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解散黨組織」系列評論之一

【解散黨組織】中共黨組織為何物?

中共黨組織的存在,使得每一個人都成為受害者,因此,解散中共黨組織,是解決中國社會危機並使中國社會順利走向未來的必須的一步。(大紀元)

人氣: 1846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11月04日訊】2015年10月22日,《北京青年報》頭版用黑體刊出「多數黨員嚴重違紀的黨組織應解散」的大標題,下面緊跟習近平撐傘「探訪」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大幅彩照。此一「特殊」排版引起了強烈社會反響。

不管此事背景如何,民眾對此事的解讀趨於一致,即:目前黨組織的大多數黨員都嚴重違紀,黨組織應該解散。這就是說,在民眾看來,如果哪一天中共解散並不足為奇,反倒是水到渠成,順理成章。從某種意義上說,民眾已經認同中共解散。

從「共產主義接班人論戰」的話題出現在大陸網站,到日前《北京青年報》「解散黨組織」的新聞被外界聚焦,在中共合法性徹底喪失成為外界共識的情況下,中國民眾對中共將會解體已經不再有疑問,現在關心的焦點只是中共何時和以何種方式解體的問題。在探討這個問題之前,要先來看看中共黨組織到底是什麼。

【解散黨組織之二】沒有黨組織中國才會太平
【解散黨組織】基層黨組織的潰爛(上)
【解散黨組織】去除畫皮從基層做起(下)

什麼是政黨

《論語》曰:「君子群而不黨」。「黨」,「黨人」,在漢語中含有貶義。孔子說:「君子矜而不爭, 群而不黨。」《論語》中注釋為:「相助匿非曰黨。」中國歷史上的政治小集團,以宋朝為甚,往往被稱為「朋黨」,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是不好的概念,與「狐朋狗黨」同義,「結黨」和「營私」連在一起。

17世紀以後,歐洲國家產生了政黨,並在後來逐漸演變為近現代意義上的政黨。其中,以英國、美國為代表,形成了兩黨制;以法國為代表,形成了多黨制。在20世紀,以蘇聯共產黨和德國納粹黨為代表,又產生了組織嚴密的專政政黨。中國共產黨成立的時候就是蘇聯共產黨控制的第三共產國際的一個支部,本身就是有個外來的賣國政權。

政黨在近代首先在歐洲出現,是歷史發展到近代議會與選舉制度階段的產物。政黨已經成為現代世界政治和國家維持運行的基本和重要的組成部分。在現代社會,民眾通過為政黨工作或投票贊成自己支持的政黨,來間接地影響公共政策,政黨成為了表達和整合民眾利益訴求的管道。同時,政黨也積極傳播政治遊戲規則,提高民眾的政治認同,從而確保政治秩序的穩定。

但是,中共黨組織與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的任何一個黨組織都有本質的不同。

中共黨組織是附體

在世界上大部份的國家,特別是現代西方國家,政黨只是國家用選舉方式以組成政府時的工具和手段,一旦某政黨成為執政黨,黨本身就會脫離於政府的運作之外,執政黨組成的政府將會按照國家的法律系統來運作。有些國家在許多時候,執政黨的黨魁成為政府首腦後,往往辭去黨魁職務,以示政府獨立於政黨之意。

相反,中國共產黨,也就是中共黨組織,與世界上任何一個政黨都不同,它是附著於中國社會的附體。

中國古代從秦朝開始,朝廷對於民間社會的控制,實際依賴的是士紳階層和家族長老的自覺維持,傳統的禮法家訓和鄉規民約在代代鄉紳的傳承下,形成中國人的倫理底線和生活秩序。古時朝廷委派官員只到縣令一級,其下則進行鄉紳自治,中國自有「縣寧國安,縣治國治,下亂,始於縣。」

但是,自從中共奪取政權後,中共把統治的觸角伸向社會的全方位,按照戰爭時期支部建在連上的方式,在城市和農村的最基層都建立黨委,農村有村委會,城市有居委會,使中國社會的每一個人都成為監控對象,對社會的嚴厲控制超過歷史的任何時期。

中共黨組織不從事任何生產,卻掌控了全部的國家資源。戶籍制度使得中國民眾沒有自由遷徙選擇生活環境的自由,甚至民眾的生育、婚戀、結婚等個人事務,黨組織也橫加干涉控制;黨組織嚴控媒體和言論,用常年的洗腦控制著民眾的思想。中國民眾在身體和思想都被黨組織嚴控的狀態下,所創造的財富被中共黨組織全部佔有。

「這個黨組織,就像一個巨大的邪靈附體,如影隨形般附著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它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會的每一條毛細血管和每一個單元細胞,控制和操縱著社會」。(《九評共產黨》)

中共黨組織的高昂成本

在一個正常社會,任何一個政黨的生存與發展,以及參與競選和執政都需要經費的支持。但是政黨不是政府,不擔負社會管理職能,因此不能花國庫的錢。包括西方國家在內的世界上絕大多數政黨經費的主要來源是黨員所繳納的黨費、個人與財團的捐贈;還有些國家的政黨在競選期間會得到政府一定程度的資助,例如德國和西班牙會根據政黨的實力按比例補貼;大多數國家對政黨經費的來源都有法律規定進行嚴格管束。在實行公開競選的國家,一般都要求政黨在競選期間公開經費來源和使用情況,以保證選舉公正。

中國共產黨掌握政權後,把整個大陸資源佔為己有,把國家機器變為黨的工具,這個黨從來沒有登記公佈過資產,它完全是靠國家的財政維持,每年消耗公款達數千億元人民幣,國家的財政收入首先必須滿足黨庫的需要,國庫成為了黨庫,中國共產黨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政黨。

在西方國家民主制度下,一個省或州的最高行政長官是省長和州長,這是通過憲法而設立的政府機構,司法、立法和行政,三權分立,相互制衡,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是,在中共這裡不是這樣。包括省委書記在內的中共各級「書記」,其實並不是國家的政府職務,而是中共的黨內職務。中共黨的支部書記發源於戰爭時期「支部建在連上」,是為了中共「黨指揮槍」。在奪取政權後,中共把這一制度擴展滲透到社會的全部領域,因而造成了在世界正常國家和社會看起來匪夷所思的荒唐和怪胎:一個省的最高官員不是省長而是省委書記,下面直到市、縣、區、甚至街道莫不如此。

據媒體報導,目前中國大約23個納稅人供養1個政府財政負擔的人員。中國財政供養人員包括:黨政群機關工作人員;各類事業單位人員;黨政群機關和事業單位的離退休人員。另外還有總人數超過1000萬的准財政供養人員。至去年底,中國財政實際供養人數遠超過6400萬,超過了英國的人口總量。

中共黨組織領導下的黨國體制,腐敗已經深入骨髓,中國民眾創造的大部份財富被中共各級官員和中共利益集團侵吞、轉移國外,這個無所不在的中共黨組織佔據和消耗著本來應該用於國家發展建設和提高民眾生活水平的資源與財富。中國社會與中國民眾為中共黨組織的存在支付承擔著高昂的成本和代價。正如《九評》中所述:

「所以,中國農民才會如此貧窮辛苦,因為他們不但要負擔傳統的國家官員,還要負擔和行政官員同樣人數甚至更多的附體官員。

所以,中國的工人才會如此大規模下崗,因為那些無所不在的吸血管道,多年來就一直在吸取企業的資金。

所以,中國知識份子才會發現自由是如此的困難,因為除了主管的行政機構外,還有那個無所不在卻又無所事事而專門監視著他們的影子。」

中共的起家歷史,是一個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惡之大全的過程,中共依靠邪、騙、煽、斗、搶、痞、間、滅、控的九大基因,才最終奪取了政權。

中共黨組織在奪取了政權之後,在六十多年的統治時間裏,用連續不斷的政治運動來實施暴政,其最終目的是完成中共黨組織對全中國全方位的權力壟斷,並通過幾十年的洗腦教育,配合以深入每一個角落的監控系統,來完成對全體民眾的思想控制。

黨組織把人變成精神分裂人格的雙面人

在中共黨組織用暴力和謊言的手段,殘害的不只是中國人的肉體,還摧毀了中國人的精神。對於中共黨組織用黨性取代人性,《九評共產黨》中這樣論述:

「在中國,人們瞭解共產黨員普遍的雙重人格特徵。在私下場合,共產黨員多具有普通的人性,具有一般人的喜怒哀樂,也有普通世人的優點和缺點,他們或許是父親,或許是丈夫,或許是好朋友,但凌駕在這些人性之上的,則是共產黨最為強調的黨性。而黨性,按照共產黨的要求,永遠超越普遍人性而存在。人性當成相對的,可變的,而黨性則是絕對的,不能被懷疑也不能被挑戰。

一個黨員,無論他在私下對你表達了怎樣的意見,但一旦作為黨員表態時,必然要和「組織」保持一致。這個組織由下至上,最後統一到這個龐大集團金字塔的最高一點,這是共產黨政權的最重要的結構特徵,絕對服從。」

中共高官中的「雙面人」比比皆是。以薄熙來為例,道貌岸然的薄熙來在公開場合接受媒體採訪時稱自己家庭和睦、夫妻恩愛,可是在法庭受審時卻主動曝光妻子谷開來的姦情與吸毒,完全是一副中共組織造就的變態的雙面人。

中共黨組織,不僅把內部的每一個組織成員,包括組織之外在中共控制環境下的民眾,變為說謊成性的雙面人。

世界上哪個國家都有人說謊,但是,在許多國家整個社會的機制是以誠信為基礎的,講信用是一個人能夠長期立足社會的資本。而在中共統治下,謊言成為中共社會的「立國之本」,整個社會靠說謊支撐,說謊成為人們在社會上生存的基本技能。

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謊言史,謊言是維持共產黨的統治的柱石。不管是公開,還是私下,不管是對內,還是對外,不管是大事,還是小事,處處都充斥著謊言。人們在政治鬥爭中,從中共的榜樣中,也學會了謊言。人們為了符合黨的要求,避免自己成為被運動打擊的對象,就得陪著黨說謊,跟著喊「超英趕美」、「畝產萬斤」、「一片形勢大好」。中國大陸流傳過這樣一首打油詩:「村騙鄉,鄉騙縣,下級騙上級,省長騙中央,一級一級往上騙,一騙騙到國務院。」一路說過來,人們覺得習慣成自然,好像說謊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整個世界和社會就是這樣運作的。

黨文化讓人說謊還表現在兩套話語系統中,就是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落實以德治國,……深入開展反腐敗鬥爭」(貴州省委書記劉方仁,受賄660多萬元,無期徒刑),「我最大的心願是在未來5年內解決尚未解決溫飽問題的160萬人口的貧困問題」(雲南省省長李嘉廷,受賄1800多萬元,死緩),「想到廣西還有700萬人沒脫貧,我這個當主席的是覺也睡不好呀」(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成克傑,受賄2000多萬元,死刑),「反腐倡廉工作一刻也不可放鬆,始終頭腦清醒、旗幟鮮明、態度堅決」(上海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陳良宇,涉及數十億社保基金案,被撤職調查)……同樣,普通的民眾也存在兩副面孔、兩套話語系統。在做政治表態,寫政治學習體會時使用一套冰冷的政治話語,在生活中使用另一套比較人性化的語言。

黨組織的黑幫特性

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中共前國家主席劉少奇,1967年在被打倒前最後一次見毛澤東的時候,曾經請求毛澤東自己願意辭去全部職務,和家人回老家種地,但是,一切都太晚了。最後劉少奇落得慘死獄中的結局。

劉少奇的遭遇,說明了中共黨組織就是一個只能進不能出的邪教和黑幫組織,凡是觸犯了中共內部黑幫幫規的人,都會受到最為嚴厲殘酷的懲罰。入黨如賣身,黨員絕對禁止主動退出,只能由黨來開除黨員,在文革時期,如果遭受打擊無法忍受而自殺,也是「自絕於人民」,還會連累家人。顧順章是中共早期領導人之一,地下情報人員,中共秘密特務組織中共中央特科的負責人,1931年投降國民政府,由於掌握大量中共機密,成為中共危險的叛徒,本人被周恩來和康生追殺未果,但其家人及當時在其家的人員共十多人卻慘遭殺害被埋屍後院,成為民國時轟動上海的大案。

中共黨組織從建政以後,中國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過中共的迫害,估計有六千萬到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中共殺人如麻,從鎮反與土改、三反五反到大饑荒,從文革、六四到法輪功,中共對中國民眾的屠殺從來沒有停止過。

中共的黑幫特性,在其黨組織的內鬥中表現得淋漓盡致。《九評》中這樣寫道:「由於共產黨是一個靠黨性、而非道義結合的團體,其黨員、尤其是高幹對最高領導人是否忠心就成了問題。因此,在黨內也需要殺人,也需要製造恐怖氣氛以讓活下來的人看到當最高獨裁者要搞死誰的話,這個人會死得多麼慘。

中共也一向鼓吹「殘酷鬥爭,無情打擊」。這種鬥爭殺人不僅僅針對黨外,早在江西的時候中共就開始殺AB團,最後殺得幾乎沒有多少會打仗的;在延安的時候搞整風;建政之後收拾高崗、饒漱石、胡風、彭德懷,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內部的老傢伙們幾乎收拾一空。中共的歷任總書記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黨組織罪惡滔天 人人都是受害者

中共黨組織從成立起,就開始以組織的形式對中國社會和中國民眾犯罪,給中華民族帶來了巨大的劫難。不僅僅是使中國人付出了數千萬人的生命和無數家庭破碎的代價,付出了我們民族生存所依賴的生態資源,更為嚴重的是,我們民族的道德資源和優秀的文化傳統,已幾乎被破壞殆盡。

在中共黨組織系統犯罪中,最為邪惡的是,中共黨組織也同時把每一個中國人變成罪犯,在中共的統治下,每一個人都成為受害者。在上個世紀的文革中,上億的中國民眾全部陷入瘋狂的相互揭發相互迫害相互殺戮中,用群眾鬥群眾是中共一貫的運動手段,使每一個人都成為施虐者和受害者。在1999年7月中共黨魁江澤民發起並持續至今的對法輪功信仰群體的迫害中,這一點被中共黨組織發揮到了頂點。

江澤民利用中共「全黨服從中央」的組織原則,和中共所掌握的國家機器,包括軍隊、媒體、公安、警察、武警、國安、司法系統、人大、外交、偽宗教團體等等為迫害法輪功服務。中共的軍隊、武警直接參加綁架、抓捕法輪功學員,媒體替江氏集團散布謊言抹黑法輪功,國家安全系統為江澤民個人服務,提供、收集材料,製造謠言、提供假情報。人大和司法系統為江澤民和中共的犯罪行為披上「合法」、「法治」等等外衣,矇騙各界人民,淪落為江澤民的工具和保護傘,公安、檢察、法院執法犯法,充當江澤民的打手。外交系統在國際上散布謊言,用政治、經濟利益誘惑、收買一些外國政府、政要和媒體,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保持沉默。

江澤民集團通過專門成立的迫害法輪功組織「610」辦公室這個權力系統,直接把迫害法輪功有計劃有系統地一次次推向全國,搞成全國、全民性的文革式的群眾運動。而這個610辦公室,從中央到地方,就設置在各級黨的機構內。

「610」辦公室還規定了「株連家庭、單位基層連坐、社會聯保制」等,把迫害法輪功「業績」與法輪功學員所在地區、單位、街道官員、同事的升遷、獎、懲等個人利益掛鉤。這種獎、懲掛鉤也叫「基層連坐法」,是嚴酷的株連手段,它廣泛地煽動社會仇恨,強制全國黨政軍各級機關、各級官員、各個行業、社會各領域全面參與迫害,製造仇恨與對立,利誘脅迫全民認同甚至參與迫害,形成了一場全民運動。

「610」辦公室在全國範圍內發起多次「承諾卡」運動。「610」辦公室驅動各地基層官員、黨員、公安、政法員警、「中國邪會」會員進入民眾家庭騷擾,以利益誘惑、就業、升學、社會福利等許諾手段脅迫民眾簽字。被捲入該運動的家庭達90%以上。

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設立了多個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秘密集中營,黑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派出所、洗腦班、軍隊、武警醫院及全國各地很多器官移植醫院、精神病院等,都成了酷刑殘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魔窟,並持續了十六年之久。在這期間侵犯八千多萬法輪功群眾信仰自由權。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四千人,數萬人被非法判刑,數十萬人被非法勞教、強迫勞動,數千名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等等罪惡。因為江澤民一夥竭力掩蓋罪惡,上面的數字僅僅是實際案例的冰山一角。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中,其實質的受迫害者不僅僅是法輪功,全體中國國民被殘酷洗腦,被謊言毒害,許許多多原本善良的人們在這場迫害中無法承受良知道義的拷問以及做出良善的選擇,拒絕真相,被脅迫或主動參與迫害;中國各行各業從上到下的「610」系統;政法委系統;黨委系統;媒體宣傳系統;個別文藝系統;教育系統;環衛系統;安保系統;專門分管法輪功的軍隊、武警系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療衛生系統等等,這些系統中所有參與過迫害法輪功的人都成了江澤民邪惡集團的直接殺手和邪惡幫凶。

在西方社會,江澤民、「610」通過金錢外交、經濟鉗制等手段將法輪功問題與經濟利益捆綁在一起,使某些國家政府、媒體及西方國家的大企業及世人,在江澤民流氓犯罪集團的累累罪惡面前沉默或熟視無睹。這是一場空前絕後的曠世災難,它禍及了全世界。

中共黨組織的存在,使得每一個人都成為受害者,因此,解散中共黨組織,是解決中國社會危機並使中國社會順利走向未來的必須的一步。#

評論
2015-11-04 5: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