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軍和保利公司內幕及與薄熙來深度糾結

北韓核試爆把薄黨主要成員王軍控制的保利集團「擺上臺」,北韓核實驗的背後或有王軍的鬼影。(新紀元資料室)

人氣: 2555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2月24日訊】 (新紀元週刊314期,記者王華報導)很多人知道王軍是中共八大老王震的第二個兒子,原中信集團和保利集團這兩個中國最大「國企帝國」的董事長,但人們不知道的是,王軍薄熙來在太子黨中最大的支持者,是毛左在商界的大後臺。儘管王軍與薄熙來大不相同,行事低調,但蛇年開頭的北韓核實驗,還是把薄黨王軍擺上了檯面。

北韓核試背後有薄黨的鬼影

2013年2月13日,新華社在頭版大頭條強調保利集團高調反對美國制裁的同時,也報導了世界各國強烈譴責北韓進行的第三次核實驗。可以說,北韓核試在一定程度上將習近平在國際上「擺上檯」的同時,也把中共太子黨大老、薄黨主要成員王軍控制的保利集團也「擺上臺」,有人甚至懷疑北韓核實驗的背後有王軍的鬼影。

兩天前的2月11日,美國國務院網站在當地時間11日晚正式公佈了一周前以〈防止向伊朗、北韓和敘利亞擴散法〉制裁的中國四家公司和一名個人的具體名單:保利集團、深圳市倍通科技有限公司、中國精密機械進出口公司、大連盛輝鈦業有限公司,其中大連盛輝公司的業務經理李方為則是受到制裁的個人。

這四家中國公司和個人被指控向伊朗、北韓和敘利亞輸送的設備、服務與技術,可能有助於這些國家製造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以及巡航或彈道導彈。根據規定,今後美國政府機構不得與受制裁公司或個人進行業務往來,提供協助參與政府計畫。此外,軍事和國防物資的交易,也依《武器出口管製法》規定生效而中止,美方不得向被制裁的個人發出交易許可,已經發出的許可證也將註銷。

早在2011年5月,美國國務院就曾宣佈對包括大連盛輝公司和李方為在內的16家企業或個人實施制裁,這次保利集團是新加的。該制裁已於2013年2月5日正式生效,期限為兩年。

2月13日,新華網以〈商務部:美國制裁中國有關企業擾亂國際貿易秩序〉為題,表達對美國制裁的「堅決反對」,保利科技有限公司也發表聲明稱自己遵紀守法,美國依據其國內法律對保利的制裁「是毫無根據和毫無道理的」。

然而眾所周知,保利集團是中共軍火的外貿「龍頭」,保利曾在自己的集團主頁上炫耀說,自己連玩導彈進出口的資質都有了。伊朗、北韓等核武器不會從天而降,此前很多調查發現,這些邪惡軸心國的很多武器就是中共出售的。中共商務部和保利的否認根本站不住腳。

網上有消息說,正是因為保利長期給北韓提供各類軍事物資,北韓一直聽命於周永康以及保利的實權人物王軍等人。這次保利11日被美國制裁,北韓12日搞核試驗,這裡面不排除王軍等人的報復因素。

「保利」背景大起底

1983年,解放軍總參謀部、中國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簡稱中信公司)聯合組建一家對外貿易公司:保利科技有限公司,當時王軍已在中信工作。時任中信公司總經理徐兆龍為公司起名「保利」,取「保衛勝利」之意,其英文名Poly恰與中文「保利」發音相同,而且其公司徽標P,取英文PLA(中國人民解放軍縮寫)、Poly、Power等含義。起初保利科技經營通用商品和特種裝備及技術的進出口業務。

十年後的1993年2月,經國務院、中央軍委批准,在保利科技有限公司基礎上組建中國保利集團,註冊資金15億人民幣。目前該集團主要業務為軍品、民品國際貿易、房地產開發、文化藝術經營、礦產資源領域投資開發和民爆科技。

王軍的中國保利集團業務涵蓋軍品、民品國貿、房地產、礦產開發、民爆科技等,以及軍火、毒品鴉片生意。保利領導層聚集一大幫中共紅色貴族後代。(新紀元資料室)
王軍的中國保利集團業務涵蓋軍品、民品國貿、房地產、礦產開發、民爆科技等,以及軍火、毒品鴉片生意。保利領導層聚集一大幫中共紅色貴族後代。(新紀元資料室)

翻開保利領導層名單,人們不難發現這裡聚集了一大幫中共紅色貴族後代:

王軍:中國保利集團公司前任董事長(王震之子);賀平:中國保利集團公司董事長、總經理,總參裝備部少將(少將賀彪之子,鄧小平三女鄧榕之夫);姬軍:中國保利集團公司副董事長(原副總理姬鵬飛之子);王小朝:中國保利集團公司董事、副總經理(楊尚昆的女婿,楊李丈夫);葉選廉:解放軍總參、中國保利集團公司負責人之一(葉劍英之子);陳洪生:中國保利集團公司董事、常務副總經理(原江西省委書記陳正人幼子)……

據2008年4月29日的官方數據,鄧小平的女婿賀平,2010年之前是保利集團的董事會主席,至今仍是名譽主席。賀平擁有在香港上市的保利地產集團2290萬股的股份。截止2012年6月,楊尚昆的女婿王小朝擁有保利集團在上海上市的地產集團——保利地產集團3200萬股的股份。雖然上市公司高管裡面沒有王軍的持股數量,因為王在2006年7月離開了保利,但誰也不敢說王軍沒有從他工作了27年的保利分得一些紅利。

據彭博社報導,王軍的女兒王晶晶在澳洲受教育,她在商業文件中提供的住家地址是一間位於香港的、價值700萬美元的公寓,中信公司擁有部分產權。王晶晶的女兒、21歲的克萊兒(Clare),2012年8月24日在網上發佈了她的一張照片,人們一看,光她那一身打扮就值5000美元,比一個普通北京工人半年的工資還多。

早在1990年代,據美國一位參議員助手的資料,「保利科技公司做的一億美元利潤的軍火生意,其中十分之九點五為中共軍方所得,剩餘0.5被個人存入瑞士銀行。這0.5就是500萬美元。」「他們與沙烏地阿拉伯做的一批20億美元的CSS-2導彈軍火生意,成本五億美元,轉手得到15億美元利潤。」

15億是一個多大的數字?用一個普通人的工資收入已無法計算。中共龐大的宣傳喉舌《人民日報》有2000多名員工,年財政開支約3000萬人民幣,這王軍、賀平、王小朝等一夥太子黨做的一筆軍火生意收入,就夠這個龐大的報社使用400年。

保利不光做軍火,只要能掙錢,什麼都做,包括毒品鴉片生意。當時在緬甸生產的鴉片偷運進雲南再轉到香港已是公開的祕密。緬甸黑社會向保利一次就購買了價值12億美元的軍火,但據緬甸官方的報告,這筆軍火開銷並沒有在國家財政上顯現出來。於是人們猜測,緬甸毒販是用毒品來支付軍火的,中共軍方收到毒品後,再轉手掙一筆暴利。當時中共對新聞界發出內部指示:對中緬邊境的貿易一律不得公開報導。

中共八大元老的「首富」家庭

王軍生於1941年4月11日的湖南瀏陽,在王震的三個兒子中,哥哥王兵、弟弟王之雖然都很出眾,但都沒有王軍出名,王軍被《中共太子黨》一書認定為太子黨核心成員。

1960年至1966年,王軍畢業於太子黨雲集的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在江南造船廠和武昌造船廠工作幾年後,1977年進入海軍。1979年鄧小平為了搞活經濟,請「紅色資本家」榮毅仁興辦中國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簡稱中信),籌備初期,38歲的王軍就穿著軍裝進入了中信,歷任中信業務部副總經理,中信香港公司董事長,中信公司常務董事、副總經理,中信深圳公司董事長,1995年任中信公司董事長。2006年,享受正部級官員待遇的王軍,按照國營企業65歲退休標準卸任退休,原總經理孔丹接任董事長。

孔丹何許人也?熟悉文革的人都知道,孔丹的父親孔原是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母親許明長期擔任周恩來的祕書,文革時自殺。文革前在高幹子弟雲集的北京四中,孔丹高三就加入了中共,成為「革命接班人的榜樣」。文革初期,孔丹和薄熙來一樣,是聯動分子的主要成員,革命造反派的先鋒人物。孔丹帶頭率領紅衛兵們打砸搶,北京公安局一度要給他和薄熙來等人判刑,但陳雲的一句話救了孔丹的命。陳雲說,中共江山還是傳給自己的子弟更放心,他們才是應該培養的對象。於是孔丹和薄熙來不但沒被判刑,反而一路高昇。

在太子黨圈中,王軍是個非常出名的人物。在北京郊外的國際馬術俱樂部,有一匹高頭大馬的馬鞍上刻著一個「軍」字,這匹馬是屬於經常光顧這裡的王軍專用。一名在京的西方觀察家曾說:「王軍太富了,這在北京人人皆知。但沒有任何一家報紙敢報導,人們懼怕他爹的權勢。」那擦得發亮的馬靴,高揚的馬鞭,和那些高幹子弟馬上搖晃的得意之狀,使人感嘆,中共從當年的萬里長征走到今天,早已是相距萬里之遙的不同道路了。

在太子黨中王軍還有個出眾的頭銜:中國高爾夫球協會副主席、中國職業高爾夫球協會主席、亞巡賽名譽主席等。王軍於1996年組織發起了中國高爾夫第一個正規的職業對抗賽「海峽盃」,先後建立和收購了七家高爾夫球會。可以說中共權貴們享受的高爾夫球裡面,少不了王軍的「貢獻」。2006年王軍退休後,中信還把一個高爾夫公司的20%的股份送給了他。

太子黨王軍也是中國職業高爾夫球協會主席,中共權貴享受的高球社交少不了王軍的「貢獻」。圖為2011年3月19日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辦的中國高爾夫球博覽會。(Getty Images)
太子黨王軍也是中國職業高爾夫球協會主席,中共權貴享受的高球社交少不了王軍的「貢獻」。圖為2011年3月19日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辦的中國高爾夫球博覽會。(Getty Images)

不過王軍最出名的是他家是中國最早富起來的家庭,是太子黨中第一個富起來的「首富」,是時間上的首富,不是金額上的首富。

1983年王軍投入軍火工業,將中國由軍隊經營的軍工廠轉型成商業企業,王軍和賀平等人創立了保利公司,據美國陸軍軍事學院戰略研究所報告顯示,保利通過販賣武器給伊朗、緬甸和巴基斯坦,很快就賺取了數億美元的利潤。

王軍的哥哥王兵,跟王軍一樣,先在軍隊任職,後進入中信。王軍以中信總公司副總經理名義兼任中信公司深圳公司董事長時,王兵與吳小蘭(葉選平之妻)一度擔任過中信副董事長。1983年3月,中信公司、中國海洋航空公司、中國直升機公司、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等,合股成立了中國海洋直升飛機公司(簡稱中海直),不久王兵接任了該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當時中海直的真正財路不是靠飛機,而是靠倒賣。那時大陸形容倒買倒賣的皮包公司是「除了飛機大炮,樣樣都做」,而王兵的公司卻是「包括飛機大炮,樣樣都做」,言下之意是從事各種非法軍火貿易。

那時王軍是深圳中信公司的頭,深圳中信公司也被稱為「深圳王家鋪子」,因為這個國營企業已經成為王震家族的私家店了。那時王軍的弟弟王之,也從電子部那裡拿到30萬人民幣開發個人電腦,他與比爾.蓋茨合作,開發視窗軟件中文版,成立了長城計算機公司。

當時深圳地方官員也看不慣王家的猖狂,有關部門也曾想摸摸「老虎屁股」,但尚未下手,王震便到了深圳,把當地政要罵得狗血淋頭,他們本想清查王兵的打算也就再不敢有了。

王震不認兒子?不可能的事!

2012年12月26日,美國彭博新聞社發表文章,對鄧小平時代中共「八大元老」的後裔中的103人的財富情況進行了追蹤調查,通過上萬字的文字報導和動漫圖表,揭示了他們的財富與父輩權力之間,以及他們彼此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文中有段描述說:

1990年王震將軍躺在北京一家軍醫院的病床上對一位前來探望他的訪客說:他感覺自己被背叛了。幾十年前他曾經冒著生命危險,為一個人人平等的無產階級烏托邦戰鬥,他是共產中國的革命元老之一。但其曾高舉的共產主義的理想卻被他崇尚資本主義的子女們徹底毀掉了。王震告訴來訪的客人:他們是「一群王八蛋」、「我不承認他們是我兒子」。

於是很多人解讀為「王震死前不認兒子」,但自由亞洲電臺報導說,這絕對是錯誤解讀,「因為當年無論是在八老們的相互之間還是他們家族裡的子子孫孫們,誰都知道自吹是共產黨內唯一一個敢於帶槍直闖老毛後宮而且竟然能被恩准,也曾被毛澤東半是誇讚半是嘲諷地稱之為『流氓無產者』的王震,在整個鄧小平時代裡無論是為自己謀官還是為子女謀利,是最貪得無厭,最赤裸裸的一個。」

文章引述當年曾長期接觸中共高層吳江的話揭露說,在中共取得政權後,王震的名言就是「老子打天下,老子就得坐天下」,對特權毫不相讓。據《中共太子黨》一書記載:1989年初王震就在深圳當面訓斥企圖審查他兒子經商問題的地方官員,怒氣沖沖地威脅說:「你們知道不知道,老子的兒子當過兵,文革中坐過牢,(審查我兒子)你們也敢?」

自由亞洲電臺解讀說,「至於彭博新聞社中引述的『一群王八蛋』這句罵人話,倒真是出自王震之口,但被罵的對象不是他自己的兒子們,而是當時以方勵之為代表的『資產階級自由化知識分子』。」不過也有人解讀說,不排除王震臨死前良心發現,不過該挨罵的不光是中共太子黨,更包括王震、鄧小平、陳雲這幫利用革命給自己後代謀特權的中共高官們。

王家與鄧小平家庭的「鐵關係」

王軍頭上有兩個著名的頭銜:中國兩大賺錢的國營企業:中信集團與保利集團的董事長,可以說王軍是中國少見的「官場、商場通吃」的通天人物。這裡面有王震的因素,但還有鄧小平的因素。

1993年王震死後,自稱是王震乾女兒的鄧小平三公主鄧榕,以毛毛的筆名在《人民日報》上以整版篇幅發表紀念文章〈緬懷鬍子叔叔〉。當時一位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工作的人士私下諷刺說:鄧毛毛的這篇文章,與其說是為死去的王震本人樹碑立傳,不如說是為活著的王震子女鋪路搭橋。鄧榕在文章裡將王家三兄弟恨不能形容成西方文學史上著名的「三劍客」,說王兵、王軍、王之三人「個個有膽有識,在朋友中口碑甚佳」。

所謂有膽有識的證據就是在鄧小平兩次被打倒的那段日子裡,王震曾派這三個兒子給鄧小平送過口信。文章說,王震的公子王軍在鄧小平二次復出前夜,曾對鄧榕開玩笑說:「我們這麼樣冒著風險為你爸爸通風報信,等你爸爸出來後,我們也得要個一官半職的呀。」鄧榕回家向父親轉述,鄧小平笑著說:「可以,可以,現在要什麼都可以。」

於是1978年鄧小平掌握中共實際領導權後,立刻提出讓王震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徵詢胡耀邦意見時,胡表示王震的個人作風實在令人不敢恭維,考慮到中央決策機構的嚴肅性,此人不易進決策層。再者,當時在世的許多軍隊元老都比王震軍銜高,好幾個大將都還在世,這樣安排恐怕不太合適。但鄧小平堅持這樣安排,胡耀邦自然被王震恨之入骨。

1985年,王震雖然在政治局內不再佔有位置,但又被鄧小平安排了一屆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1988年,王震向鄧小平伸手要了一個體面風光的國家副主席職務,直到去世前夕。1993年,王震死前與鄧小平商定,要把其國家副主席職位交給黨外人士榮毅仁去坐,但交換條件就是榮毅仁完全退出由他親手創辦的中信公司,而把總經理的位置傳給王軍。由此可見,王震處心積慮地為自己的兒子撈權勢,他死前不認兒子的話真的是誤傳了。

鄧小平時代中共「八大元老」中,王震是為己謀官圖利最貪得無厭的一個。圖為1984年王震(中排右三)與鄧小平(中排左三)、楊尚昆(中排左二)與中國南海艦隊海軍軍官在一祕密地點。(AFP)
鄧小平時代中共「八大元老」中,王震是為己謀官圖利最貪得無厭的一個。圖為1984年王震(中排右三)與鄧小平(中排左三)、楊尚昆(中排左二)與中國南海艦隊海軍軍官在一祕密地點。(AFP)

鄧榕在《人民日報》上的文章還毫不隱晦地說:「我和王家三兄弟,便成了無話不談,無事不商,困難之時甚至可以兩肋插刀的莫逆之交。」「鬍子叔叔的事,就是我們自己家的事。」毛澤東死前幾年,主要靠張玉鳳從他喉嚨中的濃痰和嘟噥聲中破譯他的「高瞻遠矚」,然後靠其侄兒毛遠新「傳旨」,鄧小平晚年也處於這種狀態,而鄧的小女兒鄧榕就是當年張玉鳳和毛遠新的結合體。北京一位官員抱怨說:「鄧小平說的話就是政策,可是我們聽到的政策都是從鄧榕那來的。」鄧榕被稱為當時中國最有權力的女人。

鄧榕為何要公開挺王家兄弟呢?原來鄧榕的丈夫賀平就在王軍的保利集團。當時鄧小平還在世,鄧三公主如此放話,江澤民等人哪敢怠慢?於是善於撈錢的王軍又於1995年被中組部任命為中信董事長(正部長級)職務,總經理職務則交給了他此前親自從石油系統調至自己門下,曾經擔任過宋任窮的祕書的另一位太子黨秦曉。

據彭博社報導,如今光王震兒子王軍、鄧小平女婿賀平、陳雲的兒子陳元三人領導和運營的公司2011年的總市值為1.6萬億美元,相當於中國年度經濟產出的五分之一強。

王軍領銜「營救薄熙來」

王軍不但和鄧小平家族關係很鐵,他與江澤民、李鵬等人的關係也很好,因為1989年「六四」之後江澤民能上臺,也算有王震的「功勞」,王震和陳雲是帶頭提出要用武力鎮壓學生的元兇之一。1994年6月,江澤民在保利成立十週年之際,還題詞:「團結奮進,辦好保利」。李鵬、李嵐清、劉華清等也隨後題詞。2002年5月9日,江澤民還參觀了保利集團參股的上海海洋水族館,並簽名留念。陪同者有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黃菊、上海市長陳良宇等人。王軍對江派很多人物關係密切。

2012年2月,王立軍、薄熙來事件爆發,多家媒體報導了王軍積極參與「營救薄熙來」的活動。據說,王軍和中共元老、新四軍彭雪楓將軍之子彭小楓,「聯袂領銜營救薄熙來,向高層施壓」,要求「正確處理薄熙來問題」。

有消息人士透露,自2012年3月開始,劉源、王軍等太子黨及其幕僚多次在銀行業的私人會所組織祕密聚會,根據收集、整理的關於習近平、溫家寶的黑材料商討對策,以及如何將這些材料向媒體曝光。為了保密,所有參加會議的人員手機在門口就被服務人員收起來。

於是不久人們就看到彭博社和《紐約時報》發表的關於習近平家族和溫家寶家族貪腐多少億美金的報導。這背後有周永康、曾慶紅的參與,但也有王軍等人的謀劃。

中共太子黨作為一個朋黨之黨,而非政黨之黨,一般認為可分為兩派,一是支持民主、改革和自由的偏右太子黨,代表人物有政界的俞正聲、王岐山,軍界的劉亞洲、張又俠,學界的胡德平、趙雁南等等。二是打著毛澤東旗幟,喜歡折騰,對外主張強硬,對內主張以暴制暴的造反有理派,他們的代表人物有政界的薄熙來、軍界的張海陽,商界的王軍等。

習近平的立場原來不夠鮮明,但後來習站在了偏右太子黨和改革派這邊,於是在2012年11月4日,大陸傳出消息說,薄熙來在獄中態度蠻橫,一度以絕食抗議,中南海很惱火,於是開始調查三大「太子黨」劉源、王軍和薄熙成,指三人涉捲入薄熙來政變密謀,隨後薄熙成被控制,王軍和劉源仍有「有限度自由」,但被全天候監視。

王軍欲在新疆打造獨立王國?

《財經時報》2007年7月在題為〈中信原董事長王軍復出 建新公司50億投入新疆〉中稱,一家名為「中國天然」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的企業,在新疆大展身手,據當地媒體報導,這家公司近期宣佈在新疆大舉投資,計畫投入高達約50億元人民幣。這個「大買家」背後,正是中信集團第三任董事長王軍。此番再次出現在資本市場上。眼下,他的投資目標,瞄準內地煤化工、煤電、銀行、房地產等項目。中國天然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註冊於英屬維爾京群島,並以香港為核心開展業務。公司主要股東為中國保利集團(國資直屬中央大型企業)屬下的保利投資有限公司以及美國投資基金保盛豐(PEM Group)。

大陸有評論說,「我們知道,王軍在2006年退休之前一直是國家幹部,按他正常的收入匡算,我們可以推算出他的個人財富。在2006年時,王軍宣佈退休,並對媒體稱『退休後將做草坪師』,但僅僅一年時間,他就以掌控數十億巨資的豪富身份現身,變身之速,令人驚嘆。」

《財經時報》還稱,「中國天然身為港資,卻能控股烏魯木齊市商業銀行,這是中國天然拓展計畫中的懸疑之一。另外,該銀行向新疆廣彙集團出售近10%股份,後又向巴基斯坦哈比蔔銀行轉讓近20%股份,中國天然如若控股,股份從何而來,也耐人尋味。」

等到了2009年,《華爾街日報》撰文稱,「中信前董事長王軍美國投資夥伴捲入騙局門」,原來與王軍一起在新疆開公司的保盛豐老闆彭日成(Danny Pang),其學歷和他聲稱曾效力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工作經歷都無法得到證實,而一位被解僱的保盛豐前總裁表示,保盛豐有部門捲入了一個龐氏騙局。2007年彭日成曾對他說,保盛豐對新疆礦業投資的預期收益可能可以幫助公司走出深陷的龐氏騙局。

有人擔心中信是否被保盛豐的龐氏騙局所騙,其實這是王軍故意設下的圈套:他名義上利用保盛豐來投資新疆,其實那幾十億投資都是王軍自己的錢,通過倒賣軍火或中信投資得來的黑錢,這下通過與保盛豐的合資把錢洗白了,但更關鍵的是,王軍想在新疆建立自己的獨立王國,就像薄熙來說的那樣:「北京要是逼急了,我們另立山頭,自己搞武裝政變。」而王軍在新疆搞的這些實業,換個角度看,不正好為政變做準備嗎?哪知美夢剛做了一半,就被王立軍給叫醒了。◇

本文轉自314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欄目
想提前看到新紀元更多精彩文章嗎?請訪問新紀元周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3-02-24 8: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