槍殺學生的事件跨越不同的時間維度在此刻共同出現在人們討論的話題中時,不難看到邪惡的中共體系下,民權民生皆為空話!民眾的所有權利、包括最寶貴的生命,在邪黨的權力利益面前都形同空氣,被隨意踐踏。所以,天滅中共邪黨,是宇宙正法大勢在人間這一層面上展現的必然結果。盡早退出邪黨,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光普照之中才是生命得救的唯一正途。但願越來越多的世人覺醒!

評論
2011-01-31 1: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