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東抗強拆致死案重審 死刑改死緩激民憤

山東濰坊農民丁漢忠抗強拆致死案重審宣判,死刑改死緩,引起民憤。(大紀元合成圖)

山東濰坊農民丁漢忠抗強拆致死案重審宣判,死刑改死緩,引起民憤。(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368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8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山東濰坊農民丁漢忠抗拆致死案重審今天宣判,法院認定其犯故意殺人罪,死刑改死緩,並限制減刑。此判決網上激起民憤。家屬也喊冤表示要上訴。法院周邊上午戒備森嚴,聲援公民先遭特警驅趕,再被地痞流氓毆打、謾罵。

10日上午9點半,丁漢忠抗強拆致兩死案在山東濰坊中級法院重審後宣判。據知情者向大紀元介紹,一些前往濰坊中級法院聲援丁漢忠的民眾,先是遭到特警的驅趕,他們無奈只好站到法院對面。隨後「地痞流氓」還對他們推搡並罵罵咧咧威脅:「……趕緊滾出昌樂,再不滾就把你們拉到沒人地方埋了。」

丁漢忠女兒丁玉娥也向大紀元記者介紹:「今天法院門前布控很多特警、武警、公安、國保。他們看著這些地痞流氓追趕毆打聲援公民也不管。法庭內直接宣判,前後也就十多分鐘結束了。」

濰坊中院的判決書稱,丁漢忠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濰坊市檢察院指控丁漢忠犯故意殺人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

判決書還稱,丁漢忠作案手段特別殘忍,犯罪情節、後果特別嚴重,人身危險性極大,應予嚴懲。鑒於施工人員對引發本案負有一定責任,對丁漢忠死刑改死緩,但限制減刑。

丁玉娥在開庭前就表示:「雖然不知道等待我父親和我們家的是什麼?但是我一定會堅強地走下去直到黎明到來,也感謝大家一如既往地關注、支持與幫助! 」

此前丁漢忠辯護律師張維玉就向大紀元悲觀表示:「在1月重審開庭時並未要求補充新的證據,也未傳喚證人出庭,就是在原有的事證和材料下重審,所以會怎麼判決不好說。」

法院宣判後,丁玉娥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個結果是不能接受的。「我父親是被冤枉的,他是正當防衛。他們到我們家,把我們的房子給拆了,還打了我父親,不但不追究對方責任,現在還判我父親死緩還不能減刑,簡直就是陷害沒天理,我們會在十天之內上訴,抗爭到底,這是他們的違法陷害。」

記者數次致電兩名辯護律師,一直聯繫不上。

今天的宣判結果在網上引起很大民憤,很多人公開表示不滿。有人說:「我蓋的房子,祖祖輩輩都在這住,你來了,說要拆,我不同意,你打我,我還手,你說我犯罪了。我成了罪犯,你反倒成了受害者。這盛世!」

北京市民「嬴政loli」表示,判決完全不公平。「非法侵犯損壞他人財務,並且在侵占損壞過程中使用暴力,有組織地進行犯法,而受害人不能防衛,那麼中國普通老百姓的財產到底如何保護?

有沒有一部法律可以保護老百姓防止財產被侵害!被侵害人可以防衛組織到什麼程度,如果說不能採取暴力,別人組織那麼多人及機械,能阻止嗎?政府默許普通老百姓被侵害!而作為侵害方,政府接警不阻止不判刑不處理,打著拆遷大旗就可以規避法律責任合法侵犯別人財產,這是什麼法制!」

這位北京市民還質問濰坊中級法院:「這種做法與黑社會的定義差別在哪?丁漢忠一案按殺人判死刑,那麼從法理上來講,強拆人員拆房打人,率先侵犯財產權和人身安全,挑起事件並導致惡果,為何判案時沒有了嚴密的法理邏輯了!被害人在多次被毆打和語言暴力對待的過程中,導致情緒過度激動,為何不能像精神病一樣豁免罪責!未有合法文件非合法人員破壞他人財產威脅人身安全,是否可以像美國那樣,戶主警告後有權開槍殺死侵害方。」

無錫的許海鳳女士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覺得丁漢忠是抗暴英雄,他面對強拆,這是正當防衛。現在判死緩,這是強盜邏輯。我們對這個判決很氣憤,政府哪有可以搶劫老百姓的財產,老百姓反抗就要判死罪。我們家也被強拆,我的兩個母親上訪,一個被構陷判刑,一個在黑監獄被整瞎了右眼。這簡直就是暴政、法西斯行為。」

丁漢忠案簡要回顧

2013年,丁漢忠和她母親位於濰坊市昌樂縣喬官鎮丁家山村的房屋,被劃入「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試點專案」的拆遷區域,因拆遷補償未談妥,未簽協議書。丁漢忠家曾被非法偷拆、強拆過兩次,在他誓死抗爭下才保住。

2013年9月25日,房屋又被非法暴力強拆,幾十名暴徒圍毆丁漢忠和丁超父子倆。在半小時內,他們打110報警達5次,警察遲遲不出警。當丁漢忠被暴徒用鐵杴將頭部鏟裂10公分,血流如注時,強拆歹徒叫囂:「整死你,很簡單!」在此情況下,他被迫順手拿起鐮刀自衛,致強拆暴徒黃中太、黃國厚不治身亡。

2014年7月28日,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丁漢忠死刑,立即執行,並附帶民事賠償。丁漢忠不服判決,提出上訴。2016年4月,山東高院以原判認定的部分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撤銷一審判決,並發回重審。

2017年1月17日,該案在昌樂縣法院城郊法庭公開開庭審理。代理律師認為丁漢忠無罪,非要定罪,至多算是防衛過當,罪不至死。#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8-10 10: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