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貿易戰週五開打 人民幣匯率或再暴跌

【大紀元2018年07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中美預計於週五(7月6日)互徵關稅,在貿易戰正式開打前,人民幣的貶值博弈一直是前奏,外界認為週五當天或再現人民幣暴跌走勢。

有觀點認為中共政府容忍人民幣貶值,是有利出口並將其作為對美貿易談判的武器。但是,人民幣過度貶值可能招致資本外流,而1美元兌人民幣6.7元或是中共官方的心理紅線。

針對人民幣近期的暴跌,中共央行行長易綱週二(7月3日)發聲說,將繼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華爾街日報》指,中共央行高層官員在盤中出來回應和評論市場,稱這並不是常見的行為。

《日本經濟新聞》引述外交相關人士的話說,中共官方有意暗示對人民幣貶值的容忍,是顯示其不會輕易向美國妥協的姿態。

更有市場人士表示,中共高官的「口頭干預」作用或有限,週五(6日)或再現人民幣暴跌走勢。

7月6日或再現人民幣暴跌

美國白宮發言人以及中共商務部人士近日都證實,中美雙方一直在私底下展開溝通,但截至3日仍未有正式磋商計劃或新進展出來。

外界預計美東時間週五(7月6日)凌晨零時零一分,中美或將同步向對方的340億美元商品加徵25%關稅

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全球外匯研究聯席主管拉斯金(Alan Ruskin)表示,雖然現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已經穩定下來,但可能會在週五恢復波動。

「我想我們不會回到一個我們都熟悉的商業環境。」他說。

一方面,依賴出口帶動的中國經濟正迎來複雜局勢。中國經濟減速預期已出現,加上中共央行採取的貨幣寬鬆措施增加了人民幣資金在金融體系中的供應,人民幣貶值壓力仍在。

同時,投資者已擔憂中國股市和人民幣匯率出現長期下滑,並可能誘發一系列資本外流。

另一方面,人民幣跌幅反映了更廣泛的全球趨勢。美國國內就業良好,減稅刺激企業投資和民眾消費,且境外美企一季度回流3,000億美元利潤,都在支撐美國經濟的良好經濟面,加上美聯儲年內迫切的升息預期,美元走強勢必給他國貨幣,尤其是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壓力,人民幣自然首當其衝。

《華爾街日報》指,近期人民幣走勢預計仍將受到中美貿易摩擦發展勢頭的影響,關注週五兩國關於加徵關稅的官方消息。

人民幣兌美元6.7元是當局紅線

人民幣兌美元經過近期的持續下挫,週二到達近一年來的最低水平。週二早盤,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一度暴跌700點,跌破6.72關口,是2017年8月7日以來的最低水平;在離岸人民幣市場,盤中時更一度跌破6.73元關口。

本輪人民幣匯率暴跌以來,易綱是出來公開發聲、挺人民幣的中方最高級別官員,他強調外匯市場波動主要是受美元走強和外部不確定性因素影響,並重申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外界解讀這是中共當局為人民幣暴跌設置減速帶。

《華爾街日報》報導,市場有聲音稱,早盤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破6.70元整數關口後,國家隊有干預市場的跡象,「這或也顯示出6.70元是中國(共)官方當前的一道心理紅線」。

財經通訊社「彭博社」之前進行的調查也證實了這一點。市場分析師預計中共政策制定者將在人民幣兌美元突破6.7時,採取措施阻止損失。

豐業銀行外匯策略師高琪(音譯,Gao Qi)表示,因為人民幣大幅貶值可能引發區域市場風險規避,他預計央行有可能重新引入逆周期因子操作,而「強阻力」將在1美元兌人民幣6.70元時出現。

人民幣成6月亞洲表現最差的貨幣之一

人民幣兌美元6月創下1994年匯率統一以來的最大月度跌幅,下跌了3.3%,成為亞洲表現最差的貨幣之一。

這種跌幅一直持續到週二(7月3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近4%,把年內包括歐元和日元在內的一攬子貨幣匯率上漲的3.2%都接近回吐殆盡。

週二盤中,中共央行高官密集發聲力挺,人民幣兌美元開始反彈,到週三收盤時,累計兩日回彈1200點,但離恢復還有距離。

同時,中國股市6月也創下2016年1月以來的最大月度跌幅,深滬指數本月雙雙下跌8%,令中國投資者經歷了多年來最嚴重的一次損失。

綜上所述,美東時間週五凌晨零時零一分,中美貿易戰下的人民幣匯率走勢將令人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林妍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