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葛特曼:活摘器官調查中的那些人與事(1)

前美國智庫研究員、《大屠殺》《失去新中國》作者、獨立新聞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李辰/大紀元)

人氣: 21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10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辰美國華盛頓DC報導)「這是一年的早春,很冷。那天突然有絲絲暖風吹來。由於一些原因,(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的)看守打開了所有囚室的門。陽台上有柵欄,女囚犯們都站到了陽台上。遠處的山頂上覆蓋著白雪,有早春的花兒初綻。

一位姓孫的法輪功學員開始自發地輕輕哼唱,唱的是「為你而來」,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跟唱……知道主要歌詞後,其他的囚犯(非法輪功學員)也跟著唱了起來:

「跨越千山萬水,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我為你而來……我因為愛你而來……」

他們開始哭泣,然後每一個人都哭了。7個囚室的所有犯人都哭了。

看守開始說:「好了,好了,回到裡面去。」每個人都回去了,看守鎖上了鐵門,再也沒有打開。

華盛頓DC,美國國會聽證會的大樓外,初秋的傍晚,陽光依然明媚。倚著高出地面的一塊草坪的側牆,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點燃一根煙,他有時低頭,有時眼神投向遠方,眼中依稀有淚光閃爍。

他說:「我深深地感動,這是個非常感人的故事……歌聲中,你嗅到喜馬拉雅山的氣息、海洋、空氣、整個世界……」

葛特曼回憶,這是2008年7月一天的凌晨兩點,逃難到泰國的長春法輪功學員在曼谷給他講述的一段親身經歷。

故事後面的人打動了我

葛特曼是一位美國人,不是法輪功學員。他是前美國智庫研究員、《大屠殺》《失去新中國》作者、獨立新聞調查記者。

在習近平最近訪問美國前夕,他應邀就法輪功和中國人權問題出席美國國會聽證。聽證會結束後,他和大紀元記者分享了他是如何走近和調查法輪功受迫害以及被強摘器官黑幕的故事。

「這些故事都是非凡的。在今天的國會聽證上,每一個人(數人)都在談論法輪功,你知道這些是事實。但是,真實情況是,在這些事實的後面是人,是那些偉大的故事, 展現的非凡勇氣的故事。」

「我被這些故事所展現的勇氣所感動,特別是長春插播者(2002年3月5日,中國長春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在長春有線電視插播了近一個小時的法輪功真相節目,有力拆穿了中共散布的所謂『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案』的謊言。有多位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接連被殘酷迫害致死)。我非常感動。這就是我開始做的,記錄這些故事。」

《失去新中國》一個章節的緣起

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時候,葛特曼在北京工作。

「7月22日,CCTV(大規模詆譭法輪功的電視)節目播出的時候,我在北京一家為北京電視台服務的公司工作,同事告訴我:『Ethan, Ethan,他們在電視上談論法輪功。』所以我看了節目,但我並不相信節目所說的。我是一個非常固執的人,我不喜歡被告知去做甚麼。所以當中共政府說,你不能研究這個,不能看這個…… 那麼我會說:『我能做這個,我將要這麼做。』」

在北京富豪大廈(音譯)的停車場上,我聽到音響喇叭說,不要煉法輪功,法輪功是非法的。氣氛壓抑,有人開始哭……

就在兩天前,我曾去了中南海的府右街,我看到一些老年婦女(法輪功學員)被扔進巴士中。這是7月20日的下午,我去了那裡,一輛接一輛的巴士,警察們將那些老年婦女扔進巴士中,然後開車走了。氣氛很怪異,我不理解我所看到的。但是我知道,在中國這是個重要的事情。

多年來,(在中國)所有的宣傳都關乎反法輪功,很多人失蹤了。

1999年10月份,北京有一個很大的新聞發布會(10月28日,北京法輪功學員首次舉行北京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葛特曼有兩個新聞界的朋友到了現場。其中一位記者是Calum MacLeod,他為南華早報寫了一篇稿子。後來,因為這篇報導,南華早報網絡版被當局禁了好幾個月。

「舉辦這個新聞會的人必須逃過警方的追查,搭乘和換很多不同出租車,最終做成這件事情。新聞會在一個秘密的地方舉行,一位年輕女士(丁延)展示了她受到的酷刑折磨,她是一位髮型設計師。三年後,她死於水牢。我看了有關她的影片。她來自河北省,當時26歲,很聰明、很活躍。她後來死了,這是個令人唏噓的故事。」

2004年,回到美國的葛特曼在紐約出版了一本書《失去新中國》,書中有一整章節寫的是法輪功,有關他在中國的這段經歷。

一個看似簡單的畫面觸動了他的心弦

因為《失去新中國》這本書的發表,一位法輪功學員詢問葛特曼是否可以寫一本關於法輪功的書。

葛特曼很奇怪,他以為在中共的瘋狂打壓下,法輪功在中國早已不復存在了,他問:「中國還有法輪功嗎?」他獲得的答案是:「是。」於是,他答應和法輪功學員談談這件事情。

「後來,我在美國北卡見到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女法輪功學員。她非常真誠,告訴了我很多有趣的故事。」

一個看似簡單的事情觸動了葛特曼的心弦。

「她告訴了我在半夜裡他們是怎麼去發放這些材料的。一個主要的問題是狗吠,(因為)半夜的時候狗可能會叫。對我來說,這是一幅如此有力量的畫面——他們如此的付出,他們願意付出他們的生命來將這些材料放在人們的家門口。這些人在冒著巨大的危險散發(法輪功無辜受迫害的真相)資料。」

「這是一個令人驚嘆的故事,這也是我開始對長春插播事件感興趣的部分原因。另一個原因是我是計算機監控專家,我知道代理服務器所有這些技術上的事情。這讓我思考,開始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的故事。」

此後,大約從2005年、2006年的時候,葛特曼開始著手法輪功受迫害的調查。

加拿大蒙特利爾驚魂

葛特曼新書《大屠殺》書中的第一個採訪,是在加拿大蒙特利爾。

「我們那天(和助手在一起)訪問了兩個人,採訪時間不是很長,我們車子停在一個大停車場上。我們的車被搶劫了,所有的東西被偷走了,只剩下隨身帶的護照、電腦以及身上穿的衣服。留在車中的衣服、洗漱用具都沒有了。」

這件事情讓葛特曼知道,中共在蒙特利爾安插了很多特務。不過,中共特務低估了他。

葛特曼說,他已經形成了一個習慣,不使用固定的手機。在整個調查過程中,每到一個城市,他買一個普通便宜手機,使用一兩週,然後丟棄。「因為監控很厲害,並且我不想讓(受訪者)惹麻煩和陷於風險中。」#

(待續)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10-24 8: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