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中共媒體姓黨 危害美國自由

中共媒體都姓“黨”,破壞新聞自由,危害社會。(公有領域)

人氣: 10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01日訊】近日,中共官媒在美國報紙上發表文章、意欲干涉美國中期選舉。這一動作引起震動,也引發了人們關於中美媒體自由度差異以及中共在此領域的不對等原則的討論。

眾所周知,在美國,除了美國國務院設立的「美國之音」電台以外,政府不擁有任何報紙、電台或電視台,而「美國之音」不被允許對在美國國內播音。據報導,目前,美國90%的媒體由六大集團所有。這些媒體在新聞內容和觀點上,受到多重因素影響,大致分為左派、右派和溫和中間派。雖然這些媒體可能傾向於共和黨或民主黨,但是,它們並不歸屬於任何一黨,因此具有相對的獨立性,能夠在一些方面起到監督政府的作用,彼此之間也存在一定的制約力。

反觀中國,中共對境內全部媒體擁有絕對的掌控權,這些媒體其實都姓「黨」。中共用納稅人的血汗錢,經營為強權服務的喉舌工具,利用它們為當局發布信息、政策、掩蓋真相,強行對十幾億中國人民進行洗腦宣傳。

黨報黨刊與中宣部

中共黨報和黨刊堪稱舉世僅有。中共中央、中共各省級、地級(甚至縣級)的黨委都出版黨報和(或)黨刊,它們在全國或當地都是影響力最大的報刊。各級單位都被動員以公費訂購,新華社還會召開年度會議,要求各地落實黨報黨刊的發行工作。事實上,黨報處處受冷遇,有些部門收到後並不閱讀,成捆堆放或直接賤賣。 

中宣部直接監督中國大陸與媒體、網絡和文化傳播相關的各種機構,並且負責審查新聞、出版、電視和電影。它深入社會的每一個層面,觸及每一個角落,通過多種形式管控意識形態。

據公開資料,截至2010年底,全中國宣傳文化系統在編工作人員達一百三十多萬人,包括省地縣三級宣傳部、中央和地方宣傳文化單位的各級人員。在海外,中宣部亦收購、控股和創辦了大量的黨辦華文媒體,遍布亞洲、歐洲、北美、南美、非洲和大洋洲。

中共治下的新聞「自由」

迄今,中國沒有一部《新聞法》或《出版法》。孫旭培教授在《新聞立法之路》一文中引述了中共領導人陳雲的話:「在國民黨統治時期,制定了一個新聞法,我們共產黨人仔細研究它的字句,抓它的辮子,鑽它的空子。現在我們當權,我看還是不要新聞法好,免得人家鑽我們空子。沒有法,我們主動,想怎樣控制就怎樣控制。」

十年前,三鹿毒奶粉事件被曝光後,中宣部於2008年9月14日下令,禁止內地媒體擅自報導,一律要以官方公布或新華社報導為準。

曾有大陸記者對比研究了中共官媒和幾家外媒關於三鹿毒奶粉的系列報導,他們在論文中小結說:「在我國,報刊作為黨、政府和人民的耳目喉舌,作為黨的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必須堅持鮮明的黨性原則,必須無條件地宣傳黨的方針、政策和路線。在『三鹿問題奶粉』事件消息源的選擇上,《人民日報》來自中央、各級政府相關機構的比例達到76.08%,將政府各部門的政策措施及時、快速地傳達給廣大受眾,充分顯示出其自覺的黨性意識,發揮出無產階級黨報『宣傳、輿論引導』的強大功能。」

郭國汀律師曾撰文指出:「《環球企業家》、《港澳經濟》、《新週刊》等民間資本投資的媒體,在中共專制的體制下生存環境惡劣。稍有不慎,便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關門停刊,因此,他們要麼同中共的喉舌同流合污,要麼被迫關門,因為中共決不會允許任何不同的聲音。結果民間資本和外資進入中國媒體,成為陪襯。」

大陸記者師濤在《一不小心就被搞死》一文中寫道:「中國迄今沒有一家私人經營的廣播電台和電視台——《憲法》確立的公民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權形同虛設,而私人設立或經營的互聯網站,隨時會因為言論出格或傳播敏感信息而被關閉,國家及各地新聞出版部門無視《憲法》,更談不上尊重公民《憲法》保障的言論、出版自由,動輒蠻橫地查封媒體,封殺政府不喜歡的作家、學者和公民發言權,……處罰敢於直言真相的記者。」

這些年來,許多秉持良知、堅持追查和報導真相的記者和編輯遭到打壓,被撤職、解聘,甚至被抓捕或遇到人身傷害。

山東著名「反腐記者」齊崇懷(淮)因為揭黑遭到當地官員的報復, 2008年5月他被以「敲詐勒索罪」判刑4年,服刑期間險被滅口。2011年,齊崇懷又被加刑8年。歷經10年8個月的冤獄,他出獄時,妻離子散。

2010年3月,大陸記者王克勤發表了調查報導《山西疫苗亂像調查》。事後,簽發此文的《中國經濟時報》社長、總編包月陽被調職。2011年7月18日,《中國經濟時報》調查部被解散,王克勤被解職。

何清漣在《中共對媒體的控制與宣傳滲透》一文中列舉了一些事例。比如,「今日中國出版社」因為出版她的著作《現代化的陷阱》,於1999 年 5 月被關閉,該書的策劃者與責任編輯被禁止再從事文化工作。

還有,1999 年 11 月初,《工人日報》頭版登載了時任中華全國總工會主席的尉健行對中國工會組織發表的講話,文章裡的「工會與黨完全一致的話,就沒有存在的必要」這一句被視為「嚴重的政治錯誤」,事後《工人日報》社長翟祖庚和主編張弘遵遭到撤職處份。

2018年1月30日,北京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發布了2017年在華工作環境報告。報告稱,2017年,在受訪的外國駐華記者中,超過40%的記者認為在華採訪環境惡化,而2016年這一比例為29%。

在2017年前往新疆採訪的受訪記者中,73%的駐華記者被官員告知報導被禁止或限制,這一比例在2016年僅為42%。

一位大陸記者說:「真的發自內心地討厭痛恨這種現實,我們當記者只能唱讚歌,感覺不到職業的意義,如果連自己家人受害都不能發聲,我們還當什麼記者?」

中共屏蔽境外媒體

維基百科「中國被封鎖網站列表」列出了比較知名的被封鎖(包括關閉和屏蔽)的網站或網站所有媒體、組織的列表,其中包括香港、台灣、新馬、日本、美國、澳洲、歐洲等數百個國家、區域或國際性媒體,比如:路透社、英國廣播公司BBC、彭博新聞社、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時代雜誌網站、日本讀賣新聞、日本經濟新聞、聯合早報、東方日報、自由亞洲電台、德國之聲、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加拿大國際廣播電台、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梵蒂岡亞洲新聞通訊社、開放雜誌、中國數字時代、人民報(中文)、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新唐人電視台、大紀元時報、世界新聞網等等。

2014年9月,「德國之聲」台長彼得·林堡(Peter Limbourg)在訪華時向中方表示,希望中方結束封鎖德國之聲。他對德國記者說:「我的看法是,若央視能在德國暢行無阻地播放,那麼德國之聲就應該也能在中國收看和瀏覽。」

美駐華大使怎麼說

9月23日,中共官媒《中國日報》駐美分支發動「攻擊」,在共和黨的票倉、愛荷華州最大的報紙《狄蒙因紀事報》上刊登付費圖文,攻擊川普總統、煽動美國農民的情緒。

9月30日,美國駐華大使、曾長期擔任愛荷華州州長的布蘭斯塔德《狄蒙因紀事報》發文抨擊中共。他說,「為了散布宣傳,中共政府利用美國言論自由和媒體自由的珍貴傳統,在《狄蒙因紀事報》刊登付費廣告。」

他還說:「相比之下,在北京街頭的報刊亭,你會發現異議聲音受到限制,你看不到中國人民對中國糟糕的經濟軌跡可能發出的任何真正的不同意見,因為媒體處於中國共產黨的嚴格掌控下。」

布蘭斯塔德還不點名地提到,中共最著名的報紙之一曾拒絕發表他的文章。

作為美國派駐中國的最高職位的官員,布蘭斯塔德切身體會到了中共治下的新聞狀況,領教了中共的不公平、不對等的原則以及囂張氣焰。

媒體應該屬於誰

美國第三任總統托馬斯.傑斐遜說過:「人民是完全可以信賴的,應該讓他們聽到一切真實和虛偽的東西,然後作出正確的判斷。倘使讓我來決定,我們應該是有一個政府而不要報紙呢,還是應該有報紙而不要政府,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後者。」

媒體本應發揮傳遞真實資訊、監督政府、維護社會道德與正義的作用。因此,媒體的屬性與自由度是衡量政府公正與否、評判國民人權狀況的一項重要指標。幾十年來,中共在國內和國外對媒體的操控手段嚴重侵害了廣大公眾的知情權、破壞了新聞自由。中共漠視人民的利益,與普世價值為敵。中共媒體所傳達的,是滲透著邪惡基因的欺騙宣傳,貽害無窮。

當前,中共公然利用美國的媒體干涉美國內政,挑戰美國的政治運作,發出了一個十分危險的信號。美國政府及世界都需要充分認清中共喉舌散布謊言、侵蝕道德和自由的嚴重危害,並應進一步採取有效的應對措施。#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10-01 7: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