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言: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關於「萬惡的舊社會」

真言

人氣: 5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12月28日訊】【長期以來,中共利用其控制的輿論宣傳工具持續不斷的向中國民眾強力進行一言堂的愚民欺騙洗腦宣傳,太多的中國人對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對發生在中華大地上的諸多歷史及現實事件,認識糊塗,或是偏激片面,或是認識不清,或是根本就不知道,陷在中共刻意營造的錯誤泥沼中不能自拔,嚴重的影響了對事物的客觀判斷而不自知。本文擬就當今及歷史上被中共或是扭曲或是掩蓋的諸多歷史事件中的部份大事的如實解讀,幫助你廓清迷霧,恢復良知。】

關於「萬惡的舊社會」

在中共幾十年的愚民宣傳教育中,特別是在毛澤東時代,有一個被中共不厭其煩反覆渲染的概念——萬惡的舊社會,在那個信息封閉的時代裡,百姓置身於一言堂的環境裡,每天被動地接受這種一面倒的宣傳。

年紀大點的人可能都還記得,在那個是非顛倒的時代,不僅是報紙、文件、書籍雜誌、廣播電台的狂轟亂炸,每個基層單位,特別是農村生產大隊還要經常不定期的舉行憶苦思甜訴苦會,聲淚俱下的控訴那「萬惡的舊社會」。當時有一首流行歌曲《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很能反映當時的時代特徵:「天上佈滿星,月兒亮晶晶,生產隊裡開大會,訴苦把冤伸,萬惡的舊社會,窮人的血淚仇,千頭萬絮湧上了我心頭,止不住的辛酸淚掛在胸。不忘那一年,爹爹病在床,地主逼他做長工,累得他吐血漿,瘦得皮包骨,病得臉發黃,地主逼債好像那活閻王,可憐我的爹爹把命喪。……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世世代代不忘本,永遠跟黨鬧革命,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歌曲極其煽情,不僅歌詞十分淒慘,旋律腔調也是悲情淒淒,像孟姜女哭長城。任何人置身於這樣的環境,都要「止不住的辛酸淚掛在胸」。日久天長,「萬惡的舊社會」就在人們的心裡紮下了根,成了被仇視被聲討的對象,一提起「萬惡的舊社會」,無不打心眼裡仇恨。而新社會也在不知不覺的對比中,被接受、親近、擁護。於是,謊言重複一千遍終於成了真理,宣教者的目的自然而然的達到了。至於為甚麼要讓你「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仇視「萬惡的舊社會」?那就不是你老百姓該知道的了。你只要能「世世代代不忘本,永遠跟黨鬧革命」就行了。真讓你知道了,也就完戲了。

所謂「萬惡的舊社會」還有一個另外的稱呼叫「解放前」。這個「萬惡的舊社會」表面上看是一個歷史時期,而實際上是代指一個政權——中華民國政府。但是,中共從來不提中華民國,自從中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中華民國就銷聲匿跡了,人間蒸發了。中共的所有語言媒介包括當時的報紙、書籍雜誌、廣播電台以及後來的電視乃至再後來的網絡,統統不提。學生的教科書包括《歷史》課本及各種輔助教材統統不提,百姓常用的工具書《新華字典》、《現代漢語詞典》書後附錄,也通通標注中華民國於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結束。而且,在當時的《現代漢語詞典》中,絕口不提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三民主義、孫中山、蔣介石等一九四九年前國家政治生活中最重要的名詞,乾乾淨淨,而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毛澤東、唯物主義、階級鬥爭等等概念與名詞是不厭其煩,一樣不缺。五十年代以後出生的人甚至不知道中國歷史上還有一個中華民國的存在。即便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現代漢語詞典》仍然是標注中華民國結束於一九四九年。在絕大多數的中國人心目中,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中華民國的概念。至今,大陸媒體、政界在提到馬英九時,只提台灣地區領導人,至於這個地區領導人的稱呼具體是省長、市長還是縣長,還是甚麼別的,不提。大陸媒體都在談台灣二零一二年大選,但是就是不提是選舉中華民國總統。反正是不能讓中國人知道有中華民國的存在。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以至於很多人都把台灣認作與香港一樣只是一個地區的概念,屬於日常所稱的那個「國家與地區」中的地區,而不是中華民國的所在。對大陸媒體來說,中華民國是高壓線,觸碰不得,誰要提了就要犯政治錯誤。這讓很多人覺得莫名其妙。

中共在提一九四九年前的政權時,只提國民黨或蔣家王朝,在表述替代原政權時,也是說推翻了國民黨反動派的反動統治,或者說推翻了蔣家王朝,建立了新中國,絕對不提推翻了中華民國。

這裡面隱含著兩個問題:其一,為甚麼要反覆宣傳「萬惡的舊社會」?其二,為甚麼要極力迴避推翻中華民國政府?這兩個問題其實都與一個問題有關:即中共政權的非法性問題。解決了這個問題,也就回答了上述兩個問題。

由於中共幾十年的愚民欺騙宣傳,在絕大多數人的心目中,一九四九年前的中國就是軍閥混戰割據,蔣介石也是一個「新軍閥」,似乎沒有一個統一的中國,是中共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統一了國家。這當然是一個不容置疑的錯誤。一九一一年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滿清帝制,翌年即建立了亞洲歷史上第一個民選政權——中華民國,之後,中國的一切皆在中華民國的主導之下,無論是抗日戰爭,還是與美蘇英法等國創立聯合國,成為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但是,不幸的是,抗戰甫一結束,西來幽靈共產黨即利用國民政府元氣大傷、一身疲憊之機,舉起了屠刀,殺向了國民政府軍隊,短短三年,中華民國政府痛失大陸,退居台灣。從此開始了海峽兩岸隔海相望的兩個政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形成了舉世罕見的一個國家兩個政權的事實。這是一段血寫的史實,一個不容篡改和掩藏的史實。此後,兩個中國並存長達20多年,一直到一九七一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席位。

中共的中國占據著中國的大部份疆土——大陸,而在國際上卻無發言權,出頭露面參與國際事務的是中華民國。占全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共政權被排斥在國際主流社會之外。國際上的事兒中共可以用封鎖信息資訊的辦法不讓中國人知道,但是對國內就不好辦,中共必須面臨讓百姓認可新政權的事實,必須讓原中華民國的國民變成擁護中共的黨民。中共政權是搶來的,搶來的東西既不合法也不合情理,這是一個人人皆知的事實。必須讓百姓感覺中共搶得有理,應該搶。否則,如何實施統治?要達到這一目的,唯一的辦法就是抹黑過去,粉飾罪過。於是,才有了「萬惡的舊社會」,才有了《白毛女》、《半夜雞叫》、《紅色娘子軍》、《洪湖赤衛隊》,有了大地主劉文彩的收租院、水牢,黃世仁強姦喜兒,周扒皮半夜趕長工幹活,南霸天迫害瓊花,才有了《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等等。地主老財如此欺壓百姓還不該打倒嗎?勞苦大眾如此受苦受難還不該被解放嗎?國民黨政權如此腐朽腐敗還不該被推翻嗎?共產黨把你從苦海裡救出來還不該吃水不忘打井人嗎?過上了好日子還不應該憶苦思甜,免得再遭二茬罪、再吃二遍苦嗎?應該!真是太應該了!

這就是中共一再渲染「萬惡的舊社會」的根本原因。

那麼,所謂的舊社會百姓生活到底是甚麼樣呢?美國已故總統羅斯福提出人應具有「四大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遠離貧困的自由和遠離恐怖的自由。先說言論自由。無論是清末,還是北洋軍閥和國民黨統治時期,老百姓都享有較充分的言論自由,比如可以自由地辦報紙。1870年代,具有現代意義的中文報紙就已出現,而梁啟超等於1896年創刊的宣揚變法思想的《時務報》更是當時銷量最大的報紙。

清朝滅亡後,中國進入北洋軍閥統治時期。事實上,不管這些軍閥怎樣的霸道,對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學校自治都不過多干涉,且尊重知識份子。當時的知識份子和社會團體並不害怕對國家政治生活表達獨立的看法。被中共誣為反動軍閥的北洋執政府總理段祺瑞卻能說出「限制輿論的做法不適合共和國的國體,對輿論應先採取放任主義,以後視情況再說」的開明言論,不僅說到而且做到。袁世凱死後才一個月,段祺瑞就廢止了袁氏頒布的限制公民權力的諸多法令,包括《報紙條例》,徹底開放了報禁。政府允許被袁世凱查禁的所有報紙復刊。隨後又恢復了辛亥革命時的《臨時約法》和國會等。正是由於段祺瑞主張放開輿論,對言論自由採取放任、寬容和豁達的態度,使得北洋軍閥時期成為中國近代史上文化最燦爛的時期。大肆宣揚科學與民主的五四新文化運動發生在那個時期;胡適、梁啟超、梁實秋等文化大家和20世紀中國文化界最優秀的人物,也大都在那個時期嶄露頭角。一九二零年全國報刊雜誌就有一千多種,「每隔兩三天就有一種新刊物問世」,大都是民營。更無「輿論一律」和「輿論導向」、「政治正確」,恰恰相反,那時的記者都願意批評政府和要人,而且言辭激烈。當然,如果太過分,北洋政府也會下令關閉報館,不過人家再開,政府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且,政府對輿論的管制,只是設個新聞檢查官,發現不合適的,也只是叫人家開「天窗」。當時記者被關、被殺的很少。

正是由於公共輿論參與政治並監督執政者,使得軍閥們不僅害怕社會輿論,也敬畏法律程序。比如段祺瑞,當他被任命為總理時就主張新聞自由,後來因「八•一三」慘案受到輿論大肆批評,但沒有壓制,反而選擇了下野。再如袁世凱,他對待百般謾罵自己的國學大師章太炎,也只是軟禁而已,而且每月出資五百大洋供養。

這個時期,人民上街集會、示威遊行也很自由。每當重大示威遊行事件發生,北洋政府也大多以安撫為主,即便抓捕了學生,也會很快釋放。雖然曾有開槍驅散學生的所為,但從不曾下令大規模的鎮壓,製造大規模的血腥事件。

國民黨政府統治時期則秉承了北洋政府對知識份子尊重的傳統,對其人格、知識和信仰都保持了一定的尊敬,同時給予了相當高的待遇。1937年前,大學教授每月工資為400-600元,副教授260-400元,講師200-260元,助教100-180元;城市中學教師160-200元,小學教師22-55元。這是一個甚麼概念?當時北大圖書管理員月薪為8元,工人為10-40元,警察為4元。北京四合院一個月租金為20元,一個四口之家,每個月60銀元就可以維持相當不錯的生活,上海100元就可以,中小城市標準更低。1932年,北平註冊的私人轎車不超過200輛,其中,大學教授擁有的汽車就占了五分之一。

辦報紙和出版雜誌、示威遊行也是相當自由的,如中共就可以在國民黨統治區內辦報紙、出版書籍,宣揚其思想,自由地誣蔑攻訐國民黨,並組織學生抗議政府。國民黨雖時有干涉,但並未禁止。而對於電影製作,國民黨政府雖然也有審查制度,但更多地是關注語言上的淨化。抗戰時期,在國民黨控制的西南地區,由於人民擁有充分的思想、言論和出版自由,因此,文化也豐富多彩。一套《魯迅全集》幾百萬字,幾乎全部是罵國民黨的文章,就足以說明問題。那時「各種學術,不但沒有退步,而且有很大進步」。

在清朝末年、北洋軍閥和國民黨統治時期,享有了一定言論自由的中國人充分享有了信仰自由,信仰佛教、道教、儒家、天主教的人民彼此和諧相處。有了這樣的自由空間,當然人們也遠離了對極權的害怕,享有了遠離恐怖的自由。

至於「遠離貧困的自由」,不斷的戰爭,導致社會大變動,平民百姓所遭受的痛苦自不必說。不過,以1927-1937年相對穩定的時期來看,在北京,一塊錢可買30斤大米,8斤豬肉。高薪的教授不必說了,就連工人等普通市民的生活也都說的過去。

反觀一九四九年以後的「新社會」以來,一次次的運動不僅將人民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予以扼殺,而且讓民眾對政權產生了莫名的恐懼:「莫談國事」。一九五零年建政後,毛澤東徹底的顛覆和破壞了傳統的中華文化,三教齊滅,以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和鬥爭哲學建立起一套黨文化,禁錮和變異中國人的思想和價值觀念,以共產意識形態來維護其專制統治。六十年代初,毛澤東製造的大饑荒,更導致4千5百萬人被餓死的慘劇,就是當今中國大陸已經「崛起」,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中國人也並沒有消失,更多的百姓每日為了基本的生計辛苦地奔波,0.4%的人擁有全社會80%的財富,上億人口在貧困線上掙扎。這樣的「新社會」,又新在哪裡?!

在這個遍地掛滿「人民」招牌的國度,一切政務,黨早已全部包辦,老百姓就不必再去瞎操心了,這叫「堅持黨的領導」。不光政治上壟斷一切,經濟資源也是中國大陸執政黨一手操控。雖然「允許」民營經濟存在,「允許」農民包產到戶,但所有的自然資源,國家經濟命脈和獲利最豐的產業,則完全被中共壟斷,而國家機器是由官員運作的,官員又是由執政黨任命的,一切有實權的官員全是黨員,所以全部國家資源無不掌握在執政黨手裡,這叫「堅持社會主義」。如今中國大陸的全部國土和水面以及地下礦藏,已經百分之百地「官有化」。任何人所居住的房屋和死後埋葬的墳地,全是黨租給他的,沒有一平方厘米的土地屬於個人私有。所以如果從所有權來說,「新中國」的居民不但是「上無片瓦遮身」,而且還「死無葬身之地」。對全國居民如此徹底的剝奪,不但和「舊中國」不同,就是在全世界,也沒有第二個。

當今世界主流都視中國大陸政權為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世界輿論認為,恐怖主義從形式分,有個人恐怖主義、組織恐怖主義和國家恐怖主義,而大陸政權實行的就是國家恐怖主義。國家恐布主義最大的特徵是權力和暴力、謊言的結合。一方面以共產意識形態以及莫須有的罪名殘害同胞的生命,比如從一九五零年殺鄉紳、殺地主開始,到後來的反右、文革,以及一直到今天對上訪民眾的迫害,都是在「合法」的外衣下,依靠整部國家機器、動用政府權力完成的,包括司法、警察、監獄、特務這一整套系統。另一方面,壟斷了所有的教育、言論、新聞、傳媒、出版等等人們獲知真相的所有渠道,以謊言暴力對民眾進行洗腦、控制和封鎖,控制普通中國人的整個生活細節,包括人的飲食起居等日常生活和人們的生老病死等基本生存方式;控制所有的資源,包括控制資源的使用,控制資源的流向;類似於「蓋世太保」的、斥巨資在各地成立數量巨大的所謂「洗腦班」,凌駕於法律之上,操控公、檢、法、司系統對異議人士和上訪民眾尤其是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血腥政策,數萬人被判刑、勞教,甚至被迫害致死,絕大部份死於公檢法的酷刑折磨。

當今的中國,一部分人在經濟上實現了富裕,看似社會發展了,但實際上整個的國家恐怖主義統治比10年前、20年前還要恐怖。中國人在精神層面受到壓制、心靈層面受到威脅、行為方式受到限制,當權者全方位的控制經濟利益的來源和出路,使人們又在另外一個更大的範圍之內受到經濟上的盤剝和奴役,現在遍及全國的搶奪人民的私有財產、私有房產、土地的現象,就是一個非常直接的詮釋。同時,對外卑躬屈膝,到處割地求承認,免費送錢送物送人力來結「友好」,國格盡喪;對內瘋狂鎮壓,毀壞山河,毀滅祖宗文化和體制,毀壞人倫。今日中國大陸,遍地娼妓遍地黑社會流氓,遍地有毒食品,遍地污水毒空氣。面對如此情狀,人們怎麼能不懷念故國,不懷念中華民國?!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評論
2011-12-28 2: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