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大陸法輪功學員這樣接受警察「審訊」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5月01日訊】(編者按:這是大陸法輪功弟子鄭宇明的讀者投書:一位大法弟子和公安派出所警察的對話 ,真實記錄了法輪功學員是如何用善心講道理,讓原本要把她判刑審訊的警察說得心服口服地放了她,而這些警察也因為明白了真相、選擇了善良從而獲得了新生。)

河北某地的一位女大法弟子,年輕時曾在一家大型國營企業的子弟中學教書。受無神論的毒害,她根本不相信有甚麼神佛。她曾得了一種不治之症,到北京住院化療,雖然醫療費,單位幾乎全額報銷。但是醫院告訴她,她的生命維持不了幾個月了。由於注射激素和做化療,她的頭髮都掉光了。

那是1998年,她的丈夫出於為自己妻子解除痛苦,給她從一位大法弟子那裏請到一本《轉法輪》。她看書只十幾天的時間,奇蹟出現了,全身的病不治而癒,非但沒有像醫生說的活不到半年,反而身體健康的活過來了,而且頭上又從新長出了黑髮。她的全家人,於是感謝大法救了她的命,也都從心裏支持大法。這樣的人,你讓她不信、不煉了,可能嗎?當大法受到污蔑詆譭時,你能不讓她講公道話嗎?

1999年7.20江氏邪惡迫害大法,這位大法弟子坦坦蕩蕩的多次到北京證實法,到國家信訪辦遞交請願書,到天安門打橫幅,每次都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堂堂正正的去,平平安安的回。現在這位大法弟子,退休在家,十幾年來平平穩穩、堂堂正正做著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事。

去年邪黨兩會前,當地邪黨偽政權又騷擾當地大法弟子。兩名年輕的小警察把她誆騙到派出所交給派出所所長。這位派出所所長二話沒說,就簽了一張行政拘留證。揚言:看態度,不轉化就送勞教所或是判刑。

派出所所長把拘留證攤在這位大法弟子跟前,讓大法弟子簽字。這位大法弟子看了一眼拘留證,理直氣壯的說:作為公安警察,你給我胡亂定罪,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們這是濫用職權,執法犯法,我要依法控告!

派出所長一聽,說,這麼多年來,我辦法輪功案子,簡單得很,簽個勞教票,寫個逮捕建議書,就把煉法輪功的,勞教的勞教、判刑的判刑。還沒人說我濫用法律,要告我的呢!好,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甚麼理由控告我?你說的有理,我不但不送你拘留所,還乖乖的把你送回家。

大法弟子說:你說話算數?所長說:「肯定算數。來,來,來,你們(指那兩位年輕警察)來提問題,我在一邊聽著。」於是,有了這位大法弟子和這位派出所所長和兩名警察的一番對話。

警 察:你煉不煉法輪功?
大法弟子:與本案無關的問題,本人拒絕回答;

警 察:聽說你在家每天都做法輪功真相資料?
大法弟子:與本案無關的問題,本人拒絕回答;

警 察:從你們家我們看到的《九評共產黨》,是從哪來的?
大法弟子:(心平氣和)所長,你的屬下已經問了三次與本案無關的問題。再這樣問下去,本人不僅拒絕回答問題,還要多告你們一條。唉,說起來,這也不怪你們呢。

警 察:你別跟我們狡辯,我問你,我們怎麼問的是與本案無關的問題?
大法弟子:你看,你們給我扣的罪名是甚麼?

警 察:拘留證上不是很明白嗎?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
大法弟子:對呀,你們用「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給我定罪,姑且不論這樣的罪名根本對我們煉法輪功的不成立,僅從罪名的字面上根本涉及不到甚麼「煉法輪功、做真相資料、家裏有《九評共產黨》」,這不是與本案無關嗎?所以,本人拒絕回答。

警 察:那怎麼問?
大法弟子:你應該問:有人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你是直接的受害者,你為甚麼不依法對這種違法犯罪予以抵制和控告?你這樣問,我還真得好好回答你。

警 察:我們這樣問?好像你在說,你沒有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而是別人涉嫌這種犯罪?
大法弟子:是,的確,我們修煉法輪功的,維護大法信仰是我們的合法權益。你們今天把我誆騙到這來,還給我扣上「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其實,你們的行為才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犯罪。

警 察:甚麼?我們倒破壞國家法律實施了?(態度驚訝)今天你必須給我們講清道理,講不清,我們就再給你加個罪名:誣告警察罪。
大法弟子:你們別著急。我今天來這裡,就是要給你們好好講講的。但是你們都坐著,讓我這大歲數的站著,你們這叫文明執法嗎?(派出所長趕緊對小警察說:快給這位大姨搬把椅子,讓她坐下來慢慢講。)

警 察:大姨(小警察一聽所長改口,他們也改口了),你坐下,慢慢講。
大法弟子:執行法律,制止犯罪,對於你們,是本職工作。你們就應該幹好自己的本職公務,是納稅人養活了你們,做不好,就是瀆職失職,就對不起納稅人給你的工資。我作為普通公民,對你們不僅有批評建議權,還有監督權。法律是維護公平正義的。你們是制止犯罪和懲罰犯罪,我們公民是對違法犯罪的行為進行檢舉揭發,這是我們公民的義務。

警 察:(靜靜的聽大法弟子講)阿姨,你還挺有理論高度。
大法弟子:那當然,別忘了我是學甚麼的。我是修宇宙大法的。修了大法,開智開慧。

警 察:(很是害怕)你別說大法,我們這裡不讓說「大法」,你在這裡不能宣揚法輪功。
大法弟子:你看,一說大法你就不讓說,說明你作為一個警察,對法律真是缺乏最基本的常識。你學過憲法嗎?

警 察:學過,教科書裡講過憲法。
大法弟子:那憲法和一般法律的關係,你知道嗎?

警 察: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其他的法律都要服從於憲法。
大法弟子:這不就結了嗎。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你也說「大法」了吧。

警 察:但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這好說,哪來的甚麼宇宙大法?
大法弟子:你們想想,信息時代,我們生活的地球已經成為一個「地球村」。在地球村,各個國家就成為了地球村的村民,大家要和諧相處,就必然制定一個村民都遵從的大法—地球大法。我們現在的《聯合國憲章》,就有這樣的性質。相對於世界大法—世界憲章而言,各個國家的憲法,也就成了普通的法律。

同樣的道理,宇宙是由包括地球等九大行星在內的天體組成的,地球只是浩瀚宇宙中的一個小小星球。科學發現,在我們這個銀河系之外還有無數的銀河系。那麼這些星球天體,也必須遵從一個宇宙的根本法則。否則,宇宙就亂套了。所以說,宇宙肯定有一個根本大法。

警 察:有道理。可這個話題太大了,我們還是拉回到現實中的問題。你說說,為甚麼我們倒成了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犯罪?
大法弟子:這個問題其實是一個如何公正適用刑法第300條的問題。這麼多年,你們,包括檢察院、法院、監獄,基本上都是用這條法律來給大法弟子定罪的。剛才所長還說呢,過去抓個大法弟子,扣上「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罪名,就隨便勞教、判刑。其實,這都是濫用國家法律、侵犯人權的犯罪。

警 察:那你說說,這怎樣是犯罪了?
大法弟子:看來我還得給你們上上普法課。刑法第三百條,其實很簡單—–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適用這條法律就必須清楚:第一,首先看公民的行為是否是利用邪教組織。這是從犯罪的手段和方式來衡量的;第二,公民的行為是否構成破壞國家法律實施。這是從犯罪的危害角度看的。

在第一部份,涉及到一個基本的法律概念:這就是甚麼是邪教。說不清甚麼是邪教,就說不清甚麼是邪教組織,我們也就無從界定公民的某種行為是否利用還是沒利用邪教組織?第二部份,也涉及到一個基本的法律概念,這就是甚麼是國家法律?同樣的道理,說不清甚麼是國家法律,也就說不清甚麼是國家法律實施,當然就說不清公民的某種行為是否構成破壞國家法律實施。這是公正適用刑法第300條,應該具有的最起碼的理性思維。而這些,普通老百姓可以不懂。但是你們,作為執法者,必須懂。這是基本素質。

警 察:國家不是早就定你們(法輪功)為邪教組織了嗎?
大法弟子:國家根本沒有定性法輪功是邪教,是江澤民違憲越權、獨斷專行,自己隨意把法輪功說成了邪教。一個理論一個組織,是不是邪教,不是哪一個人,哪一個組織可以下定義的。對於甚麼是邪教,我的師父李洪志老師在1999年6月發表的《我的一點感想》中說:「而且我知道,邪教就是邪教,不是由政府來決定的。難道邪教要是符合了政府中一些人的觀念就可以定為正的,而正的不符合自己的觀念也可以定為邪的嗎?」

對於甚麼是正的、甚麼是邪的?李洪志老師又說:「但人心的向善,道德提高後的修煉人對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是一件好事。怎麼能把幫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準的事說成是邪教?所有煉「法輪功」的人都是社會的一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業。」「沒有宗教的各種必須遵守的規定,沒有廟、教堂,沒有宗教儀式。想學就學,想走就走,沒有名冊,何「教」之有呢?至於說「邪」,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錢財,為人祛病健身也屬於「邪」的範圍呢?或者是,不是共產黨理論範疇的就是邪的哪?」(這位大法弟子對師父的經文幾乎是每篇的背誦過的)

警 察:你不能在這宣傳法輪功。咱避開敏感的話題,你說說甚麼是邪教?
大法弟子:是你說法輪功不好了,我才澄清你的認識。好,我們不說法輪功了。我們來說說甚麼是邪教。其實甚麼是邪教,你們作為執法者,你們應該給老百姓講清楚。否則,老百姓怎樣監督你是否公正執法?

警 察:我還真說不上來,那你就說說甚麼是邪教?
大法弟子:甚麼是邪教?顧名思義,就是邪惡的宗教或邪惡的理論說教。邪教,是相對於正教而言的。邪教和正教的根本區別在於是教唆人行邪作惡,還是教化人修心向善。前者就是邪教,後這就是正法。

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可以把邪教通俗的表述為:使人明目張膽、肆無忌憚行邪作惡的理論說教或宗教,就是邪教;讓人心存僥倖行邪作惡的理論說教或宗教,就是邪教;讓人成為不講道德、不講人性、良知泯滅、六親不認的畜生、政治流氓小人的理論說教或宗教,就是邪教。

警 察:你這樣界定邪教,我無法反駁你。可是這世界上,哪有讓人明目張膽行邪作惡的邪教?有這樣的邪教,人也不會信呀!
大法弟子:那可不一定。我們很多人不僅相信了這樣的邪教,到今天還在為這個邪教所蒙蔽,死心塌地的為這個邪教組織賣命。包括你們,根本就不知道這幾十年來,我們就生活在一個邪教橫行的國度裡。

警 察:你說甚麼?我們這幾十年就生活在一個邪教橫行的國度裡?
大法弟子:別急,那你聽我給你們細說,看我說的是不是這麼回事。我先說甚麼是使人明目張膽、肆無忌憚行邪作惡的邪教。

比如:一個人繼承祖輩三代人的產業,自己辛辛苦苦過了大半輩子,為後代子孫積攢了一大筆家業。此人家資殷富,但不忘樂善好施,賙濟貧弱。此人興辦私學,以儒家「仁、義、禮、智、信」教化鄉里。十里八鄉皆稱此人為德高望重的好人和善人。

但是,上個世紀三十年代,作為禮儀之邦的中華大地出現了一個信仰西方「幽靈理論」的組織。幽靈能是好玩意嗎?這個組織用一套荒謬的邪惡理論說教教唆、矇蔽、脅迫、誘騙、煽動那些沒有財產(無產)而又不學無術的窮人:我們窮人為甚麼窮,是因為這世界上有富人的存在,是因為這些富人「剝削」了我們窮人!我們窮人不能甘於受剝削、受壓迫,我們要拿起武器,採取暴力革命,把那些「剝削」我們窮人的富人打倒、打死,把富人的東西搶到手,分了。

人,無論是窮人還是富人,都有善惡、是非觀念。窮人中有人就說,人家富人的日子是辛辛苦苦掙來的。怎麼能說是「剝削」了我們窮人!我們把人家富人打倒、打死,把人家富人的家產搶了、分了,這不是殺人搶劫嗎?

這個組織的邪惡理論、說教卻不這樣認為:這怎麼是殺人搶劫?我們這是正義革命!誰再說我們是行邪作惡的殺人、搶劫,誰就是反革命……我就代表人民(能代表人民嗎?)、代表……槍斃了他!試想,誰不痛恨「剝削」、「壓迫」自己的人!這個組織的邪惡理論顛倒善惡,竟把「殺人搶劫的行邪作惡」標榜為「正義革命」。只可悲,有多少人受了這一組織邪惡理論的教唆、矇蔽、脅迫、誘騙和煽動,明目張膽、肆無忌憚的殺人搶劫,行邪作惡。你說,這是不是讓人明目張膽,行邪作惡的邪教?

警 察:有道理。你再說甚麼是讓人心存僥倖行邪作惡的邪教?
大法弟子:中華民族歷來崇尚儒、釋、道文化,五千年神傳文化教化出我們的先人,世世代代敬奉天地神明。對天地神明的敬畏,天人合一、天理報應的理念,貫穿中國傳統文化的始終。中國四大名著之一的《西遊記》中講,『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

古人以「一日三省,夜惕四知」砥礪自己的道德修養。古人講,離地三尺有神明,一個人做了壞事,除了你知、我知,還有天知、地知。一個人有了天理報應如影隨形的約束,自然不敢心存僥倖的為非作惡。

但是,自從一九四九年以後,還是前面提到的這個組織,在中華大地推行所謂的「無產階級」的「唯物主義」的「無神論」,教唆、矇蔽、脅迫、誘騙、煽動中國人不要相信有神、有佛、有天理報應。善惡有報的天理以及一切人類的正善文化,被這個邪惡的組織統統扣上「封、資、修、宗教迷信」等等一類的大帽子而大加批判。於是,人們非但不再敬畏天地神明,反而在這個邪惡組織的教唆、矇蔽、脅迫、誘騙、煽動下,「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鬥、鬥、鬥,最後的結果是甚麼?相信經歷過那個荒謬時代的人,如果今天還活在世上,肯定會心有餘悸!

你說,你們警察不知道貪污受賄是犯罪嗎?為甚麼有那麼多人貪污受賄?不就是這些人不相信善惡報應嗎?人們行邪作惡、貪污受賄,自認為沒有人知道。現在的人,道德淪喪,吃喝嫖賭,沒有了一點禮義廉恥。人們已經對這樣的事不以為怪,甚至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而這一切,不都是因為這個邪惡組織無神論的灌輸嗎?

警 察:(微微的點頭)這無神論是很可恨的。那這世界上還有讓人成為不講道德、不講人性、良知泯滅、六親不認的畜生、政治流氓小人的邪教?我們就不明白了。

大法弟子:還是上面提到的這個組織。這個組織除了上面提到的用「殺人搶劫的正義革命理論」和「無神論」教唆、矇蔽、脅迫、誘騙、煽動人行邪作惡外,在其篡政以後,還發動無數次的政治「整人」運動,禍國殃民,禍亂中華。而在歷次政治運動中,有多少人為了所謂的「革命、先進、積極、進步」等等的政治虛名,與自己的父母劃清所謂的階級界限,打自己的父母,罵自己的老師;還當眾侮辱自己的父母:「革命立場就不堅定」;還批鬥自己的師長:「黨性原則就不強」。而這些所謂的「革命立場」和「黨性原則」,在正善文化看來,不正是畜生和政治流氓小人才可能有的品性和行為嗎!

試想,一個組織,一種理論說教,可以使人為了政治虛名而淪為不講道德、不講人性、良知泯滅、六親不認的畜生和政治流氓小人,這樣的組織、這樣的理論說教,還不是真正的邪教和邪教組織嗎?

警 察:這樣的組織還真是邪教組織。只不過,我怎麼聽來聽去,你說的這個邪教組織怎麼這樣像共產黨呀!
大法弟子:我可沒說這個邪教組織是共產黨,我只是說有這麼個邪惡玩藝!就像說不清甚麼是奸臣,一說秦檜,就知道了。你要不知道甚麼是邪教,我這麼一說,你不就明白了嗎。

警 察:說來說去,共產黨倒成了邪教組織的標本!。
大法弟子:其實,我們只是把衡量甚麼是邪教的公正的尺子拿出來,有了這把尺子,大家自己就會衡量誰是真正的邪教了。

警 察:這麼說,利用邪教組織的罪名,肯定不是法輪功了。
大法弟子:當然不是。我們剛才說清了甚麼是邪教,誰在利用邪教組織,誰才是在利用邪教組織的真正犯罪,不就不言自明嗎?正邪不兩立。我們師父說:迫害善的,一定是邪惡的。既然中共邪黨是邪教,那不用說,法輪功肯定是正法了。

法輪功叫人修煉真善忍,真善忍不好嗎?真善忍是邪的,那甚麼是正的呢?煉法輪功,讓多少身患絕症的人起死回生;讓多少人從此變得心胸寬廣,脾氣柔和;讓多少人工作中勤勤懇懇,任勞任怨;讓多少家庭婆媳和睦、鄰里和睦。我是從死亡線上被法輪功救回來的人。沒有法輪功,我早沒命了,還能今天和你們見面嗎?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怎麼是邪教呢?這都是江澤民濫用職權的信口雌黃。

派出所長:我其實很早就聽說你煉法輪功起死回生的情況,有那麼神奇嗎?我今天把你請來,主要是想聽聽你親口說一說。
大法弟子:可你不能用這樣的形式請我來呀!這讓知道我而又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你看,煉法輪功的人,又叫公安局弄去了,好像我們煉法輪功違法犯罪似的。

派出所長:你們師父不是讓你們給我們講清真相嗎?你們很多人也給我講過真相,他們只是說我們修的是正法,共產黨是邪教。但不能做到以理服人。你今天很形象的講清了甚麼是邪教!說起來,我們這麼多年還真是生活在一個邪教橫行的國度裡。最可悲的是我們,渾然不覺呀!
大法弟子:共產黨不僅是邪教黨,還是個流氓黨呢。

警 察:流氓黨?這多難聽啊!
大法弟子:叫流氓黨,這可是共產黨的老祖宗馬克思自己這麼叫的。共產黨過去就叫流氓無產者。其實在這一點上,馬克思說得很實在。共產黨號稱是無產階級先鋒隊組織。甚麼是無產階級?說白了,就是窮人。窮人,一般就上不起學,讀不起書,家裏又窮,於是,就到處流浪。窮人不正干,第一步是淪為了流浪漢。流浪漢,也不是沒出路。

如果遇到一個德高望重的長者,說:小伙子,我資助你點錢好好讀書,將來求取功名,報效國家,做一世清官,萬古流芳;或是小伙子,我資助你點錢,做個小生意,本本分分,童叟無欺,將來自有發達之日。

還是這個小伙子,正在走投無路之時,這時來了一個組織。問:小伙子幹甚麼呢?小伙子很不好意思的說:唉,別提了,真丟人,家裏窮,又沒上過學、讀過書,到處流浪。這個組織的頭目一聽,說:窮人好啊,窮人光榮,窮人是無產階級。小伙子說,窮人光榮啥呀!

這個組織的頭目說,我們窮人為甚麼窮?不是我們讀不起書,沒甚麼本事,是因為這天底下有富人的存在,是富人剝削了窮人。窮人要想富起來,就必須把富人打死、打倒,把他們剝削我們窮人的東西搶過來。這就是前面說的殺人搶劫的正義革命的邪說!

這小伙子於是乎受了這種理論的矇蔽,受了這個組織的脅迫,打著正義革命的旗號,明目張膽的殺人搶劫,行邪作惡。殺人搶劫,行邪作惡,這不就是流氓行為嗎?一個流浪漢受了流氓理論的教唆,當然就淪為了殺人搶劫的流氓。並且,落後的、低級的流氓,人家共產黨還不要。無產階級先鋒隊嗎,就得是衝在最前面的流氓,就是最流氓的,才能成為共產黨的分子。你說由最流氓的人組成的黨,是不是流氓黨?

警 察:你別說了,就照共產黨是「流氓黨」這個名,我也退出來,要不,我也是流氓了。
大法弟子:退不退由你,反正,天滅中共,退黨保命。過去的幾十年,很多老年人弄不清楚怎麼天下這麼亂?流氓邪教當道,天下能不亂嗎?要想天下不亂,除非是這個流氓黨改邪歸正,要麼就是把這個邪黨滅掉。流氓黨能改邪歸正嗎?不可能,流氓改邪歸正,就不叫流氓了。

不是說法輪功要滅中共,在法輪功沒出現之前,這個邪教流氓黨就已經對中華民族、對中國人民,犯下了天大的罪惡。只不過上天有好生之德,還給邪黨留了一線生機。都是江澤民這個小人,非要顛倒善惡,利用中共邪黨這個邪教組織,迫害真善忍大法、迫害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弟子。是江澤民利用中共邪黨迫害大法,招致人神共憤。上天看到共產黨這樣的流氓組織已經罪不可恕,罪不可留了。所以,天要滅中共。

警 察:怪不得傳單上老說天滅中共,敢情共產黨是個流氓黨。
大法弟子:中共邪黨不僅是流氓邪教黨,還是世界頭號恐怖犯罪組織呢!

警 察:甚麼?頭號恐怖犯罪組織不是本拉登的基地組織嗎?
大法弟子:本拉登,的確是恐怖犯罪組織。但是,它比起共產黨這個世界頭號恐怖犯罪組織,那是小巫見大巫。

警 察:這就不明白了。
大法弟子:要說清這個問題,我們先得說清楚甚麼是恐怖犯罪。雖然中國有個刑法第120條制裁恐怖犯罪,世界也成立了反恐組織。但是,弄不清甚麼是恐怖犯罪?弄不清誰才是當今世界最大的恐怖犯罪?那就談不上真正的反恐。

警 察:那你說說甚麼是恐怖犯罪?
大法弟子:甚麼是恐怖犯罪?顧名思義,肯定是讓人心存恐懼,提心吊膽,擔驚受怕的。但是讓人心存恐懼的,不一定都是恐怖。比如一個人偷了別人的東西,他也提心吊膽,擔驚受怕,他也心中恐懼。但這不能說是恐怖。這是正義力量對邪惡行為的震懾。甚麼才是真正的恐怖呢?讓好人,做好人,做善事,做正事,心存恐懼,擔驚受怕,提心吊膽的,才是真正的恐怖。你比如說,繼承中國傳統文化,做炎黃好兒孫,這不是壞事吧?可是,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一名學者,一名讀書人,因為他作為炎黃子孫,他要頑強的繼承和發揚中國傳統文化。但是,當他拿出儒家經典四書五經研讀時,他要看一看窗外,有沒有帶紅箍的小人。如果這戴紅箍的小人到敗類組織那去告密:有一位反動學術權威,他要復辟封建主義,陰謀顛覆無產階級政權。這一下就完了,老學者馬上被扣上「反革命帽子」

挨整、挨鬥。交代不清思想問題,關入牛棚。第二天,老學者被發現投湖自盡了。好,馬上又被扣上「自絕於人民」「自絕於黨」等等一類的政治罪名,連老學者的死屍,都會找兩個「反革命家屬」架著批鬥兩小時。於是嚇得所有的人不再敢讀孔子、老子等古聖先賢的書。你說,做炎黃好兒孫,繼承中國傳統文化,都心存恐懼,擔驚受怕,提心吊膽,這是不是恐怖犯罪!

警 察:還真是。
大法弟子:再說工人,工作之餘,自己做點生意,活躍活躍經濟。不行,讓別人知道了,也得被扣上『搞資本主義』等等的帽子,挨批挨鬥,送勞改隊勞動改造。你說做生意也要心存恐懼,提心吊膽。農民種點自留田,也得提心吊膽,說你搞資本主義;就連農村老太太養幾隻雞賣雞蛋都提心吊膽,擔驚受怕。你說,這是不是恐怖犯罪?

警 察:是。
大法弟子:今天,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鍛練鍛練身體,這是好事吧?揭露謊言,把真相講給自己的同胞,讓人得救,這是好事吧?由海外華人成立的美國神韻藝術團,弘揚中國傳統文化,讓我們重新找回古老的文化,傳播這樣的文化,是好事吧?這些都不行,做這些好事,整天提心吊膽,不是電話被監聽,就是被跟蹤。就連在自己家裏煉,都擔驚受怕,提心吊膽。甚至不煉功的老百姓,誰一提法輪功,都擔驚受怕。不是煉法輪功,讓人擔驚受怕。是有一個組織,讓人提起煉法輪功,提心吊膽,擔驚受怕!你說,這是不是真正的恐怖犯罪?

警 察:大姨,你說的真是這麼回事。我們也不敢說,其實我們心裏也知道你們煉了法輪功成了好人,可是做好人為甚麼擔驚受怕,我們不明白。
大法弟子:那還用說嗎,是因為有一個世界頭號恐怖組織在中國。為甚麼這樣說,本拉登911恐怖犯罪,只不過是半個小時的事,撞毀的,也不過是美國的世貿大樓;而我說的這個世界頭號恐怖犯罪組織,犯罪時間長達半個多世紀,它摧毀的,可是我們中華民族賴以存續發展的五千年文明。所以我說,世界頭號恐怖犯罪組織不是本拉登,而是在中國。

警 察:大姨,我們要不聽你這麼分析,還真以為本拉登是世界頭號恐怖犯罪組織呢。
大法弟子:恐怖犯罪的危害,你們都知道,從生理角度,一個人別說幾十年精神恐懼,就是幾天,有的人就會精神崩潰。一個人長期的處於恐懼之中,就會過早的死亡。可以說,如果沒有這個恐怖犯罪組織長達幾十年的恐怖犯罪,我們的祖輩父輩還會健康的活著,頤養天年,享受天倫之樂。現在想想,是誰害死了我們的父輩祖輩?是這個流氓黨、是這個世界頭號恐怖組織!其實這都還不是最恐怖!

警 察:甚麼?這還不恐怖?還有更恐怖的?
大法弟子:是。更恐怖的是,一個人自己和自己的祖輩父輩受了一個流氓邪教黨的矇蔽,受了一個恐怖組織的侵害,竟然渾然不覺,還要給這個曾經害得自己祖輩父輩過早悲慘死去的邪惡組織唱讚歌,每年開所謂的兩會,有多少人還在受著矇蔽:一定要堅持流氓黨領導,一定要讓這個邪教流氓黨對中國人耍流氓到底。
流氓的存在固然是恐怖,但對流氓恐怖犯罪的漠視,才是更恐怖的。當有人告訴他真相,告訴他這個邪教流氓黨犯下了上天不可饒恕的罪惡,天要滅這邪黨,趕緊退出,以求平安。他非但不聽,反而繼續助紂為虐,為這個邪教流氓黨賣命,迫害好人!哀莫大於心死。每每看到這樣的同胞,看到這樣的事,這真是感到了更更恐怖的!

派出所長:阿姨,你就別說了(這位派出所長的聲音有些哽咽)。我們知道怎麼做了。
大法弟子:你們還讓我說誰在破壞國家法律實施嗎?大法弟子修煉真善忍,維護真善忍,就是在維護法律實施。因為法律是保護善良好人的。反過來,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才是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犯罪。

派出所長:大姨,你回家吧。是我們對你們大法弟子犯了罪!你們就應該控告我們。控告我們警察才是犯罪,讓那些一直認為煉法輪功犯罪的人明白誰才是真正的犯罪。
大法弟子:其實,我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雖然你姓李他姓王,推及五千年前或是更遠的古代。我們有著一個共同的華夏始祖。我們都是有著血緣關係的親人啊。我為甚麼要控告你們呢?不過你們的確犯了罪……

(責任編輯:貝利)

評論
2012-05-01 5: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