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媒:每月150萬中國人退出中共說明了甚麼?

2011年台灣多個團體代表於自由廣場舉辦聲援1億中國人三退記者會,並有約2千5百人於記者會結束後遊行到國父紀念館,希望讓更多民眾瞭解中國正在發生的巨變。( 吳柏樺 / 大紀元)

人氣: 3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3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柳芳編譯報導)中國民眾每月正在以150萬人的數量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三退」運動自2005年1月開始以來,目前已經有超過1億9600多萬中國人退出了中共組織。10多年來,中國民眾的三退行動越來越多地引起國際媒體和外國政府的矚目。

英文網絡媒體《言者》(The Speaker)3月8日報導,「三退」大潮始於總部在美國的「大紀元」媒體發表的系列文章《九評共產黨》(簡稱《九評》)。《九評》是對中共的歷史、意識形態、做法以及它對中國文化、價值觀和普通中國人產生的影響給予的回顧、剖析與批評。對多數中國人而言,《九評》是唯一一個獨立於中共以外的、對中國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如「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和1989年「天安門屠殺事件」等做出的回顧和解讀。

《九評》孕育退黨大潮

大紀元媒體在2004年11月發表了《九評》系列文章後,宣布退出中共組織的聲明開始不斷地湧進大紀元編輯部。之後,一些志願者在2005年1月主動正式成立了「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據位於紐約的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公關總監David Tompkins介紹,實際上很多中國人早已有退出中共的想法,《九評》為他們最終以行動退出中共帶來了勇氣與機會。

目前退黨服務中心遍佈全球有華人生活的地區,這裡的服務人員都是義工。在中國大陸,也就是全球退黨大潮的中心,有成千上萬名義工幫助人們做「三退」。與國際上其他退黨中心不同的是這裡的義工往往都是自己單獨做事,為了個人安全的需要,他們彼此之間無法交流,做這項工作對他們的個人安全意味著極大的風險。

據退黨服務中心提供的數據,截至2011年底全球各退黨服務中心收到的1億份退黨聲明中,約99%來自中國大陸。

「退黨」的含義

報導說,「退黨」的字面意思是「退出中共」,其含義是退出者放棄中共強化給自己的意識形態,收回自己之前在加入少先隊、共青團或共產黨時所做出的宣誓(把畢生生命獻給它)。據中共官方統計,中共黨員人數約8500萬,然而通過宣誓而加入共青團和少先隊組織的人有約7億人。中共的意識形態也深深影響著這個龐大的人群。

雖然退黨象徵著自己收回曾經對中共發出的誓言,這個舉動的意義還不僅如此。Tompkins解釋說,退黨運動是希望中國人能夠重新思考自己的生命、自己的信仰,以更加審慎的態度看待中共,同時在這個過程中,人們也在重新找回中國儒家、佛家和道家的傳統價值觀,這些被中共所敵視的、中國人的傳統信仰。這種思想與意識形態上的自由在西方社會被看作是理所當然的,而在中國,中共自建政以來就開始通過審查、迫害、監禁、酷刑甚至殺害那些不跟從其路線的人,系統地破壞著中國傳統文化與倫理道德。

中共的「沉默」和暗中審查

報導說,退黨運動興起10多年來,中共未做出過官方回應,因為這將意味著中共承認退黨運動對其構成的威脅,但「退黨」和「九評」的字眼在中國的互聯網上卻被嚴格審查和過濾掉。中共媒體有關退黨的報導也會被立即刪除。

例如《九州新聞》於2009年9月27日,即中共建權60週年前夕,所出版的報紙首頁左下角刊出的一幅照片中顯示,在一個自行車停車處貼著一行文字,內容是鼓勵人們「三退」。這一版印刷發行後,該報社立即被關閉,所有已經印刷出版的報紙全部被回收和取消發行。

除了針對互聯網和媒體的審查,中共還動用其它國家機器對付威脅其權力的做法:如增加國內維安預算,向法院、警察局和執法系統劃撥更多開支項目;增加中共黨員人數;開展毛澤東時代的宣傳模式——「唱紅歌」,強迫人們在這些活動中唱美化中共的口號式的歌曲。

中國人在覺醒 「退黨」之勢續增

報導說,儘管(中共)政府在鎮壓,每日的退黨人數還在繼續推進。在位於紐約的退黨服務中心,每天這裡會收到大約12萬份的三退聲明。

Tompkins說,雖然目前許多中國人生活較以前更富裕了,可以負擔手機電話等,但他們仍未獲得基本的人權與自由。他們的日常所想、所信、所說和所關聯的事務,以及他們是否能生育一個小孩、決定甚麼時候該結婚等,這些仍然受制於中共。西方政府、商業界和民眾在幫助中國人獲得基本人權方面,還有更多的事可以做。

報導說,由於中國大陸那些充滿勇氣的義工及全球退黨服務義工的工作,中國人退出中共組織的人數不斷攀昇,中共的專政體制也受到越來越大的挑戰。

堅持退黨和反迫害 一個鮮活的例子

中共安全機構通過監禁和酷刑迫害民眾的實例眾多,其中一位法輪功學員胡志明被迫害的例子令人痛心。胡當年28歲,是一名電子工程師,也是中國空軍的一名少校。中共對他的迫害使他九死一生。他最終走過這場對他的殘酷迫害,不得不說他是一位英雄。

2000年10月4日凌晨2點,胡志明在上海一家賓館內被捕。關押期間,受到公安連續夜審三個星期,不准睡覺,整個人幾乎處於精神崩潰狀態。2001年9月遭非法判刑4年。胡志明曾被法院指定兩位律師,律師對胡志明的處境深感同情勸他獨善其身,「因為判決結果已定,這只是中共政府表面的形式」。

2002年4月,胡志明被押往上海提籃橋監獄,關在黑暗狹窄、面積僅3平方米的牢房,被迫吃喝拉撒毫無尊嚴,並不時遭到同房犯人的毆打與辱罵,監獄警察還強迫胡志明從早到晚收看大量詆譭法輪功的錄像帶。持續了一個月的強制洗腦,監獄警員見胡志明堅定不移的態度,變本加厲施以更嚴酷的迫害。2004年8月,在中共警察喪失理智的迫害下,胡志明開始絕食,之後被押往醫院,四肢被拉開緊緊綁在床上動彈不得,生活無法自理。

2004年10月3日,胡志明的4年刑期已滿,由於胡志明長期被綁在床上迫害,雙腿已呈半癱瘓狀態。出獄時,由家人將胡志明接回家,此時他和以前判若兩人。

經過半年的休息,胡志明健康狀況獲得改善。然而當地公安經常到家中「查看」,為免父母擔驚,胡志明離家前往北京工作。之後家屬再聯繫,就沒有了他的回音。

那年9月23日,胡志明遭北京公安、國安抄家綁架,再次被非法判刑4年,只因為他向人們介紹《九評共產黨》和海內外的退黨大潮。關押期間,迫害持續不斷,並被強迫勞動。

2006年5月,胡志明絕食抵制殘酷的迫害。在絕食的第五天被送至北京999急救中心醫院,被迫害得身體虛弱的胡志明依然被雙腳銬上腳鐐捆在床上,承受嚴酷的折磨。

2006年11月,經北京市轉運中心,胡志明被押送至遼寧錦州監獄,在此期間,承受了嚴酷迫害的胡志明日漸消瘦,體質極度虛弱,血壓測量低壓30多,高壓60多,瀕臨死亡狀態。胡志明在長期的絕食抗議過程中受到虐待折磨,導致下肢癱瘓,長期不能走路,家人給他送去了輪椅。他只能長期坐輪椅。

2009年9月22日,刑期已滿的胡志明坐著輪椅回到家中,此時他的身體極度虛弱,雙腿肌肉完全萎縮,邪惡的迫害導致他腿部神經損傷,但是堅定的信念在他心中反而越來越強,而後,通過堅持修煉法輪功,又使他在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內重新站立起來,身體漸漸康復,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蹟。

(註:大陸空軍少校胡志明歷盡九死一生,2012年8月初抵達美國。)

全球退黨人數達到2億將是一個里程碑

Tompkins和像胡志明這樣勇敢的為爭取中國民主自由的人相信,退黨運動展開10多年來,為中國人的思想帶來巨大的轉變,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開始主動抵制中共政府的腐敗及其對中國同胞的暴力迫害。

在被問到當全球退黨人數達到2億時,這將意味著甚麼,Tompkins表示要達到這個數字還需一段路程,但這將是一個里程碑,將使更多的人覺醒、加入和關注退黨大潮,特別是西方社會的人。
責任編輯: 華雲帆

評論
2015-03-17 5: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