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冀評:從「敲門」騷擾看邪惡迫害破產

在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公安部內部下達指令,在大陸全面執行「敲門行動」,進一步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Wang Zhao-Pool /Getty Images)
人氣: 53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3日訊】自二零一八年五月份以來,河北省石家莊地區各派出所以轄區片警為主,紛紛出動,「敲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已達數百人次。據有關警察稱,這次騷擾主要是為了採集法輪功學員的音像信息,為利用人臉和聲音識別等技術監控法輪功學員做準備。

警察們怨聲載道

但由於眾多基層執法人員早已明了這場迫害的逆天背理、違法犯罪的邪惡本質,很多人早已不願意參與這場沾染血債的迫害,因此被迫「敲門」騷擾的警察們怨聲載道,一些警察消極敷衍,一些警察不敢明目張胆,使用了各種偽善藉口偷拍、偷錄的可笑伎倆。也仍有少數警察硬著頭皮耍流氓,強行硬來又自知理虧,醜態百出。而有的警察藉機聆聽大法弟子講真相,表示支持大法、悄悄讓大法弟子幫忙「三退」。

五月二十八日下午,河北省石家莊市橋西區彭后街派出所某片警帶人要去一位法輪功學員家,正要上樓時,碰上學員的丈夫。知道他們的來意後,這位丈夫呵斥他們,說不要到家裡,你們吃飽了不幹正事,不許你們進這個門。並打電話告訴家裡,說別給他們開門。警察還是腆著臉上樓敲門,敲一陣沒人給開,泄了氣,灰溜溜走掉了。

五月三十日上午,槐底派出所警察和兩名尖嶺村治保會人員到家住萬達廣場尖嶺社區一位法輪功學員家敲門騷擾,說到你們家來慰問慰問,看過的好不好。這家男主人不給他們開門,告訴他們說,我們過得很好,不用你們慰問。

六月某日,維明街派出所的兩個年輕警察去河北省委大院法輪功學員家騷擾,他們先在一老年學員家門口被老人的兒媳婦沒好氣的數落了一頓,說老太太不在,去哪裡了不知道,然後把他們關在了門外面。無奈之下,他們換了一家。這位學員家的門倒是敲開了,連忙賠笑臉喊阿姨,但是法輪功學員對他們的笑容毫不理會,嚴厲制止他們非法錄像的侵權行為,同時告訴他們:你們騷擾無辜法輪功學員,執行的是錯誤命令,既違法又違紀,是干傷天害理的事。法輪功被連續迫害快二十年了,多少家庭家破人亡。迫害者早晚要遭報應的,江澤民那一夥不是好多被清算的了嗎?最後一個都跑不了!你們還來騷擾,誰讓你們來誰就是害你們,你們不要幹這種傻事了。兩個警察尷尬地聽著,陪著笑,承認阿姨說的句句在理,連聲道歉離開。

當下正是石家莊非常熱的天氣,一動就是一身汗。這些警察們都穿著制服,遇到沒有電梯的人家就要爬樓,遇上抵制他們的法輪功學員或家屬,連吃幾次閉門羹,平時養尊處優驕橫慣了的身體先就吃不消了。有的警察會裝可憐,守著門求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讓他們進門歇一會,熱得受不了了。橋西東里派出所一老一少兩個警察說好話,求得法輪功學員讓他們進了門,坐下後不敢說為法輪功的事來的,撒謊說隨機走訪,過來看看,沒別的意思。有的警察走的時候在樓道裡發牢騷,說上輩子缺什麼德了讓咱們幹這種活兒,另一警察說,幹這種活才缺德。

騙錄、偷錄、詐錄

明知幹的這種「活」傷天害理,過程中被民眾指出是傷天害理時又無言以對,但為了保住飯碗還要硬著頭皮執行,所以有的警察採用欺騙偷錄的辦法。如石家莊東環派出所的各片區的警察到大法弟子就敲門的藉口,就包括什麼查戶口、登記信息、幫忙辦低保、調查死亡人口等等,其實都是找機會偷錄、騙錄照片。

平山縣東回捨鎮派出所警察楊某、曹某到一位法輪功學員家,表面很偽善問家裡有什麼困難?還上班嗎?有什麼需要幫助的?趁人不注意時偷偷用手機照相。

長豐派出所一片警到法輪功學員孫炳芳家敲門,保姆一開門,該警察啥也不說,立即開始照像,緊張的手都哆嗦了,屋裡人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照完像跑走了。

有的片警給法輪功學員的家人打電話,連威脅帶哄騙,要求家人把法輪功學員的照片用微信發給他們,也算完成「任務」。

裕華區裕華路派出所警察田新年敲法輪功學員張建新家的門,只敲門不吱聲。後來找到她的哥哥,騙他把張建新的照片發給他做個記錄,以後就不找張建新了。張建新知道後說警察要照片是為了隨時都可以監視,哥這才把照片刪掉了。去敲法輪功學員李秀敏家的門,詐稱是為辦低保的事,乘李秀敏不注意去找電話時,用手機給她拍照。李秀敏去看田新年的手機,發現他手裡有表格上面寫著《敲門行動情況記錄(或調查)表》李秀敏馬上問你有其它事情嗎?田新年慌忙說沒有,急忙打開門走了。

拉閘、破門、綁架

石家莊裕華區槐底派出所片警靳某曾參與上門和電話騷擾多名法輪功學員,因到家裡沒找到法輪功學員楊玉環,便開著警車到楊玉環工作的幼兒園,園長不配合,便威脅要查封幼兒園,和同夥各屋搜看,折騰了一個多鐘頭才走。靳某又去威脅楊玉環的侄子,說告訴楊玉環再不配合就封幼兒園的門,但誰都知道楊玉環只是在幼兒園做飯的阿姨。

長安區河東派出所這次出動警察,把法輪功學員家樓道裡的電閘悄悄拉了,等人一開門出來,趕緊強行錄像,問其姓名也不理睬,錄完就走人。另外兩個片警,明目張胆的用萬能鑰匙開法輪功學員家的門,進去後作出流氓相嚇唬,同時強行照相。還有一個片警敲一位法輪功學員家的門,敲不開便叫來一幫警察強行破門,進門便野蠻抄家,還把人抓到派出所,晚上才釋放。

明真相警察誠心 「三退」

七十九歲的張奶奶,因為戶口遷移了,當地派出所不知道老人的住址,片警便四處打聽。張奶奶和家人商量怎麼辦?過去十多年,老人多次被抄家、關押和勞教迫害,對不法警察一直有恐怖陰影,不想面對他們。但是大法弟子修煉的是「真善忍」,修煉前老人因神經痛苦不堪言,修煉後身體比有些四五十歲的人還棒,樂善好施從不怕吃虧讓人,自己的經歷本身就能駁斥任何抹黑和誹謗的謠言。再說,即使現行法律從來都沒規定過法輪功不好,迫害法輪功靠的都是些見不得人的指令或政策之類。參與其中的警察歷來執行的都是違憲違法的錯誤命令。其實是在被欺騙和壓制下替犯罪集團當槍使,是稀裡糊塗稱為犯罪團伙的一員,一旦被清算是跑不了的,指望哪個上級替你開脫?恐怕做夢也不可能。如果沒人跟他們推心置腹把這些說清楚,他們真就被毀了。作為大法弟子,如果不去告訴他們這些道理,他們還能指望誰呢?張奶奶這麼一想,怕心沒了,把騷擾迫害自己的警察視為惡警的心也沒了,只剩下可憐他們的慈悲心了。於是,她和老伴兒主動找到派出所,找警察講真相。

這還是張奶奶第一次主動到派出所找警察講真相,但因為沒有一點私心,愛緊張的她也不緊張了。見面她就讓那警察關了執法儀,說:我們老倆口這麼熱的天大老遠跑來找你,可不是為了你的工作,是聽說你人不錯,專門來跟你說心裡話的,所以你好好聽我說。警察見老人這麼說,就笑著讓她說。老太太就從自己一家修煉法輪功如何受益說起,講法輪功如何有百利而無一害,講迫害如何既違背天理又破壞人間法律,講到天安門假自焚和活摘器官的罪惡,又從落馬的高官們講到各種天災人禍對迫害者的報應等等,說的警察連連點頭。因為來之前做了功課,好多法律條款都背過了,老太太直接告訴跟前的警察,你們騷擾法輪功學員,就是參與了迫害,上門違反了《憲法》第三十九條「非法侵入住宅罪」和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禁止「非法搜查他人身體、住宅」的條款。強行或偷著照相錄音,違犯《民法通則》第一百二十條「侵犯公民的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罪」。你們執行「不合法的上級錯誤的命令」違犯《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老百姓就可以打公安機關警察違法違紀行為「12389」電話舉報你們,舉報了你們違法違紀的行為,有關部門對你們「零容忍」就可能影響你們的考核升遷,甚至當時就被處理,你們這不是找倒楣嗎?老人還跟這個警察講了法輪功如何在全世界受歡迎和敬重的情況,還告訴他現政權已經將有關法輪功出版物的禁令取締的消息。那警察越聽越動容,主動表示看過你們的雜誌(真相小冊子),但你說的這些沒注意,沒想到形勢已經變成這樣了,今後必須多長几個心眼了。他對張奶奶一再表示感謝。當張奶奶勸他退黨保平安的時候,他鄭重點點頭,笑了。

另一位法輪功學員拒絕給警察開門後,當晚以短信的形式把警察上門騷擾所違犯的法律條款逐條發給了來敲門的派出所所長和警察。次日她到派出所,派出所所長答應不錄音錄像,說你也別打我們的12389舉報電話了,我都看了一宿你發來的東西了,咱們好好聊聊天吧。這位學員就給連續給這位所長講了兩個多小時。從法輪功提升人類健康和道德,所以中共越是打壓越是在世界洪傳的真相,到中共經濟在不道德中崛起必然又會因為不道德垮塌的現實,這位派出所所長被講得連連讚歎,表示要找《共產主義的終極目地》這本書好好看看,態度十分殷切,點頭同意「三退」後才讓大法弟子離開。

結語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九年來,利用各種造謠誹謗和殘酷打壓禍害很多人,但真正的修煉人僅僅從自身獲得健康身體和成為道德越來越高尚的好人的事實,就讓謠言不攻自破,堅修不動迫害就會徹底破產。而被中共蠱惑蒙蔽著自覺不自覺執行迫害指令的公檢法人員,尤其基層警察,迫害過程中實際已成為踐踏法律、濫用職權、侵犯公民人身財產權,直至欠下人命血債的真正罪犯,已經處於被告、被懲處、遭報應的位置而不自知。有的甚至至今仍然不了解或無視真相,在繼續犯罪中走向悲慘的下場還不警醒,這是最可悲的人。

只有法輪功學員才會用慈悲和大善,去把真相和緊急避險的方法告訴迫害自己的人。看到你們面臨的危險,想到的是我們不去救他們他們還能指望誰呢?這是從真善忍大法中生出來的大慈悲。感受到法輪功學員的慈悲,接受真相,善惡間做出正確選擇,這是迫害者得救的唯一機會。所以,「敲門行動」成了很多警察了解真相和與中共決裂的契機,這些警察也真的明白了真相,從中共邪惡集團的操縱中解脫了出來。#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8-07-24 1: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