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觀中共教育部違憲規定 揭重慶高考政審黑幕

專家表示,中共對高考生的「政審」違憲違法,從其建政起未真正停止過;而其主要目的是「控制人」。圖為2014年06月07日,廣東省惠州市高考考場。(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479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1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特約記者林瀾報導)重慶高考要求政審合格一事,在網民中引發強烈反響。專家表示,中共對高考生的「政審」違憲違法,從其建政起未真正停止過,只是變了方式,而其主要目的是「控制人」。

連日來,《重慶日報》關於重慶高考政審的消息在網上刷屏。2019年普通高考11月7日開始報名。重慶市教育考試院稱,政審材料是高考錄取的必備材料,也是重要參考依據,政審若不合格,則不能參加普通高校的錄取。

而具體政審不合格的指標為有以下情形之一者,「反對四項基本原則;道德品質惡劣;有違法犯罪行為的」。此外,報考軍警、公安以及有特殊要求的院校,還要對考生進行再政審。這一報導迅速引發強烈爭議。  

有學者翻出早前中共官媒的報導指,1977年8月4日,鄧小平主持召開「科學與教育工作座談會」,討論恢復高考問題。對高考政審連說三個:「繁瑣!」,政審條件全部抹掉。難道事隔40年,「政審」又回來了!

過去40年中共真的沒有政審了嗎?

作為過來人,前北大經濟學教授夏業良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是誤傳,不真實,那個時候可以說放寬了,但不是說沒有政審,當年他自己的(高考)政審是通過父母的單位,因為當時自己沒單位。 

夏業良說:中共改革開放後,到了市場化階段,政審不再像過去那麼嚴格,他印象中2000年之前還要填表格。最集中是在80年代末期,90年代就比較少了,一直持續到2000年左右。

時政評論員唐靖遠對大紀元記者說,自中共1949年建政起,政審就具有特定含義,特指用祖輩父輩的所謂階級成分和政治立場,來株連後輩。

「文革後,中共面臨社會瓦解的危機,鄧小平不得已放寬了政審條件,不強調家庭出身情況了,但仍然保留了對考生本人政治立場的審查。

夏業良說,中共這套作法是讓人深惡痛絕的,因為你不知道你的檔案裡寫了什麼,自己也不能看,換單位不管到哪裡檔案袋都要跟著。這都是共產黨的一套控制人的辦法。

專家:作法變化本質不變

重慶的報導出來後引發對高考政審的批評,重慶市教育考試院辦公室主任羅勝奇出面「闢謠」,指記者「理解錯了」,稱他們叫「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現實表現的審核」。

重慶市教育考試院宣傳科工作人員也對《中國新聞週刊》稱,他們的政審是「對考生個人的思想政治、現實表現進行考核」,而不是過去的「查你祖宗三代」,「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對此,夏業良表示,時代發生了變化。

「過去按規定都是填祖輩幹什麼的,現在我的兒子要寫出身,他祖父就不是下中農了,可能是工程師啊,教師啊,再輪到我的孫子將來再寫,就要寫我的職業是什麼。所以它也不好再寫祖上成分,所以現在的審查重點就從過去家庭祖上政治背景,變成了側重個人的傾向性。」

夏業良說,比方說現在要學鄧小平理論、習近平思想,假如有的人不感興趣,不願意學,可能就會被標記「思想落後」、「政治態度不好」, 現在作法和過去的作法從原則上是一致的,只是具體作法上有些變化了。 

改頭換面 過去近二十年的政審對象

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對大紀元表示,80年代、90年代中共對政審有所放鬆,但並未解禁。尤其是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對高考學生的政審又重新加強了,只是改換了名字,叫「思想政治品德考核」。

大紀元記者翻查中共教育部近20年來關於對高考招生通知發現,2000年起,教育部文件明文要求對高考考生進行「思想政治品德考核」。

無論是1998年的通知,還是1999年3月23日《關於做好1999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工作的通知》都沒有明確的政審要求。

但自從中共於1999年7月20日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以後,2000年4月3日頒布的《關於做好2000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工作的通知》中就出現了政審要求,且明確標示不合格者包括「參加邪教組織」。

眾所周知,中共江澤民集團在1999年7月,將讓億萬人身心受益的佛教修煉大法——法輪功造謠污衊成「邪教」,動用全部國家機器進行打壓,直至現在。

圖為法輪功學員在紐約中央公園煉功。(戴兵/大紀元)
圖為法輪功學員在紐約中央公園煉功。(戴兵/大紀元)

大紀元記者發現,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接下來的18年裡,中共教育部關於高考考生政審的內容,諸如「四項基本原則」等均出現變化,但是「參加邪教組織」一項一直沒有變過。

時事評論員橫河表示,在過去近二十年中,中共對高考考生使用政審主要是針對法輪功群體。

另外,關於政審項目的變遷如下:

2006年~2007年,關於「違法犯罪」和「違反社會治安條例」的項目消失了。

2008年以後,「道德品質惡劣」全部消失了;「反對四項基本原則」變成「反對憲法所確定的基本原則」。

2014年以後,「反對憲法所確定的基本原則」變成「反對憲法所確定的基本原則的言行」。

2016年加上「觸犯刑法、受刑事處罰」的項目。

中共自2000年以來對高考考生的政審內容匯總。(大紀元製圖)
中共自2000年以來對高考考生的政審內容匯總。(大紀元製圖)

對學生的「政審」違憲違法

旅居美國的中國律師滕彪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的這種做法顯然侵犯了《憲法》關於中國公民受教育權的規定。

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也表示,1999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中國《高等教育法》規定「公民依法享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權利」,即接受高等教育的唯一條件是公民。

「教育部不是立法機構,它沒有權力修改或增加任何條件。」橫河說,「從教育部規定來看,違憲的是教育部的規定。」

中共教育部2018年的高等學校招生工作通知中,「思想政治不合格」者包括「反對四項基本原則或參加邪教組織;違反刑法、治安管理處罰法」等。

橫河表示,招生(的政審)標準違反了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同時,治安管理處罰法未經過司法程序,因此而產生的冤案很多,並且中共司法懲罰(如刑法)中也有很多其它冤案。

「最可能侵犯的群體,排第一位的就是宗教信仰團體。」橫河說,「還有異議人士、民主人士,甚至連訪民都很難逃出這樣的黑手,因為訪民被治安處罰的太多了。」

橫河舉例說,例如,幾年前大陸安徽民主人士張林的女兒安妮,因受父親牽連,被剝奪教育的權利;過去19年中,有無數的法輪功學員的子女被剝奪了受教育的權利,僅清華大學就有幾十個記錄在案。

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修煉法輪功的清華師生。(大紀元合成圖片)

橫河還表示,這一違憲規定屬於思想罪,當局可能根據需要,隨時改變標準,最終每個人都是潛在受害者。

現旅居美國的北京大學前教授夏業良說:「這套做法是讓人深惡痛絕的。中共這樣做的一個最主要的思考點是,它要控制所有人,只有控制人了才能放心。中共害怕每個人有自己的想法,要每人都配合中共,黨叫你幹什麼就幹什麼,成為黨的馴服工具。」

他希望現在諸多在海外留學的大陸學生,能夠想想:為什麼在大陸不能獨立思考。

#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8-11-09 11: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