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奧運精神與國家權力(2)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8月06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好,謝謝陳凱先生。我們已經有觀眾等候多時,我們先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MP4下載收看

王先生:你們大家好。在共產國家,在北韓、中國,自它們共產黨以來就是這個樣子,把人民當作工具,把人民當作奴才。不只是說運動,所有的文化、報章雜誌、科學、知識,這一切都是為黨服務。打個比方,像這個運動贏了拿到冠軍,要感謝黨,要感謝領導,感謝國家;輸了呢?輸了要召開記者會,我對不起國家,我對不起黨,我對不起人民;這就是共產黨。你看世界上哪個國家,贏了就是感謝自己的父母,感謝教練,他不用感謝黨。輸了要哭,要哭著說我對不起國家,對不起誰,這就是共產制度下的,把人民不當作是人。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那我們再接下一位拉斯維加斯錢先生的電話,錢先生您好。

錢先生:安娜你好,各位好。我就想起多年前中國的乒乓球外交,當時我記得有個叫莊則棟的,他已經連續拿兩屆冠軍了,後來國家可能為了讓他連續拿三連霸,他就是有一個對手,我忘了名字叫什麼,那個人實際上如果公開打的話,不知道誰能夠拿冠軍,當時就是政府已經安排好了,讓他故意輸給莊則棟。我們想奧運體育精神在共產黨這種國家裡是不可能存在的,每個人都是共產黨的機器,尤其是像代表國家的運動員,他更是機器的一部分。

主持人:好,謝謝錢先生。我們接下一位北京倪先生的電話,倪先生您好。

倪先生:大家好。我說中共把這個體育徹底政治化了,舉國體制奧運的結果,它就是不擇手段拿金牌。我還記得文革的時候,那時候中共辦亞非拉國家乒乓球邀請賽,那時候我們上班的全都衝去看那個比賽介紹,我到那個體育館一看呀,亞非拉的這些選手不會打乒乓球,根本不會打,那打球都是下墜式發球,一個球都接不過來,你說這多麼荒唐啊!而且這回舉國體制辦奧運的,大概世界上只有中共了。

這回羽毛球事件我看他們全都往下打,根本連回球都沒有,多荒唐啊!並且這個李永波說,大家不要被壞人利用了,可是李永波他這個教練讓運動員假打,本身就是壞人。中共這麼搞,它不僅違背了奧運匹克精神,而且坑害了一代一代的運動員、教練員。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謝謝北京的倪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加州包女士的電話,包女士您好。

包女士;大家好。我認為中共把奧運作為一個政治作秀的工具,這樣就已經違反了奧運精神,而且這次的大醜聞給中國人的國際形象抹了一把灰,人家以為中國人都是這樣沒有主見的。但我還是非常驕傲我們中華小將在這麼惡劣的環境,這麼大的壓力下還能表現這麼好,我覺得任何人都不可以怪他們。他們拿不拿金牌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國老百姓他們已經知道在國際舞台上應該怎麼表現,所以網友支不支持運動員是他的事,但是我想一般民眾都知道這些。中共不應該這樣摧殘它的幼苗,實在太不人道了。

主持人:好,謝謝包女士。我們再接下一位加州丁先生的電話,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安娜主播好,趙培博士好,李天笑博士好。那8名球員犯了一個共同錯誤,就是故意輸、故意放水,這種作弊行為違反奧運精神。真正的奧運精神是要堅持到底,勇往直前,一定要贏對方,只可故意贏,不可故意輸。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我們來回應一下剛才觀眾朋友的意見,李博士先請。

李天笑:首先,我覺得運動員經過長時間的訓練,為奧運付出大量的汗水,為了取得金牌,為了個人的榮耀,對他付出勞苦的一種承認,我覺得是無可厚非的。但是跟其他國家不同的是,中共把它當作是政府行動在推,在其他國家運動員都是個人行為,個人怎麼充分發揮個人能力,取得最好成就。而中共把它作為一種政治性操作,這樣做其實從根本就違反了奧運會不應該跟政治掛勾的精神,而且違反人性。奧運會講人性均衡發展,它這算是壓抑著人性。

再有,我覺得中國歷屆羽球都在玩。這次哪位選手拿冠軍,哪位亞軍誰晉級,都在玩,每一次都讓它成功了,說是戰略戰術,因為他在自己本隊裡面玩。但是這次玩過火,玩到對方去了,印尼隊、南韓隊他們不能聽你調遣啊,最後就玩出問題來了。中共為了達到政治目的不惜違反奧運精神這種做法,在你內部還玩得開,但是到國際舞台上,在奧運會上,玩到對方那邊去馬上就被人抓住了。所以依照這個原則,我覺得處罰是合適的。

主持人:我們知道在這個事件發生之後,雖然剛才丁先生也談到,其實有四隊選手,來自三個國家,他們都是因為消極比賽而被取消資格,但是為甚麼國際社會普遍的把注意力放在中國選手身上?而且很多國際媒體,像美國、英國還有日本這樣的媒體,他們都在把中國現在的整個體育,甚至拿北京奧運會和當年的納粹時期的柏林奧運會,還有前蘇聯的莫斯科奧運會相提並論呢?

趙培:我們看到這一次罪魁禍首是中國隊,因為如果中國隊不消極比賽,韓國隊就不會消極比賽,韓國隊不消極比賽,印尼隊也不會消極比賽;它是一個連鎖反應,源頭是在中國隊。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說,韓國隊已經是承認錯誤,他把教練員和運動員都弄回國了;而中共現在是硬頂著教練員李永波他沒錯,然後把所有東西推到中國運動員身上,讓所有的人都很無奈。

另外,剛才很多觀眾打電話來說乒乓球(隊員)莊則棟的事,其實觀眾他們確實找到問題的所在。因為1961年的時候,第26屆乒乓球賽在北京舉行,這時候中共的國家總理,同時也是體委會的主任賀龍,他是中共的元帥。問題是當時有四位中國選手同時進入半決賽,冠軍可能在他們四個當中產生一個,結果賀龍就親自開會,指定莊則棟,為什麼呢?因為莊則棟一是來自北京首都,另外一個是說他在前面立功了。這個是中國打假球的淵源,所以中國以後都按照類似的運作。

當時教練就開始運作,誰應該拿第二,誰應該輸給誰,最後怎麼樣捧莊則棟拿冠軍。所以中共所有的偶像或者是奧運的冠軍,都是經過一系列的運作出來的,它們要他當偶像,要這個偶像在最關鍵的時候來說中國怎麼的好。我們看到鄧亞萍是中國著名的乒乓球世界冠軍,她很著名,但是她退休之後幹什麼?到《人民日報》去任職了,然後她說了很多支持中共的話,讓人感覺:哎呀,曾亞萍都說中國好。就是起到一種偶像作用,替中共推波助瀾的作用。

另外看到《泰晤士報》也提到,說中共的這種舉國體制對人性的摧殘是有多麼惡劣;很多網友可能在網上看到中國那組圖片,就是中國體操為什麼能夠獲得這麼多金牌,她們小時候的訓練簡直是一個非人道的訓練。所以這些東西都被揭露出來之後,西方媒體對這個舉國體制他們現在是有一定的印象,所以這個問題上抓中共抓的比較嚴。另外中共自己有一個特點就是,外面說我一句話就緊張的不行,所以它把這個鬧到國內上是一大片的聲音來,它本來是想用媒體來引導所有人來抵制外面,或者拿這兩個球員做擋箭牌,沒想到是全國人民一塊兒抵制舉國體制。

李天笑:舉國體制,很多人重點是放在怎麼摧殘運動員這方面,實際上對運動員最大的摧殘還不在對於從小對他的身體摧殘,而是對他精神上的摧殘,用黨文化灌輸,然後在表現上完全敗壞了體育精神。比如說這次的乒乓球比賽,丁寧和李曉霞兩個人,打到最後,兩個上場領獎的時候互相之間都不理睬了,運動員之間造成巨大的隔閡。為了它鼓吹的東西嘛,說你們要拿金牌,有房子有汽車,什麼都有,金牌是免死牌等等,就造成了這麼一種現象。所以這是最大的摧殘。

還有就是把運動作為拿金牌的一個手段,就出現了吃禁藥、嗑藥的現象,這種現象非常嚴重。這次為什麼中國的一個游泳小將葉詩文,兩次被人家……

主持人:這就是大家都想問的,為什麼就懷疑他吃了禁藥?像菲爾普斯這樣破了這麼多世界紀錄,而且遙遙領先,為什麼沒有被質疑呢?

李天笑:對,觀眾就想為什麼躺著也中槍,贏了也中槍,為什麼呢?首先就是中共統治下,它有這個吃藥的歷史,比方說在80年代請進了東德的教練,就是採用東德的訓練方法,讓運動員吃藥。在國內的話,幾乎很多運動員如果得獎的話,在不同程度上都有這種問題。

有一個仰泳運動員,他在國內很有名,拿了很多的大獎,到了國際上卻名落孫山,為什麼呢?在國際上可能他就不能夠採取這種方式,或者怕被查出來。很多運動員在國內得獎以後,首先表白就是說,我這個金牌是清白的,是乾淨的,是真正的金牌。為什麼這麼表白呢?他不經意的就是在指出這一點,就是很多人金牌是不乾淨的。所以這也是對中國體育運動一個巨大的打擊,是造成中國運動員整個道德下滑的主要因素。

主持人:剛才趙培先生提到了英國《泰晤士報》,那正好我看到一個報導,他說中國希望利用運動員,在國際舞台取得成功來展示政權的勝利,正像過去前蘇聯和東德所展現式的那樣,然而如今體育的成功不能說明政治文化的美德,卻往往顯示了一種不自信和道德缺陷。您對此做何評價?

趙培:我們可以看一下這次朝鮮的例子,朝鮮可以說是中共的一個極端的樣板。朝鮮這一次報導說他破天荒的轉播了15分鐘的奧運會,他是一看到朝鮮竟然也能拿塊金牌的時候,他把這個轉播延長到了5個小時。然後我們就看到朝鮮運動員在那說的是最雷人的,說我要感謝金正日領袖,他給了我什麼什麼。其時他當時是高興糊塗了,因為他應該感謝金正恩,他說感謝金正日,就是這個時候,國民可能覺得是是是,金正日領導我們怎麼樣,或金正恩領導我們怎麼樣,其實那是他花了多少努力去訓練到這個地步,他就不敢說了。所以這個時候我們看到的宣傳作用就在這裡。

就說他這種極權政權他沒有東西能證明我的合法性,他既不是說像過去古代君王是君權神授,我有合法性,因為我是得到了,我不得到你們誰可以推翻我;不像現在民主政治說,我是人民選出來的,四年之後你們可以把我選下去,我有合法性在這四年當中。但當他是沒有任何依據的時候,他開始找依據,那麼體育這個時候成了他的一個展示,我有依據,你看我能拿金牌拿多少,我在國際上有面子,所以我有合法性。

所以剛才加州的包女士她提到中國形象問題,其實在中國人心中,共產黨它造成一個錯誤的概念,就是說我拿了金牌的話,那麼你在國際上腰桿就硬,你就有人尊重。這一次甚至連它自己央視的名嘴芮成鋼都不認同這個理論,芮成鋼說金牌多少與中國人受不受外國人尊重沒有任何關係,中國人受不受外國人尊重,取決每個中國人是否尊重每個中國人。然後網友就更加犀利,網友說根本不是這樣,是取決於你的政府是否能真正尊重你每一個國人,你的國人在世界上才能得到外國人尊重。

我們舉個例子,就是索馬利海盜把中國的漁船給劫了,那麼美國是出動他自己軍艦把他救回來,中國人是等著人家台灣船主付了200萬美金然後中國人回來,你中國人這樣在國際上沒人尊重你。比如說大使館,中國大使館大家都去辦護照都深有體會,它不尊重中國人,老外進去怎麼辦都可以,中國人你要先把你住哪兒寫下來,你以前有沒有辦過簽證啊,有沒有怎麼樣;你都歧視你的國民,中國人在外面怎麼會受到尊重?!如果大家持中國護照在外面,你敢欺負我嗎?我馬上去找大使館,但是在中國卻出現我拿中國護照去找大使館,反而再被歧視一遍。所以誰能尊重中國人,還得必須中國政府尊重每個中國人。

李天笑:對,實際上剛才紐約王先生講了,他說中共從來就是把人當做奴才來用,這次是充分體現出這一點。為什麼?就是說你要運動員衝鋒陷陣,為你拿金牌的時候,把他家長請來、採訪等等;當他出了問題的時候,馬上所有的罪過,所有的黑鍋全讓他背,變成一個罪魁禍首,鏡頭焦點馬上從他家長那邊移開了。所以等於說把運動員當成一個為它爭取金牌的這麼一個工具在用。

主持人:那麼說到政權的自信和不自信,缺乏道德還是擁有很好的道德,還有就是它到底是強還是弱,昨天我看到有一個評論說,是西方的,他說當一個國家有很多金牌時,人會注意你,但是金牌並不等於一切,並不代表你這國家就最強盛。而且他問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問題,就是說如果北京奧運會不是2008年辦的,而是在今年倫敦奧運會舉辦的時候辦的,正好趕上北京那場大雨,那又會發生什麼?你覺得如果是真的今年辦,會發生什麼,會不會那些裝滿奧運運動員的車,被泡在廣渠門橋下呢?

趙培:不會,中共一定會採取最優先的措施,確保所有外國人看到中國的光明的一面。但是我們話又說回來了,現在中國網上最流行的一句話就是:下水道是一個城市的良心。那麼你新建的下水道都會堵成這個樣子,對比一下明清建設的內城的這一部分的話,就很明顯說中共政府特別是北京的,在這件事情上太沒有良心了。

那麼現在讓人家看到的整個北京的這一套,包括你現在再回去看一下奧運會館,都已經廢置不用了,也就是說北京政府拿到的是金牌,但是沒有給民眾的全民健身運動或著身體素質來一個大的提升,它沒有把這些會館取之於民、用之於民,讓百姓能夠來比如說我來游泳,我可以免費或是北京人半價,或者是中國人半價,讓中國人取得這種優惠,或者讓身體健康得到進一步提升。所以中國看電視的很多人,勸您有這個時間,也可以自己跑兩步,可能更健康。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奧運精神與國家權力(上)

視頻:【熱點互動】奧運精神與國家權力(下)

評論
2012-08-06 1: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