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習近平圍剿廣東幫系列報導

習近平圍剿廣東幫 萬慶良公共情婦曝光(下)

人氣: 3806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史軒之綜合報導)2014年「7.1」前夕,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突然落馬,被視為廣東政壇的「明日之星」,一夕間卻成階下囚,震撼廣東官場。萬慶良成為中共十八大後,廣東落馬的首個部級「老虎」。他已因受賄罪於上月底被判無期。縱觀萬慶良仕途,其快速發跡與多種罪行都與江派緊密相連。

老人絕食多日 遭黑監獄虐殺

據明慧網報導,揭陽非法關押、摧殘甚至虐殺法輪功學員的黑窩眾多。在這些地方,管教人員對犯人使出各種陰險手段成為慣例。而揭陽市第一看守所手段之殘忍、氣氛之恐怖首屈一指。

對於女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揭陽市第一看守所指使七、八個男犯人強行讓她們坐在椅子上,按住她們的手、腳、頭部,捏住鼻,或下踩在地上,強行灌食。犯人們長時間未與女性接觸,且多為道德敗壞之輩,他們以幫助灌食為由,順勢在女學員身上亂摸,甚至觸及敏感、隱私部位,以此取樂,事後還津津樂道,使女學員身心遭到極大傷害。

2002年3月23日,揭陽市50多歲的女法輪功學員黃素君發真相材料時被抓,被非法關進揭陽市第一看守所。5月18日以後,她開始絕食抗議。由於她一直堅持絕食,警察幾次強行灌食而未果。由於遭加重迫害,6月7日黃素君已無法站立。

6月11日下午5時30分,黃素君在看守所再次陷入深度昏迷,法制股魏玩榮才帶隊,叫一外省車伕抱送黃素君回家。當時,魏玩榮對黃素君的家屬撒謊,說她還會走。

黃素君被送回家時,已經奄奄一息。其丈夫劉仰歆找來醫生救治。當時她已無法正常進食,醫生明示應儘快送醫院搶救,但黃素君終因身體太過虛弱,於6月15日撒手人寰。

無辜男兒遭監獄毒打 吐血昏迷離世

黃湧忠是萬慶良主政揭陽期間,又一名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

黃湧忠家住揭陽市東山新河村,自幼體弱,患有癲癇病,20歲做工時不慎被機器扎斷4根手指,因流血過多,導致身體非常虛弱,臉色蒼白,用他的母親的話說:風刮得大點都會把他掀倒。1997年,他幸遇法輪功,修煉幾個月後他的身體變得強壯起來,臉色也紅潤了。癲癇病再也沒發作過,加上他從小好學,漸漸掌握了一些維修家電的技術,從此日子過得健康、幸福而充實。

但這樣的幸福日子因中共發起對法輪功的鎮壓而很快消失。

黃湧忠生前照片(明慧網)
黃湧忠生前照片(明慧網)

2001年9月9日,黃湧忠在揭東龍尾鎮給人們發放介紹法輪功真相的傳單時被綁架,關在揭東看守所,後送韶關北江監獄。

在北江監獄裡,黃湧忠被單獨關小號,強制超額勞動,不讓睡覺。黃湧忠多次被警察、犯人打得傷痕纍纍,昏迷過去。

2006年7月2日,黃湧忠的父母被監獄通知前來看兒子。當時,黃湧忠被手銬腳鐐鎖在病床上,已經不能說話,生命垂危。母親掀開被子,看到兒子身上都是一塊塊的瘀傷。

父母將奄奄一息的兒子領回家,10多天後黃湧忠便吐血昏迷,最終離世,年僅30歲。

黃湧忠生前照片,圖為他被韶關監獄惡警毒打後15天所攝。(明慧網)
黃湧忠生前照片,圖為他被韶關監獄惡警毒打後15天所攝。(明慧網)

自1999年7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至萬慶良落馬,揭陽至少有10多人被迫害致死,數十人遭非法判刑,約百人遭非法勞教,遭非法拘捕、劫持至本地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則有3000人次之多,其它類型的迫害則難以盡敘。

揭陽腐敗窩案及曹鑒燎貪腐案

至於萬慶良的經濟問題,陸媒報導稱,他與廣州前副市長曹鑒燎貪腐案有關。

曹鑒燎於2013年底落馬,主要涉及廣州中心城區域天河等地城中村改造過程中的土地出讓等問題。多個城中村村民,因該村舊改過程中官員貪腐等問題上訪時,多次揭露腐敗問題與曹鑒燎及其親友密切相關。

廣東省一名知情官員透露,曹鑒燎的保護傘能量不小,大家都在傳他與萬慶良關係密切。

報導指,萬慶良落馬,更與2012年底爆發的揭陽腐敗窩案有關。原揭陽市委書記陳弘平是倒下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此後原副市長鄭松標、原常務副市長劉盛發、原市委副書記羅歐等多人也陸續被查。

陳弘平是萬慶良任揭陽市委書記時的副手,萬慶良2008年升任廣東副省長後,陳弘平升任揭陽書記。上任後一年內,他就靠著萬慶良的關係,先後敲定了潮汕機場、中石油世界級石油煉化項目、投資100億美元的烏嶼核電項目、中海油LNG 接收站、華潤電力、中電投粵東儲煤配送中心等重大項目。而這些項目幾乎都是江派要員曾慶紅、周永康等人的控制領域。

財新網曾報導,鄭松標被視為陳弘平的左膀右臂,案情涉及在揭陽潮汕機場建設中謀取巨額私利。

據《南方都市報》2010年報導,一位知情人士稱,揭陽一些大項目就是「無中生有」,比如潮汕機場,原本快要被「槍斃」了,大家都覺得沒有多大希望,但萬慶良親自帶隊爭取了下來。

報導稱,2009年底才最終獲得「路條」、首期投資585億元(人民幣)的「中石油廣東石化煉油項目」,也與萬慶良有關。知情者稱,該項目雖是他離任後才最後確定,但「他做了很重要的前期工作,制定了汕潮揭石化產業規劃,奠定了基礎」。

2013年6月25日,陳弘平因涉嫌受賄罪被捕。經查,他在揭陽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牟取利益,多次收受賄賂,數額「十分驚人」。

與人共享情婦 生活淫亂奢靡

除經濟問題外,萬慶良的主要問題還有包二奶。知情者在網上爆料,萬慶良與時任揭陽市委書記陳弘平共享情婦許某。許某分別為他們各生一子,並由萬安排在廣州隱居撫養﹔為回報情婦,萬、陳兩人利用權力為她及其家人謀私,包攬工程等,令情婦家族富甲一方。爆料人指,如此無廉恥的流氓官員,真正讓百姓明白了甚麼叫「衣冠禽獸」,並譏萬慶良比重慶淫官雷正富更狗血。

新京報2016年5月1日的報導證實,許某即是許秋琳,曾用名許小婉,她是萬慶良與陳弘平的「公共情婦」。2016年4月26日,許秋琳因行賄被判有期徒刑6年。網上還流傳她的美照。

公開資料顯示,2004年至2008年,萬慶良擔任揭陽市委書記,陳弘平擔任副書記,許秋琳是揭陽市潤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

而許秋琳在2015年6月庭審最後陳述階段說到,「我有六個孩子,最小的才10個月,其次一個23個月,快三年了我沒有見過他們,我現在都不知道他們長成什麼樣了,他們的爸爸都被抓了。」

據說,萬慶良還不止這一名情婦和私生子,至少有5名私生子曾排隊等著做DNA鑑定。

調任廣東副省長後,萬慶良也常有出格言行,例如在廣州房價飆升的情況下,他稱自己在珠江帝景的豪宅有130多平方米,獲政府補貼每月只繳租600元。

網民查證,珠江帝景是廣州高檔豪華小區,房價每平米超過4萬元,600元能租到130多平方米簡直是天方夜譚。萬慶良此言一時被傳為笑談。網友炮轟類似「何不食肉糜」,並戲稱他為「600帝」。

掌控中共在港特務 參與江派攪局

據悉,萬慶良還是負責港澳工作的江派大佬曾慶紅的心腹,一直參與江派在香港的攪局,手中握有江派在香港的特務聯繫線索,包括香港「青關會」、同鄉會和商會。香港的中共地下黨,多由萬慶良安排到廣州、深圳召開秘密會議。

2014年6月10日,江派常委張德江、劉雲山控制的國新辦,突然拋出香港政改白皮書,變相改動「一國兩制」的定義,引發香港各界激烈反彈。為警告江派在港攪局,習近平於「七一」前夕將萬慶良拿下。

萬慶良還與江派培植的香港特首梁振英互動頻繁,在白皮書出臺前和梁振英多次會面,參與了江派在香港的攪局。

由於萬慶良作為港澳特務的聯絡員,直接與曾慶紅發生聯繫,外界分析,萬慶良案宣判時,宣判書說他有「重大立功表現」,可能是指供出了曾慶紅。

其實,去年12月25日萬慶良受審當天,中紀委機關報就刊發了一篇頗有深意的文章,矛頭直指「帶病提拔」的根源,歷數了「伯樂」失職的各種表現。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此文很可能是暗指曾慶紅。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10-26 7: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