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調查報導:專為謀殺而建的醫院(三)

【獨家】天津移植中心病患床位洩漏的秘密

中共活摘器官罪惡的黑幕已經被撕開,大量確鑿證據和重要線索陸續曝光,黑幕口子被越撕扯越大。(新紀元合成圖)

人氣: 2439
【字號】    

【大紀元2016年03月30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羅宇(Matthew Robertson)、方雅報導,張小清編譯)為新建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天津市委市政府花費了1.3億元人民幣(約2,000萬美元)。雖然在中國,基礎設施建設往往伴隨著巨額浪費,或用來為當地經濟數據撐門面,並不產生效益,但東方移植中心大樓卻是個例外。新樓建成後馬上就投入使用且高負荷運轉。這一情況來自「中國建築改造網」,該網提供中國各地建築與修繕工程的詳細數據。

關鍵的證據來自天津建築設計院的一份22頁的PDF文件,任何人只需在該網進行註冊即可下載,內容涉及2006年移植大樓竣工後即開始、2008年完成的改造工程。

(接上文

移植中心建築工程資料提供的線索

該文件2009年10月被收入中國建築改造網,從第13頁的一張照片判斷,文件完成於2008年底。這項工程據稱主要針對醫院主樓、門診樓和急救病房(不涉及移植樓),宗旨是「強化節能效果,提高病人舒適性」,門診大樓還加蓋了一層,從三層變成四層。不過,文件中卻包含一個很關鍵的線索:「醫院每天平均門診量2,000人次,床位使用率達到86%,其中肝腎移植病床的使用率達90%以上。」

「天津一中心」用於移植部的床位總計500張,均位於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雖然當時該院的病床總數為1,200餘張,移植病人在專用病床緊缺的情況下可以住到其它病房,但這種可能性我們不考慮,這裡只利用兩個數據:移植專用床位500張,年使用率90%。

也就是說,每天都有450張病床住著移植患者——他們或許是來做肝或腎移植,或是移植其它器官和組織。

醫院針對外國患者的廣告顯示,器官旅遊者的住院時間可能在一兩個月之間,取決於等待供體的時間,以及術後靜養所需時間。

但其它資料顯示,實際住院時間很可能更短。比如,2007年兩名加拿大調查員在採訪器官移植旅遊者時,獲知住院時間只有7天。一名北大人民醫院的副主任醫師稱,住院時間平均為兩到三週

如果患者平均住院時間為一個月,則2006年末到2008年末該中心的移植手術數量應為5,400例;如果病人留院兩個月,總數則將是2,700例。

外界不太可能獲知該院患者實際的平均住院時間,但為本文做顧問的西方移植外科醫生認為,這裡描述的情況是合理的。

新移植中心床位的高使用率是否只是開張兩年內的「一時紅火」?不是的,根據其它報告,這種情形很快成了常態。

另一個有關移植中心床位使用情況的數據採集點,來自北方網2014年6月25日對該院的簡介。文中寫道:「2013年,我院根據發展的需要,調整了醫療資源與扶持政策。增加編制床位300張,總床位達到1,500張。病床使用率131.1%……病床使用率同比增長5.7%。」報告中沒有說明床位使用率怎麼可能超過100%,但在中國的醫院裡,經常有走廊加床。

圖表3: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床位增長示意圖。(大紀元製圖)

2013年,該院增加了300張床位,總數達到1,500張。不同科室的病床分配也有所調整,包括器官移植中心在內,不過簡介中沒有具體說明分配到各病區的床位具體是多少張。

由此,很難知道2012至2013年間這1,500張床位或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原有的500張病床中,有多少用在了器官移植上。但病床極高的使用率則沒有變:從2009年的90%,達到2013年的131%。

這一比率在竄升之前是一度暴跌還是緩慢增長(如官方給的移植數據那樣)不得而知,不過,最大的可能性還是逐步增長。

到2015年7月,該院又在新址開始了新一輪擴建,包括每天能接待六七千人的門診部、每天能接診1,200宗的急救中心、能容納2,000輛車的地下停車場,還有直升機停機坪。新建築定於2017年底竣工,將設2,000張病床,有多少將用於移植還不清楚。

真假難辨的數據

頻繁的各種擴建活動提示著怎樣的移植數據呢?

前面提到關於該院2006年後移植總量的唯一官方數據有兩個:到2010年累計器官移植總數為5,000例;2014年累計近1萬例。通過兩個工整的線性增長數字,該院要外界相信,在2006年移植中心大樓投入運營、增加500張床位和先進的設施之後,其移植數量並沒有大幅增長。

但事實描繪出的則是另一番景象:韓國器官移植患者中間傳說,醫院的入住率遠遠超過了接待能力。建築工程記錄顯示了2006年之後持續增容的需要;而100多名醫生中,僅幾人的手術量加起來就已近萬。

按照2007年到2013年末該中心500張病床占用率一直接近飽和甚至超出負荷,平均住院時間一個月來計算,保守估計移植總數為5萬例左右。考慮到許多未知因素,實際多少我們不得而知,只能進行粗略估計。大紀元製作了一個表格來標示估算出的移植總數。

柱形圖中,官方公布的肝臟移植總量標示為紅色,據床位占用率的官方數據、取一個月的平均住院時長估算出的肝腎臟移植手術總量標示為橙黃色。(大紀元製圖)

而即便是最保守的估算,也比15年1萬例肝移植的官方數據高得多。數字本身已經難以解釋,而由床位使用率簡單推算出的移植數量之高,更是任何已知器官源頭都沒法解釋的。

當然,醫院改造工程的文件中是否編造數字,這一點無從得知;只是,醫院有甚麼理由要在市政府資金已到位、工程已完工的情況下,向全國建築數據庫提交捏造的數據呢?建築面積和床位數量是有形的基礎設施,數據很難偽造;而床位占用率方面,據以上兩個官方信息來源,從2006年底到2013年年底一直呈上升之勢。

不過,這樣的估算也面臨諸多疑問,比如,由床位占用率提示出的「死刑犯」人數並不準確。考慮到給親屬捐出一隻腎既不會致命也不違背倫理(「天津一中心」的移植手術肯定也包括這種形式),器官受者和「死刑犯」供者的比例很可能不是1:1。一個病患可能接受來自多名供者的多器官聯合移植,一名「死刑犯」供者也可供多個病患做器官移植。

考慮到複雜的變量和多個未知數,要準確給出有多少「死刑犯」為滿足「天津一中心」移植產業的需要而被用為供體,是不明智的做法。但無論數字多少,所提示的訊息都是相同的:為滿足需要,一定有某個神秘未知的器官供體來源。

死囚無法掩蓋器官來源疑團

據中共官方解釋,中國這些年來唯一可靠的器官來源就是死刑犯。

2015年1月8日,大陸「健康界」網站刊出對黃潔夫的專訪,這位中共器官移植政策發言人承認:「長期以來,中國未能建立一個國家器官捐獻體系,從上個世紀80年代至2009年,中國公民自願捐獻僅120例,中國成為世界捐獻率最低的國家。」

在中國,死刑犯的人數屬於國家機密,沒有任何公開數據,不過第三方機構早已在進行估算。據設在美國、以中國為關注焦點的人權組織「對話基金會」估算,移植手術數量受質疑的這些年中,每年死刑犯人數在2,400至12,000人之間不等。

為了分析方便,假設全中國一年的死刑犯有6,000名,在天津處決的人數約合42人(按天津市700萬人口進行等比例分配);如果是5,000名,天津就只有35人。然而,由於血液指標不健康、吸毒、年齡以及其它原因,許多囚犯並非合格的器官捐獻者。

中共官員和逃亡海外人士的大量證詞已表明,執行死刑的程序涉及當地法院和監獄,他們與當地醫院及醫生都有自己的一套關係。中共官僚「封地」的一貫做法,意味著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不太可能從其它地方隨意調用死刑犯。

特別是該院的快速發展並不是孤立現象:幾十家、甚至幾百家中國移植醫院都在開展移植醫師培訓、興建新設施,並且標榜在短期內能為受者提供新鮮器官——等待時間短則幾週,長則幾個月。

據黨媒新華社2014年報導,過去幾年中中國有600家醫院在爭搶供體來源。所有這些移植中心都需要器官。同一時期,各個醫院網站上出現招攬移植生意的廣告,標榜供體器官質量極佳、等待時間極短。這些令人不寒而慄的廣告,大部分在2006年之後逐漸從網上消失。但有些網站仍然持續作業,其中專門為天津一中心招攬顧客的www.cntransplant.com一直到2014年才被關閉。

此英文網站2008年存檔頁面直言不諱:「與西方國家相比,中國器官供體來源還算是充足,這是事實。」這明顯是在招攬外國移植遊客。

網站上給患者提供的指南列出獲取器官的簡單步驟。首先是不需要排隊等器官,患者只需通過電子郵件發來文件,付500美元,即可登機前往醫院。最後一道程序(第九步)是「入院後接受仔細體檢,在等待供體期間(需一個月左右)會得到很好的護理」。

同時,該網站的中文登陸頁面則標榜只需等待兩週。

網站的另一板塊採取問答形式。問:「抵達醫院時需要辦哪些手續?」答:「一旦你的數據入庫,醫院就會開始在中國各地搜尋匹配的器官。」

「僅只這一行字就太令人震驚了。」悉尼大學教授、醫生反強摘組織董事會成員瑪麗亞‧辛格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表示。「我們會全國上下地幫你搜尋器官,」她接著說,「搜器官?在沒有捐贈者登記體系的情況下,在全國搜尋器官捐贈者。那是甚麼意思?意思是,他們絕對是在尋找為給你做手術要殺的人。這太離譜了,非常令人難以置信。」

的確,一部描述中國移植黑幕的獲獎新紀錄片就以「難以置信」(Hard to Believe)為題。紐約大學醫學中心生物醫學倫理系的創建人兼主任阿瑟‧卡普蘭(Arthur Caplan)博士解釋了中國與其它國家的天壤之別:「在美國,在歐洲,你必須先死去才能成為器官捐贈者;在中國,他們會把你弄死。」

要實現超短的等待時間,就只能從事先篩選過的供體庫中快速尋找各項指標匹配的供體,用死刑犯或良心犯做供體庫都有可能。

而在涉及到瘋狂暴漲的移植數量時,單單死刑犯根本無法滿足這家天津醫院的旺盛需求。認識到這一點是很關鍵的第一步:如果器官並不來自於自願捐贈者或死刑犯,必定還有其它來源。

以色列最大醫療中心——特拉維夫大學舍巴醫療中心心臟移植部主任、以色列器官移植學會主席亞考布‧李維(Jacob Lavee)博士。(Alex Ma/Epoch Times)

對於近一兩年中共所宣揚的完全以自願捐獻為供體來源的說法,以色列器官移植學會主席、特拉維夫大學醫療中心心臟移植部主任亞考布・李維(Jacob Lavee)博士提出質疑:「稍微熟悉一點全球器官捐贈發展趨勢的人,都不能接受這樣的說辭:一個龐大且完善的使用死囚的器官供體庫,在一年之內就奇蹟般地被自願捐贈者替換。」

李維博士在電子郵件中接著寫道:「如果所用的正式行刑的死刑犯器官真的減少了,在天津和中國其它地區顯然正持續進行的大規模移植,必定有不同於官方說法的器官來源,(中共官方)必須對此作出解釋。」

以此為突破口,不少調查人員指控中共正在進行一場很大程度上被人們忽視的秘密大屠殺。配合成卷的其它證據,調查者們描述了駭人聽聞的反人類罪行:醫生與劊子手狼狽為奸,器官摘取手術本身就是殺人的手段,切取新鮮器官後須放掉血液,才能進行灌注保存。

關於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最早的一份調查報告發表於2006年,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是兩位作者之一。他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表示:「這項調查意在提出問題,它並不能回答問題。但它確實讓人對既定答案提出懷疑。」#

(未完待續)

全文:

大紀元調查報導:專為謀殺而建的醫院(一)

大紀元調查報導:專為謀殺而建的醫院(二)

大紀元調查報導:專為謀殺而建的醫院(三)

大紀元調查報導:專為謀殺而建的醫院(四)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04-03 10: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