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文看懂 美國政府為何對孟晚舟提控告

中國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長(CFO)孟晚舟,近日被加拿大逮捕,其因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的貿易制裁,有可能被引渡到美國。圖為孟2014年參加俄羅斯投資論壇。 (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2259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2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中國電訊巨頭華為副董在加拿大被捕、美國希望引渡案件背後有哪些複雜的關係?本文從時間上重新梳理了此案的來龍去脈,以及為何美國政府對華為女太子孟晚舟提出刑事訴訟。

本案的核心是兩家公司以及一家銀行。除華為外,另一家公司就是總部設在香港的星通技術有限公司(Skycom),現在的焦點在,星通跟華為有何關聯?

銀行則是美方檢控書中提及的代號「金融機構1」,是一家在美國開展業務的全球性金融機構,未透露具體名稱。但從檢控書中陳述的細節,如歐元區國家金融機構、該銀行面臨美國政府罰款和被吊銷資格的風險,都跟總部在英國的匯豐銀行(HSBC)能對應上。

源頭:美司法部對銀行涉嫌助伊朗洗錢的調查

整件事要追溯到2010年。2010年,美國司法部刑事部門成立反洗錢特別小組,調查了多家涉嫌幫助伊朗轉移資金的銀行,隨後多家銀行認罰,在2012年左右與美國司法部達成巨額和解協定。其中,匯豐因幫助伊朗等轉移數十億美元資金、違反美國規定而被罰款19億美元,是當時最大的一筆。

作為和解協議的一部分,匯豐保證加強內部控制,避免5年內再次犯錯;若匯豐再次違反聯邦法規,美司法部可重啓此案,並對匯豐提起刑事指控以及可能撤銷匯豐在美國的銀行牌照。顯然,匯豐不想、也不敢在同一個問題上再犯錯。

根據美國提交給加拿大法庭的檢控書,2015年4月15日,「金融機構1」(匯豐)的聲譽風險委員會在紐約召開會議,討論是否向華為在美國的一家子公司提供銀行服務。當時,孟晚舟對華為出售星通的聲明等信息也被一併提交給委員會,在綜合各方考量後,該委員會決定拒絕向華為的美國子公司提供銀行服務。

《華爾街日報》12月8日引述消息說,匯豐銀行的監管人員在發現華為公司帳目存在可疑的交易記錄後,將此信息提供給調查華為的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

事件轉折 兩篇獨家報導揭開華為在伊朗的業務

那麼孟晚舟的聲明究竟說了什麼、讓銀行不敢為華為提供服務?事情要從2013年年初前後的兩篇報導說起,在報導中有兩家公司被曝光。

2012年12月30日,路透社發表《獨家:華為合作夥伴曾企圖將惠普電腦設備銷往伊朗》報導,指華為在伊朗的合作夥伴——星通公司不顧美國對伊朗的貿易制裁,在2010年年末提議向伊朗最大的移動通信公司(MCI)出口美國公司惠普的電腦產品。

報導說,據路透見到的文件,在向MCI提議出售產品的提案中,至少有13頁內容註明為「華為機密」,並出現華為公司的標誌。

當時,美國政府已多年禁止將電腦設備銷往伊朗,以防止伊朗發展核武。而惠普作為華為的合作方,在它與華為簽署的銷售合約中,已明令要求禁止華為將惠普產品銷往伊朗,並要求華為遵守美國及其它出口法令。

華為對此報導的具體回應就是撇清關係。華為指,註明「華為機密」的文件是「投標文件」,並指是星通把這些文件提交給了MCI。

但事情並未平息,一個月後(2013年1月31日)路透社再次以題為「獨家:華為CFO與曾試圖向伊朗銷售禁運惠普電腦設備的企業有關聯」刊發獨家報導,指根據星通在香港公司登記處的記錄,華為現任財務總監孟晚舟曾於2008年2月至2009年4月期間在星通董事會任職。同時,華為、孟晚舟與星通在過去十年間有過大量財務以及其它方面的關聯。

報導還採訪在伊朗工作過的電信經理人,表示星通在伊朗的辦公室許多員工是中國人,佩戴華為工牌或有華為的名片;同時,在職業社交網站Linkedin上的工作簡歷中,有數名員工簡歷註明的是在「華為-星通」工作過。

路透社的兩篇重磅文章引發多家銀行擔憂,因為歐美國家多次實施對伊朗的制裁,禁止向伊朗提供歐美的銀行服務。若有公司通過美國銀行系統轉帳到伊朗,就違反了美國法規,銀行可能再度受重罰。

根據美國檢方提供的資料,調查顯示,「金融機構1」及其美國的子公司在2010年至2014年前後通過美國為星通結算了超過1億美元的交易。

孟登場 疑虛假陳述撇清華為與星通的關係

「金融機構1」等數家銀行隨即就路透社文章中的指控,向華為問詢這是否屬實,結果華為數名高管在公開場合以及私下溝通中都給出一系列不實的陳述,否認華為控股星通,也宣稱華為沒有違反美國的制裁法。

在這些華為高管中就包括現在的副董、首席財務長孟晚舟,加上她曾經是星通的董事。針對「金融機構1」的調查,孟晚舟和其他華為代表反覆表示:華為不控股星通,也不會利用美國這家銀行來處理任何與伊朗相關的交易。

2013年8月,為了回覆銀行的詢問,孟安排與「金融機構1」的高管會面,她本人做了中文陳述,同時配有翻譯人員。這些陳述隨後在9月翻譯成英文,以幻燈片(PPT)格式遞送給「金融機構1」。

根據幻燈片中的資料,孟說:「華為在伊朗的運營嚴格遵守了相關法律法規以及聯合國、美國、歐盟的制裁法案。」「華為曾經是星通的股東,我(指孟本人)曾經是星通的董事會成員。持股和進入董事會都是為了更好地管理我們的合作夥伴,幫助星通更好地遵守相關的管理規定。」

現在美國檢方認為,這些陳述被證明與事實不符,星通是華為的直屬公司,兩者根本不是合作夥伴關係。

而其中最關鍵的一條是孟晚舟說:「華為已經賣掉了其在星通的所有股份,我『孟晚舟』也辭去了董事職位。」美方認為,這個說法完全是撒謊,因為華為將其在星通的股份賣給了一家同樣由華為控制的公司。

根據法庭文件,華為不止對「金融機構1」,它還對其它三家國際金融機構做出了同樣的虛假陳述。

事實上,這些金融機構是在孟晚舟的陳述後,才決定繼續為華為提供銀行服務。換句話說,若沒有孟晚舟的虛假陳述,這些銀行當時就不會參與交易。「金融機構1」的主管當時說過這麼一句,如果華為實際上沒有把星通賣掉的話,那這件事將足以讓該行退出與華為的合作關係。

紐約州律師李進進發文分析說,「孟晚舟在她陳述裡把『我』字帶進去了,說明她個人參與並了解情況。她因此有法律上的『故意』。同時,她的這個虛假陳述帶來了後果。如果一個虛假陳述不帶來後果的話,政府也許不會起訴欺詐者。」

後續發展與諸多疑點

美國檢控書還指出,當局相信,在2017年4月之後,華為以及孟晚舟就意識到了美國政府對其進行的刑事調查。當時華為在美國的子公司接到了大陪審團的傳票,要求了解與華為在伊朗業務有關的所有生產及各方面信息。

從那時起,華為高管開始改變行程,不再途經美國,尤其是包括孟晚舟在內的華為最高層,完全終止了赴美行程。2014至2016年,孟晚舟多次赴美;最後一次訪美是2017年2月下旬到3月初,是華為在美國的子公司被調查的前一個月。

此後,孟再沒有訪美記錄。但孟的一個孩子在美國寄宿學校上學,孟卻從此不再過境美國或訪美。而這種現象也出現在另一位華為高管身上。

美國檢方隨後發出的反對給予孟晚舟保釋的信中說,在華為的美國子公司收到大陪審團傳票後,華為就採取措施將熟悉美方調查內容的中國雇員調到了其它國家。

「美國政府意識到華為用機構層面人員變動阻礙美方調查,移走掌握華為的伊朗業務信息的潛在證人。」美國檢方的信中寫道。

而直接跟案件相聯的關鍵問題就是2009年後,是誰控制星通?孟晚舟的律師上週五表示,2009年孟晚舟和華為切斷了與星通的關係,所以不應讓她為星通之後這些年的活動承擔責任。

但美國檢方表示,星通仍受華為的控制。檢方稱,2010至2014年,星通被用來為華為與伊朗的交易做掩護,孟晚舟的虛假陳述欺騙多家銀行批准了多項違反制裁的交易。

《華爾街日報》週二(12月11日)的文章指,根據其2011年的報導,星通香港檔案中列出的一家會計師事務所的一名員工表示,星通為華為所有。

在經歷三次保釋聽證後,加拿大法庭已經批准孟晚舟以健康為由、重金抵押的嚴格保釋條款。接下來,孟是否會被順利引渡到美國,孟何時才能被引渡到美國,都是未知數。#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8-12-12 11: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