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闞神州:中共行株連之罪惡 肇殘民之禍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10月23日訊】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下午五點左右,山東勝利油田仙河鎮老年法輪功學員潘雲蘭、商玉君,去市場買菜。在回家的路上,因給便衣發放破網軟件,遭到仙河鎮新城派出所惡警搶劫綁架。她們被抓時,幸得發現及時,家人抓緊去要人,第二天,二人都得以回到家中。

雖然她們回家了,但惡人並沒有罷休,採用株連的方式,迫害潘雲蘭和她的兒子、女兒等親人,不讓兒女們上班,每人一個月僅發五百元錢的生活費,讓他們都呆在家裏看守著老太太,並且,每天都讓潘雲蘭、商玉君二位老人去仙河鎮新城派出所「報到」。給二位老人從精神上、生活上都帶來了很大傷害。

株連是古代社會一種非常嚴苛的刑罰制度,多見於暴政王朝的法律中,以現代法制精神看,株連是不文明,也是不人道的,所以,在西方民主國家中,早就把這種惡法制度淘汰了,特別是在現代文明社會中,株連因是嚴重侵犯人權的違法犯罪行為而受到人類的排斥抵制,但是中共惡黨卻一直大行其道。

特別是在清洗「階級敵人」的慘烈運動中,大興株連政策,有運動必株連,以株連催運動,每運動必禍國,每株連必殃民,荼毒生靈,殘民以懲。數番運動下來,中共清洗了所謂的階級敵人,練就了暴政殺人的機制,株連隨即成了內定的邪惡國策。

一九九九年夏,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便迫不及待的拿出株連政策,游離於法律之外,扣在法輪功學員身上,施於這場滅絕性運動中,從中央到地方,從城鎮到鄉村,人人必須表態過關,一級級的被株連,一級級的被要求「看好自己的門,管好自己的人」,系統的精密的分解株連到受害者本人工作生活、單位、學校、家庭、鄰居、同學、親朋好友,造成了人人受牽連、全民被株連的恐怖局面。

如: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地方政府要受處分;哪裏有傳單標語,所在地區「綜治」成績一票否決;不配合六一零調遣工作的單位,負責人要寫檢討;不積極推行中共迫害法輪功政策的單位,勸其負責人停職學習;堅持學煉法輪功的黨團幹部、公務員,直接雙開;仍然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其家庭成員要被取消上學、提幹、晉級、當兵、醫療、養老、辦低保等權利等等。

黑龍江呼瑪縣韓家園法輪功學員李雅茹的丈夫在升職局長時,上級以妻子修煉法輪大法為由,取消了他升職資格。後在李雅茹被非法庭審時,李雅茹工作單位呼瑪縣韓家園教委劉書記和李雅茹的丈夫,因為在開庭時,證明李雅茹工作出色,而受牽連被停職,後其丈夫在壓力面前,也被迫與她離婚。

大慶杜蒙縣五小教師何麗霞,先後三次被非法勞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又被警察綁架到看守所。何麗霞從醫院走脫,邪黨惡徒們就株連她的八位親人,當時她哥哥、弟弟、姐姐、表哥、表妹、兩個表姐、一個表姐夫都受牽連,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多日,最長的是她二弟被非法關押一個月,期間,他們被逼迫寫材料承認所謂「錯誤」,受到單位處分,並且幾年工資都不給漲。當時妹妹何麗華(法輪功學員)也因此被非法勞教一年。

山東龍口南山孟祥亮酒樓打工的法輪功學員鄭全花,因發真相資料遭誣告,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南山集團保衛處長隋信英,帶人闖到孟祥亮酒樓欲實施綁架,但鄭全花走脫,惡徒便株連到老闆孟祥亮,在惡徒宋作文的指使下,隋信英以所謂窩藏罪名,非法審問、恐嚇孟祥亮,並封查酒樓,將他趕出南山。

由於中共的株連政策建立在暴政謊言和利誘之上的,而且是被當作一項國策推出運行的,給被株連者造成重大壓力和心理恐怖,親人反目,夫妻離散,單位倒戈,朋友誣告的悲劇時常上演發生。

天津紅橋區李玉剛原就職於天津市國家安全局二十五處,是一級警督,主任科員。他在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晚被其單位劫持並非法拘禁兩個多月。這期間天津市國家安全局二十五處一直逼迫李玉剛辭職。李玉剛在妻子薄傑被紅橋分局非法關押、本人也被非法拘禁的雙重壓力下無奈辭職。李玉剛和妻子薄傑、姐姐李彥霞於二零一三年二月、七月分別被綁架,後遭非法庭審、判刑。

高振全是山東沂水縣沂新中學的教師。因到北京上訪,被沂水縣城南派出所申文峰(副所長)劫回,非法關押在沂水縣看守所三十天後回家。後被沂新中學校長黨寶修和副校長劉善飛,非法軟禁在學校洗腦迫害數月,黨寶修特意買了一根橡皮棍,把高振全的兩大腿內側、屁股打的黑紫腫脹。黨寶修在毒打高振全時常說的一句話是「我叫你上北京,我叫你毀我的前程,你要不上北京,我就能晉升副縣長,這下都叫你給毀了。」 工資也被黨寶修等人任意揮霍(惡徒黨寶修後因貪賄等被判刑遭報)。

蒙陰縣棉紡廠職工呂霞,多次被蒙陰縣「六一零」頭目類延成、房思敏、焦玉香、李健等劫持到罪惡的洗腦班,遭受毒打、謾罵、酷刑折磨、經濟勒索、非法勞教,常被毒打的渾身是傷,滿頭滿臉的是血,頭髮散亂,幾近奄奄一息,家人也受到威脅恐嚇。二零零四年六月份,呂霞等七名法輪功學員遭到泰安幾十名公安惡警野蠻綁架,遭受了酷刑摧殘和藥物迫害,後被枉判八年投進了濟南女子監獄,就在她最需要親人關愛的時候,她的丈夫卻懾於中共的淫威怕受到牽連提出離婚,另娶女人,女兒強判給了男方,導致她家庭離散,真是雪上加霜,難上加苦,而那時,她才是個年輕的母親。

賈旭日是沂南四中教師,迷信懼怕中共邪惡政權,縣「六一零」無理扣發了其母親的退休金,賈旭日不但不怨恨實施迫害的壞人,反而認賊作父助紂為虐,設計陷害親生母親黃君芳,配合縣「六一零」惡徒強行將黃君芳投進罪惡的臨沂洗腦班,直到把黃君芳迫害的精神失常。事後,賈旭日和其姐竟還請了縣「六一零」惡徒喝酒吃飯,以感謝解凍其母親的退休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賈旭日暴病而死。

寧夏靈武市一小副校長、教務主任、高級教師陸紅楓,二零零零年三月「兩會」期間,陸紅楓在上書人大呼籲停止對法輪功迫害的公開信上簽字,被市教育局停職,撤銷了其副校長職務。陸的丈夫秦玉煥是靈武市一建公司黨支部書記,為了自身政治前途不受影響,竟配合惡黨「轉化」迫害自己的妻子,將陸紅楓打出了家門,伙同靈武精神病院住院部主任董芸、護士陶志軍等人,將妻子強行綁架到靈武精神病院,進行了長達五十多天的滅絕人性的迫害。每天給她注射和灌食大劑量損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回家後,泯滅了人性良知的秦玉煥,繼續對她用藥物、精神和肉體折磨,致使陸紅楓生命衰竭,於二零零零年九月六日離開人世。

中共每每使用株連的目的,無非就是挑起一部份人鬥另一部份人,不擇手段搞亂時局,從而借刀殺人,挾民犯罪,達到群體滅絕。可悲的是,在一次次的整人運動中,那些本來可以懲惡揚善的政法警察充當了中共害人的工具,對養育他們的人民犯下大罪;那些自詡對社會有強烈責任感的知識份子,不敢言其聲而沒有了勇氣。於是,邪惡代替了善良,謊言佔有了真誠,懦弱擊垮了勇敢,中華民族正義、果敢、善良的精神不復存在,炎黃子孫賴以生存的傳統道德被西來黨文化破壞,這使得中共更加驕橫跋扈,不可一世。

一九九九年夏,中共突然發動迫害法輪功,它自以為憑舉國之力加上屢試皆爽的株連等政策,必定在短期內達到其邪惡目的,但中共低估了傳統道德和正法信仰的超然力量,十五年的正邪較量下來,中共潰敗塗地:官場權鬥激烈上演,官員逃竄自找後路,經濟泡沫裂變泛起,中華大地道德不存,法律潰為真空,群體事件此起彼伏,國際社會陣陣斥責,紅潮政權搖搖欲墜。這給中華民族徹底解體中共,重塑民族精神帶來了契機和希望。

但在巨變前夕,每一個炎黃子孫都應該反思反省這段中共強加的荒謬屈辱的歷史及中共給中華民族與人類帶來的巨大創傷和苦果,歸正被中共撕碎的純正思維和正統理念,摒棄仇恨麻木,凝聚良知善念,重塑民族精神,而要完成這一心靈回歸,就必須先從了解真相做起。

那麼,從哪裏獲得真相?要想當一個真正的中華兒女,就要誠心拜讀《九評共產黨》,退出中共邪惡組織,要想有一個正常人的思維和行為,就要打開《解體黨文化》,清洗身心被中共灌輸的迷藥,從新回到人類正常的社會工作生活中,要想走向美好的未來,就要真心了解真實的法輪功,感受創世主的慈悲救度。只有明白了這些真相,才能穩健的走向沒有共產惡黨的新紀元,只有了解了這些真相,才能穩妥的為中華民族找回陽光、尊嚴、新生的希望。

——轉自《明慧》

責任編輯:尚一

評論
2014-10-23 4: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