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韻:68本日記會「危害國家安全」?

人氣: 7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06日訊】 「危害國家安全」的標籤,貼在了中國公民薛蔭嫻的身上。這位79歲的前中共體委醫生,親身體驗了當局的政治暴力,直到「家破人亡」。她的經歷和證詞,被海外多家媒體先後報導。

薛蔭嫻中共體委工作了30多年,曾經擔任中共體委訓練局首席運動醫學專家兼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組長。她親眼目睹了中國運動員在中共官員的逼迫下大量使用興奮劑的情況。因為披露大陸體育界的興奮劑醜聞,在過去幾十年裡,她受到中共的迫害,家人也被株連。今年6月,薛蔭嫻和兒子楊偉東、兒媳杜興一起出走海外,在德國申請難民。她說:「活不下去了。」

當年,薛蔭嫻因為反對服用興奮劑,結果被撤銷了國家隊醫務監督組組長的職位,但是還留任體操隊。她說:「我想為了運動員的健康我得守住體操隊,1988年我拒絕給李寧打興奮劑。但我想得太天真了。80年代,90年代得牌的人都被李富榮和陳章豪用興奮劑管住了。國格沒了,人格沒了。」

今年9月1日,在美國之音的報導裡,薛蔭嫻說,「體操王子」李寧曾經親口告訴她,當年2月中共國家隊的隊醫陳章豪偷偷給他打過四針興奮劑,開始時他覺得身上有力氣,後來就不行了。

據薛蔭嫻描述,她經歷了中國最高級別的異見者的待遇:在北京,警車停在她家門口,每天24小時監控;她的電子信箱、手機都被監視、竊聽;她被限制出境,理由是「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薛蔭嫻從醫以來記錄了68本工作日記,裡面有不少關於興奮劑的段落。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中共國保和警察多次到薛家搜查,試圖查抄工作日記,國保還曾收買薛的一個親戚到家中尋找日誌。幸好,薛蔭嫻在離開中國之前,已經把日誌和其它資料安全轉運到海外。

由於薛蔭嫻揭露興奮劑黑幕,她的家人也受到迫害。她說:「我拒絕給李寧打興奮劑,這筆帳就算到我全家頭上了。兩個兒子都叫他們弄失業了;大兒子還為這事做了牢;我丈夫被打致死。」

《紐約時報》去年8月發表文章,提到了薛蔭嫻丈夫的情況。那是在2007年,在北京奧運會前夕,中共官員來到她家,警告她不要談論中國興奮劑的事情,說這將讓國家難堪。她的丈夫因此跟官員發生爭執。家人說,他被官員推倒(官方說他是自己摔倒),他剛剛做完腦部手術,再次摔傷頭部,三個月後去世。

父親離世,母親被迫害,這令楊偉東不解。他說:「我感到社會有問題,因此決定去搞清楚為什麼。」於是,他成為一名草根知識分子。自從2008年3月以來,楊偉東採訪和拍攝了400多名中國思想者、藝術家、音樂家、作家、歷史學家等人對中國政治和社會的思考,集為《立此存照》。楊偉東定期被特務跟蹤,正常生意被攪擾,生活拮据。

楊偉東對《蘋果日報》表示,從去年起,年近八旬的薛蔭嫻多次病重就醫,每次剛到醫院,警察也趕到了。迫於壓力,沒有醫院敢接收她。惟有在外交協助下,她才以出國治病的名義離開中國。

目前,楊偉東每天在微信朋友圈中發布難民營的一日三餐。他說,他想通過親身體驗告訴中國人,「吃只是人的最基本需求,就像人同樣需要空氣和水。自由、民主才是我們中國人的理想。」

有讀者反饋說:「在中國做好人真是太難。但是這樣大面積有組織的使用興奮劑並打壓異見人士,仍然超出了想像。再一次證明中共真是不把人當人的。」

薛蔭嫻本人及其家屬的遭遇,折射出多層面的體制黑幕。使用興奮劑的惡劣現象,已非新聞。

《悉尼先驅早報》曾經報導,移民澳洲的原中共奧運代表團首席隊醫陳章豪披露說,中國體育界在上世紀70至90年代曾大面積使用興奮劑,重災區落在游泳、田徑和舉重等項目。他並坦誠,自己當年在50多名頂級運動員身上嘗試過各種興奮劑,包括霍爾蒙、血液興奮劑和類固醇等。

2013年2月12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總幹事大衛‧豪曼在倫敦舉行的記者會上說,有足夠的證據顯示,全球99%的非法興奮劑都來自於中國。該機構主席約翰‧費伊隨後也表示,查封興奮劑的供應商無濟於事,因為中國是這些違禁藥品的最主要貨源地。

2016年,報告文學作家趙瑜所著《馬家軍調查》的完整版問世,其中三萬多字的《藥魔重創馬家軍》一章曾被塵封了17年。此章節披露了教練馬俊仁自1991年起,逐漸給隊員親自餵服或者注射針劑興奮劑的事實,還描述了女隊員們身體受損、備受煎熬的痛苦。

有關興奮劑的細節內容終於和讀者見面,引起轟動。趙瑜對媒體表示,這其實令他悲傷。他說:「興奮劑早不是什麼祕密,包括當年的游泳、舉重、自行車。老百姓這麼善良,啥都不知道,讓我難過。快20年了,依然引起轟動,只能說明,我們的體育體制非常不透明。缺乏面對短處,實事求是,接受批評的勇氣。其實這個事情,在體育界已經不算祕密了。可老百姓才剛剛知道這麼一丁點,就這麼轟動,對此我感到非常悲傷。」

在興奮劑使用的背後,中共的冷血和說謊本性凸顯而出。犧牲運動員的健康,有組織的大面積使用興奮劑,目的是給中共政權和舉國體制貼金。在使用違禁藥物的同時,研究逃避藥檢的方法,企圖矇混過關,欺騙國際社會。另一方面,面對外界質疑,公然撒謊,掩蓋真相。而對於那些抵制及反抗的運動員、教練員,對於勇於揭露真相的醫生,當局毫不手軟的進行威逼和迫害。

令人震驚的各式體育黑幕,近年來被逐步曝光。光亮的獎牌,隱藏著多少血淚。體壇的亂象和衰敗,折射出中共體制的畸形與醜陋。在這個怪圈內,很多善良的心被扭曲,隨波逐流,甚至從被玩弄的對象轉為操控他人且欲罷不能。一些堅持原則的良心人士,則承受了赤裸裸的迫害,陷入困境。而同樣的惡性循環,在社會的其它各個領域重複發生、綿綿不休。

薛蔭嫻對美國之音說,她相信總有一天,這些真相會全部暴露在陽光下。到那時,她的所有堅持,歷經的所有磨難都會得到回報。

在暴政肆虐的惡浪中,心懷正義感的普通人的抗爭,總是令人感佩不已。究竟是誰危害了國家安全?是那些挺身而出、揭露謊言、還原真相的民眾,還是欺壓良善、造假害命的中共?有關興奮劑的重重風浪表明,必須拒絕邪惡,拋棄中共,中國民眾才能獲得健康和安寧。生命,只有堅守真誠和良知,才能活出希望和尊嚴。#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9-06 4: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