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貴成:腐敗官員為何多愛迷信風水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5月04日訊】近年來有關官員迷信風水的新聞報導實在不少。從林業局長斥巨資造水泥迎客松到國土局長20萬元購風水球事件,從水務局長火燒辦公室到市委書記建陞官橋,從法院院長花費3萬元請風水先生推算「喬遷吉日」到公安局局長辦理命案時請「大師」到現場測算兇手去向,即便是肩負為國育才重任的校長,也要樓內供神像樓外獻肥羊,這些官員拜師求佛的迷信行為無不讓人瞠目結舌。但最讓人瞠目結舌的還是今年4月21日因涉嫌貪腐受審的廣東揭陽市委原書記陳弘平,這位地級市黨委一把手,竟然劃撥公款為自己建造風水陵墓。

陳弘平不僅因受賄金額高達億元引發關注,更因「不信馬列信鬼神」的諸多荒唐之舉令人震驚。陳弘平十分相信風水能保護他趨吉避凶、一帆風順,所以經常在休息日頭戴大草帽、手拿風水羅盤,上山下鄉看風水。有些私企老闆為投其所好,專門邀請他為公司的辦公樓、私人的別墅看風水、改裝修。陳弘平不僅個人極度迷信風水,在地方主政期間,還利用職務之便將「風水術」引入城市規劃建設中,妄圖靠風水來實現地區發展「趕超進位」的目標。

在自東向西進入揭陽中心城區的交通要道上,矗立著一座宏偉的城樓,這是陳弘平在職期間一手規劃、從拆遷到建成只用了4個多月的「揭陽樓」。在揭陽樓廣場上,9根約10米高、直徑超過1米的大柱呈弧形環立,一塊碩大的流紋岩泰山巨石放置在廣場前,樓前還有一座約10米高的方鼎。9根柱子、一個大鼎和一塊泰山石,寓意「一言九鼎泰山不倒」,光買下這塊石頭從泰山運到揭陽,就花了幾千萬元。

對風水迷信,陳弘平不僅身體力行,而且還以此號召手下的幹部。揭陽市榕城區一位科級幹部說。「陳弘平公開提倡說風水學是一門非常高深的科學,黨政幹部要帶頭加強學習。」在陳弘平的影響下,揭陽及下轄縣區不少黨政機關辦公室公然擺放神龕佛像,有的黨員幹部甚至在上班期間公開討論風水話題。耳濡目染之下,一些幹部的思想觀念也發生了混亂和迷失。揭陽市一位幹部就聲稱,「陳弘平搞風水看起來是迷信,其實是很有道理、有作用的。風水這些東西以我們的智慧看不到,但是他的智慧也許看得到,知道好處在哪裡。」

可能有人以為,陳弘平不過是一個無知者,只有這些人才會這樣迷信風水。其實不然,就是一些「有知者」照樣也樂此不疲。前些年以一番「風水言論」驚爆網絡的「風水書記」就是一例。這位「風水書記」是重慶江津區委書記王銀峰,擁有理學博士頭銜,曾到日本名古屋大學、岐阜經濟大學講過學,被稱為學者型官員。當在建的樓高108米的水映康城擋住了背後高不足百米的江津區委辦公樓時,王銀峰惱怒萬分,於是就說出了諸如此類的「風水學說」「雷人語錄」:「你懂不懂風水?在這個地方你的建築起來了,就擋了政府的辦公樓。這裡是衙門!你要建在這裡的門口?」、「你建了後我還能在這裡坐嗎!就是因為你建了這個房子,我才在這裡坐不成!你建個房子搞得政府要搬遷!你們的房子必須拆!」、「要想跟政府玩的人,我們陪到底。」

真是難以讓人置信,主政一個地方的共產黨的一把手書記,竟然如此封建迷信、迷戀風水!而這樣的官員並非個別。現在有不少領導大搞封建迷信,求籤占卜,算命打卦,出差看黃曆,辦事選黃道吉日,逢寺廟帶頭磕頭。 善良的人們不禁要問了,為什麼那些政府官員要如此迷信風水?

這或許和我國一些官員素質不高有關。這些官員實際上已經失去了信仰,「不信馬列信鬼神」,在他們心中,什麼馬列主義真理,什麼對人民的敬畏,統統都見鬼去吧!剩下的事情就是天天想著如何才能更好地「為人民幣服務」,一旦靠讒上媚下做了官,就容易隨波逐流患得患失,總是希望能一帆風順,步步高陞,甚至不惜將陞官發財、逢凶化吉的希望就寄託到「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鬼神宿命上。於是就只能對虛無縹緲的「鬼神」的磕頭求拜了。

針對官員迷信風水現象,有學者分析認為,這是因為「官員普遍都比較焦慮,壓力比較大。他們希望能夠通過外界符號化的象徵,來給自己一種類似神靈信仰方面的寄託。從心理的角度講,這是一種緩解壓力的方式。」「現在官員的考核系統越來越完善,官員的壓力都比較大。看風水是為尋求一種心理安慰,也是一種對仕途的期待。」這似乎說得不錯,但以「情緒焦慮,壓力大」為由,來為一些官員迷信風水做辯解顯然是站不住腳的。人活在世上,誰又能沒有「情緒焦慮,壓力大」的時候呢?不少公務員相信「相面」、「周公解夢」、「星座預測」和「求籤」等迷信現象,為了「保官」、「陞官」,就要給祖墳遷一塊「風水寶地」,就要讓所謂的「大師」在辦公桌或本人身上貼上「護身符」等等,這足以證明一些官員信仰缺失,精神世界荒蕪,以致行事詭異荒唐,這種現象是非常可怕的,長此下去,號稱「三個代表」的黨的這些幹部,還能代表什麼呢?

毋庸置疑的是,官員們如此迷信風水,更多的是因為「心中有鬼」!這種行為的背後是深層次的不可告人的腐敗行為。一些官員為個人的陞遷,求官運、財運而迷信風水,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如原山東省泰安市委書記胡建學,曾祈求「大師」預測,他竟然可當副總理,只是命裡缺一座「橋」,於是他下令將已按計劃施工的國道改道,使其穿越一座水庫,並順理成章地在水庫上修起一座大橋。又如,靈石縣原縣委書記楊洪為了保佑官運亨通、步步高陞,將當地的石膏山改名為「仕高山」,寓意「凡到仕高山者,無官者可以入仕,居位者可以陞遷」。為了此山改名,他還不惜編造歷史,將宋太祖趙匡胤都搬了出來。

其實,這些官員迷信風水,求神拜佛,迷的不是「風水」而是仕途,拜的不是「神仙」而是上司,燒的不是「高香」而是鈔票,因此想方設法給上司送禮行賄,不擇手段地到處跑官要官。這些官員為了一己私慾,就鋌而走險,利用公權力謀私利,侵犯公共利益,不惜浪費公共資源。有業內人士透露,風水正在成為官員與商人之間交往和溝通的一種媒介。在風水的遮掩下,隱藏著許多潛規則。一,官員看風水,商人來埋單;二,風水當媒介,官商相勾結;三,利用風水顧問,插手工程招標。其間,風水師成為了官商相互勾結的紐帶。

古話說得好,「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那些迷信風水的官員大肆貪污腐敗,做了不少虧心事,而且還痴心妄想著爬上更高權位,而在腐敗生涯的背後,扭曲的心靈時時在承受著煎熬,為了能自得其樂苦中作樂,得到一些自我安慰,官員們如果不迷信風水,那他們的日子還能過下去嗎?

只是,迷信風水,就能保佑這些腐敗官員為非作歹下去嗎?不要忘了,「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黑龍江省原政協主席韓桂芝(因犯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處死刑)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其兒子被捕時,她怪罪兒媳婦信佛不夠虔誠,當她自己被雙規時,則仰天長嘆:「佛啊,我天天為你燒香、打坐,為你花了那麼多錢,你為什麼不保佑我呢?」

就是挪用公款為自己修陰宅的億元腐敗書記陳弘平,也在庭審結束,說出了一句著名的「風水」名言,「因果報應如影隨形,毫釐不差,千古鐵律。」 (有刪節)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5-05-04 12: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