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涉梁振英黑幫暴襲市民 全城聲討

青關會暴力毆打為法輪功仗義執言的陳先生後,香港支聯會、職工盟、保衛香港自由聯盟、社民連、公民黨、民主黨、街工、工黨、新民主同盟、公共專業聯盟及民協等11個泛民主派團體招開記者會公開呼籲,當日遇襲的市民陳先生勇敢現身,講述青關會暴力毆打經過。(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6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李真香港報道)日前在旺角街頭發生懷疑香港青年關愛協會(青關會)成員暴力毆打市民事件,引發全城關注。多個泛民主派團體昨日(12日)聯合聲討暴行,並批評警方一直縱容這類親北京組織肆無忌憚地侵擾法輪功和泛民團體,試圖造成寒蟬效應,破壞港人的言論自由。

雙目仍然瘀黑的陳先生脫下帽子,可以看到頭部明顯的傷痕。(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雙目仍然瘀黑的陳先生脫下帽子,可以看到頭部明顯的傷痕。(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有議員質疑這類黑幫暴力與行政長官梁振英有關,也有專家指出,只要中共政權一天存在,香港的政治將不可避免黑道化。

記者會由支聯會、職工盟、保衛香港自由聯盟、社民連、公民黨、民主黨、街工、工黨、新民主同盟、公共專業聯盟及民協等11個泛民主派團體發起,當日遇襲的市民陳先生亦勇敢現身,講述事件經過。

李卓人:警縱容暴力損法治

各團體都強烈譴責暴力行為。支聯會主席、立法會議員李卓人質疑事發至今已超過一星期,警方仍未有調查結果。「光天化日之下打人事件竟然一個禮拜拉(抓)不到人,是否警方有縱容暴力嫌疑,令大家以後不敢出聲,香港言論自由岌岌可危。每一次他們用暴力,他們就沒事,現在我懷疑是不是警方當他們是國保編制的一部份,這一連串的事件,令我們很憂慮香港的法治方面失色,變成給警方縱容下沒有法治。」

6日晚上,為法輪功仗義執言的陳先生遭暴徒毆打得頭破血流的情況。(網絡圖片)
6日晚上,為法輪功仗義執言的陳先生遭暴徒毆打得頭破血流的情況。(網絡圖片)

而且,陳先生是受害人,結果竟然被警方拉去警署錄口供,而不是第一時間到現場搜證,令人匪夷所思。李卓人表示,已向警方提供資料,並計劃向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要求跟進。

民主黨副主席蔡耀昌強烈譴責青關會的暴行,要求警方盡快將凶徒繩之以法。他質疑這類組織不但親政府,甚至是親北京的,並批評警方一直縱容「愛」字頭的親北京團體,擔心這類挑釁行徑會出現在佔領中環運動中。

他說:「早幾日梁振英說和平佔中行動不可能和平,因為有人會走來挑釁,甚至可能對和平參與者施加暴力。梁振英已經知道,甚至現在繼續縱容有關人士讓他們日後的行動更加可行、更合理化,甚至令香港人都覺得習以為常。」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直斥這次襲擊是黑社會行徑。「今次真的不同,簡直是黑社會的做法,你幾個人有武器,是摺凳。非常諷刺的是摺凳,摺凳很多人將它跟梁振英掛勾,他自己說要拿張摺凳出來聽大家的意見,希望他今日也聽到我們對暴力的控訴。」

社民連副主席吳文遠要求警務處長曾偉雄公開交代事件。「你見到,西洋菜街發生鏹水暴徒之後4年來都有警車長駐街上,到現在警車仍在,說要維持治安。上面有天眼(高空閉路電視),那麼多警力。現在幾個人用摺凳打一個手無寸鐵的市民,如果警方不盡快緝凶,曾偉雄不站出來交代的話,我只可以說香港有普通市民被人打死,遲早有一日會發生。」

警方一再偏袒 凶徒變本加厲

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認為,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就是要梁振英轉變態度,「因為特區政府本身都不斷容許它的部門,特別是警方在過去一直以來一而再、再而三,對這些暴力行為偏袒,至今日現狀凶徒變本加厲,我們見到這些團體在早期不斷去挑釁法輪功,出現警方偏袒的現象,反而倒過來檢控法輪功,將是非黑白顛倒去縱容,但整個特區政府視若無睹,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縱容。這些凶徒又怎不會再接再厲或更加嚴峻地挑釁我們呢?」他要求梁振英返港後一定要公開譴責暴行,否則無法保障港人的言論自由。

特首有江湖聯繫 議員盼真相曝光

工黨的何秀蘭議員說:「今次相當專業的一種刑事襲擊,近乎黑道行為,我們更擔心這與梁振英政府在未上場時已經跟社團人物聯絡而被質疑有關聯,究竟後面還有甚麼有系統的行動大家未知道。我希望知情人士出來舉報,告訴可信的傳媒;我希望知情人士把事情告訴可信的議員黨派知道,將這些真相公諸於世。警方一方面用白色恐怖,政府用它來維穩。」

她指出,警方有很多線索可以查到真凶,「既然已經那麼多天,那麼多目擊證人甚至有眼鏡可以驗DNA,我看不到為何警隊那麼久仍未拉到人,我希望全民一整提供證據,亦把他們知道的事舉報出來。」

當日遇襲的市民陳先生則說,6日下午6點前,他抵達旺角行人專用區,準備參加由支聯會等團體舉辦的李旺陽悼念會時,途經法輪功學員的真相點,看到三、四個男人舉起一條很長的橫幅,剛好遮住整個法輪功攤位,當時攤位上一位約40歲的婦女沒有出聲。

他基於正義感,看不過眼,於是走過去按下橫幅,結果遭對方用粗口辱罵。陳先生質問對方為何不讓他拿法輪功的資料,結果一名青關會成員用力撞他,令到他撞到桌子,「有3至4個他們(指青關會)的人,因他們穿制服肯定是他們的人,就前後左右包圍住我,中間基本上跟我身體距離一寸,好有挑釁性和恐嚇性,其中一個懷疑是他們主腦,無穿制服,穿灰綠的,一邊用粗口挑釁我,引我打架,說:你打我吧,打我吧!」

仗義罵青關會 市民隨即遇襲

畫面中身穿黑衣者(右)是青關會頭目林國安,正在與市民爭論。(網絡圖片)
畫面中身穿黑衣者(右)是青關會頭目林國安,正在與市民爭論。(網絡圖片)

當時法輪功學員勸他離開,他想自己沒做錯事為何要走,其間與青關會人員再發生拉扯。法輪功學員再次勸他離開,說青關會有十多人會打他的,後來他就離開了。約6點40分他再次折返回來,見到有其他市民罵青關會成員,也走上前去一起罵。其後因有人報警,警方將雙方隔開,「一般市民就繼續罵他們說他們不對,是漢奸,影響香港、亂港。」

擾攘一段時間後,青關會成員開始收拾東西離開,陳先生見悼念李旺陽活動尚未開始,便到附近逛一下。當時約7點,他向豉油街方向走去,接著轉進女人街(通菜街),「剛走進去不夠10至20步,我的頭被重擊了一下,我第一個反應,立即轉身看甚麼事,已經見到一個中國籍男人穿著白T恤,平頭裝,拿著張摺凳繼續向我攻擊。我另外見到一人拿摺凳,另外約2至3個人手拿東西,同一時間沒講任何話,不停地向我攻擊,主要向我頭部。」當時他一直向後退,試圖保護自己,情況很混亂,期間他後退失足撞開門跌入一間食肆。

他說,幸好自己當時還很清醒,趕快拿起一張摺凳保護自己,接著找自己的眼鏡,又返回行人區打電話報警,旁邊也有7、8名途人幫忙報警,幫他敷傷。他之後在醫院裏住了幾天,頭部縫了幾針,警方重案組也找他錄口供。

極端暴力 挑戰香港法治

陳先生直斥青關會徒眾的暴力行為,「極端暴力,都是集中向我頭部攻擊,絕不是拳頭架那麼簡單,拿武器不作聲在我背後無任何警告之下,集中向我頭部攻擊,這些已不是政治團體,是暴力團體。他們向香港政府法治挑戰,向警方挑戰,向市民挑戰,而非政治問題那麼簡單。」

在記者會上,陳先生向傳媒展示傷勢。他透露自己是生意人,並坦言事後很擔心對方會報復,傷害自己的家人。

北京專制令港政治黑道化

針對旺角發生青關會襲擊市民事件,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對本報表示,類似這樣的刑事攻擊案件其實非常簡單,對警方破案也並不複雜,而香港警方的拖延態度,只能說明這種黑幫行為有「政府背景」。事實上,這樣的事情在中國大陸非常普遍,因此不能不讓人想到香港政治大陸化的問題。「作為香港政府行政長官,梁振英本人是否和黑道有關係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北京的專制體制存在,香港的政治就不可避免黑道化。」

他說,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是孤立的,任何人受到不公的壓迫,遲早都會延伸到所有人身上。從青關會的問題上可以看到,法輪功在香港的存在,關係到香港自由體制是否能存在的問題。

另一方面,以梁振英具有江澤民派背景,在江派勢力消亡的過程中,扮演這樣一個走狗的丑角,無疑是政治上的自殺行為。這同時也證明一件事情,香港已經不可能孤立於中國大陸政治之外,「香港真正的民主自由,必須建基於整個中國的民主自由之上,否則一切都是水中月鏡中花。」◇
[[7]]

6日晚上,為法輪功仗義執言的陳先生遭暴徒毆打得頭破血流的情況。(網絡圖片)
6日晚上,為法輪功仗義執言的陳先生遭暴徒毆打得頭破血流的情況。(網絡圖片)

6日晚上,為法輪功仗義執言的陳先生遭暴徒毆打得頭破血流的情況。(網絡圖片)
6日晚上,為法輪功仗義執言的陳先生遭暴徒毆打得頭破血流的情況。(網絡圖片)

[[11]]
受害人陳先生最後竟遭警方錄口供(網絡圖片)
受害人陳先生最後竟遭警方錄口供(網絡圖片)

評論
2013-06-14 12: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