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維權律師王宇一家三口疑遭綁架 網絡緊急尋找

大陸維權律師王宇凌晨疑遭中共當局綁架被抓。她被抓前與丈夫兒子失去聯繫,她猜測被官方控制,未能登機。(網絡圖片)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7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大陸維權律師王宇一家三口於7月9日凌晨失去聯繫。當晚王宇送先生、兒子去機場,回家後發現斷電、斷網,並有不明身分的人撬門,王宇凌晨發短信向朋友求救,並稱丈夫和兒子都聯繫不上。一大早有律師上王宇家查看,沒有人應答,王宇手機處於關機狀態。王宇疑遭中共當局綁架

王宇半夜發短信:有人撬門想抓她

王宇律師半夜發短訊:「太不要臉了!今天晚上剛送走先生和兒子去機場,家裡突然斷電了,接著wifi斷了。然後就有人撬門的聲音,我從貓眼往外看,漆黑一團,甚麼也看不到。偶爾有低聲說話的聲音,但聽不清楚,我先生和兒子的電話都處於無人接聽狀態,他們現在到底怎麼樣了?有甚麼事衝我來,為甚麼嚇唬孩子?幹這些雞鳴鼠盜的勾當!不要臉!」

半夜,網友「江湖秀才」也曾發消息:請緊急關注王宇律師!此時此刻,北京衙役正在撬她家的門,想破門進來抓她。家裡已被斷電,老公兒子都不在家。王宇律師是不畏強權的女中豪傑,被官府視為眼中釘,不惜動用各大官媒不遺餘力地抹黑。深更半夜,北京衙役膽敢撬女律師的家門,請網友強烈譴責這種強盜流氓行為!

維權律師劉巍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證實王宇出事。她們通電話時,王宇預感要出事,她家整棟樓都停電了,王宇猜測停電就是為了抓她。開始王宇還能跟機場裡的丈夫聯繫上,後來電話就沒有人接聽了,王宇預感丈夫和兒子沒能登上飛機,被官方給控制了,非常擔心他們兩人安全,不知道怎麼辦好。

在劉巍跟王宇通話之前,有人還在撬王宇家的門。4點17分,王宇給她發了最後一個信息,又有人撬她家門,就再也沒有任何消息了。

王宇朋友核實王宇的先生包龍軍並沒有出境記錄,意味著他們沒有登上原計畫的航班。大紀元記者也致電包龍軍,其手機為關機狀態。

小區保安證實警方半夜以吸毒名義抓人

記者致電律師程海,他介紹說,自己家離王宇家最近,早上7點不到,上她家去看了一下,敲門無人回答,門鎖沒有被撬壞。王宇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他估計王宇被抓。記者聯繫王宇律師轄區的來廣營派出所電話,但一直無人接聽。

有律師前往來廣營派出所詢問王宇的事情,接待警察面對詢問言辭閃爍,不回答是否在此,只關心律师和王宇是甚麼關係,並且讓等二十四小時。

據悉昨夜凌晨四時左右,大約二十多名警察以抓吸毒人員為名,包圍了王宇所住的單元樓,帶走一人。具體是誰,保安稱不知道。

網絡緊急尋找王宇律師

王宇律師失蹤後,網絡上出現了緊急尋找王宇律師SOS的呼聲。(網絡圖片)
王宇律師失蹤後,網絡上出現了緊急尋找王宇律師SOS的呼聲。(網絡圖片)

王宇律師失蹤後,網絡上出現了緊急尋找王宇律師SOS的呼聲。浙江溫州的陳晨也發緊急尋找王宇律師的消息說:「北京著名人權律師王宇女士,七月九日凌晨四點左右被二十多名不明身份之人撬開房間強行帶走(她丈夫包龍軍律師,兒子也在北京首都機場失去聯繫),現在已近二十小時,電話處於無人接聽狀態,敬請全國公民幫忙尋找,請擴散。」

王宇同行也給與她很高評價,讚她是中國律師的驕傲。王全平律師寫道:「 她是勇敢、正直、無私的人權律師。多數時間奔波在維權的路上,為蒙冤受難的公民仗義執言,多次被公權辱罵、搶手機、驅逐甚至非法關押,但她毫不畏懼,與違法公權殊死抗爭。她不計名利,不賺大錢,卻風塵僕僕辦理各種吃力不討好的公益案件,只求法律正義。她叫王宇,中國律師的驕傲。」

綁架前遭到中共黨媒的抹黑

王宇律師被綁架前,遭到中共黨媒的集體抹黑。6月上中旬,中共黨媒新華網發文「打人致聾被判刑,拒不執行判決仍四處『接活』」,攻擊王宇,用2008年王宇經歷的一段冤案對她進行構陷、抹黑。其它喉舌轉載此文。

中共對王宇律師的攻擊激起很多律師同行的譴責,大陸張慶方律師公開說:「官媒這次對王宇的發難,恰恰是對她最高的褒獎。這年頭如果誰成了官方宣傳的正面典型,我一定首先懷疑其人品。」

大陸李長青律師也表示,王宇律師作為天津鐵路公檢法的冤獄受害者,在釋放後,從商務律師悲憤轉型投身維權訴訟,成為一個卓越的人權律師。這幾天,官方抹黑鋪天蓋地而來,但她的冤案正好再一次展現在世人面前。

被綁架前遭地方法庭的打壓

7月2日,王宇律師代理的法輪功學員案子在河北省三河市法院開庭,庭中王宇律師抗議合議庭違法,被衝進來的7、8名法警拖出法庭外,從三樓一直拖到一樓,被重重扔到法院外的大街上。王宇為此向當地檢察院控告。

王宇為法輪功學員維權

王宇代理了大量的維權案和法輪功信仰案,僅以建三江法輪功案為例,她秉持法律人的良知為當事人爭取權益,遭到中共當局的忌恨。

今年1月7日,王宇、張維玉兩位律師到佳木斯市看守所會見當事人法輪功學員李桂芳和孟繁荔。看守所接待人員出示建三江農墾法院函,稱王全璋、劉連賀、王宇、陳智勇、藺其磊、張維玉在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案件中,當庭拒絕為當事人辯護,已喪失辯護資格,不得安排六律師會見。二律師指出法院信函不符合事實,王全璋、劉連賀是被審判長違法剝奪辯護資格,其餘四律師不是拒絕辯護,而是解除委託關係。事後,當事人認為原來的律師給他們辯護更合適,律師們又與當事人重新建立委託關係,這符合法律規定。

1月8日上午,在未通知辯護律師到庭的情況下,建三江農墾法院前進法庭強行開庭審理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石孟文的案件。下午,王宇、張維玉律師到黑龍江省檢察院農墾區分院遞交對農墾法院強行開庭的抗議書。

從1月19日開始,幾名代理律師向當地相關機構展開大規模的投訴、控告,並且舉牌抗議。 張維玉、劉連賀律師19日到佳木斯看守所會見被拒,兩律師到黑龍江省檢察院農墾分院控告。1月22日,王宇律師再到佳木斯看守所會見,同樣被拒。1月22日,唐天昊律師到建三江看守所會見被拒。1月23日,王宇、唐天昊律師就被拒絕會見一事到黑龍江省人大、省高級法院、省檢察院進行控告。

3月15日,唐天昊、王宇律師到建三江法院,要求見刑庭庭長王敬軍和副院長李清,負責接待的法警說他們不在。律師數次來此都見不到案件審判人員。之後,兩位律師到黑龍江高院反映情況,再次遭遇安檢,他們拒絕配合安檢,法警蠻橫地說:不安檢不讓進,這是我們自己的規定。

6月25日,建三江案的四位當事人家屬全部到達省農墾中級法院,與馮延強、許付桂、謝陽、王宇律師簽二審委託手續。

責任編輯:李曉清

評論
2015-07-09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