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維權律師文東海詳述經歷 請外界研判誰在違法

人氣: 8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25日訊】湖南維權律師文東海5月17號收到湖南省司法廳通知,準備吊銷他的律師執照,處罰聽證程序定於26號。文東海詳細記錄下了擬吊照處罰所涉的案件以及自己的維權歷程,希望讓外界瞭解,整個過程中到底是誰在真正違法

這篇文章寫於5月21號,文東海律師回顧了去年在辦理法輪功學員--雲南省峨山縣李瓊珍和廣東省汕頭市彭佩珊的信仰案中,遭遇的當局做出的種種違法行為,以及他被湖南司法部門和律協立案調查後,自己的維權歷程。

23號文東海向新唐人表示,自己是在多次投訴控告,各種方式維權無效後,才迫不得已和法官發生爭執。如今寫下此文,是因為發現中共公檢法一直迴避衝突的真正原因。

湖南維權律師文東海:「他們所有的思路都是維穩、迴避問題、壓制的思路。要把所有提出問題的人,通過處罰、甚至判刑,恐嚇,讓你不作聲,讓你理屈。那我就要把這個問題擺出來,讓所有的人知道,真正的問題在哪裡?我和法官發生衝突,是不是我是無理取鬧?」

湖南律師雷志鋒,23號在維權網發文指,伴隨著處罰消息傳播的,是各地司法行政以及律協官網上,鋪天蓋地給文東海等律師冠以「鬧庭律師」、「表演系律師」等各樣名號的文章。作者要麼不留名,要麼使用假名。

文東海表示,不只律師,其他群體也一樣,只要按照法律思維去思考或行動,就可能被當作敵對份子。在中國,法律人已經淪為弱勢群體。律師唯一的武器就是法律,而這跟當局的維穩思路激烈碰撞,因此受到的打壓最為嚴厲。

文東海:「它把律師作為法庭的一個擺設,它是這麼一個趨勢。你敢稍微的發聲,那麼你可能面臨著職業吊照,甚至刑事方面的追責。對律師來講,在司法體系裡面,他處於非常劣勢的地位,他唯一和他們抗衡的,是社會的關切。但是就是這一種,他們都想辦法把它切斷。」

在這篇回顧文章中提到的所有細節,文東海表示,都有相應文書或其它證據證實。

文東海曾代理過709案和其它一些人權案件。2016年6月以後代理多起法輪功案件。在法輪功案件中,他發現被告人及律師訴訟權利被侵犯,觸目驚心,幾乎每一個程序都存在公檢法司不作為、亂作為甚至是故意迫害的情形。而且這種問題由來已久。

他舉例,敢於為法輪功群體發聲的高智晟律師,受了很多折磨,到如今生死不明。但同時敢接手法輪功案的律師越來越多,因此審辯衝突也越來越多。

文東海:「(法庭上)不讓律師說話,按照他們既定的部署,走一個過場,同時向國際社會交差。把這個人迅速的判刑,讓他們得不到任何外界的幫助。可以說每一次案件開庭,他們都會調動當地的公檢法來維穩。首先是禁止旁聽。其次,修煉團體他們的同修比較多的話,會去現場圍觀,但是如果你出現在庭審現場的周圍,他馬上就會把你抓走。律師的話,也常常被跟蹤。」

文東海表示,中國沒有任何法律或文件認定法輪功是邪教。因此對於當局的處理手法,律師就有辯護的空間。但這種辯護空間也會「被消失」。對於當局認為「難纏」的律師,還會逼迫當事人解聘律師。

文東海:「以前可能還只侷限於法輪功信仰群體的辯護上面,但是現在已經蔓延了,我至少有五個案件,都是被中途解聘。當事人家屬在當地官方強大的壓力下,不得已解聘我。」

文東海說,法輪功群體受到的壓力確實比較大。而且這種壓力已經蔓延到律師、記者、異議人士、訪民等群體身上。

雷志鋒的文章盤點了近期已被或即將吊證的12名律師,他說,這些律師大都是些有理想,執著相信法律的好律師,希望有關當局能公平、公正的適用法律。因為,歷史是有記憶的,每個人都在書寫自己的歷史。

——轉自新唐人

責任編輯:任浩

評論
2018-05-25 3: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