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人為何進入Hard模式 學者:非正常社會

人氣: 43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陳漢、周慧心採訪報導)近來網上流傳一個段子《我們的人生為什麼會進入Hard模式》,當中用遊戲的語言描述生活在當今中國社會的人的無奈。有學者表示,中共統治下的社會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每個人,不論年齡、階層,都生活在「Hard模式」中。

這個段子寫道:「所謂Hard模式的人生大概就是:幼兒園被送到攜程,小學被送到豫章書院,中學被送到楊永信那裡,大學時借了裸貸,畢業後被騙進了傳銷,談戀愛找了翟欣欣,結婚找了馬蓉,氣出一身病,吃點含有馬兜鈴酸的藥補補身子,最後腎衰竭躺在養老院被虐待,好不容易入土為安,還有人在墳頭蹦迪⋯⋯」

網上一名為「作家天佑」網民的撰文解釋稱,「Hard模式」這個術語是從遊戲中借鑑過來的。簡單地說就是困難模式,對手比較強,難通關。跟這個Hard模式對應的,還有Easy(容易)模式,Normal(正常)模式。那麼,將人生和遊戲中的模式作比較,這是近年來年輕人們對人生的反思。

段子中敘述的從出生、到老、到死所遇到的種種狀況,都是最近在大陸社會發生的事件:

2017年11月2日,上海攜程親子園被曝光幼師給幼兒餵食芥末的虐童事件;

2017年11月9日,媒體曝光南昌市豫章書院用嚴重體罰、囚禁、暴力訓練,並通過連坐、告密以及層層監督體系,營造緊張、恐怖的氣氛,達到讓學生無條件服從的目的。

楊永信是臨沂市第四人民醫院副院長,臨沂市網絡成癮戒治中心主任,2008年央視曝光了楊永信使用電擊「治療」患上「網癮」的孩子,同時對他們進行各種精神洗腦,其網戒中心被稱為是新時代的「集中營」。

裸貸」在中國的大學校園風風火火好多年,這一貸款方式要求女生手持身份證拍裸照作欠條,根據樣貌不同,貸款的額度可有幾百到數萬的差異。當借貸逾期不還時,或要求借款人「肉償」。

2017年7月14日,山東人李文星和畢業於內蒙古科技大學的張超慘死在天津,他們都曾通過網絡招聘平台被騙入「蝶蓓蕾」傳銷組織。而在2011年3月,湖南省曾連續發生6所高校上百名學生被傳銷組織控制而失蹤,或被疑似傳銷組織的培訓機構騙取錢財案。

2017年9月,大陸iOS應用軟件WePhone創始人蘇享茂跳樓自殺,事件指向了與其閃婚的前妻翟欣欣。媒體隨後起底翟欣欣背後疑有騙婚團隊,她被指交了5個男友離了四次婚,獲利上億元人民幣。

2016年8月14日凌晨,大陸男演員王寶強宣布自己與妻子馬蓉離婚,並解除經紀人宋喆的職務。他公開表示自己的妻子和經紀人產生了婚外情,並且轉移了大部分的夫妻共同財產。

2017年10月18日,美國論文《馬兜鈴酸及其衍生物與台灣和亞洲其他地區肝癌相關》是繼馬兜鈴酸致腎毒性問題後,再爆出其或致肝癌。許多中草藥中含有馬兜鈴酸。

大陸養老院頻頻出事:從黑龍江敬老院縱火案、湖南雙峰縣養老院惡性殺人事件,到河南平頂山市老年公寓火災;從陝西勉縣中心敬老院一名老人被同院精神病老人毆打致死,到鄭州暢樂園老年公寓護工捆綁毆打老人逼喝尿⋯⋯

2016年4月5日,廣東汕尾一墓地清明祭祖,請短裙美女墳頭跳豔舞。

當今中國是個非正常社會

中國歷史學專家、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國社會出現的這種Hard模式,從出生開始每個階段都會遇到各種社會問題,這不是一個人、幾個人的事件,是一個普遍存在的現象。

他表示,如果是一個正常社會,一個人可以通過提高自己的受教育程度,然後有一個好的職業,繼而有一個好的收入,在一個良好的社會環境中,這是能達到的。但是中國社會,往往不是這樣。

他說:「目前中國社會,你不能憑真才實學和個人努力,有一個很好的結果。好多東西是你不可以預知的,就是你付出努力了最後可能得不到。不是說你付出,通過正常的努力,就能得到好的回報,不是這樣的,因為這個社會它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就是不是一個正序的社會。它這個社會存在許多不公。」

他進一步解釋說,現在中國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不正常的,往往是一種權錢,以利益為紐帶的關係。如果你掌握了權,或者你有錢,你就可以跟當官的勾結做生意,就可以攫取更多的利益。所以這麼一個社會,不是通過個人的努力,就能有一個發展的社會。

他舉例說:「比如你上學就有可能碰到不講師德的、殘害孩子、毫無人性的教師;當你出了社會,想做生意有可能碰到那些官商勾結,對你進行盤剝、欺詐;你結婚了以後,可能因為不講道德,搞小三、搞外遇,甚至有謀財害命的。

「就是說生活的艱辛,是一種無奈的嘆息,好多東西你自己掌控不了。」

Hard模式 人人都在其中

語言文化專欄作者高天韻則表示,中國社會中,這種困難模式對於每一個人都是如此。

她對大紀元記者說:「無論你是年幼、年輕、還是中年、老年,無論你在哪個階層,那個崗位上,實際上都不可能過得自由、快樂。」

如何才能走出這個「Hard模式」呢?李元華表示:「我想要解決這種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就要從根源上解決,就是拋棄中共,解體中共,解體這個專制集權,回歸到講道德的、正常的社會。那這個社會才有前途,有希望。」#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7-11-15 3: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