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新書選登之一:首次綁架

高智晟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酷刑下跌維權律師高智晟自述》 (林丹/大紀元)
高智晟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酷刑下的維權律師高智晟自述》 (林丹/大紀元)
人氣: 644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09日訊】(編者按:大紀元獲高律師家人授權節選刊登高智晟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的部分內容。這本書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師在整個十年被非法關押期間經歷的酷刑、牢獄生活、軍營武警的暴虐、最高層的膽小如鼠等鮮為人知的內幕。高智晟律師承受了地獄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著走出了監獄,並看清了中共的邪惡、虛弱、腐爛和崩亡。)

在拓通中國政治現代化的道路上,滿是先行者和他(她)們親人們的血和淚。今天,沒完沒了的暴力綁架;棄絕人倫的電擊酷刑,背棄人道的野蠻囚禁,仍然是這條道路上的全部風景!十年來,綁架、囚禁、酷刑;再綁架、再囚禁、再酷刑成了我的生活,成了我這些年來經歷的全部,這樣的生活還有一年多就結束了。我的經歷並不偶然,是中華民族從1949年以來漫無邊際苦難的一部分,也是這個人類歷史上最凶殘政權「偉績」的一部分。一經獲得可能,即將之公諸於眾是我這些年裡從未改變過的想法⋯⋯

「立法院跨黨派國際人權促進會記者會」6月17日在台灣立法院中興大樓舉行,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女兒耿格出席與會。(陳柏州/大紀元)
「立法院跨黨派國際人權促進會記者會」6月17日在台灣立法院中興大樓舉行,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女兒耿格出席與會。(陳柏州/大紀元)

1. 2004年11月份左右的首次暴力綁架

2004年大約是11月份左右,也可能是10月底,具體時間我已記不確的,中共秘密警察對我實施了首次綁架。首先因為那是第一次,來得非常突然,當時對於誰是源頭這點是完全的不明究里,再加上綁架過程中營造出的暴力當量,直至暴徒們亮明身份之前,我是完全沒有想到那是政府所為。因為那時我自己也基本還屬於中國無腦大陣中的一員,雖然常有面對面地講述著大蓋帽們的凶殘與冷酷的苦主們的哭訴,但我終於還是常疑思那些凶殘和冷酷是具體真實的。總覺得明明白白地損人而不利己的事,只有瘋子才會去做。我還不大有從制度層面上去聯繫思考這些現象,這也是說明我是一個凡庸之人的證據。但在這點上,中共黑惡勢力一路替我釋疑過來,對於它的邪惡,你在哪一點上還有不大願意確信的衝動,它必會使你在頭破血流的苦楚中終於確信,是一路乾乾脆脆的邪惡,乾乾脆脆地教育了我。這次綁架是沒有任何跡象的。地點選在了北京以外的地方,又由陝西秘密警察施行,名義上是說我參與了西北國棉一廠下崗職工的和平抗議(我記不確的了),但從被綁架三天的內容看,這純粹是個幌子,而本身以這個理由綁架我即是無源水無本木。此前我與該廠的下崗職工沒有過任何牽涉,只是經朋友介紹,說大批職工無端下崗,那些下崗職工聚集在廠大門外和平抗議,遭到秘密警察的迫害,職工處境非常危險,希望我能去那裡一趟,給那些走投無路的職工一些幫助。說心裡話,我不大認同這種幫助的實質意義,因為這樣的苦難實在多得令人絕望。中國的下崗職工的災難,不敢說是人類文明史上空前絕後,卻也是這個時代的全世界獨有的災難現象,是江澤民、朱鎔基及胡溫主政期間造成的反人道惡果,是與鎮壓「法輪功」、強制拆遷及凶殘迫害上訪公民比肩著名的極冷酷的災難之一。增加就業,扶助失業者,是全世界所有政府的法定責任,而在中國,下崗職工的災難恰就是這被稱為政府的團伙直接策動造成的。什麼產業結構有問題、什麼效率低下問題、什麼經營觀念滯後問題,哪樣問題是由於那些職工造成的?誰都心知肚明,這些都是昏官們無能加無良而導致的直接結果。中共政府在對待下崗職工方面的凶殘及冷酷,是由其一貫的邪惡本質決定的,是江澤民、朱鎔基及胡溫之流在這個時代製造的深刻而廣泛的歷史性災難之一。通知你下崗你就得下崗,不允許你有任何不滿的表達。許多和平表達者和他們的同情者,都遭到了野蠻的打壓,中共對我的這一次暴力綁架就是這種野蠻打壓的一個具體事例。

那天我一出咸陽機場,就有招攬活的人貼上來,一上來就熱切地問到不到咸陽。咸陽機場我常路經,卻從未去過咸陽市里。經簡單交涉我同意坐他們的車,到了車上,竟有兩人已坐在車上了,副駕位及後座上各坐了一人,我頗詫異,那司機立即腆上笑臉說都是去咸陽市的,為了多掙點錢,希望我能將就。我沒有想那麼多就上了車,但不一會就覺得有些異樣,車不走大路而抄小道。小路上原本沒有路燈,而汽車卻關著燈行使,我正欲問其故,猛地,那兩位客人突然向我襲擊,一人控制我的雙手,一人將一個頭套套在了我的頭上,就在同時車被猛地剎住,有人用雙手抓住我的頭猛力前壓,因我坐在中間,頭被壓低至兩膝蓋之間,我的兩臂已被反制至背後,已不能給自己提供任何輔助性保護,我被壓得憋屈著,呼吸非常吃力,能聽見其他幾個人此時正快速地翻我的包,後來證明,他們實際上是在核實我的身份。大約幾分鐘後汽車又開始前行,由於事發突然,加之過程又製造出許多苦楚,所以我還無暇恐慌,注意力全集中在應對眼前苦楚上,汽車恢復行駛後,前排負責壓迫我頭顱的人歇了手,我得以稍直起一點腰來(還有兩旁各一隻手壓在我的肩上)。我的注意力開始考慮眼下已發生的事,考慮我的處境,我突然一句「幾位山寨爺,要錢還是要命?」車裡靜得出奇,幾秒鐘後終於有一生物接茬 「咋呼個球?要你慫命干球」。我又來了一句:「不夠刺激。」汽車緩緩前行,我感到車到了市區,有明顯的光亮掠動。又走了十幾分鐘又感到車進入了一個黑暗處,車停了下來,有人走了下去,我被人拉下來,手依然被人在後面控制著,我剛站穩直起腰來,有人猛地拔去我頭上的黑頭套,後面被人猛踹一腳,我被迫前趨猛撲幾步站穩,汽車猛地起步開走,我本能地回頭一看,竟發現我的包也放在了地上。「有道盜」,我心裡默念著,直至此時,我仍未想到這些賊嘍囉是政府人員,我發現我身處於一黑暗的小道上,兩頭都與大街相通,我穩定了一下情緒提起了包,準備走至明亮處再做處置。

剛走了幾步即又發現有些不同俗常,那鄰街口的地方有幾個黑衣人堵在出口上看著我,我依然繼續向前,心裡覺得今天怎麼這般奇怪,這搶劫已足夠的蹊蹺,怎麼…,正想著,那幾個黑衣人走過來截住我:「高智晟,你涉嫌擾亂社會秩序,我們現在宣布對你採取強制措施,現在就跟著我們走。」這真是跌宕起伏,卻讓人哭笑不得,我這才明白前面那些賊嘍囉搶劫的蹊蹺所在,他們顯然目睹了剛才我「下車」的那一幕,「既然是公職人員,就當按程序來,表明你們的身份。」我提醒了他們。「囉嗦個球,再囉嗦捶死你個錘子,到了咱陝西就有咱陝西的規矩,你個律師算個錘子。」一名大個子黑衣人竟怒而叫罵。再與他們交代法律等於對牛彈琴,我只好被他們幾個夾在中間往前走。我被帶進一個很舊的大樓過道里,樓道很暗,我已完全身不能自己,有兩人控制著我,一人糾住頭髮使勁往牆上推,臉被強迫貼在牆上,這時我聽見一個人在距我大約十米左右的地方打電話,只「東西已到手」一句,然後聽到他又走了過來,我被一把扭得轉過身來,應該是那人指揮的結果。「低頭,看個錘子,壓低錘子的頭,」那人命令道。我被倆人壓至彎腰九十度。「把皮帶給抽了,把這錘子手給綁上,我的臉與地面平行著,可能是血液低涌之故,眼球脹的很難受,有人過來解下我的皮帶,然後朝後捆住了我的手。這時,我聽到一群人走進樓道,「戴上,押著上中間那輛商務艙」,我聽到來人說。一個黑頭套套了上來,聽到一串車的雙蹦燈嘣響,我被押上車,車開始上了路,車的警示燈繼續嘣叫著。車上,我被兩個人夾在中間,一左一右各用一手壓在我的肩上,頭一直被壓得低至兩膝中間,大約半個小時後,車隊停了下來,我被人架下了車,然後架著走進一個有門的地方,經七捌八轉的終於進了一個房間,我被推到一處站定,房間裡很安靜,能感覺到是在等待人。

大約二十分鐘後,聽到有幾個人走進來,有人走了出去。我的頭套被抓掉,我掃視了房間,跟前站了幾個人,看那種神態應是幾個做官的,正陰沉著臉盯著我,那,應該是一個賓館的房間,裡面的東西已全部搬空,這點做法上與北京秘密警察完全一致。有一個肥矬子背著手走近我,猛地一把抓住我的領帶使勁地勒,我被勒的難受異常,房間裡只能聽到我和那肥矬子兩人的、在地上緊張的腳步頓踏聲,我的內心震驚異常,我不明白他們要幹什麼,更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這樣作?那肥矬子的情緒顯然開始失控,他瘋狂地勒緊我的脖子,在那不大的房間地上拚命地往來折騰。大約二十分鐘後,我們倆都大汗淋漓,他停止了腳下的騰挪閃躍,房間裡只剩下我和他的喘氣聲,這時,那肥矬子突然大喊:「把椅子搬進來一把。」門開了,有人送進來一把椅子放在了牆角上,他拉著我的領帶走到椅子跟前:「站在椅子上去。」他凶狠地命令道。我這時已精疲力竭,更多的是哀傷、憤怒和震驚所致。我直到此時仍不知他們為什麼要這樣瘋狂的暴虐,我沒有聽從呵斥,那肥矬子騰出右手,握拳朝著我的下巴猛地向上擊打,邊打邊喊:「上不上去?上不上去?」(未完待續)#

附:高智晟新書訂購鏈接

https://www.amazon.com/dp/B01JTGUFU0/ (電子版)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55(精裝)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48(平裝)

(大紀元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版權歸高智晟及其家人。)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08-09 3: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