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究竟是誰要扳倒薄熙來?

【大紀元2012年02月15日訊】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突然逃奔美國領事館乞求避難,不僅釀成重慶醜聞、中國醜聞,而且釀成國際醜聞。又一次反射中共高官口頭上反美仇美、骨子裏親美媚美的分裂人格。

王立軍原是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鐵桿親信,追隨薄,從東北到西南。為薄拼湊政績工程、賺取「入常」(擠入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行列)門票,助薄在重慶大規模「打黑」,其間,不擇手段,任意抓人,羅織罪名,刑訊逼供,乃至於連辯護律師都一併陷害下獄,氣焰薰天。有一張照片,薄熙來在前,王立軍在後,其他黨羽前呼後擁,薄冷酷直視,王揚首傲視,生動如一幅歷史照的翻版:希特勒與希姆萊。

王立軍出事,就是薄熙來出事。表面上,是薄王翻臉,薄要加害王。實際線索是,更高層勢力要對薄熙來下手,先拿王立軍試刀,薄聞訊驚懼,圖謀自保,急於與王切割,甚至要趕在中紀委之前,對王來個先下手為強。王賣力助惡,被薄當做打手和工具利用,對他人遍行抓捕和酷刑之後,自己面臨被薄請君入甕,王深知,刻毒如薄熙來,沒有甚麼幹不出來,故而急忙奔逃。

今日王、薄醜劇,早在眾多分析人士、包括筆者的預料之中,儘管,不曾預測王投奔美領館這等具體情節。自從薄熙來在重慶大興「唱紅打黑」,以黑吃黑,以貪反貪,就顯露「要出大事」的端倪。

當下的問題是,究竟是誰要扳倒薄熙來?有人分析到胡錦濤頭上,其實不然。胡錦濤骨子裏的極左、崇尚紅色傳統,與薄熙來暗合;薄「唱紅」、頌毛、走左,至少在意識形態上,符合胡意。如果說胡最後同意倒薄,只能出於一個原因:薄在重慶大張旗鼓地開展「唱紅打黑」運動,是其自選動作,而非中央規定動作,把「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往哪裏擺?如此目中無上,令胡難堪。

胡臨交班,以其保守性格,只願平穩交接,不願節外生枝;寧願無所作為,不願無事生非;一心「維穩」,不思進取(自稱「不折騰」)。要他在交班前主動來這麼一個大動作,難以設想。況且,任期將盡的胡,已經跛腳而弱勢盡顯,並不能主導局面。胡點頭倒薄,必是被動地附和。(胡的主要考慮,是與習李江等處好關係,保障卸任後的超級離休待遇。)

盤點下來,最恨薄熙來的,當首推曾先後擔任重慶市委書記的賀國強與汪洋,薄借「打黑」,貶低賀、汪政績,掃蕩賀、汪舊部,令賀、汪積恨於胸。目前,汪任職廣東,並無職權動薄;賀任政治局常委兼中紀委書記,正好對薄下手,對王立軍的調查,就是從中紀委開始的。然而,賀雖持有中紀委名號的尚方寶劍,論其權位、威嚴,尚不足以單獨行事。

接下來,是溫家寶要倒薄。就在薄熙來「唱紅」高潮之際,溫在北京不點名抨擊道:「當前中國有兩股勢力令人不敢講真話:封建思想遺風和文化大革命荼毒」(最後兩字,應為「遺毒」)。薄的極左鼓吹,與溫的政改言論背道而馳,對溫而言,有如芒刺在背,不拔不快。

倒薄,有人提到「胡溫」。其實,觀中南海今日之勢,已經沒有甚麼「胡溫」,胡是胡,溫是溫,二者早已在意識形態上分道揚鑣,各說各話,面和心不和。

再接下來,是習近平和李克強要倒薄。薄為自己大造聲勢,其實是叫板習近平,表達對習連跳三級,升至第五代最高權力接班人的不滿。筆者曾在兩年前出版的《中南海厚黑學》一書中,列出一節,題為「習近平尚未坐穩,薄熙來圖謀大位」,專門分析薄熙來借「唱紅打黑」、近身挑戰王儲習近平的心態手段,在該節結尾處,筆者寫道:「薄熙來圖謀大位,習近平加意防守,鹿死誰手?尚未見分曉。但從中折射,中共權力鬥爭,已經延燒到第五代,內訌隨時可能失控。」當然,形勢發展至今,薄想要取代習,已經不可能,但不服氣、不買賬的心態卻根深蒂固。

薄熙來盤踞地方,對陣中央,預定要分接黨政最高首腦的習、李二人,自然感受到最大威脅。若要像江澤民那樣等到上任之後才費心費力收拾不服氣的陳希同、像胡錦濤那樣等到上任之後才費心費力收拾不服氣的陳良宇,習、李沒有這個把握。

一者,薄熙來頭懸「太子黨」翎帶,屬於超特權階層,而第五代,正是「太子黨」全面登臺的一代;二者,薄在黨內的經營、人脈和氣勢,遠勝二陳;三者,薄巧於作秀,不論在遼寧還是重慶,都累積「巨大民望」,更非二陳所能望其項背。習、李慫恿或附和政治局常委中的其他大佬,趁機倒薄,提前清除障礙,可謂省力省時。由李克強舊部關海祥接任王立軍的重慶市公安局長一職,隱約已見個中光影。

倒薄,還有江澤民和曾慶紅背書。眾所周知,習近平出線接位,江、曾都是力薦和力挺的決定性人物。對習的挑戰,就是對江、曾的挑戰。江、曾支持清洗薄熙來,就是為習近平保駕護航。

況且,江澤民還有一塊心病。江任內鎮壓法輪功,留下平生最大污點,他後來發現,不僅他的同僚如朱鎔基、喬石、李瑞環等人對鎮壓法輪功態度消極,就連繼任的胡錦濤、溫家寶等人,對法輪功問題,也儘可能保持低調。江深知問題嚴重,鎮壓法輪功,政治上,江本人損耗最大。

江決意扳回,拱習近平上位,確保第五代對自己有利,乃是其一;可能默許或支持習近平任內啟動政改,是其二。溫家寶頻發政改言論,據傳有江的背書,未必是空穴來風。江已看出,死拒政改,錯失政改機遇,是胡當政的最大短處;江若能在政改上做文章,可以再次超越胡、壓倒胡。江盤算,如果未來由習主導政改,江不僅能迴避清算,而且留下「政改推手」之名,藉此讓人們淡忘或原諒他鎮壓法輪功的敗行劣跡。

回頭說倒薄隊形,九常委中,已經有五人,包括堅定倒薄的溫家寶、賀國強、習近平、李克強四人,加上勉強和被動倒薄的胡錦濤;外加尚有政治影響力的江澤民,力道已經足夠。反對或猶豫倒薄的,大概只有政治局常委裏的「新四人幫」: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周永康,畢竟,在極左思維上,他們與薄熙來互為知音。

然而,當今中共黨內,利益驅使大於意識形態分野,經過一番猶豫和抵抗,吳、賈、李三人,不難放棄保薄立場;只有周永康,大概會死硬到底。此人政治上反動透頂,鎮壓異己手段殘暴。薄的心狠手辣,最令周賞識,曾親自到重慶挺薄,妄讚薄:「打擊、剷除黑惡勢力,是讓老百姓過上安定日子的『民心工程』。」未來「中央政法委書記」一職,薄曾渴望接手,周也曾有意傳薄。

不管怎樣,眼下,倒薄大勢已定。薄結局如何?其一,可以肯定的是,薄「入常」路已斷(無法躋身政治局常委);其二,薄辭去或被免去全部黨政職務,但出於刑不上「太子黨」的高層默契,或可暫免法辦;其三,薄鋃鐺入獄,如陳希同、陳良宇一般,被判刑收監,如果倒薄派決意「痛打落水狗」的話。

如果說倒薄派還有些猶豫不決,他們忌憚的,絕非薄的「太子黨」身份(中共元老姬鵬飛之子姬勝德就遭無情法辦,判處死緩),而是忌憚「民意」,忌憚那個被薄熙來製造出來的「民意」,以及那個「民意」下的失穩。筆者從前曾指出:薄在重慶高調「打黑」,其最低意圖目標,就是挾「民意」求自保,免除高層或政敵對他主政遼寧期間黑白通吃、腐敗淫亂的追究。

然而,在一黨專制、輿論一律之下,「民意」可以製造,「民意」也可以扭轉,只要中南海開動上下宣傳機器,列數薄某貪污情節、淫亂情狀,稍許時日,薄在地方上製造的「神話」,不難煙消雲散。可以預料,習近平訪美歸國之後,如何處置薄熙來,將被正式提到「常委會」議事日程。@

──原載《自由亞洲電臺》

分享到 Facebook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東時間: 2012-02-15 01:37:58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12/2/15/n3513271.htm陳破空-究竟是誰要扳倒薄熙來-.html
 
評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