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國「脫歐」—— 德國華人這樣看

文|吳茵

看上去這些紛繁複雜的情況似乎是一場更大混亂的前奏,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夠否極泰來,英國和歐盟能走上一條儘可能縮小損失的協商之路。 (Carl Court/Getty Images)

看上去這些紛繁複雜的情況似乎是一場更大混亂的前奏,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夠否極泰來,英國和歐盟能走上一條儘可能縮小損失的協商之路。 (Carl Court/Getty Images)

人氣: 3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這英國,什麼都和歐洲大陸反著來——這就是我去年9月份去英國時的第一印象。從倫敦的一個機場出來,我拖著箱子過一條馬路,習慣性往左看了一眼,沒車,抬腿就想過去。腳還沒踏上馬路呢,就聽右耳邊一聲尖銳的汽車喇叭聲想起。咋著?這車怎麼從右邊來?!我驚詫地轉過頭,司機已經將車放慢到了蝸牛速度,緊緊地盯著我看呢,結果我看到了一張比我更驚詫的臉。

我這才緩過神:大英帝國是左行的!從那以後,我過馬路都要像撥浪鼓似的轉三次頭,第一次是習慣性地向左看,第二秒時理智戰勝習慣,趕快改個方向往右看,之後又會不放心地再往左瞅瞅。

連開車都是反方向的,還有什麼不能反呢?這英國脫歐也順理成章啊!開玩笑呢。德國和法國是「世仇」,不只兩次世界大戰打得你死我活,而且上溯幾百年都一直打打鬧鬧的,現在不也是親密得不得了,「特殊關係」 鐵得很,現在更是被稱為「歐洲雙核心」。相比之下,反向開車算什麼?

但是英國真的不一樣,不到英國,真的是不知道。比如這個《大紀元時報》,我在德國是期期都看的,「歐洲時事」,「歐洲縱覽」,不管版面叫什麼吧,反正是鐵打不動的兩版歐洲內容,我經常會津津有味地看看我們的鄰居們都發生了些什麼事情。

而到了英國,我順手拿起一份《大紀元時報》,咦,這歐洲版在哪裡?我翻了個底朝天也沒有找到。問了幾個當地的華人朋友,反應居然一樣,愣在那裡半天,問我:為什麼要有歐洲版?

為什麼?我簡直要叫起來了,難道你們不覺得你們是歐洲人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很快就得到了。忘記了談到什麼事情,我們提到了歐洲大陸。當然,我是說,我用的是「歐洲大陸」這個詞,意思就是除了英國的那部分歐洲。而我的英國華人朋友們直接就是說「歐洲歐洲」的,對於他們來說,歐洲大陸就是歐洲,英國呢?就是英國唄,和歐洲沒什麼關係。

慢慢的,我琢磨出點道道兒,在德國人的眼中,這個世界分為三個地方:一個是德國,第二個是德國的鄰居們(就是我們的大歐洲啊),第三個是歐洲以外的地方。

而在英國人眼裡,這個世界大概是分為兩個地方:一個是英國,另外一個就是英國之外。歐洲?從心理距離上大概和大洋洲一樣遠吧,美國都比歐洲近很多。經常聽他們提起哪個朋友去了美國,可絕少聽說哪個朋友移民歐洲了。

去年夏天,正當英國上下為「脫歐」鬧得雞犬不寧的時候,我和德國的朋友們聊起英國脫歐時,無論德國人和中國人,都不解地搖頭,真的是完全不能理解:這英法德三駕馬車,怎麼說跑就跑了一駕呢?這英國佬到底在想什麼?!

德國人是真心把英國當作「我們」歐洲人的,矛盾當然是有,問題當然也不小,但都是家庭內部的啊。沒有想到人家真的要「離」。當然更沒有想到,人家從來就沒有把「歐洲」當作自己的家。

如果在德國來一次有關英國脫歐的民調,我猜絕大多數都會贊成英國留下來。當然現在也說不定了,不是有那麼一句話,世上最難的兩件事情就是:扶住一堵倒向你的牆;和拉住一個倒向另外一邊的女人。從去年6月到現在,這一年的來來回回,可能已經讓大部分德國人不再奢望拉住一定要「離婚」的英國了。

這些天看到媒體上又熱鬧起來,英國大選出人意料的結果給「英國脫歐」這個熱詞又加了一把柴。什麼硬脫歐軟脫歐、挪威式脫歐、加拿大式脫歐、世界貿易組織式脫歐,甚至還出來了什麼「開放式脫歐」 、「斷崖式脫歐」……一會兒說,脫歐談判開始日期要推遲,一會兒又說,沒什麼大不了的,一切照舊。

連帶著首相梅的前途也出現了好幾個預言版本。已經有一個卡梅倫因為脫歐而做不成首相了,會不會不久又會出現第二個?

未知數疊加未知數,得到的是更大的一個未知數。唯一可以確定是,未來兩年之內,一切都會處於不確定的狀態。

看上去這些紛繁複雜的情況似乎是一場更大混亂的前奏,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夠否極泰來,英國和歐盟能走上一條儘可能縮小損失的協商之路,畢竟現在的世界已經連成了一個強大的網絡,無論如何脫歐,英國也無法收回那些已經在各個領域伸向各個角落的觸角。

脫歐這場大戲驚心動魄,讓我們這些隔海峽觀戲的人都看得睜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我們只能在海峽對岸祝英國「好運」了。

 

責任編輯:文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