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高調辦「律師宣誓」 被指粉飾惡行

在中國,真正踐行憲法與法律的維權律師遭到中共打壓。圖為「709案」中被中共當局抓捕的律師。(大紀元合成)
人氣: 16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2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李新安採訪報導)12月4日是大陸第五個「國家憲法日」,中共在全國各地高調舉辦「憲法宣傳週」及律師宣誓活動。但專業人士認為,中共的憲法不過是鎮壓民眾的工具,而律師宣誓是被用來粉飾和掩蓋中共惡行的表演。

據陸媒報導,12月2日,全國各地400多個城市組織律師集體宣誓活動,近10萬名律師參加了集體宣誓。中共司法部部長傅政華現身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律師集體宣誓儀式並擔任監誓人。

據悉,大陸律師宣誓制度建立於2012年3月,但並非強制執行。近日,全國律協出台律師宣誓「新規」,明確規定宣誓是律師執業必經程序。「新規」還規定了宣誓的程序和對不參加宣誓或宣誓無效的處罰措施。

然而,中國律師宣誓儀式口稱「忠於憲法」,面對的卻是一面中共五星紅旗,律師被逼迫為黨效忠。律師宣誓制度被稱為是維權緊箍咒,是當局對律師進一步加強管控的措施。

「三大自由」被破壞 憲法成擺設

程海律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中國最主要的問題是,憲法條文被破壞了。最典型的是言論自由,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定罪,把言論自由作為犯罪來對待;信仰自由也是這樣,比如法輪功,法律沒有規定為×教的,它也按犯罪來處理。第三個結社自由,也是被阻擋的。

程海表示,憲法宣誓本來是神聖的,在中國被搞成一種形式,變成只有形式、沒有內容的東西了。

大陸前檢察官沈良慶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首先中共的憲法本身就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憲法,它實際上體現的是黨的意志,其序言裡就寫著「四項基本原則」,黨是凌駕於憲法之上的。它實際上是一個階級專政的工具。

「因為它名叫憲法,表面上會接納一些現代憲法中所規定的東西,比如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但是實際上中國有沒有這些自由?大家都知道。所以憲法實際上是個擺設。」他說。「當你真的要按照中共憲法的規定,要行使自己的某些憲法表面上規定的權利的時候,那你就是犯罪了。」

沈良慶指出,中共的憲法本身不具有可司法性,即憲法本身不能直接作為司法判決的依據。前不久最高法還強調,嚴格規定不許拿憲法依據來進行判決。這意味著憲法只是表面文章,中共根本就沒打算真正實行它。

程海說,很多大陸律師不能忠實於法律,跟公檢法拉關係、行賄、做偽證,這類律師存在違法犯罪的行為;還有一類是庇護違法的公權力,比如司法部門搞的律師年度考核,這個是違法的,大部分律師忍氣吞聲地去蓋章。

中共把憲法當衛生紙

程海律師指出,法律的核心內容是限制公權力,現在公權力缺乏監督,所以很多有權的人都肆意違法,覺得他自己就是法律,自己就是「黨的領導」,就是「中國特色」,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沈良慶說,長期以來,中共宣傳說的一套,做的又是一套。目的就是要加強共產黨的領導,共產黨自己不遵守憲法,它自己就把憲法當作一張衛生紙一樣,是給共產黨擦屁股的。

「共產黨的法律本身就是一個很荒唐的東西,首先它是一個鎮壓工具、專政工具,作為公民本來就沒有義務去尊重它。其次,共產黨自己也從來不尊重憲法和法律。」他說。

中共打壓維權律師

近年來,中國的維權律師持續遭受打壓,眾多知名維權律師被中共當局報復式地註銷或吊銷律師執業證。今年9月29日,「中國律師後俱樂部」在廣西南寧正式成立,一批被打壓的律師仍然堅持用專業知識為民眾提供法律服務。

另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此次律師集體宣誓,部分人權律師沒有被通知。「中國律師後俱樂部」發起人覃永沛認為,律師宣誓跟年檢掛鉤,「不宣誓年檢就不給你過,馬上要開動年檢了。」

沈良慶指出,表面上中國有律師制度,但律師是個擺設,假如律師要嚴格按照憲法辦事、行使執業權利,他要為當事人辯護,那有可能就是「709案」,也就是被打壓的對象,有可能就會被失蹤、被抓捕、被判刑。所以中共憲法就是自說自話。

沈良慶說,律師用他的專業知識和專業技術,為當事人提供法律服務,他是一個代理人,站在當事人的角度辦事是很正常的,而在中國就不充許,它就把你當作一個專政工具,要配合公檢法去做事。

以憲法名義踐踏法律

針對中共高調推行律師宣誓制度,維權律師謝燕益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正因為作惡太多,所以心虛,就要竭盡全力標榜表演一番,關鍵是3歲小孩都不信了。他們是欲蓋彌彰,同時塞進私貨,演戲做給人看。

謝燕益表示,再宣誓一百回一千回,怎麼去標榜也掩飾不了說一套做一套的把戲,掩飾不了他們對堅守法治、堅守正道的維權律師的打壓和迫害,掩飾不了法西斯的這種運動式的做法。這是以憲法的名義強姦憲法、以法律的名義踐踏法律。

他說,「我覺得他們掩蓋不了他們的違法和傅政華本人的罪惡,僅僅想用宣誓來粉飾、來掩蓋是掩蓋不了的。與其是宣誓,不如取消所謂對律師的一切非法管制,停止全國各地對人權律師的迫害、打壓,比宣誓一百次、一千次都來得有利。」#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8-12-05 11: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