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北省蠡縣部份610人員犯罪事實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3月24日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河北省保定市的一個小縣城蠡縣裏,眾多的鄉鎮、以至到村的大小官員參與了迫害法輪功學員,數以百計的法輪功學員遭受綁架、非法關押、經濟勒索等迫害。

所謂的「六一零辦公室」是中共江澤民一夥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下面是蠡縣部份「六一零」人員的犯罪事實:

(一)蠡縣第一任「六一零」頭子張春亮,從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三年年底,這四年多的時間是蠡縣迫害法輪功最邪惡最瘋狂的時期。在其脅迫下,公安、國保、各單位、各鄉鎮、派出所對法輪功學員跟蹤、蹲坑、監控、抄家、綁架、關押、勞教。幾年來被綁架、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就有八百餘人次。執法犯法、超期關押、濫用酷刑: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肆意辱罵、毆打、搧耳光、拳打腳踢、用鞭子抽、電棍電、暴曬、性騷擾、冷凍、罰站、罰跪、長期剝奪睡眠等等。有的被當場打昏過去;多人被打傷致殘;一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被非法判刑;二十六人被非法勞教;至少二十九人流離失所。

張春亮脅迫各單位、各鄉鎮、村多次大辦洗腦班,為逼學員轉化,竟採用諸多卑鄙無恥的流氓手段,如將男、女學員晝夜關在一間屋子裏,不許上廁所,不許睡覺,誰想解手必須罵師父、罵大法,否則不准解手。

暴斂濫罰,逢抓必罰,尤其對進京上訪者更是施以重罰,最高竟達三、四萬元,最低也得三千元,不交罰款長期關押。據不完全統計,僅張春亮把持的「六一零」敲詐法輪功學員的罰款就不下三十萬元,這筆鉅款都被他們私分或揮霍掉了。人們當時都注意到幾個「六一零」官員家裏各種電器、家具、擺設都面貌一新了。

同時,各鄉鎮及有關單位,爭相效仿,肆意敲詐。南莊鎮對法輪功學員一次敲詐就高達二十萬元。南莊鎮有大法學員二百多人,無一人倖免,哪怕只煉一天也得交五百元。辛興鎮也不甘落後,把學員騙到鎮上,不交罰款不放人,最後每人交了二千元才被放回家。城關鎮更是技高一籌,除每人必交罰款三千元外,還規定在鎮上呆一天須交五十元生活費(都是家人送飯)。其中一名法輪功學員,僅此一項就交了三千多元。

張春亮已被追查國際立案追查,編號: 17672 序號:170
同時,張春亮也已登上《法網恢恢》惡人榜,編號為:50062

(二)第二任「六一零」頭子王建英,也不遺餘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其邪惡與貪婪不亞於他的前任。他操縱指揮公安、國保、鄉鎮派出所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僅二零零五年一年就綁架法輪功學員八人,其中四人被非法勞教;二人關進洗腦班;二人流離失所。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六日,王建英設圈套,假意聽王平均講真相,指使田利輝打電話叫來保定勞教所人員,把前去要工資的花甲老人王平均再一次投入保定勞教所。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五日左右,王建英指使公安、國保,將貼「法輪大法好」條幅的趙郭非法抓捕。酷刑折磨後,非法送進高陽勞教所。但因趙郭傷勢嚴重,勞教所拒收,王建英又將趙郭押回蠡縣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日,在王建英的幕後操縱下,蠡縣郭丹鄉政府、郭丹鄉派出所、和武家營村委會把武家營村法輪功學員趙郭綁架到保定洗腦班。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王建英又秘密將他轉到了保定勞教所繼續迫害。

二零零五年六月,蠡縣公安抓法輪功學員解阿麗撲了空,王建英指令國保將她的丈夫(不煉功)抓進公安局審問,曾揚言要判解阿麗的丈夫勞教,迫使解阿麗長期流離失所。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二日,崔小改因張貼真相資料遭惡人舉報,王建英指使林堡派出所所長王傑英帶人對其綁架、抄家。崔小改正念走脫,被迫長期流離失所兩年多。其心愛的女兒結婚都不敢回家。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日早晨四點鐘,王建英又指使小陳鄉派出所惡警翻牆進院,沒出示任何證據,就把王素梅從炕上拽下來,連拉帶扯把王素梅弄上車,直接劫持到了保定洗腦班。

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法輪功學員崔雄發在高碑店市被綁架。王建英指使王軍昌把崔雄發非法送進保定勞教所。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九日,法輪功學員閻小格在菜市場散發大法資料,遭國保大隊副隊長李淑娟誣告,閻小格被綁架後被非法送往高陽看守所遭受吊銬、老虎凳等酷刑折磨。之後又非法送保定勞教所勞教一年。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二日,朱彥芳在本村張貼真相標語時遭惡人誣告,王建英指使林堡鄉派出所等將她綁架,遭惡警劉文力、王軍昌、李淑娟等人非法審問後,送到市公安局,後又轉往高陽看守所迫害一個月,期間惡警曾用老虎凳折磨她一天一夜。

二零零五年年底,六一零副頭目徐永剛透露:「建英說:要過年了,手頭緊,只要抓住煉法輪功的,家裏不拿錢就不放人。」王建英還對水泵廠廠長說:「大法學員朱小佔的退休工資不能發,我要扣他兩萬元錢做費用。」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早上五點多,王建英指使公安國保及六一零人員開著三輛警車圍住了蠡吾鎮新鄉村法輪功學員朱小佔的家,他們翻牆而入,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就把朱小佔的家翻了個底朝天,見到值錢的東西就搶。並把法輪功學員朱小佔強行推上車,直接送到保定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王建英指使國保大隊王軍昌、李淑娟等綁架了講真相、救眾生的小陳鄉大埝村法輪功學員郭俊姑和崔小五。她倆都是六十來歲的老年婦女。王建英欲敲詐錢財,因而恐嚇郭俊姑和崔小五的家人說:「關押期限到了,你們是拿錢保人呢?還是送勞教?」家裏人一聽就急了,趕緊東拼西湊,郭俊姑家拿了八千元,崔小五家拿了六千元「贖金」(要每人拿一萬元)。王建英把一萬四千元巨額贖金騙到手後,又把兩個法輪功學員非法送勞教。崔小五經體檢,身體不合格,被放回,郭俊姑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七年四月份,王建英又綁架了因去檢察院訴說冤情的法輪功學員趙麗梅。

王建英已被追查國際立案追查,編號:18150 序號:1768
同時也已登上《法網恢恢》惡人榜,編號為:54776

(三)牛海峰:原六一零副頭目。迫害初期,牛海峰緊跟江氏犯罪集團,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對進京上訪者無一例外的施以重罰,少則三千,多則一萬,更甚者三、四萬。他本人又是負責收款者,極盡了敲詐勒索之能事。由於迫害有功被邪黨提拔成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開始牛海峰親自綁架的第一個法輪功學員便是在縣法院工作的陳文輝,以致造成陳文輝在縣看守所遭受酷刑折磨並被非法勞教。至今未恢復工作,仍流離失所。一個靠貸款才讀完大學的窮人家的女孩子,生活剛剛有了點轉機,就這樣被毀了前程。

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牛海峰和陳貴星綁架了劉玉環等八名去北京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並非法把她們關押在看守所達一個多月之久,其間牛海峰多次參與非法審訊。還對每人重罰一萬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牛海峰伙同陳貴星用欺騙的手段將崔小先綁架到蠡縣招待所洗腦班迫害十四天。期間不准隨便走動,上廁所有人跟、吃飯有人跟,晝夜派人看守,並強迫付招待所飯費、住宿費三千六百元(包括看守他的人的飯費),還勒索罰款一萬元。

二零零零年,牛海峰、陳貴星三天兩頭到崔小先家騷擾,其目的是抓崔小先。一進家就亂翻亂砸,衣服、被子扔滿地,風箱被砸爛,鍋爐被推倒;電話也被監聽;大門口每晚都有人蹲坑,單位也派人監視,搞的家人整天提心吊膽,簡直沒法生活。九十多歲的婆婆聽見大門一響,就嚇得尿褲子,大兒子從小膽子就小,身體又弱,見惡人進門亂翻亂搶,見甚麼拿甚麼,經不起這樣的打擊,嚇得抽風,又沒人照料,不久便悲憤離世。

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法輪功學員王從敏去北京證實大法,被縣「六一零」牛海峰等人抓回,關進縣看守所。因煉功遭惡警郭軍來威脅和多次毆打,並被銬掛在門上。還被戴上手銬和腳鐐,還將手銬和腳鐐連在一起,使人無法站立,這樣被迫害了兩天,經絕食抗爭才打開,因絕食還遭惡人野蠻灌食。期間她的家人四處托關係,請客、送禮花去七、八千元才放人。遭非法關押八個月。

二零零一年夏天,牛海峰帶人突然闖入宋雁霜家中,強行把她帶到「八里莊洗腦班」,她質問這些人「我做錯了甚麼?你們為甚麼這樣做?出了事誰負責?」朱國玉大吼:「把她帶走,出了事我負責。」拉扯中,宋雁霜摔倒在地,腿被劃了。在洗腦班裏關了十天後,她被勒索了五千元錢後才放人。

牛海峰已被追查國際立案追查,編號: 17673 序號:1707
同時也已登上《法網恢恢》惡人榜,編號為:50063

(四)徐永剛,六一零副頭目。此人卑鄙、惡毒,他忠實指行江氏集團的迫害政策,瘋狂迫害法輪功。

法輪功學員王平均被中共邪黨無端開除公職並非法勞教,回家後生活無著,多次到六一零要他的工資,被徐永剛屢次耍弄、嘲笑,王平均當面與以斥責,使徐惱羞成怒。之後便多次攛掇王建英、寧洪茂,使其對王平均施加迫害。同時幾次給保定勞教所打電話。不久便演出了下面的一場戲。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六日上午,王平均在王建英(六一零頭子)辦公室裏,寧洪茂假意問他有甚麼要求,王建英故意坐在他外邊堵著門,假意聽他講真相,此時又進來三條大漢立在門一邊,田利輝進進出出不時的打著電話,還在王建英耳朵邊悄悄耳語,事後才明白田利輝打電話是在問保定勞教所的人走到哪了,就這樣王平均又被綁架到保定勞教所。在保定勞教所。王平均又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被家人接回。

王軍昌等人綁架了崔小先、崔樹美、馮文珍之後,徐永剛想藉此往上爬,便和王軍昌一起製造了一個個假證,製造了假搜查證、假抄家見證人、假舉報人、假抄家清單、假詢問筆錄等,尤其更卑鄙、無恥的是他還親自充當抄家見證人:國保大隊在非法抄她們三家時,見證人卻是110副頭目郭輝、六一零副頭目徐永剛和六一零人員崔新軍。他們三個即是指揮並參與抓人的,又來充當抄家見證人。再一次凸顯了中共邪黨的流氓本性。徐永剛對枉判法輪功學員崔小先、崔樹美、馮文珍負有直接責任。

徐永剛任六一零副頭目以來,不遺餘力的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擅自闖民宅,隨意抄家抓人。他們的目的是甚麼呢? 據縣委一人士反應,徐永剛曾講:「王建英說,要過年了,手頭緊,只要抓住煉功的,家裏不拿錢就不放人。」

徐永剛等人先後將法輪功學員王平軍、趙郭和閻小格、郭俊姑、崔小五、趙麗梅非法勞教。

從一九九九到二零零二年,徐永剛多次到土地局施壓,要土地局領導對法輪功學員張霞嚴加看管並加大迫害力度。

僅二零零五年一年中,蠡縣就有八名法輪功學員遭到六一零徐永剛和王建英的迫害,他們是:趙郭、閻小格、王素梅、楊建廠、朱豔芳、崔小改、解阿麗、朱小佔。解阿麗和崔小改被徐永剛等人迫害的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五年,徐永剛沒有抓到法輪功學員解阿麗,就把她的丈夫(不煉功)抓進公安局審問,他曾堅持要判解阿麗的丈夫勞教。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一日,蠡縣城關王莊村殘疾人法輪功學員鄭榮昌被綁架到保定小白樓洗腦班,徐永剛甚至親自到保定威脅鄭榮昌說:「你反黨!你有精神病樣,我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八日,蠡縣六一零和新興鎮的人又到胡村法輪功學員大佗家,妄圖綁架大佗。

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六一零」惡人又伙同國保大隊綁架了小陳鄉大埝村法輪功學員郭俊姑和崔小五,倆人被勒索了一萬四千元保釋金後又被非法送勞教,郭俊姑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又誘騙、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崔雄發,並恐嚇家人不許聲張,並很快將崔雄發勞教一年。

二零零七年四月六日,蠡縣「六一零」王建英、徐永剛、田麗輝伙同國保大隊王軍昌等人將趙麗梅從單位綁架。惡人把趙麗梅的手從身後背銬上,長達幾個小時,由於手銬很緊,雙手腕都被勒破,幾個月後還有疤痕。右手大拇指麻木了幾個月,醫生說是神經受損害了。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蠡縣邪黨人員在十二月二十四日開庭非法審理崔小先,馮文珍,崔樹美的案子。「六一零」頭目張躍賢,副頭目徐永剛,田利輝等人守在法院門口。徐永剛一直在前後溜達,盯著法輪功學員。還有人給法院門口的法輪功學員和家屬錄像。

一到節假日,徐永剛還威脅法輪功學員家人,說是他在保護法輪功學員,想藉機敲詐法輪功學員錢財,致使法輪功學員的家人日夜驚恐不安。法輪功學員給徐永剛家附近貼的真相資料,徐永剛都撕掉。

徐永剛,六一零副頭目。已被追查國際立案追查,編號: 6489 序號:198

(五)張躍賢當上蠡縣六一零頭目之後,在蠡縣各鄉鎮、村、居民小區,家屬院、及大街小巷的牆上不斷的出現誹謗佛法、影射法輪功的邪惡標語,以前在牆上寫大字,現在又用刻好的模板在牆上噴字。用極其邪惡的方式誘惑著眾生(對法輪佛法)犯罪。張躍賢猖狂到極點,他甚至在他家的前面牆上和他家的周圍都寫了很多這樣的邪惡標語。

張躍賢及六一零副頭目田利輝(女)他們二人不正當的男女關係在蠡縣縣委大院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田利輝因此而離婚,離婚時,為了騙得婆家的房子,她讓人開了假的宅基證,當假宅基證被揭穿後,她就連十幾歲的兒子也不要了。而張躍賢因為妻子死活不同意才沒離成。張、田二人每天廝混在一起。

蠡縣六一零張躍賢、田利輝一直以來用各種邪惡的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僅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一天,他們就綁架了十四名被他們長期跟蹤、監視、列黑名單上報的大法弟子並都對其非法勞教。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一天綁架了四名大法弟子,並都對其非法勞教,致使吳瑞祥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李二剛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被綁架並非法勞教後,家裏花了很多錢,李二剛在勞教所也受到很多苦難和折磨,他的妻子和老娘的精神幾乎崩潰,他的妻子不惜一切代價,把他從勞教所提前幾個月花重金買出來後,一家人苦不堪言、憂心忡忡,生怕再出點事。可是張躍賢和田利輝沒有一點人的惻隱之心,拿了人家的錢之後又去恐嚇他們,目的是敲詐更多的錢財。他們恐嚇說:我們問你甚麼你不說,等省裏來人了,你就甚麼都說了。

法輪功學員趙麗梅於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被六一零頭目張躍賢指使當地國保惡警綁架,僅五、六天就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三月十日被家人接回。

法輪功學員崔小先是蠡縣環衛局退休職工,二零零八年因為張貼法輪功真相救人,被張躍賢構陷、捏造偽證,冤判三年徒刑。崔小先苦熬三年冤獄回家後,退休工資多年來一直被張躍賢扣押,她和老伴還有九十多歲的老婆婆艱難度日。她多次找單位和六一零去要,張躍賢不但不給工資,還經常以給她工資為名騷擾她。

(文章來源:明慧網,责任编辑:林淑芬)

評論
2014-03-25 8: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