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雷多達:社會劇烈轉型期已來臨

官民非流血衝突意味著社會劇烈轉型期已來臨——從7.28啟東全民抗議事件看全國社會運動走向

雷多達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8月05日訊】當下,中國社會到了一個矛盾高發期,官民正面劇烈衝突也到了此起彼伏的地步,這也是全社會上下劇烈轉型的一個信號,有衝突說明當下這個一黨政府主導的社會治理能力低下,又因無法律可以參照和約束,衝突意味著政治、社會都將發生劇變,不過這樣的劇變是不可避免的,只要不是走開槍流血的解決衝突之路,中國社會治理就可以依託自身的應變和良性修正能力,以公民自治為主導的公民社會和政治多元化就可以逐步實現,或許統治者可以早點崩潰,但整個社會不會崩潰,未來的政治民主構建和公民社會建設就可以期許。

最近,中國東部沿海江蘇南通發生的一起群體性事件就可以說明當下問題的嚴重性以及社會劇烈轉型的趨勢。7月27日晚至28日全天,江蘇南通市啟東市(縣級)發生「7.28」群體性事件,即啟東民眾抗議市政府批覆同意一家中日合資造紙廠項目,該項目實施後將會導致民用水源遭到污染。這兩天至少有上萬民眾(一說數十萬)上街抗議,28日全天新浪微博同步轉發現場網友發出的獨家照片和信息證實,抗議民眾進入了啟東市政府大樓內,當面向市委書記、市長抗議(網友在微博上指民眾「活捉」了書記和市長),混亂中,市委書記的上衣被人脫去,書記和市長等官員都陷入無奈境地。同時,網友的照片還證實,市政府辦公室受到一些民眾的圍觀,發現其中有人參、高檔紅酒、五糧液、香煙等非辦公用品,以及官員們的個人出國游資料,直指他們腐敗透頂。28日當天晚些時候,新浪微博實名用戶南通市公安局通過微博宣佈:南通市政府宣佈停止該污染項目,永久性停止。可是,在連續兩天的抗議中,網友發現有些民眾和記者被政府派來的警察毆打,據說還有無錫和宜興附近的機動武警部隊陸續調往啟東,這更激發了民眾的抗議,甚至上海民眾都在抗議。啟東與上海只有一江(長江口)之隔,上海民眾關注這一事件也是感同身受,至少在新浪微博上,上海網友迅速批量轉發啟東事件以示同步抗議,同步聲援,全國網友也隨即同步跟上,讓地方區域性群體性事件演變成全國性的群體性事件。

啟東事件抗議基本上可以說是民眾抗議獲得成功,一個明顯的標誌是雖然民眾進入政府,或許對市長書記不恭,但最後事情得以解決,整個抗議過程中未發生開槍流血,就足以說明流血衝突是可以避免的。其中,最關鍵的是有當地多數民眾的廣泛參與和社會施壓,更不可缺少的是網絡及微博信息、手機信息的總動員,也有政府因自身無能、自打嘴巴的無信和一敗塗地。儘管此前政府如以前一樣有粗暴和嚴厲的做法,一度下令禁止民眾上街示威或抗議,但這一次卻得不到民眾的絲毫支持,政府不尊重民眾,民眾何曾願意尊重政府?試想,一個平時就不讓民眾做主的政府,什麼時候讓民眾乖乖地聽話過?法律何時成為法治的工具?難道政府的命令可以阻止民眾維權的腳步嗎?根本不可能。經過分析,該事件的發生,說明有以下六點問題值得思考:

一是正視此起彼伏的大規模群體性抗議事件的發生。2008年以來,至少上萬人參與的大規模突發群體性事件由西部經濟慢增長地區(貴州甕安、湖北巴東等)轉移到沿海經濟高速增長地區(從福建廈門、廣東增城到江蘇蘇州、啟東等地),此起彼伏,參與和圍觀人數已經到了政府無法控制的程度(比如每天上萬人抗議,政府就無力應付),政府只得妥協,否則這個政府就可能導致無法維持。江蘇啟東事件,目前由警察和武警參與維穩,正規部隊沒有參與(不知道是否有正規部隊穿著武警服裝參與,暫未證實),一旦南通及啟東附近周邊縣市或省份同時有兩三起類似的突發群體性事件發生,當地政府就會明顯失控,這可能也是將來縣域或地方區域自治的一個試點。因為目前的政府責任人都是上面指派下來的,他們本身無能甚至是無辜的,但是一旦出事,誰也不能說無辜,從上到下都不能脫離干係,自然都要承擔責任。所以類似啟東這樣的群體性事件一旦爆發,處理不慎,轉移到省會城市,那麼,現行省市級政府都有全部下台的可能。

二是民眾上街示威或者和平抗議政府踐踏人權和強姦民意的過程中,難免會發生肢體或小範圍暴力衝突,必然免不了傷亡事件。目前看啟東事件,民眾只是要求停止未經民意同意的可能導致污染的工程項目,但未有奪取政府權力和針對市委書記、市長等官員的流血暴力行為(政府因為其自身無能,或者相對比較克制,但也不排除一旦政府動武可能引發更大的社會危機,所以政府不得不克制)說明民眾只是表達自己的利益訴求,和自己堅守的和平底線。這也是公民社會和法治社會的一個起碼的基礎,輿論不能說市民打了市長一個耳光就是暴力,殺人和開槍才是暴力(類似「六四鎮壓」),沒有殺人和開槍流血發生,都是和平的示威和抗議,這也是不能不接受的,民眾上街,不可能都像在人民大會堂開會那樣風平浪靜,那樣真空狀態,任何衝突,都會付出相應的代價,最好有談判,有妥協,有對話,沒有流血和傷亡,就是和平上街,和平抗議,就是公民社會的雛形。啟東事件說明,小的肢體衝突和受傷,都是在可以控制的範圍,不能指望任何社會衝突都像走親戚一樣溫良恭謙讓。

三是由政府導致的群體性抗議事件,在一個地方幾天或者最長一個月時間一般都會結束,民意佔了上風以後,政府仍然會付出慘痛的代價,傷筋動骨一百天,至少兩年內政府都是弱勢政府。如果全國各地都此起彼伏發生抗議事件,就說明全國到了社會更新和政府更替的時候了,政府會完全不能得到主導權,那麼可能在半年或一年時間內,因種種社會危機而引發的社會劇烈變化,或者社會不安定,但也不能因此視為混亂或社會不能向良性轉變。社會危機不可避免,關鍵是在這個過程中如何把社會治理跟上,如何把公民社會建設跟上。社會危機過程中,最理想的是用半年或最長一年的時間內,度過危機,恢復社會正常,那麼中國大陸也可能轉型成為民治民有民享的類似台灣政治制度的民主國家。根據共產黨一黨統治六十三年的專政歷史,以及完全照搬蘇聯失敗統治制度的惡劣影響,如果半年或一年之內能夠轉型成功,確實稱之萬幸了。這裡有個提示,一旦政府失控,和發生社會危機,民眾都要有這樣的共識:早日解決危機為妙,各方人士都要努力運用政治智慧和和平力量,盡快準備解決方案,一步或兩步到位,不能拖上一年以上,否則中國就會陷入混亂和更無序的相互傷害的災難之中。

四是中共治下的縣域統治,基本上都是失敗的,除了經濟增長外,基本上都是因為權力壟斷政策和土地買賣的原因使政府和官僚一夜暴富,得以政權維持。所謂縣域統治,政治和經濟權力基本上都是一個人說了算,權力腐敗和政治組織的爛掉都是同時發生的。政治權力一天天爛掉,誰到任縣委(市委)書記和縣長(市長)都是一樣的,腐敗是必然的,民眾也是無處訴求和無可奈何的。法院和檢察院,司法和監察,都是書記和市長說了算。一旦縣域發生群體性衝突,市委書記和市長一旦派了警察無用,那麼他們就毫無別的辦法,他們連收買民眾或向民眾妥協都不會,只得按照民眾的意思辦,比如啟東事件,民眾要求污染工程停下,他們就停下,但不會對話,不會讓利,不會問責,不會解釋,不會率先撤回警察,不會把真相全部透明,更不會給予恢復公民原有的結社自由和言論自由。所以,一個人說了算的統治早該結束了,如今到了突發事件數目大量增加的時候,政府只有退後,或者讓位,別無他法。將來,縣域政府組成,只設一個縣或市政府,廢除黨委機關、人大機關、政協機關和紀律檢查、宣傳部、組織部等非政府機構,可設立獨立的民意代表和立法機構,以及象徵司法獨立的法院,此外一律撤銷,這就是說如今現行政府及黨委的多數機關都要廢除,這樣才能保證人數最少、管得最少、用人清廉和監督到位的有限政府運轉,政府只負責法律規定分內的事務,不需要插手經濟事務,其他事務歸社會自治和法律管理,這樣下來,民眾還需要供養龐大的政府嗎?這樣下來,公民社會和憲政、法治就有了啟動和實踐的平台。

五是群體性事件中防止隨時出現的暴力鎮壓。公民維權和抗議事件爆發,參與人數明顯很少時,一定會受到政府的鎮壓,持續事件不長也一定會受到鎮壓(還要提防中共各地維穩政府所擅長的暗地裡鎮壓、報復和秋後算賬)。一般情況下,春夏、夏天和夏秋比較容易引發大規模群體性事件,民眾可以在露天下堅持到幾天幾夜,人數天天增加,鎮壓的可能性就小。或者說,這個時候明顯的暴力鎮壓或許不大可能發生,但按照一黨專制的邏輯,他們會秋後算賬。這點也可能發生,不能掉以輕心或輕易妥協。鎮壓的出現並非完全是壞事,其政府的執政風險也很大,可能由此導致其全盤皆輸,整個政府系統由此發端,一路崩潰下去。因為一黨專政沒有未來,一黨專政只有失敗,蘇共如此,中共也是如此步其後塵。當然,這裡面的時間不一樣,有長有短,但結局總是一樣的。

六是維權事件頻發和全民參與程度說明中共自身難保,它執政的時間明顯不長了。中共自1989年以來,提出所謂集體領導,其實就是集體不負責任,如今更是在鄧小平死後,所謂政治局委員和常委,都是各管自己的勢力範圍,因利益不同而存在,互相難以合作,這樣的集體不負責任就是內部分裂的徵兆。因為政治局權力資源有限,遇到突發事件或利益強烈衝突時,必然會在內部因分配不均加劇衝突,更加互不信任,互不相讓,他們必然從內部分裂,這個時候,就是他們集體不負責任導致分崩離析的時候到了,或許是2012年下半年之後,因為下半年的人事換屆衝突最為厲害,這一關很難過去,中共到時真成了過河的泥菩薩自身難保。

綜上,只發展經濟或只深入經濟改革而忽略政治改革,任何一黨專政的政權都不會持續太久,三十年已經很漫長了。如今,民眾等不下去了,原本早日啟動政治改革早日利國利民,但一黨專政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根本不去作任何努力,所以社會劇變就由不得一黨的倒行逆施了,社會一定要進步,就一定要發生驚天的變化,當下已經是時候了,公民有責任有擔當,公民社會建設不能延遲,只要人們都在這一沖突過程中堅持和平理念和普世文明的價值觀,堅持不向邪惡勢力妥協,儘管受到一定的打擊和壓力,但都是值得的。所以,啟東事件告訴人們,站出來,堅持住,和平的未來就在公民自己手中掌握。

──轉自《民主中國》

評論
2012-08-05 11: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