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前中共嚴控北京獎勵截訪 訪民人山人海

【大紀元2012年08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頓綜合報導)中共十八大召開在即,北京當局加強控制外地訪民進京合法上訪,不僅讓成功截住訪民的人員可獲豐厚獎勵,而且嚴控訪民住店。雖然當局截訪力度增加,但訪民上訪勢頭不減,十八大前的北京信訪部門前仍「人山人海」。

《美國之音》報導稱,臨近中共十八大召開之際,中國當局加大了對訪民的截訪力度,不僅利用高額獎金鼓動截住訪民的人員的積極性(人均截訪費,從平時的每人每年5萬元上升到6-7萬元。),而且讓警方排查北京各地的旅店,禁止訪民住店並要挾店方配合警方舉報訪民;同時如果訪民在十八大前上訪,當局警告說:「十八大上北京必須勞教」。雖然當局截訪力度增加,但訪民上訪勢頭不減,十八大前的北京信訪部門前仍「人山人海」。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對美國之音說:「在北京上訪的民眾,可以說較之17大時增加了幾倍。這個數字是一些常年上訪民眾,根據自己的上訪情況和觀察總結出來的,其中包括前往全國人大,國務院信訪辦,中紀委等上訪單位。」

訪民割腕抗議或被打得頭破血流

《六四天網》報導稱,現為香港籍居民、原湖北省荊州人的楊學翠,因不滿當地政府強拆自家房屋,家屬被虐待,生活無著落,長期在北京上訪。

8月17日下午1時許,楊學翠聽說荊州當地政府趁她不在荊州之際正在組織強拆,絕望之下的她割腕自殺抗議。8月18日,楊學翠對美國之音介紹了當時的情況:「我當時覺得心裏很委屈,房子現在已經快被人家搶掉了,兒子也被傷殘了,媽媽也被他們打了,而且還在住院,這一切使我覺得很無助。去找人申冤,也找不到人,當地政府維護自己,認為上訪的比甚麼都臭。」

8月18日,在四川成都,當局為了防堵都江堰市村民維權代表陳世英合法上訪,陳世英被打得頭破血流。

當局不擇手段截訪 失蹤案件增加

《六四天網》報導稱,中共十八大前的北京維穩行動密集展開,手段多樣。當局不僅利用高額獎金利誘截訪工作人員的積極性,而且當局派人假扮各類人員打探上訪人員,他們自稱維權人士、記者、人大代表、大學教授,不斷向訪民索要上訪材料,並且登記訪民在北京當地的住址和聯繫方式。

由於訪民求助心切,對於上述有可能幫助自己的人員,訪民往往有求必應,但是這些訪民數天後就在北京「被失蹤」。十八大前在京訪民失蹤案件明顯增加。

警方嚴查 責成飯店舉報客人

《美國之音》在8月10日的報導中稱,北京明顯加強了對進京上訪人員的控制,近期北京重點加強了對訪民聚集區內飯店等留宿設施的管制,那裏的飯店甚至有警察住店蹲點。與此同時,外地警方還加強了進京上訪者懲罰力度。

北京南站附近一家經濟型旅店的服務員說:「上訪的人一般都不讓住。這裡距離南站這麼近,派出所今天還來查過,所以肯定不讓上訪的人住。沒準晚上派出所突擊一下,會再過來檢查。」

北京南站附近各飯店被告知,如果違反禁止上訪人員入住規定,飯店的營業執照將被吊銷。南站附近一位飯店人員說,如有上訪人員入住,飯店必須立即向當局報告:「如果遇到甚麼情況,如果不說的話,我們的酒店會被封的。」

信訪局長:十八大上訪必勞教

《六四天網》人權事務中心說,中國當局對上訪人員實施內外夾擊的策略,嚴控北京上訪人員逗留的同時,威脅外地訪民進京,而且實施力度加大。在寧夏回族自治區的中衛市,訪民胡淑珍日前發出「寧夏訪民致函胡錦濤籲關注勞教所暴行:救救你的人民」的呼籲,因為該城有三位訪民因十八大進京上訪和非法上網遭到勞教。

中衛市信訪局局長等警告說:「十八大上北京必須勞教」。

(責任編輯:李曉宇)

分享到 Facebook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本文網址: http://epochtimes.com/b5/12/8/19/n3663119.htm十八大前中共嚴控北京獎勵截訪-訪民人山人海.html  美東時間: 2012-08-19 09:44:36 AM 【萬年曆】
標籤:tags: 十八大,
訪民,
截訪
大紀元網友 

'

宁夏访民致函胡锦涛吁关注劳教所暴行:救救你的人民!就是胡锦涛的软弱默许才是你们访民被抓被关的根源!求他胡锦涛,还不如求希拉里或向董存瑞学习!'

大紀元網友 

'“真、善、忍”法理里边包含的“正义、善良、谦让...”都是让共产党邪恶所惧怕的!中国人的祖先们是怎么教导他们的后代的?这不是鲜明的对比吗!'

大紀元網友 

'“九一八”,东北军一枪不放之谜 (2012-08-20 03:52:04)转载 网文

多少年来,作为东北人,心中一直有个痛苦的结儿。那就是九一八之“夜”为何东北军一枪不放?

作家张正隆在他的《雪冷血热》的写作过程中,对我说,我对全东北进行了大面积的采访,甚至看了南京政府与东北军来往的全部电文,也没有发现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而在“九一八”前夜,张学良及其他高级军官确实是在北平跳舞。又一说是在华乐戏院看戏。因此,这位解放军的大校在他这部长篇的开篇悲愤地写道“战争不是突然而至”

2005年7月,新华社记者采访了东北军健在的97岁的老兵陈广忠,他这样描述——

爆炸后不多一会儿,机枪、步枪声就响了起来,而且越响越近。很快,就有炮弹落到了我们营区里。直到连长来叫我们,我们才知道,日本人打进来了。

  我们连长正好当天晚上是值日官。敌人打来了,团长又没在,他就把全营四个连的连长都集中在一起,然后下令把部队带入战斗岗位。

  我们都操起了步枪,准备战斗。这时候又来了命令,叫我们撤回来。大家都不明白,有的人哭了,有的人骂起来,有的甚至当面质问起了长官:“日本人要我们的命,我们为什么不能还击?!”

  日本人很快越过了西围墙,首先就打进了621团的营房。我们急着等命令,谁知道等来的却是“不准轻举妄动,不得还击,原地待命,最好仍然躺在床上不动,枪库不要打开”等命令。

  连长把我们集合起来,让我们隐蔽待命。我们眼睁睁地看着,火光下,西营房前人影攒动,枪声不断,不断有人惨叫着扑倒。平时都在一个操场上训练的兄弟,现在被日本人追着打,却不敢还手,现在想起来,我心里还难过呢。

  我们在焦急地等待。撤出来的弟兄们说:日本兵闯入营房,见人就杀,有的人躺在床上不动,竟被日军活活刺杀在床上。有的人虽然拿着枪,但不敢擅自还击,被日本兵追着开枪杀死。

  我们问连长,日本人打过来,我们也要躺在床上让他们刺吗?连长还是说听命令。

  但是听什么命令?电话线让日本人剪了。日本兵穿着黄军装,戴着王八帽子,就在我们对面喊喊杀杀的,跟鬼叫一样。连长一看没办法,说:咱打吧,别等命令了!

  我们这才打了。打着打着,我忽然觉得脸上一热———用手一摸,湿乎乎的,紧接着就疼起来,中小鬼子的枪了!

  当时没顾上管,加上想报仇,还在那儿开枪,直到接到命令,要我们按演习计划向东大营大操场转移。到东大操场后才知道,我的嘴都被打穿了,牙龈和牙都打没了。

  我这还算是幸运的。最后一清点,光我们一个班就死了6个。

  我是河南下义县人,17虚岁时张作霖招兵时当的兵。九一八事变后,部队朝关内撤,长官告诉我们,张学良说了,想回家的可以走。我想,当兵当到这份上,没意思了,也不想回家,就到哈尔滨去了……

作为见证人,作为已没有任何政治油彩的老百姓,陈广忠的话应该最接近历史。那么,到底是下的“不抵抗命令”?张学良为什么至死不回大陆不回东北?国难当头、国恨家仇,与他美人帐下的歌舞到底哪个更重?

这些看起像谜的东西,陈广忠的一句话即可捅破,他说:“张学良说了,想回家的可以走”有什么比这更清楚更明白的吗?

好在1990年,日本广播协会采访张学良时,他自己说了实话——“不抵抗命令是我下的,与蒋介石无关……”

触目惊心的命令——“不准轻举妄动,不得还击,原地待命,最好仍然躺在床上不动,枪库不要打开等命令。”

悲痛欲绝的结果——“日本兵闯入营房,见人就杀,有的人躺在床上不动,竟被日军活活刺杀在床上。有的人虽然拿着枪,但不敢擅自还击,被日本兵追着开枪杀死。”

作为一个东北人的悲愤,不能因为历史走远了而有些许的淡化。幸好,我们后来在民族英雄谱上看到了马占山、关玉衡、吕正操、万毅等东北军的军人名字,让我们能够在沉重的思考中喘出一口气来。

然而,喘气仍不能让我们的悲愤轻松。我们至少要更多地探寻出东北军一枪不放的更多深层原因。请看张学良接下来的答记者问——

“九一八事变”时,我认为日本利用军事行动向我们挑衅,所以我下了不抵抗命令。我希望这个事件能和平解决。……我对‘九一八事变’判断错了。是我自己不想扩大事件,采取了不抵抗政策。当时没想到日本人会大规模地进攻,所以判断,不可乘日本军部的挑衅而扩大事件。”

原来,张学良对日本人存的是诗人的幻想而非军人的意志。

大好河山没了,东北人民14年的亡国奴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大紀元網友 

'江苏省灌云县侍庄乡陆庄村全体村民高喊:打倒霸占我土地、强拆我房屋、打死我村民的狗日的中国共产党。'

大紀元網友 

'全体访民们,还上访干吗?干吗不起义?只要你们一起义,全国人民马上跟着起来了。还等着干什么?'

大紀元網友 

'中共看来已是强弩之末'

大紀元網友 

'中共当中谁敢命令截访和谁敢去截访的他妈全都是狗娘养的'

大紀元網友 

'中国共产党辖下的公检法,

倒行逆施,横行霸道,

几十年累积无数冤假错案,

各级政府专设“信访”窗口,

供养一批信访官员白痴官饷。

另设一批截访官员,拦路抢劫,绑架访民,

不许怨民上访。

对于老百姓的异议之声,

横加镇压,阻挠。

面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扬威耀武,气势汹汹。

'

大紀元網友 

'应该清醒地看到共匪的共同本性,共同点是邪恶。'

大紀元網友 

'那些“胆大包天”的执政者见五人成行引起注意,十人成行警觉,五十人成堆害怕,壹佰人成堆恐惧,壹佰人以上吓死,伍佰人特警出动,壸仟人武警镇压。是周永康怕呀还是胡绵涛怕?还是“终难害”里的人都怕??????'

大紀元網友 

'中国共产党辖下的公检法,

倒行逆施,横行霸道,

几十年累积无数冤假错案,

各级政府专设“信访”窗口,

供养一批信访官员白痴官饷。

另设一批截访官员,拦路抢劫,绑架访民,

不许怨民上访。

对于老百姓的异议之声,

横加镇压,阻挠。

面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扬威耀武,气势汹汹。

但是,对于做案数起,

逃亡数年的刑事犯罪案件却束手无策。

好一个“公检法大锅饭”

由此可见,

中共的维稳体制是极其无能和荒缪的体制。

'

大紀元網友 

'恶党,恶行,恶贯满盈,三个呆表,都是一个操行'

大紀元網友 

'禁止上访的意思就是你在中国受到的不公正遭遇中共不管.

中共的主要工作是抢钱,镇压访民.'

大紀元網友 

'网照封,人照抓,心照挖,没有这个帮那个派都是一丘之貉的黑帮反动派,反革命黑帮派。只是恶狗和疯狗之争,狗咬狗之后,回头咬你我。切记!

中国最后要用利比亚摸式解决中共恶党。'

大紀元網友 

'中共当局是中共哪一派组成的啊?'

大紀元網友 

'所有维稳坏事都是周永康干的。胡锦涛人特好。我这样解读对吗?'

精彩圖片
Copyright© 2000 - 2014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