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趙紫陽秘書鮑彤:薄熙來案 審判還是做戲?

鮑彤

人氣: 6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8月22日訊】明天8月22日也許是一個重要的日子。薄熙來案之所以舉世矚目,與其說在「判」的結果,不如說在「審」的過程。

因為這個案子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而這裡的司法制度歷來聲名狼藉。在這個有中國特色的國度裡,公正的法官和公正的律師,必有被邊緣化的經歷,即使是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董必武本人也在所難免,儘管他是中共發起人之一,從1957年起,他就因為主張黨不干預審判而靠邊站了。

法律屢戰屢敗,因為權力屢戰屢勝。法律是權力的奴僕和擺設。中共黨的第一代核心毛澤東以無法無天而洋洋自得,第二代核心鄧小平以反對三權分立而揚名於世。中國的案件,一旦涉及政治人物、政治因素、政治後果,法庭就是戲台,審判只能演戲,一切以黨的面子或裡子為轉移,再無合法與非法可言。

別人不可能貶低法庭。做中共黨的馴服工具是各級法庭存在的條件。胡耀邦在大約三年時間內主持和推動平反了數以百萬計的冤假錯案,這個數目就足以證明中國司法制度已經糜爛到了甚麼程度了。有鑒於此,趙紫陽主政期間,中共中央要求自己和各級黨委不再審理案件。可惜人亡政息,此後又是源源不斷的新冤假錯案,連胡趙本人也成了冤案的犧牲品——只是由於存在著不可克服的困難,鄧小平對他們二人沒有動用司法工具。

中共中央直接操辦的對政治局委員的審判,上世紀八十年代有,九十年代有,本世紀初也有。對「四人幫」的審判,創造了把四個「惡魔」和一個「救星」全面切割的獨特經驗。對「林彪反革命集團」的審判,先驗地鐵板釘釘編好了林彪「要殺毛澤東」和「要叛國逃亡」兩個離奇的神話。對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進行了轉移目標式的審判,成功地壓制了被告人的申辯。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進行了避重就輕式的選擇性審判,使領導和罪犯皆大歡喜,而真正的受害者和他們委託的律師鄭恩寵先生卻被打敗了。

這些往事早已成為漁樵閒話。現在有了新領導,又一位政治局委員屆時將登上被告席。但願中國夢能使法的精神起死回生——也許能,也許不能,局外人只能拭目以待。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責任編輯:李平)

評論
2013-08-22 3: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