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韋拓: 周永康案提速、轉彎解讀

韋拓

日前,中共原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以「涉嫌受賄、濫用職權、故意洩露國家秘密」3宗罪在天津市被提起公訴。
(大紀元合成圖片)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5月02日訊】日前,中共原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以「涉嫌受賄、濫用職權、故意洩露國家秘密」3宗罪在天津市被提起公訴。這顯然與2014年12月中共中紀委嚴厲指控的周永康7宗罪口徑不符,大為縮水。人們不禁質疑,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令當局4個月裡突然轉彎,而且突然要提速審周?

提速的啟示

人們都還記得周永康從案發到今日公訴的過程。2013年12月1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聽取了中紀委的匯報,決定核查周永康違紀問題;2014年7月29日,中紀委宣佈,對周永康立案審查;12月5日,中共政治局決定開除周永康黨籍,對其涉嫌犯罪移送司法處理;同日,周被中共最高檢立案偵查並逮捕。2015年4月3日,最高檢偵查終結周永康案,指控其涉嫌受賄、濫用職權、故意洩露國家秘密,並經指定管轄,移送天津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審查起訴。同日,周被天津檢察院提起公訴。

中紀委2014年12月公佈的對周永康的調查報告,指控周犯下「7宗罪」:1、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組織紀律、保密紀律;2、利用職務便利為多人謀取非法利益,直接或通過家人收受巨額賄賂;3、濫用職權幫助親屬、情婦、朋友從事經營活動獲取巨額利益,造成國有資產重大損失;4、洩露黨和國家機密;5、嚴重違反廉潔自律規定,本人及親屬收受他人大量財物;6、與多名女性通姦併進行權色、錢色交易;7、調查中還發現周永康其他涉嫌犯罪線索。

中紀委對周永康「7宗罪」的嚴厲指控,一度讓坊間出現周永康可能被判死刑的傳言。如今,周永康的罪名從7宗減至3宗,有大陸媒體分析稱,這是因為「7宗罪」中違反中共政治紀律、違反廉潔自律規定、與多名女性通姦等屬於中共黨紀而非司法查處範圍,也顯示官方並不希望看到周永康被處以極刑。

人們注意到,從周永康案發到逮捕、起訴,中共用了16個月,而從逮捕到起訴只用了4個月,當局明顯開始提速,加快了審判步驟,但7宗罪變成了3宗。這些變化引起了一些猜測:出了甚麼事,令中共當局改變了原來的節奏,不再猶豫,準備對正國級周永康速審結案,一錘定音?這大概只能從最近發生的高層激鬥來解讀。

表面分析解讀,並不能終結人們的疑惑。因為中共從來都是按需定罪量刑,輿論放料試水,最後以保權、維穩的核心利益,決定一個人的生死,法律只是配套工具。這樣一個路子走了幾十年,屢試不爽。於是人們也這樣慣性的觀察當今周案。那麼,我們究竟該以怎麼的眼光看待習當局撲朔迷離的審周案呢?

反撲迷局

隨著內蒙古原政協副主席趙黎平被查,中共中紀委目前已打下第100只「老虎」。而且此虎身帶鮮血,涉嫌槍殺一名女子並焚屍、藏屍、棄屍山野。雖然血腥殘忍,但目前最吸引人眼球的還不是這些死虎和準死虎,因為習、王打虎已成常態,老虎落馬的高頻率已開始引起輿論關注度的疲勞。如今海內外置頂新聞,乃是原來名不見經傳的人物郭文貴和號稱「中國最危險的女人」 胡舒立的對決。

前不久,胡舒立的財新傳媒連續起底北京「政泉控股」幕後老闆郭文貴及其背後複雜龐大的政商關係網,由此引發了郭文貴激烈反彈,二人刀兵相見。

3月25日財新特稿《郭文貴圍獵高官記》一文披露,倚仗馬建等中共安全、公安部門實權官員的支持,包括暗中的技術手段、監視竊聽和明面上的親自出面協調,郭文貴扳倒了北京原副市長劉志華,保住盤古大觀,低價獲得民族證券控股權等黑幕。

最新一期《財新週刊》用萬餘字撰寫郭文貴發跡史,又指他與落馬的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官商「勾結」,與國家強力部門某些腐敗官員結成同盟,裹挾公權力為其所用,上演了多場公然的「圍獵」。

眾所周知,胡舒立的財新傳媒一直以來在為習王打虎開道,幾乎就是貪官落馬的晴雨表。《香港商報》3月29日發表對郭文貴的獨家專訪,該報導在幾小時後消失,卻在首頁轉載了鳳凰評論的文章《反擊胡舒立,郭文貴的手法太險惡》。明眼人都注意到,郭文貴挾高幹和「機密」發難習中央,明著是對胡舒立大挖隱私,還挑戰說歡迎胡「報警」,實則為不斷放料,擴大影響。其後來甚至稱不認識曾慶紅,卻與王岐山相識。其中意圖捆綁胡舒立背後的王岐山並動搖習近平,切割與前副主席曾慶紅、國安前副部長馬建的關係,撇清自己,以攻為守的路數,不言自明。

中外多家媒體對郭文貴此舉的意圖多有揣測,但其此時高調爆料,接受多家採訪,明著叫板胡舒立,其除了有身在海外,可以暫時不受國內輿論導向管控的便利外,更重要的是其發難時機,也就是王岐山主管的中紀委提出周永康7宗罪,特別是其中的「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組織紀律、保密紀律」;「洩露黨和國家機密」和「其他涉嫌犯罪線索」 這個時機。

對照3年來,從王立軍逃館,到谷開來薄熙來被判入獄、陳光誠事件,再到周永康被捕,黃潔夫公開稱周永康對摘取死囚器官負有主要責任……重大事件發生時,隨之而來的都是習李王新政和江曾血債派之間的較量。最突出的如2014年中共「兩會」前昆明火車站砍人血案,「兩會」剛結束的長沙當街砍人血案;接著3月31日,劉漢被審判、谷俊山被起訴的當天,茂名警方故意高調激發民眾抗議PX工廠項目憤怒情緒,暴力毆打、高壓水射、施放催淚瓦斯,將裝甲車、坦克開上街頭,還出動飛機,一度封城封網,酷似 「六四」再現。網傳30人被毆打致死,數百人受傷。同時,北邊的黑龍江建三江農墾公安局也突然高調報導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4律師被抓事件。這期間,2014年1月,自我標榜「中國首善」的中共特務商人陳光標,聲稱要買下《紐約時報》,卻帶郝家母女到紐約作秀、抹黑法輪功;6月,陳二次到紐約演出施捨鬧劇,請1000名窮人吃飯和發錢,因沒有兌現承諾,被與會者當場罵翻……

如今鬧劇繼續上演——郭文貴挑戰胡舒立。聯繫3年來中共高層的激鬥歷史,不難看出,這又是審周前夕,江曾攪局的延續。因為這明顯不符合習近平當局對周案的鋪排布屬,卻與江曾一貫作為吻合。

去年4月,英國《金融時報》駐北京、上海兩地的記者發出報導,3位知情人士透露,江澤民3月向習近平發出了明確的信號,提出要「收控、放慢數十年來最嚴厲的反腐敗運動」。江以反腐風暴可能削弱黨內基層的支持,威脅中共統治穩定為由,提出「這場反腐敗運動的步伐不能搞得太快」。

與此同時,《動向》雜誌披露了江澤民寫給王岐山的一封信。江以私人信件方式對王「勸誡」有三:其一,中紀委現在有「謠裡反腐」的行為,「甚至根據香港一些反動報章『披露』的消息當線索」;其二,自由化勢力在活動,「企圖借我黨反腐『運動』,達到前蘇聯『公開性』的政治效果」;其三,一些老幹部形象受到了破壞,「據說查三峽就等於找『老老虎』,這是我個人所不能接受的」。信息源指出:「該信是打印件而非手寫件,但最後確實是江澤民簽的名。」王岐山將該信呈交中央書記處,並在常委會上公開了其要點。王岐山表態說:「反腐與當年蘇共的『公開性』扯不上關係,因為腐敗本身就是對黨的事業的叛賣。」
江澤民在幕後「上書」威脅,曾慶紅和下台前的周永康在下面策劃流氓似的血案和輿論打壓,這完全符合江曾週一伙的邪惡暴戾行為特點。

2014年3月31日,《大紀元》引述北京消息稱,習近平當局計劃以反人類罪、政變二項主罪來起訴周永康,但具體時間未定。據稱中共內部因此二點博奕十分激烈,預計事件過程中還有變數。

事情發展至今,就在周案即將開審之際,郭文貴出現了。如此看來,中國政局中,絕沒有事件巧合。

轉彎效應

其實,江曾拚命反撲,目的只有一個——掩蓋他們一手發起並延續至今的對上億法輪功善良群眾的鎮壓迫害。他們一天不被繩之以法,就不會停止迫害,因為其欠下纍纍血債,特別是犯下駭人聽聞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滔天大罪,所以要拚死命保護自己不被清算。這是當今中國政壇一切血腥搏殺的根。依國際慣例,此被稱為「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

如果按照當局幾個月前的鋪墊和造勢,本來周案很可能成為中共有史以來最嚴厲的案例——正國級的周永康被處死。因為,「叛徒」「政變」「密謀刺殺習近平」都夠死刑立即執行的量刑,於中共自己的刑法條例也毫不為過。

就在大家翹首以盼,殺泡麵以謝天下的氛圍裡,風向忽轉,7宗罪少了4宗,連那個最令人期待的「其他涉嫌犯罪線索」也沒了蹤影。而這時,正是郭文貴跳上擂台時。所以可以估計,這時審周調門放低,是當局顧忌了郭文貴所言內容。

令當局棘手的是,周案不審不行,失掉民心不說,打虎也會功虧一簣,無法自圓其說。但新班子又不能容許當初沒有站穩腳時,審薄那樣的鬧劇再次上演,更不能明明是政變罪、殺人罪、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屍體罪,卻演變成薄熙來鬧場,不知羞恥自爆被王立軍戴綠帽的狗血劇情。

於是乎,按照習近平「開弓沒有回頭箭」的宗旨,王岐山「反腐永遠在路上」的概念,只有提速審周,盡速結案,繼續打虎,直搗虎穴一途可走。

那麼,郭文貴呢?相信王岐山是想放長線,讓他如陳光標那般跳一會,待到此公「事跡」做實、王自己去美國時,會有更多辦法解決。畢竟,那也不過是江曾的另一個馬仔。老虎已經打翻了100條,郭文貴不算甚麼,況且還有剛公佈的「天網」行動等著他。

雖然周案沒審就減了4宗罪,但並不意味著周永康得到了免死牌。目前定論還為時過早。因為按照中共的殺人歷史,一句話都可以殺頭,憲法可以隨黨的意願解釋,因為中共憲法就是自己定的,更不要說周永康犯下纍纍罪行,如果想判他死,他怎麼都會死。但看來目前當局還要留一手,看看郭文貴及其後台要幹甚麼?也可以解讀為暫時妥協、欲擒故縱。

經過幾年的搏殺,現當局應該已經看出,江曾是絕不會認軟服輸的,而且是非常流氓的——拚命保全死黨,保不住就切割,毫無感情和一絲義氣,對薄熙來是這樣,對徐才厚也不例外,如今對周永康被抓照樣贊成,只求切割自保。

所以,習近平對江曾邪惡團伙沒有理由手軟,打虎不停,除惡務盡。不然一旦得到喘息,其必然拚命翻盤殺人。

目前的周案提速轉彎,也是權宜之計,仍然暗含殺機,那條中共特有的神秘的「其他涉嫌犯罪線索」就是其不便明說、但隨時可以落下的鍘刀。特別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連「白衣殺手」、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都可以被授權對媒體公開披露,說明這個全世界任何國家都能處以極刑的大罪證據,已經準確無誤的攥在現當局手中,並且其深知這早已為國際社會所公認。因此,判周永康死刑立即執行將不是難事。目前,對周案速審速結,板上釘釘,應該是當局心中穩住亂局的考量。而7宗罪減為3宗罪的輿論壓力,讓我們靜待審判開始前的繼續博弈。

责任编辑:朱颖

評論
2015-05-02 3: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