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全璋再被失蹤 律師會見仍被拒 家屬擔憂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和她委託的程海律師、藺其磊律師前往天津第一、第二看守所申請會見王全璋,仍被拒。(藺其磊推特)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和她委託的程海律師、藺其磊律師前往天津第一、第二看守所申請會見王全璋,仍被拒。(藺其磊推特)

人氣: 9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日前官派律師披露「709」案被抓律師王全璋還活著後,家屬委託的代理律師表示,在法律上,王全璋又一次消失了。7月31日,天津第二看守所稱王全璋已被轉到第一看守所,而第一看守所告訴王全璋妻子:「查無此人」。

「709」案已經歷時兩年多了,目前仍有王全璋律師、吳淦和江天勇律師被關押。7月26日,官派律師陳有西在微博上披露已經會見了王全璋。

而5天之後(31日),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和她委託的程海、藺其磊律師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申請會見王全璋,仍舊被拒絕,並被告知王全璋已經不在第二看守所了,轉到第一看守所。

因為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離得很近,連用於存錢的窗口也只是一個在左,一個在右。李文足在推特上這麼寫:

「天津一看、二看是在一個圍牆裡,從一個大門進去,會見登記都是一個武警窗口。接待家屬的警察在一個玻璃窗裡面坐著,只不過是玻璃窗印的字不一樣。

(一看的)女警察早就聽見我們說話了,我一邊說存錢,她一邊看電腦說,『查不到王全璋的信息,存不了。』」

一時間李文足壓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因為她的丈夫又一次消失了。

「我喊叫起來!兩年來,每一次來到這個高牆大院外面,我的心情都無比沉重,我隔著半米厚的高牆看著,仿佛看見他被老虎凳壓斷了腿,只能扶著牆挪步;仿佛看見他被關在骯髒的水牢裡,老鼠跳到他的頭上;仿佛看見他瘦成樹枝了,因為每天只給他吃一碗稀飯。」

李文足對丈夫的「再次失蹤」很是擔憂。

被關押的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兒子,舉著「爸爸快回來」的紙張,令人動容。(網絡圖片)
被關押的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兒子,舉著「爸爸快回來」的紙張,令人動容。(網絡圖片)

原先給王全璋辯護的律師余文生因關注「709」事件、法輪功等敏感案件,在中共司法部做的違法年檢中,律師證被換成了廢證。

「在看守所去申請會見,官方刁難家屬和律師是常有的,也可以預見到將來的壓力,但是我還是會去做,並且會經常去,這樣才會給官方壓力。給『709』的任何一個人定罪都是一種迫害,更何況他們在裡面還遭受那麼多的酷刑折磨。」李文足新聘的代理律師藺其磊說。

他還告訴大紀元記者,這次是第一看守所所長劉志聲稱王全璋已經有兩個代理律師,所以他們不能會見;但是李文足去第一看守所存錢時,被告知王全璋不在那裡,「這在法律上,可以說王全璋失蹤了」。

不過這次只是天津第一看守所聲稱王全璋已有律師,天津第二中級法院沒有再提王全璋有律師的事情,但是仍舊是躲避,不見家屬委託的律師。「一如既往,不見,說承辦法官出差了,要了其中一個律師的手機號,其他的都不接受。」藺其磊說。

藺其磊很擔心王全璋的安全。因為已經被釋放的,或者在取保候審的「709」案人員均披露在被關押期間,都受到過酷刑和強制藥物治療,「王全璋律師堅持到現在,官方不讓律師介入,有理由懷疑王全璋受到嚴重酷刑。目前中共的這種政治打壓,是拿著法律的藉口打壓公民、迫害律師」。

現年41歲的王全璋,畢業於山東大學法學院,在上大學期間,就已經為法輪功學員提供法律援助。2013年在江蘇出庭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時,王全璋遭法院當庭拘留,該事件引發國際抗議。2015年7月王全璋與外界失聯,在被秘密羈押半年後,去年1月被冠以所謂的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批捕。#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7-08-02 10: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