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進入聯合國與尼克松訪華內幕(上)

圖為紐約聯合國總部。(中央社)

人氣: 239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2月13日訊】曾幾何時,中共治下的中國人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入聯合國而自豪,幾十年後重新看待這一段歷史,才發現我們又上了中共的當,中共以經濟賄賂收取政治資本,將它的意識形態滲透到自由國家,泛濫紅禍至今,中國人不僅沒有獲益,反而加劇了各種權利的被剝奪。

而蔣介石當年對此就遠見卓識,1973年,蔣介石指出: 「海外也有一些盲從者流……誤認共匪虛矯的氣勢,乃代表『中國』之強大,是為,中國人之『光榮』……而並不深思中國人究應選擇何者為正確之歷史道路?更不深思中國人所當愛的中國。究系『中國人之中國』,還是『馬克思、列寧、史達林之中國』?也不深思今日共產主義『中國之強大』,大陸七億中國同胞究系其『受益者』,抑為其『受害者』?也不深思如何確保人民能享受國家強大之『幸福』,並非換來『痛苦』,以至於換來如希特勒式之『毀滅』?」

大饑荒時期,周恩來「寧贈友邦,毋與家奴」

《台灣大事記》中記載,三年大饑荒時期,蔣介石號召台灣人民每人省下一元錢支援大陸,又想通過國際紅十字會向大陸捐獻糧食物品。但當時中共堅決不開放運送物資的港口,台灣當局只好把糧食物品用飛機沿福建、浙江、江蘇、山東海岸順流投下。

三年大饑荒時期,美國也想對大陸給予援助。在中美雙方的溝通中,王炳南傳達了毛澤東的立場:雖然中國受到了連續幾年的自然災害的影響,但是,中國人民有信心戰勝困難,贏得勝利,絕不會依靠別人、尤其美國人的施捨過日子,更不會拿原則做交宜。美國人再三表示,他們的500萬噸小麥的援助計劃,是不附帶任何政治條件的,甚至硬通貨的支付方式,也可以在情況好轉後再兌現。中方仍然斷然拒絕,並轉述了毛的傲慢建議:如果美方需要我們的幫助,我們也願意勒緊褲帶援助一些大米和小麥。當時美國代表相當不解,中共代表則哈哈大笑。

中蘇翻臉後,中國擴大了對外援助的規模。大饑荒的1961年,援外支出接近償還外債的支出,1962年以後,援外更是超過了償債。

據《面具後面的周恩來》所載,在1959—1961年所謂「三年災荒」期間,周恩來無視4400萬農民餓斃這一嚴峻事實,向蘇聯及其東歐衛星國廉價出口糧食474萬噸、向匈牙利贈送3000萬盧布的貨物、350萬英鎊現款,向東德贈送5000億盧布的食品;在安徽農村「易子而食」的年月,他寧可將食品爛在倉庫也不准開倉濟貧。他以慈禧太后「寧贈友邦,毋與家奴」的心態,無償援助越南200億美元、阿爾巴尼亞100億,加上對羅馬尼亞、柬埔寨、古巴、坦桑尼亞、巴勒斯坦等國「支援世界革命」的巨額費用,外援總額達到國民生產總值的6.92%,為世界鉅富美國的692倍。

周恩來說:中國政府在提供對外援助時,決不附帶任何條件,決不要求任何特權。 1962年初,中國承諾對外援助69億多元人民幣,主要是越南、朝鮮、蒙古、阿爾巴尼亞,其次是柬埔寨、巴基斯坦、尼泊爾、埃及、馬里、敘利亞、索馬里等亞非國家。外交部檔案解密:中國曾援助110多個國家地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不到一年,在一窮二白的情況下,開始對外提供經濟援助。根據解密的外交部檔案,1976年以前中國曾向朝鮮、越南、阿爾巴尼亞等110多個國家和地區提供過經濟援助。截至1966年,中國援非金額累計已達4.23億美元。

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王稼祥認為:我們實際許諾承擔的義務超出了中國的實際承受力……1962年上半年,王稼祥在小範圍幾次談了有關意見,毛澤東沒有接受,以後,特別是「文革」中,王稼祥被視為 「修正主義」者,受到嚴厲批判。

阿爾巴尼亞雖然與新加坡一般,只是一個僅有200萬人的小國,胃口卻大得嚇人――動輒開口幾億幾十億。縱然到了1970年中阿關係降溫之時,阿爾巴尼亞仍要求中國援助32億元人民幣。1974年10月,謝胡寫信給周恩來,提出在阿第六個五年計劃(1976至1980)期間,要求中國提供50億元人民幣的貸款。

中共幫助阿爾巴尼亞建設紡織廠,而阿自己沒有棉花,要中國用外匯替它買;織成布做成衣服後,銷路成問題,於是便銷往中國。用中國人給的錢做成的東西倒過來賺中國的錢,從1954年起至1976年,中國向阿爾巴尼亞提供經濟、軍事援助折合人民幣100多億元。阿總人口才200萬,相當於平均給每位國民4000多元(當時中國人均年收入不到100元,廣東東莞有的地方農民干一天才8分錢)。為此,毛澤東換來了亞非一些領導人的肉麻讚頌:「毛澤東是世界性的領導人,是鼓舞世界各地熱愛自由和人類尊嚴的革命者」、「毛澤東是第三世界的榜樣」,「 毛澤東永遠是各國人民的抵抗和鬥爭的象徵」等等。

毛時代中國外援高達國家財政總支出的6.92%,名列世界榜首,就是為了在國際社會爭得一席之地,以鞏固其統治,以犧牲本國民眾利益為代價,為其在聯合國舞台上爭取一點點話語權。

蔣介石說:共黨是以經濟為手段,以達到其政治的目的

毛澤東剛執掌大陸政權時,為了謀求斯大林幫他建設軍事大國,沒有同美國建立外交關係。斯大林死後,毛希望建交,但由於朝鮮戰爭,美國不願理睬。雖然中美兩國開始了大使級談判,但整個關係仍處在凍結狀態。

「九一三事件」後,毛澤東想把視線從國內引向國外,開始與美國進行接觸,有意調整兩國關係。

1969年,新上任的美國總統尼克松為了抗衡蘇聯,結束越戰,公開表示有意與中共改善關係。

1970年代初,為轉移內部危機,中共展開了新一輪國際統戰,用「笑臉外交」和「經濟援助」的手段,獲取國際同情。一些反共國家開始示好中共,疏遠中華民國。

1970年1月13日,蔣介石接見外籍記者時,有人問:「若干西方國家想不顧政治原則,與中共擴大貿易,閣下的看法如何?」

蔣介石答:「對共產黨來說,政治就是經濟,經濟就是政治。世界上許多不明了共黨是以經濟為手段,以達到其政治的目的。」

基辛格訪華檔案解密:尼克松提出幫中國大陸進入聯合國

根據法庭文件,美國中央情報局分析員金無怠, 稱早在1944年,他就被中共策反了,那時他是美國駐中國福州聯絡處的祕書兼翻譯。1949年中共建政後,金無怠不斷地為中共提供情報,他的情報直通中共中央。

1970年10月,金無怠向中共傳送了總統尼克松希望和中共建交的機密文件,讓中共及時調整政策以獲最大政治利益。

1970年11月,周恩來通過跟中美雙方關係都不錯的羅馬尼亞發出訊息,說歡迎尼克松來北京。

1971年1月11日,北京的邀請達到了白宮。尼克松在上面批道:「我們不能表現得太積極」。基辛格後來說,他1月29日回信時,「沒有提總統訪問的事」,「現在還談不到這一步,談這事可能引起麻煩」。直到在這之前他寫的回憶錄裡,基辛格都聲稱那一行「只是略略提到台灣問題」。

2002年解密了基辛格這次訪華的檔案,解密文件顯示,基辛格和周恩來首次祕密會晤有1/3的內容涉及台灣。周恩來非常明確地告訴基辛格,中美要建交的話,美國必須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惟一合法的政府,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灣必須回歸祖國懷抱」。

為尼克松訪問鋪路,基辛格祕密來華,解密文件中記載,基辛格主動提出,要是尼克松1972年再度當選總統,就在1975年1月之前承認北京,全面接受北京的條件,把台灣一腳踢開,雖然美國跟台灣有共同防禦條約。基辛格說:「我們希望台灣問題能和平解決。」他沒有要周恩來答應不使用武力。尼克松還提出過幫中國大陸官方馬上進入聯合國。基辛格說:「你們現在就可以占據中國席位,總統要我先跟你們討論這個問題,我們然後再決定公開的政策。」此檔案解密後,基辛格被追問此事,基辛格這時才承認:「我『那時』那樣說是非常不幸的,我很後悔。」

基辛格在跟越共談判時,越共稍微指責美國政府的不是,基辛格馬上給頂了回去:「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你代表的是這個星球上最暴戾的政權之一。」但基辛格對中共沒有表明此態度。

基辛格還稱,「尼克松還想要中共保證,在他去中國之前,不要邀請美國的任何政治人物去中國訪問」。

1971年7月16日,大陸播出《公告》,宣布尼克松將訪問中國大陸。蔣介石對此沒有公開表態,但私下裡,對尼氏背信棄義之舉,評其為「尼丑」。

1971年10月,基辛格再度來華為總統做準備。那正是聯合國每年一度辯論中共席位之時。美國是台灣的主要保護人,基辛格作為國家安全顧問,自己都在北京,等於在聯合國為中國大陸官方開了綠燈。

毛澤東說:「英國、法國、荷蘭、比利時、加拿大、意大利,都當了紅衛兵……」

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以壓倒多數通過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等23個國家提案,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權利,把台灣代表從聯合國一切機構中換出來。北京取代台北進入聯合國,接管安理會的否決權。毛情緒高漲,興奮異常。對著聚集在他周圍的外交官們,他又說又笑,興致勃勃一連講了近3個小時。他拿起聯合國提案表決表,一邊指,一邊說:「英國、法國、荷蘭、比利時、加拿大、意大利,都當了紅衛兵……」

26日下午,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召集外交部黨組及有關人員開會,討論是否派人出席紐約召開的第26屆聯大。有人根據毛澤東過去說過的「中國不急於進聯合國」的主張,提議回電聯合國祕書長吳丹,不派代表出席。聽取匯報後,毛澤東明確表示:「要去,為什麼不去?馬上就組織代表團去,這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們抬進去的,不去就脫離群眾了。」根據毛的意見,組成了以喬冠華為團長、黃華為副團長的代表團。

中共入聯合國成定局,10月26日,蔣介石在《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告全國同胞書》中公告:「我們本漢賊不兩立之立場及維護憲章之尊嚴,已在該案支付表決之前,宣布退出我國所參與締造的聯合國。」「詎本屆聯合國大會自毀憲章的宗旨與原則,置公理正義於不顧,可恥的向邪惡低頭,卑怯的向暴力屈膝,則當年我國所參與艱辛締造的聯合國,今天業已成為罪惡的淵藪。」

11月8日晚,毛澤東接見代表團成員。毛說:「我國今年有兩個勝利,一個是林彪倒台,另一則是恢復聯大席位。」(待續)#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02-15 12: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