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評《共產黨宣言》

凌曉輝:共產主義毀滅人類的宣言書(上)

雖然大多數自由世界正在被有關川金會的新聞報導所淹沒,但朝鮮人卻兩眼一抹黑,對這個歷史性峰會知之甚少。(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人氣: 125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01日訊】

引言

自有人類以來,從未有過任何一篇文章、一本書、即使是一篇討伐檄文,曾經像《共產黨宣言》一樣,對人類、對社會和世間的一切,以及對人類所有歷代祖先、對宗教、直至對人類各自敬仰的神、佛和上帝會有如此滔天的「仇」和「恨」 [1]

自有人類以來,也從未有過任何一篇文字,曾經像《共產黨宣言》一樣,會號召一定要用「暴力」來毀滅現存世界的一切。

自有人類以來,更是從未有過任何人像馬克思恩格斯一樣,用如此仇恨、欺騙、煽動、迷惑的詞藻欲將整個世界推入你死我活的鬥爭深淵。

一篇不到兩萬字的《共產黨宣言》,從發表到現在剛好一百七十年,卻給當今世界造成了一億多人的非正常死亡。我們把標點符號全都算上,其每個字就殺害了超過五千無辜人的性命。而且這些無辜的人往往都是社會的精英、虔誠的宗教信徒、人類社會道德的遵守者和維護者……。

這字字血淚所反應的還僅僅只是表面對人類的殺戮,其深層的危害更是由於《共產黨宣言》曾經建立起來的共產國際,使毒害人類的範圍覆蓋了世界五分之二的人口;所掀起的共產主義運動波及到了世界的各個角落,並不斷的蠶食著整個世界。

共產主義邪惡幽靈陰險、狡詐,並且毫不間斷的、有組織、有計劃、有步驟地將人類推向毀滅的深淵。首先是將人與神和祖先的聯繫斬斷;再進一步就是泯滅人類的良知和本性;最終使人都成為沒有道德,只剩有慾望的異類而自我毀滅。

人們通常知道神所默示的《聖經》、《佛經》、還有老子的《道德經》等等,傳給人類的不同民族和不同人種的「普世價值」會救度迷中的世人。可是共產主義反其道而行之,否定一切人的行為規範和普世價值。 《共產黨宣言》通篇貫穿的就是「恨」 [2],表面上以解救勞苦大眾為幌子,利用社會底層民眾容易被欺騙的弱點,無端挑起一切可以挑起的人間「仇恨」,繼而又鼓動以各種「暴力」去滿足這種「恨」的需求,攪得共產主義所到之處民不聊生,人民無不生活在貧窮、苦難和恐懼之中。

所有這一切都十分清楚的告訴人們:共產主義是一個邪惡的幽靈、撒旦和魔鬼。正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所闡述的:「這個幽靈是在另外空間中由「恨」和宇宙低層各種敗物構成的邪靈。它原本是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是一條紅龍。它與仇視正神、正義的撒旦為伍。這個邪靈的目的就是要毀滅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讓人的道德敗壞到已經聽不懂神的教誨而最終被淘汰,元神被永遠銷毀。」 [3]

整個一百多年來血雨腥風的共產主義運動史充分證明:《共產黨宣言》就是一篇毀滅整個人類的宣言書。

一、背景

十九世紀中葉(1848年)的歐洲,一些想不勞而獲者以共產主義為名到處鬧事,攪得剛剛跨入還很不成熟的新興工業時代的整個歐洲社會不得安寧。當時的主流社會對於這股惡勢力進行了一系列「神聖」的圍剿。馬克思、恩克斯意識到:有一股強大的幽靈正在把這些打、砸、搶者凝聚起來,並形成一股勢力。他們藉助這股勢力正式宣布:這股幽靈以「共產黨」的形式,就此在歐洲大陸落地了(附體在這群鬧事者身上),並且先後以六種語言公布於世。這就是《共產黨宣言》(以下簡稱《宣言》)的開篇語所反應的場景。

而當時的情況是:儘管當時工業革命產生的資本家與古老的傳統也有些矛盾和隔閡,但是相比像共產主義形式的、不顧一切的對社會、生產、傳統和文明徹底毀滅的極端行徑完全是不同性質的情況。因此整個西方都在對其進行剿滅,致使其只能完全轉入地下祕密進行活動。正如恩格斯在《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所寫:「……在1848年以前歐洲大陸的政治條件下必然是一個祕密的團體。」

就在這時,飄蕩在歐洲的邪惡幽靈一直在尋找時機和意欲附體的人群,並以科學的哲學形式建立一整套欺騙人類的虛假而邪惡的「學說和理論」來迷惑世界。《宣言》就是如此出爐的:「1847年11月在倫敦舉行的同盟代表大會,委託馬克思和恩格斯起草一個準備公布的完備的理論和實踐的黨綱。手稿於1848年1月用德文寫成……」[4]

二、共產主義「幽靈」的本性

「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陰森、恐怖,使正常的人會感覺到將有一種莫名其妙、無法預料、很可能是無可抗拒的「災難」就要降臨……。這就是《宣言》的第一句話。

在歐美文化中,幽靈(ghost)是指人死後的靈魂,但靈魂會升天進入天堂,或墮入地獄;宗教意味上講,滯留在陽間的通常會是害人的鬼怪[5],如魔鬼(devil)、惡靈(evil spirit,亦是人死後的靈魂)、吸血鬼(vampire)等。

東方關於幽靈的思想和中國大抵相似:人死後,靈魂會進入陰間,因為種種原因滯留在陽間(人間)的怨靈,可能會戕害人類。[6]

而在歐洲遊蕩的幽靈既不是人死後滯留在陽間害人的「鬼怪」,也不是「怨靈」。它是高層空間被神打下來的「敗物」。傳說中「鬼怪」和「怨靈」大多會因在凡間的不公、冤屈和仇而生「恨」,這種「恨」是因仇而生,如同我們講的「仇恨」;而由宇宙敗物聚集起來的黑暗勢力中的「恨」,不是指「仇恨」,這種「恨」是無緣無故的、欲將一切都毀滅殆盡的、對神和宇宙萬物的「恨」,也就是共產主義的「恨」。

《宣言》中可以看出,共產主義根本就不是什麼理論和學說,沒有任何邏輯性,就是強盜土匪;不但違背人間各種「道」和「法」,而且都是反其道而行之。用粗俗一點的話講就是:它蠻狠不講道理,鼓勵社會上的無奈打砸搶燒殺……,要干盡一切壞事。實際上它是有組織、有計劃、有目的、系統性進行的要將一切毀滅掉。就是那毀滅人類的幽靈。

但是它又宣布共產黨是唯物主義的「無神論」者。那所謂的「無神論」者聲稱:除了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外、其它的都不相信,說得好聽的會講:我只相信科學,科學以外的東西我都不相信。實際上它一直盜用人類文化和科學來表現自己,同時又毀滅人類的文化。

共產主義講的唯物主義「無神論」也不是普遍意義上講的,一般講的「無神論」是指有些人對於科學本身的認識並不透徹,對於科學還沒有認識到的某些客觀現象,看不見的東西不相信,或他沒看到的就不相信,比如對氣功高潮中出現的許多特異功能現象,或東西方的某些神話和傳說等等。

仲維光先生在《談尼采、叔本華及愛因斯坦思想》一文中關於認識論問題時談到了對中國影響巨大的馬克思的唯物主義。他認為:「認識論及方法論問題是一切學術、一切知識的根本問題。這當然也包括人們所關心的政治思想問題。

這個認識論問題探究的結果肯定會牢牢地把唯物主義排除在學術研究的領域之外,因為唯物主義是一種貨真價實的意識形態,一種觀念論。而任何推崇啟蒙思想的人,推崇近代自由主義思想的人,如果忽視認識論問題,不對黑格爾和馬克思主義提出質疑,拒斥意識形態、觀念論,那才是非常奇怪的事情。」[7]

他在談到哲學史中認為:「在這裡我要再次進一步強調的是,誰若是只知道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並以此來談論哲學史,那麼就根本是南轅北轍的胡扯。因為唯物主義是一種觀念論、一種意識形態,以這樣一種教條系統來理解、解釋哲學史,那不是哲學史而是一種僵硬的、意識形態化的斷言,一種讓人哭笑不得的貼標籤。如果再加上歷史唯物主義的判斷,那就更是一種對於真實歷史事實的粗暴干涉及扭曲。為此,我要強調的是:對於哲學的歷史,也就是philosophy的歷史,真正在歷史中存在的對於哲學問題的探索和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的對立毫無關係,這就是說,和馬克思論斷的恰好相反,全部哲學史和唯物唯心的對立毫無關係![8]

其實,共產邪靈它本身就是神打下來的「幽靈」,它講的唯物主義「無神論」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無神」,否則共產邪靈從始至終就不會將其革命「領袖」一一都搬上神壇,讓共產主義信徒頂禮膜拜、並且從未間斷過的直到如今。邪靈宣揚的唯物主義無神論是迫使其信徒拋棄創造自己的神,和延綿自己民族的歷代祖先。為的是使得對人類各自生命中「神性」的覺醒產生障礙,這種「神性」是神造人時就根植在人的生命之中的,為的是當人類遇到大難,當神來救人時,人的「神性」能夠被神喚醒,從而使人得救。共產主義的「無神論」是要泯滅人的「神性」,當人的「神性」被泯滅到連創世主都無法喚醒時,就只有走向毀滅。同時這種唯物主義「無神論」又有效的掩蓋了共產主義幽靈的邪惡本質。(未完待續)

參考資料:

[1]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序言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1/21/n9876205.htm

[2]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序言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1/21/n9876205.htm

[3]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2)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11/21/n9876205.htm

[4]恩格斯,《1888年英文版序言》

[5]  見《耶穌傳》

[6]  https://zh.wikipedia.org/zh-cn/幽靈

[7]仲維光:《談尼采、叔本華及愛因斯坦思想》,大紀元。

[8]仲維光:《談尼采、叔本華及愛因斯坦思想》,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06-01 9: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