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五年勞模 中國首批工程師曹紅如的悲慘故事

1990年曹紅如在美國國會山莊留影。(明慧網)

人氣: 34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14日訊】他是中國第一批被國務院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工程師」證書的人;他連續五年被評為上海市紡織局勞動模範;1989年「六四」後,西方對中共實行經濟制裁,他又被派往南美洲開廠,將產品銷往美國。如今他已77歲高齡, 卻面臨非法審判。

他就是上海市長寧區的曹紅如先生。

2017年12月4日,曹紅如被長寧分局國保關進長寧區看守所,曹紅如絕食抗議,警察對他採取野蠻灌食,使他在精神和肉體上遭受極大傷害。

12月25日曹紅如被取保候審。

2018年3月5日,其案卷被移送到長寧區檢察院,4月20日被移送到上海市奉賢區法院。

連續五年勞模

明慧網報導,學生時代的曹紅如,成績優異,畢業時被上海紡織軸承廠總工程師看中,點名將他要去。

文革後,經過層層選拔,專家評審,曹紅如成為中國第一批被國務院授予工程師證書的人,這在當時上海整個紡織局都可謂是鳳毛麟角。

進廠後,曹紅如工作認真踏實,勤于思考,為廠裡搞了許多發明創造和技術革新。其中他創造發明的「VA型接地電阻測試儀」,曾獲得全國「星火盃」創造發明競賽三等獎。

他歷年的技術革新成果,至今還在全國紡織機械廠廣泛應用。

由於他每年都有技術創新成果,貢獻突出。從1980年至1984年,曹紅如連續五年被評為上海市紡織局勞動模範。還曾應邀參加「上海市科技人員為四化立功表彰大會」,並受到嘉獎。

積勞成疾 幸遇大法

曹紅如工作特別勤奮,把工廠當成家,除了吃飯、睡覺,他把一切時間都用在工作上。有時為了廠裡急需項目的上馬,他每天睡眠很少,幾次昏倒在工作場所。

1989年「六四」後,各國政府對中國實行經濟制裁,曹紅如被上海紡織局派往南美洲開廠,一行三人,他負責技術工作。1990年9月,他們先到美國聯繫客戶。最後選中在哥斯達黎加經濟開發區開廠,用中國的布匹製成成衣,銷往美國。

在哥斯達黎加開廠期間,日以繼夜的工作,使曹紅如健康每況愈下,多種疾病纏身,只好申請回國治病。回國後四處投醫,也沒有能治好他的病。

1995年11月,困擾曹紅如十幾年的嚴重胃潰瘍;腰部骨質增生;復發性口腔潰瘍;長期失眠症;風濕等病,在他修煉法輪功近一個月後,不知不覺中消失。

過去走路兩腿像灌了鉛似的沉重吃力,現在走路輕鬆有力,踏自行車像後邊有人推一樣,他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好。

曹紅如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標準做人做事。那時他在涉外辦公樓負責工程管理工作,外包工程他拒收承包單位一分一厘的好處。有時實在拒絕不了的禮物,他就交給總經理處理。他的為人得到單位和社會的一致好評。

從1996年至1999年7月20日以前,他和他的家庭分別獲得上海市五好市民、區五好家庭等榮譽稱號。長寧區電視台來採訪過他,他的事蹟在電視上播放,廣為流傳。

血雨腥風 慘遭迫害

1999年7月20號,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功這個善良群體鋪天蓋地的打壓迫害。

 一、信訪辦上訪 被非法圍攻

1999年7月21號,曹紅如為了給法輪功討個公道;為了還大法師父清白;為了公民的信仰自由;為了有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他到市政府信訪辦上訪,要求給一個答覆。

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在廣場上遭到大批警察和便衣的圍攻和驅逐。曹紅如被警察抓入警車押送回家。

到了家裡,他們叫來里委、街道、單位領導、他女婿和懷孕5個月的女兒,威逼他簽字畫押放棄修煉法輪功,不然,就要把他抓起來。他們圍攻、恐嚇一直延續到深夜十二點多鐘。

單位領導和女婿為了他的安全,給他下跪。他強忍著淚水,心一橫:我不能背叛對真、善、忍的信仰,我不能背叛給我第二次生命的師父。於是他伸出雙手扶起領導和女婿,對警察說:「不要干擾我的家人,讓他們得不到休息。」

半夜一點左右警察終於散去。

二、天安門廣場打橫幅

1999年8月初,曹紅如隻身一人去北京上訪,在火車上遇到兩位青年同修。在天安門廣場他們三人共同打出橫幅「法輪大法好!」。

不一會兒,他們遭到抓捕。在警車上他們遭到兩個彪形大漢的毆打,開始他們先打兩位青年同修,曹紅如看著心痛,大聲地對打手們說:「不要打他們!要打,你們打我!」打手們看了一下說:「老不死的!打你就打你!」拳打腳踢的就過來了。

此後,曹紅如被上海市所在轄區片警押送回上海。

在長寧區拘留所。警察把曹紅如吊銬在一間黑屋子裡,雙腳用連環銬連在牆上,雙手臂分開吊銬在牆上。時間一長,疼痛難忍。從夜裡1點一直吊銬到第二天下午3、4點鐘,才把他放下。

三、遭受神經毒藥迫害

2000年10月17日,曹紅如因發放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資料,被閔行區「610」人員非法抓捕,關進閔行區拘留所。警察採用車輪戰術,不讓睡覺,輪番調換人員逼曹紅如說出真相資料來源。長時間站立,腿受不了,稍有不穩,便遭到拳打腳踢。

一個月後,曹紅如被押往上海市精神病總院進行迫害。

在這裡,他們每天逼迫曹紅如吞服傷害中樞神經的藥物,如果不服藥,他們就指使一些精神病壯漢將他手腳綁起來,打上一針,讓他軟綿綿地躺上一天。

曹紅如想儘快離開這裡。他對妻子說:「等將來他們放我出去,我已變成一個痴痴呆呆的廢人,你會有幸福嗎?看在我倆幾十年夫妻份上,你到院長室讓他們放我出去。」曹紅如妻子流著淚到院長室要求放他回家。結果院長室人員回答:「沒有公安部門簽字永遠也不可能放你丈夫回家。」

精神病院一位女主任醫師在病歷卡上寫下:此人不可能放棄修煉法輪功。她明知道曹紅如是正常人,但還是給他服那些藥。

曹紅如的姐姐跟院長說:「我弟弟是正常人被你們抓進來,如果你們將他折磨成廢人或者精神失常,我死也不會放過你們。我三個兒子都在外國人辦的公司工作,如果我弟弟遭遇不測,我會叫他們將你們幹的醜事曝光到全世界。」

在姐姐的多次交涉下,他們給曹紅如服用的藥量明顯減少。

姐姐又在;里委、街道、派出所、「610」的聯席會議上,公開揭露「610」把曹紅如關進精神病院的真相,並讓曹紅如妻子當面說出「610」人員如何恐嚇、利誘、威逼她簽字的經過。

這讓「610」人員丟了丑,他們懷恨在心,企圖設計陷害曹紅如姐姐。他們派人到曹紅如姐姐原來工作過的單位及住地里委調查,叫她單位、里委提供她存在的問題,便於他們羅列罪狀,結果單位、里委一致對她進行了好評。他們只好不了了之 。

在他姐姐的營救下,曹紅如於2001年4月被釋放回家。

四、洗腦班  監獄 酷刑

2001年曹紅如被兩次非法押送市洗腦班進行洗腦,每天逼迫他看誣衊法輪功的電視,然後強迫按他們的要求寫觀感和認識。

曹紅如堅決不寫,他們就每天罰他對著牆壁站立,不許走動,到半夜十二點才允許睡覺。還經常被叫到隊長辦公室訓話,頭部、胸部常常遭到他們的擊打,受盡折磨和凌辱。

2004年曹紅如因發送真相資料,被非法判刑三年,關進提籃橋監獄。

在獄中,他們企圖通過強制體罰逼迫曹紅如違心寫認罪書,曹紅如絕食抗議。

獄警對他強制插管灌食。有時故意灌很多,脹得他肚子非常難受;有時又故意灌很少,讓他餓得不行;有時他們野蠻插管,弄得曹紅如口吐鮮血。

這樣持續了三個月時間,一次曹紅如被大隊長(馬達)叫到辦公室訓話,隊長問他:「有什麼要求能夠不絕食?」曹紅如說:「不允許用強制辦法逼我寫什麼認罪書,不允許迫害你管轄範圍內的大法弟子。」他一口答應,曹紅如也停止了絕食。

2007年曹紅如被釋放,釋放時他們叫他在釋放書上簽字,被他堅決拒絕。

2010年3月27日,曹紅如因發放真相光盤,被長寧區「610」王珏等人抄家。明目張膽的在曹紅如家裡對他用刑,當時就使曹紅如的一條腿遭受重創,一個月以後才稍許好轉。這次曹紅如被非法判刑4年,再次關進提籃橋監獄。

在這座暗無天日的人間地獄,曹紅如遭受到慘烈的摧殘。

他們將曹紅如關進「嚴管區」的一個監室,室內還關著一個隨時可能對人動武的重型精神病犯人。在那裡,曹紅如每天只有三杯水用於洗漱,另加少量飲用水。別的嚴管犯有的自由,如:可買有限日用品和食品;晚上分批出監室洗臉、洗衣服等,對曹紅如全部取消。

此外,曹紅如每天被罰坐在一隻有突出洞眼的小線盤上,如果他坐不住了,立起來一會兒, 馬上就會遭到負責巡邏的看管犯(大多數是重刑犯)的拳打腳踢。曹紅如每天要在那個小線盤上坐十幾個小時,臀部長出膿瘡,疼痛難忍,苦不堪言。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十多點鐘,該睡覺了。獄警要求曹紅如的頭必須睡在探頭能夠看得見的鐵門邊上。每隔1刻鐘就有看管犯用腳往他頭上踢一下,就是不讓他睡著。

個別有良心的看管犯,有時輕聲地對他說:「你這麼大歲數了,我們看到你被折磨成這個樣子,心裡也可憐你,但是我們不踢你又不行,監控探頭對著你,我們不踢你,自己就要倒楣,我們每隔1刻鐘還要寫下你的情況記錄。」

獄警陸某為了搶功,經常買生煎給看管犯吃,叫他們對曹紅如要特別用心,目的就是要他轉化。

那個與曹紅如關在一起的精神病犯人,一開始也欺負他,後來看他被折磨得太可憐,有時也將有限的食品偷偷的給他吃一些。看曹紅如冬天坐那凍得可憐,偷偷的將自己一條保存在那兒的棉褲給他穿上。

在「嚴管區」,不讓曹紅如洗澡,身上發臭。不讓他理髮,頭髮和鬍子都長得很長。三個月的摧殘,讓曹紅如站立不穩,手臂發顫。

監獄醫院檢查結果鑑定為:腔隙性腦梗塞、高血壓3級(極高危)、右上肢振顫等疾病。他們怕曹紅如死在監獄裡,才把家屬叫來,催促家屬將曹紅如保外就醫。

2014年3月26日,曹紅如結束了4年的冤獄,回到家中。

2017年12月4日,曹紅如被長寧分局國保綁架,關進長寧區看守所。

12月25日曹紅如被取保候審。

2018年4月20日案卷被移送到上海市奉賢區法院,曹紅如又面臨非法審判。

2018年5月31日開始,曹紅如嘔吐伴著腹瀉,大小便失禁,4天沒辦法進食,體重從73公斤降到66公斤。

6月5日,經醫院 CT檢查診斷為「雙側基底節區腔隙灶伴腦萎縮、大腦鐮鈣化」;4項血液檢查報告鑑定為腎功能不全。

目前,古稀老人曹紅如行走困難,外出不認路,每天只能躺在床上。#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6-14 5: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