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新書選登之十:慘絕人寰的嚎叫

高智晟律師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大紀元)

高智晟律師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大紀元)

人氣: 114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20日訊】(編者按:大紀元獲高律師家人授權,節選刊登高智晟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的部分內容。這本書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師在整個十年被非法關押期間經歷的酷刑、牢獄生活、軍營武警的暴虐、最高層的膽小如鼠等鮮為人知的內幕。高智晟律師承受了地獄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著走出了監獄,並看清了中共的邪惡、虛弱、腐爛和崩亡。)

終於,王處長發話啦:「狗屎,感覺怎麼樣,幾位大爺給丫的上的菜合不合口味?不急,時間長著呢,你又落到你這幾位大爺手上,算丫的倒了血楣,不過幾位大爺覺得你還有點膽量,你的這幾位大爺吃這口(指施酷刑)也有點年頭啦,敢寫出去的真還就沒有撞著,你寫了,嗯?給丫的操死的也不是沒有過,敢嗎?死啦,死啦白死,悄悄的自己丫的埋了,不是沒有。你寫了,寫了倒沒有甚麼,怕這個嗎?現在丫的像狗一樣趴在哥幾個的跟前,你甚麼都明白了,寫了有用嗎?哥幾個年底還戴了大紅花呢,寫出去不是壞事,讓丫的們看看,不老老實實就操丫的。」

就在王說話的時候,那位我心裡賜其綽號「阿巨兄」的銼子(這傢伙身高直抵一米五幾,與一米九左右的「重八君」形影不離,呈頗滑稽的景致),揪起我靠在牆根,然後從容地將叼在嘴上的五根煙點著,我已完全清楚他要做甚麼,前次酷刑時,每至間暇,他必點著幾隻煙,面無表情地熏著我的眼睛,他慢慢地彎下腰蹲下來,左手一把抓住我的頭髮,使勁往低壓,然後將右手裡的五隻煙移至我的眼下開始熏。

那邊王處長繼續罵著,大部分罵詞已不能記得很清楚了,只能回憶起些大致輪廓,「今天晚上就在樓道裡呆著,丫的聽清楚了,可不是讓丫的安安穩穩地呆著,美死你,由哥幾個伺候著丫的,解決一個問題,把上次寫的東西給抹了,怎麼抹,你再寫個東西上去,怎麼寫我們幾位大爺是外行,要麼生不如死,要麼趕緊寫了,不寫的事不要去想,上面挑了哥幾個來伺候你,自有裡面的道理,現在就說,寫還是不寫?」

我只是稀里糊塗地聽著,每至這種場合,我幾近全部掐熄了自己的思維活動,努力使痛苦盡悉遊離在生物層面上,之對減低痛苦當量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丫的讓臭狗屎站起來,丫的寫還是不寫?」我被「阿巨兄」揪得站立起來,那「重八君」走到我的右側,雙手猛地抓住我的雙肩上的衣服,將我壓彎了腰,問我:「寫不寫?」見我沒有回答,他突然用膝蓋向上猛擊我的胸部,問一句頂一膝,問一句頂一膝,到後來他乾脆不再問,就在那裡用膝蓋繼續撞擊我的胸部。

我能聽到一個陌生的慘叫聲,我可以肯定,那慘叫聲與意識是沒有關係的,我的眼睛已經模糊得甚麼也看不清,我感到一種翻江倒海的大震盪,我的思維幾乎完全停止,不是由於擊打,而是我自窒滅了思維的全部活動,但仍能聽,證明著思維仍保有本能的能力,我不清楚那棟樓有幾層,但可以肯定,十層以內都能聽到那種慘叫。漸漸地,我已不再有站立的力量,那「重八君」力氣真夠大,實際上到後面已完全地被他給提著,再後來,我聽到的不再是慘叫聲,而是一種極類似誇張性嘔吐時發出的聲音。

終於,那傢伙可能體力不支放了手,我砉然倒地,我的前額撞到地上。「啊,啊,啊」,我像劇烈的嘔吐一樣一口一口往外空吐著,只有不多的黏狀液體吐出,我的半側臉貼著地上的瓷磚,手一直背靠在後面,身上已沒有能力調試身體的姿勢,剛才的擊打過程,使人有一種昏天黑地的混亂感覺。慢慢地我又清醒起來,那地板很冰涼,清楚的感覺到半面臉下壓著的都是黏狀物。

他們又開始都點上了煙。我繼續側倒在那裡,「啊啊啊」的吐著氣,他們抽完了煙,王走近了我的肩前「你哥倆歇一會」,他說。然後,他一腳踩在我的肩上,電擊器爆出來劇烈的響聲,他一把將電擊器抵在我的下巴上,我徹底閉住了我的眼睛,我聽到了另一個陌生的聲音,無疑,那是我發出的,我實在找不到更恰切的描述,那聲音,幾近完全像,就是狗被主人用力踩住尾巴時發出的那種嚎叫聲,有時又類似小狗被揪著尾巴倒提著時發出的那種聲音。樓道裡,那種聲音與電擊器的聲音並揚。但那種聲音你是無力控抑的,它只在發出,你能聽見,但你卻沒有能力止息它,我感到自己的筋骨正在被生生地磔斷著,那種生理痛苦真的不是普通人的文字能夠述說清楚的,就那種痛的震撼而言,我後來思考過,即便文藝也會盡顯無力和乾癟。

但這次的電擊時間和2007年9月份比起來,可謂小兒科,前後時間持續不到半小時,而且始終僅王一個人實施,也沒有電擊生殖器。不到半小時,王停止了電擊,我聽到他進了一個房間,電擊器好像扔到一張桌子上的聲音(他進的房間在我頭頂那頭,我無法看得見),不到一分鐘,另外兩人也都走了進去,聽到門被關上的聲音,樓道裡又進入了死寂。

樓道裡就剩下我一個人,但那死寂是極其短暫的,我聽到一種極其微小的呻吟聲,我開始感覺到了地上的冰冷,我提醒自己甚麼都不要去想,因為這裡所有的過程都不用你操心,你就跟著走吧。我也提醒自己,你正走在一段極困難的路上,無論如何,你必須走下去,後退、旁騖都是死途。他們會帶著你走下去的,根本不用你操心。我突然想起來耿和她們娘仨的極清晰的面孔,思維異常地清醒起來。我想著,這是思想出現了「管湧」,想著剛才這幾幕若是發生在她們面前會是一種怎樣令人哀傷的情形,但我很快止息了思維活動,但這種「管湧」卻屢現頻出,尤其在施暴間隙。

他們可能是在那裡訾議著甚麼,門開啦,聽到他們走了出來。「把丫的拉起來,怪舒服的安」,是王的聲音,我被人拉起來,我居然感到腿部、腰部依然挺拔有力,大略站立姿勢是昂然而立的,但那的確不是有意而為之,卻惹怒了王處長:「掄丫的,你個狗漢奸也配在幾位大爺面前做出一副大義凜然的狀態?」那「重八君」撲過來左右開弓搧打我的兩臉,我像木樁一樣站立著,並不躲閃,因為躲閃反招恥笑,並不能使打擊不達或停止,二三十巴掌搧過去,他換成了握拳,在我左右下巴上擊打,已沒有了疼痛,只在大腦裡感到一下一下的木木的震動。打了一會兒他自己停了下來,大略他那拳頭也會痛。

王在一旁,提起電擊器觸在我的下巴上,然後間歇地按動電鈕,我依然不躲,那與勇氣、骨氣都無干涉,那時也無暇去想那麼多,那只是吃過許多苦楚後得來的經驗。躲,徒添笑柄,終於還是會被折磨。

我的不躲避激怒了王處長,「你媽X,你丫的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你個狗漢奸的腦子進水了嗎?」另外兩個人也都撲上來,三人六臂的猛擊,我連怎麼倒在地上也一點都記不清啦,只在開始的時候感到一種鈍器擊打頭部,我意識到自己已倒在地上時,就像突然做了一個短夢似的,又是一陣瘋狂的腳踢,其間我又聽到了慘叫聲,到他們開始點上煙休息時,我覺得自己處在一種很奇特的感覺狀態中,說不清道不白的,但究竟還是知道自己在地上躺著,旁邊的幾個人是折磨我的人。但這時人的具體痛苦若即若離,反而不大清楚,我不知道在生理上這是一種甚麼現象:我這時渾身大汗不止,身上的力量開始漸漸地減少,好像是隨附在汗水裡流去了。#

附:高智晟新書訂購鏈接

https://www.amazon.com/dp/B01JTGUFU0/ (電子版)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55(精裝)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48(平裝)

(大紀元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版權歸高智晟及其家人。)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08-23 12: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