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臺灣金屬微雕第一人簡正鎮追夢傳統工藝

被稱為「臺灣金屬微雕第一人」的簡正鎮5月5日應加州聖地亞哥中華藝術學會之邀,演講他追夢金工工藝之路。(楊婕/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楊婕美國聖地亞哥報導)想像在約5公分寬,13公分長的一塊拱形金屬茶則上,整齊地鑲嵌上100多個六邊形的龜紋圖案;想像將半融的金銀「敲入」紫砂壺外壁,製造「流動」和「留動」的視覺效果和遐想空間……這是被稱為「臺灣金屬微雕第一人」的簡正鎮日前在加州聖地亞哥演講時帶給觀眾欣賞的幾件作品中之一二。

曾經從事平面設計工作20年的簡正鎮,「因無意間觸動了夢想的盒子(簡正鎮微博)」,從2005年開始,辭去工作,一頭扎進當時在臺灣尚找不到志同道合者的金屬微雕。等到2012年他已經可以用金屬微雕賺大錢時,卻又因為聽了一場日本國寶級金工大師中川衛先生的演講,讓他的人生再次經歷轉折,他也從此走進了傳統金銀錯微觀金工工藝的廣闊世界。

臺灣金屬微雕第一人簡正鎮追夢傳統工藝
「臺灣金屬微雕第一人」簡正鎮5月5日在加州聖地亞哥演講時,帶給觀眾欣賞的茶道系列作品之兩件茶則。(楊婕/大紀元)

在介紹自己一路走來的歷程時,簡正鎮說,這第二次轉折中,他學到了幾近絕跡的金工工藝。2013年從日本學藝回來後,他感到醍醐灌頂,「好像武俠小說裡說的,任督二脈被打通了一樣。」

簡正鎮介紹,從中川衛大師那裡學到的「高肉鑲嵌(也稱高浮雕鑲嵌)」工藝屬於傳統金銀錯工藝的一種,是從中國傳到日本的,但是在日本保存、傳承得最好。 中川衛因為掌握、傳承這個工藝,被日本政府認定為「重要無形文化保存者」,俗稱「人間國寶」。

現代科技造成古老工藝的失傳

中國五千年璀璨輝煌的歷史中,留下了許多巧奪天工、神乎其技的絕世工藝,金銀錯(也稱錯金銀)就是其中之一。簡正鎮介紹,金銀錯工藝大約在夏朝末年從現在的土耳其地區傳入中國,盛於春秋戰國,用於將金、銀裝飾嵌入青銅器表面。

他說,中國古代的金工工藝非常成熟,可是現在卻幾近失傳,主要是因為科技發明帶來的鎦金和電鍍等技術,進行大批量的廉價生產造成的。

他說,過去古人在做藝術時,都帶有很多歷史的累積和智慧,但現在講究量化、效率,沒有人再肯花功夫、花時間潛心於手工工藝。

他認為復興傳統工藝是必要的,因為工藝家的創作,傳達了人與人之間的對話,創作者的情感和內心變化也都融入在作品中,是有人文質感的。但是機器化的大量複製,是冷冰冰的一個模子裡出來的,細膩的感覺沒有了,人文質感也丟掉了。

臺灣金屬微雕第一人簡正鎮追夢傳統工藝
「臺灣金屬微雕第一人」簡正鎮5月5日在加州聖地亞哥演講時,帶給觀眾欣賞的香道作品系列之香盒。(楊婕/大紀元)

工藝與藝術同樣重要

簡正鎮並認為,工藝也應和藝術一樣得到同等的重視。他說,現在人們對藝術很重視,但往往低估了工藝。其實一件傑出的工藝作品,可能要花去一個工藝家一輩子的時間。

他說,好在臺灣現在已開始有一批年輕的工藝家,正在努力把工藝提升到與藝術相當的位置,雖然還有一段路要走,但還是很令人振奮的。

當年他開始金屬微雕時,走的是一條艱辛、孤獨的道路,因為那時在臺灣「沒有同伴」、「無前例可循」。現在他開始開班教學,傳授金工工藝,吸引臺灣很多年輕人參加。

他也不斷利用各種機會宣傳傳統金工工藝,希望能讓更多人了解傳統工藝之奧妙。此次應聖地亞哥中華藝術學會之邀在聖地亞哥中華歷史博物館的講座就是他今年在美國多個城市系列演講的第一場。

臺灣金屬微雕第一人簡正鎮追夢傳統工藝
「臺灣金屬微雕第一人」簡正鎮5月5日應邀到加州聖地亞哥演講,圖為聖地亞哥中華藝術學會會長張慧娟向簡正鎮贈送感謝狀。(楊婕/大紀元)

「十年一刻」 冥冥之中有安排

從2005年為了修一隻損壞的老錶,「跌跌撞撞」地走出了自己的金屬微雕之路,到後來得名師指點,走向古老金工工藝復興之路,簡正鎮表示,冥冥之中有安排,「我相信上帝為我預備了這一切。」

簡正鎮說,雖然艱難,不知灑了多少淚,吃了多少苦,但是沒有想到過回頭。他說一路走來也得到太太的鼓勵:「沒有她的支持,我甚麼也不是。」

2015年他舉辦了第一次個展,名為「十年一刻」。

臺灣金屬微雕第一人簡正鎮追夢傳統工藝
「臺灣金屬微雕第一人」簡正鎮5月5日應加州聖地亞哥中華藝術學會之邀,演講追夢金工工藝之路。圖為他通過幻燈展示的「十年一刻」個展海報設計。(楊婕/大紀元)

十多年磨練的沈澱和工藝水平的不斷提高,也帶來了他精神和藝術境界的昇華。他說,在創作上對東方美學也有了更多體會:「西方美學講究表面的華麗,東方美學講究意境,能從一片落葉中看到生命的起始和終結。」

相較早期作品採用視覺效果為主的圖騰紋飾在腕錶、摩托車和筆件等物品上做金屬微雕,近幾年他開始琢磨和利用古老的金工工藝來創作更具東方審美意境的作品,如近年的茶道、香道系列作品。

繼續追夢 專注熱誠不減

說起初涉金屬微雕的專注和艱辛,簡正鎮曾在微博中寫到:「白領成了黑手,滑鼠換成刀鎚;指尖磨出厚繭,衣袖不再潔淨。為了創作,我曾隱入深山,也曾揹著羞澀的行囊赴美尋師,在家人與朋友懷疑不解的眼光中,終日伴我攜手向前的唯一戰友竟是『逆境。』」

演講當天他向記者提及了金屬微雕初期的一件往事。有一次他把一隻刻雕刻好的腕錶交付給客戶,客戶按之前說好了的價錢買下後卻對他說,老實告訴你,你這個東西一錢不值。「我當時為了生活,不能夠說不賣了,但是回去後我嚎啕大哭,」他說。

臺灣金屬微雕第一人簡正鎮追夢傳統工藝
「臺灣金屬微雕第一人」簡正鎮5月5日應加州聖地亞哥中華藝術學會之邀,演講追夢金工工藝之路。圖為他通過幻燈展示的金屬微雕作品——自製雕刻錶「小花」。(楊婕/大紀元)

然而逆境擋不住他的動力。他說,「現在很多人都問我,是什麼動力讓你不畏阻力?我的回答就是:當你有一個夢想,這個夢想很大時,其他的就都不算什麼了。」

雖然簡正鎮現在已經在金工工藝中開創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並且聲名在外,有很多粉絲,但他繼續追夢的專注、熱誠和執著未變。也許這個夢正變得更加清晰。對他來說,復興傳統工藝的道路或才剛剛開始。

責任編輯:白槿

評論
2018-05-09 12: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