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安門母親對中共絕望 多地尋找六四難屬

2009年4月7日,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丁子霖在北京寓所接受採訪時哭訴兒子在六四事件中被打死冤情。(法新社圖片)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3月01日訊】(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喬龍)全國政協及人大會議召開前夕,北京天安門母親星期五發佈給「兩會」的公開信,公開信沒有再要求與當局展開對話及重新評價六四事件,而是表達對當局的徹底絕望,強調道義與良知。公開信披露,去年秋季天安門難屬群體分三路,從南到北尋訪六四遇難者家屬,成功找到第202位難屬。

兩會前夕,北京「天安門母親」群體星期五發佈致兩會的公開信稱,一年一度的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又要召開大會了,今年正好遇上「六四」鎮壓二十五週年。作為「六四」慘案的死難者親屬,將打起精神,拭目以待,看看這一屆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將有何作為,能否彌補以往的錯失,果斷地把「六四」問題提到大會討論;能不能作出決定並不要緊,大家議論紛紛就是一個進步。

公開信稱,在去年「兩會」期間,曾就如何解決「六四」問題提出這樣的疑問:「這是我們的一個希望,但願它不再成為一次絕望」。經反覆考量,作出了這樣的回答:「『希望』已漸漸消失,『絕望』正漸漸逼近。」

這份一千多字的公開信核心內容是「道義與良知」,但沒有一如以往提出訴求,以及要求與當局公開對話等。

對此,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星期五在北京住所告訴本台:「一年又一年地給他們說理,已經25年了,『兩代會』的代表,包括歷屆國家領導人,他們喪失的是道義和良知。我們失去了很多,但是我們用抗爭和努力,維護了人類的良知、道義,這些普世價值。我們面對親人的亡靈,到今天沒有討回這份公道,但是我們可以說,我們努力做到了這點,我們向世界展示了人類的普世價值。也是當年我們為之付出生命代價最珍貴的東西。」

丁子霖還說:「我們覺得真沒有必要跟他們再去論道理,對我們來說,在這個時候應該教訓他們,讓他們懂得什麼叫道義,什麼叫良知,如果連這點都不懂,還有什麼臉坐在人民大會堂。當然他們根本不是民選的,他們本來就是御用工具、橡皮圖章,在大陸的現實環境中,我們不去求他們什麼。」

公開信稱,在以往的二十四年中,天安門母親已先後尋訪到了202位「六四」死難者。但是隨著歲月的流逝,在我們這個母親群體中,至今已有35位同難者倒下了。他(她)們直到臨終仍然忘不了、放不下已先於他(她)們離去的被害親人。

丁子霖說,去年在成都找到了第202位遇難者家屬。

「第202位是民族大學三年級的學生,土家族,找到他家太困難了,這一次居然摸到他家裡,不久的將來,你們會看到一批受難者直接說出真相。」

77歲的丁字霖說,「天安門母親」去年到邊遠地區尋訪六四難友。

「現在天安門母親群體,也有一批比我們年輕的媽媽、一批遺孀站出來接替我們,去年秋天有五位比我們年輕的媽媽、基本上是遺孀,出發了(找難友)。就是為了『六四』25週年,其中一位叫尤維潔,她們遠到東北、內蒙、西到四川、重慶,南到兩廣,尋訪外地同命運的難友。」

參與尋訪六四難屬的尤維潔告訴記者:「我們分成三個小組,一組到東北、內蒙,還有兩組到到廣東、廣西、四川、河南、湖北、江西。這些在外地的難屬居住分散,看見我們去了以後,非常高興,就像見到自己的親人,這麼多年來,我們也沒有去看過他們。」

將成為「天安門母親群體」代言人的尤維潔說,有的家庭仍然生活在貧困之中,他們家徒四壁,其中一位母親已年過八旬。

「到一個家庭,她的兒子是人大的學生,也沒有參加什麼,走在路上就給打死了。還有一家人的孩子騎車在路上去找同學,穿了一件北大的背心,才19歲,就是因為有『北京大學』這四個字,成槍擊目標。我當時見他父母的時候,他說沒有想到我的孩子在北京會是這樣的遭遇。還有一家老人都是大學老師,他們的孩子18歲,是為了阻止軍隊進天安門廣場,打斷雙腿,也沒有搶救。」

二十四年前,在天安門附近失去年輕丈夫的尤維潔說,六四難屬心中的傷口難以癒合。

「25年了,他們經歷的內心創傷,根本沒有癒合,那一家老知識分子,把自己孩子的所有照片給別人保管,自己不敢看,尤其孩子的母親說,不能在家裡睡覺,一在家裡會觸景生情,想到自己的孩子。」

兩會之前,北京警方再度嚴控六四難屬,尤維潔說,當地警方已向她「打招呼」。

「昨天派出所和東城分局的來跟我說,他說你最近不會有什麼事情、要外出或者什麼鬧事?後來我說,作為一個公民,如果我舉一塊牌子到人民大會堂門前,說要求解決六四問題,這是我公民的權利,我沒有任何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這樣都不行。」

( 責編:李明)

評論
2014-03-01 11: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