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紐時:陳光誠上演「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紐約時報》總部大樓的外觀。(圖片: 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2年04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君怡編譯報導)《紐約時報》在4月29日的頭版,對中國盲人維權律師成功逃脫中共的囚禁經歷,發表了一篇頗具感慨的報導,原文標題「中國人權律師的抗爭 激勵著民主人士」。

文章說,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就這樣發生了。一位盲人律師,在一群支持者的幫助下,逃脫了中共19個月的嚴密囚禁,又躲避了中共數日的追蹤,最後終於到達北京進入美國使館。儘管當局已經開始逮捕為這位律師的逃脫提供幫助的人,這件事的本身已經激勵了不少在中國飽受迫害的人權活動家們。

陳先生是中國最著名的維權律師之一,曾幫助因墮胎和絕育帶來健康損害的婦女上訴,激怒當局,被判刑51個月。釋放後,又於2010年9月開始,被當局囚禁在山東農村的家中,不允許出門和會客。

當他逃脫的更多細節被披露,人們體會到盲人律師陳光誠能成功逃離他家中的監獄,最終到達北京的某處安全之地充滿了艱辛和驚險,包括那些在這一過程中,冒著被拘禁的危險為他而提供幫助的人們。他們能夠在中國幾乎無處不在的嚴密的監視系統下幫助陳光誠成功躲避對他的追蹤,實屬罕見。其實這個龐大的監視系統讓中共領導也感到不安,但他們對異議人士的鎮壓,通過技術和暴力手段,顯得更加嚴厲。

陳先生不僅看不見,他還有慢性腹瀉和一條因迫害致傷的殘腿。在這種身體條件下,他最終翻過了那堵把他與外界相隔離的院牆。然後他又躲避了在他家周圍和村子裡密切看守他的便衣們,最終從山東農村的家抵達了500公里以外的首都北京。

陳的朋友們說,他上週日的逃脫進行的如此巧妙,以至當地官員到週四才意識到他跑掉了。

一位身在北京,叫曾錦嚴的人權活動家說「他的逃脫簡直是個奇蹟」。

陳先生這次幾乎不可能實現的成功逃脫經歷,歷經艱辛,路途遙遠,它再一次點燃了中國維權人士的希望。這些人中,有些為了引起當局對陳的遭遇給予關注,解除對他的非法監禁,曾花幾個月的時間,成群結隊的來到陳所在的東師古村,希望探望他。但這樣的努力最終都以同樣的結果告終:村裡的保安,幫助當局看守陳和他家人並從而獲得報酬的人,會用暴力驅散來看望陳光誠的人。

陳先生和他的妻子袁偉靜去年秘密的在家裏拍攝了有關他們囚禁生活的一段錄像,然後在網絡上被公佈了。這再次激怒了當地官方,他們對陳和他的妻子大打出手,施以暴行。陳的一條腿受傷,數月後依舊行走困難。還有一次,陳試圖在自家地下挖隧道試圖逃脫被發現後,看守們對他的監控更加嚴厲。

關於陳逃脫的細節目前還不完全清楚,但據陳的支持者說看守他的一名保安出於對他的同情,可能也幫助他實施了逃離。在他逃離的前一天晚上,他與幾位支持者通手機電話時,談到很多細節。這簡直不可思議,因為看守他的人一直盡一切努力防止他與外界取得任何聯繫。

朋友們說陳的逃脫計劃在數月前就開始精心準備。在最近幾週,他假裝臥床不起,給看守造成假象,他已經虛弱的不能走路或者走不出房間。作為計劃的另一部份,他的妻子則儘量分散駐留在他們家大門前的幾個看守的注意力。

陳在翻過自家的院牆後,據說花了20多個小時才到達預先定好的接頭地點。何培蓉,一位來自南京的人權活動者,在那裏接上陳後,驅車把他送到北京。這些是何在她的微博中透露的。

在北京,陳先生的朋友,胡佳,知名異議人士和愛滋病活動家,與陳會面。陳先生在北京得到來自五位支持者的掩護。陳光誠一到北京,他們就絞盡腦汁的商量,哪裏對於他最安全。胡佳說;「最後他們決定只有一個地方最安全,那就是美國使館。」

陳光誠走脫的消息被報後,他的兄弟在週四晚上被當地官方帶走;他兄弟的兒子也面臨逮捕。陳的妻子和母親目前也面臨巨大危險。另外,幫助陳的何培蓉在返回南京的家後,被當局拘留。郭玉山,北京的一名學者和活動人士,在週五失蹤。之前,他曾被公安人員跟蹤。據胡佳的妻子說,在週六胡佳與記者交談後,也被警察帶走。

中國人的人權一直被中共剝奪,不還之予人民。一代一代像陳光誠這樣為爭取人權而四處奔走和吶喊的活動人士在默默的付出。他們充滿勇氣,勇往直前,為了自己、他人、也為年輕的一代,能有一片更自由民主的土壤而默默的付出著。

【禁闻】陈光诚成功出走 全球关​​注

陳光誠勝利大逃亡 網友喝彩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2-04-29 4: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