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為何將健康人摧殘致瘋(1)

被迫害致瘋前後的祝霞。

人氣: 88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9日訊】2018年6月27日上午,石家莊橋西區法院對李惠雲博士非法庭審。2004年,她被關押在看守所期間,被迫害致精神分裂,連自己的母親都不認識了,至今仍處於失常狀態。

天津市靜海縣大邱莊任東升,2006年3月8日,因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出獄前八個月他被監獄迫害得已精神不正常。

成都市祝霞,2003年6月,被當地「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綁架,被劫持到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後被相繼關押在三個洗腦班裡。2004年4月2日,祝霞被放回家時哭笑無常、罵人,生活不能自理。

只因為他們信仰「真、善、忍」,中共將他們迫害致瘋。

今昔判若兩人

她連自己的母親也不認識

李惠雲,博士畢業,原為河北科技大學機械電子工程學院的副教授,工作能力很強,敬業實幹,多次獲國內外學術大獎。

李惠雲的專利成果在2003年德國國際發明博覽會上獲「國際發明先鋒獎」、2003年香港國際專利技術博覽會「金獎」、第三屆亞洲國際專利技術專利產品博覽會「金牌獎」和「科技發明進步獎」。

2012年,李惠雲年近80歲的母親去獄中探望女兒時,看到她頭髮幾乎全白,身體衰弱,面部變形,連自己的母親也不認識。看著最有出息的女兒被摧殘成這樣,她的老母親心如刀割、泣不成聲。

李惠雲(明慧網)

善良的好人竟變成這樣

任東升曾患過類風濕心臟病,不能上班,天天在家養病,全家重擔就壓在他妻子張立芹一人肩上。漸漸地,妻子也患上了白血病、氣管炎、頸椎病等多種疾病,那時她感覺天象塌了一樣,前途無望。

2003年,任東升和張立芹重新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們以前煉過,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由於害怕放棄了。這次兩人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身心受益;孩子臉上有了笑容,讀高中的成績很好,一家人其樂融融。

任東生腳踏實地幹活,給別人打工時事事為老闆著想,想辦法讓老闆既省錢又省心,每次打工都給老闆留下好印象。有時,老闆需要人幹活時,就親自登門請他去做。

任東生、張立芹。(明慧網)

然而中共卻毀了這個幸福的家。

2006年3月8日,任東生被綁架,後被判刑五年,被關押在濱海監獄。

2009年10月22日,妻子張立芹被當局枉判七年,強制送往天津市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2016年正月初四,妻子冤獄期滿回家時,看到的卻是悲苦至極的一幕。

她推開門,只見滿目瘡痍:一個披著凌亂的長髮、目光呆滯的男人坐在角落裡,嘴裡不知嘟囔著什麼。四周已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地上雜亂不堪,房頂漏風,窗戶上沒有一塊玻璃⋯⋯

被迫害致瘋的任東生。(明慧網)

昔日的丈夫已不復存在了。

張立芹動手將門修好,一點點將屋子收拾好,可丈夫砸家具,動不動就打她和孩子,有時拿著棍子、菜刀追他們娘兒倆。

在恐懼中度日

祝霞習慣性地頻頻點頭,微笑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那麼明亮透徹,那種慈悲和善使整個環境那樣和諧,與平常吵鬧說怪話的環境大相徑庭。」曾和祝霞一同被捕、關押的女法輪功學員回憶祝霞在監室裡給犯人們講修煉故事時的神情。

祝霞被抓進看守所大門時,堅決不進監,坐在大門口煉第五套靜功的手印動作,並大聲講法輪功真相。「當時有來往的男女警察、嫌疑犯人,都被祝霞的一身凜然正氣震住了,裡三層、外三層圍著聽她講。」

被迫害前的祝霞(明慧網)

然而,幾年後,2004年4月2日,祝霞從洗腦班回到家中後,不分晝夜地哭、笑、罵人,大小便弄得到處都是,蓋被子要把被套扯掉只蓋棉絮。

祝霞不願洗澡,嚷著洗澡就會被強姦。她經常用手捂住頭部驚恐地大聲喊叫:「你們要強姦我嗎?」……她還讓她母親打電話「叫吳波(音)他們放穩重一點」。

祝霞在洗腦班非法關押期間曾被惡人強姦。

被迫害後的祝霞。(明慧網)

他們是怎樣被摧殘致瘋的?

被逼用大劑量藥物

2004224日,李惠雲夫婦被單位和當地「610」綁架到「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黑監獄),在洗腦班裡受盡非人的折磨。

李惠雲的兩隻胳膊常常被靠背捆在椅子上,遭兩個男幫教輪番毆打。有一次,其中一人朝她一巴掌打下去,打得她下頜的一側脫位;他們一看她的臉歪向一側,又狠狠地打她的另一側。

李惠雲在洗腦班裡被折磨了五個多月後,仍不放棄信仰,於2004810日被勞教兩年,被送進石家莊勞教所五大隊。進五大隊後,她拒絕轉化(放棄修煉),被獄警冠以精神分裂症送進精神病院遭受長達兩個月的迫害。

她被逼服用超大劑量的鎮靜和抑制藥,導致全身無力,經常暈厥,反應遲鈍,像是「老年痴呆症」,間歇性神志不清、行為失控。

2011年3月2日,新華區「610」主任劉浩傑和派出所的十幾名警察再次將李惠雲夫婦綁架到看守所長達二十多個月。期間,李惠雲被長時間施「上架子」酷刑(手被固定在地銬上),吃喝拉撒全在架子上。晚上睡覺時兩隻胳膊只能上舉平躺著,常年一個姿勢,不能翻身,大小便及女性生理期需人幫助。

2012年,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李惠雲又遭冤判四年八個月,被投入河北女子監獄,黑暗的小屋裡時常傳出她淒慘的叫聲。

2016年1月2日,李惠雲出獄後,身體、精神狀況尚未恢復,於2017年3月23日再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

2018年6月27日上午,儘管李惠雲仍處在不正常狀態,石家莊橋西區法院卻對她非法庭審,目前尚無結果。

常遭暴力群毆

任東升被關押在天津濱海監獄(港北監獄)遭受了五年的迫害。2011年3月7日,任東升本該被釋放,港北監獄和靜海縣「610」卻相互勾結,把他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

天津「濱海監獄」。(明慧網)

在監獄裡,任東升多次遭受「地錨」等酷刑迫害,常被人抽嘴巴、打腦袋。有一次,一犯人把他打倒,並用鞋踩住他的腳趾使勁碾,直到把他的腳趾甲碾掉。

中共酷刑演示:地錨。(明慧網)

看管任東升的犯人在隊長的指使下,給他戴手銬、腳鐐,故意把飯放在地上,讓他夠不著,要想吃飯、喝水就得用嘴叼;菜倒在地上,他被迫用手抓著吃。

因為任東升不放棄信仰,隊長指使六七個犯人毆打他,犯人甚至用手臂粗的棒子毒打他。在遭受奴役迫害時,任東升常常高喊「法輪大法好」,結果遭致一次又一次的暴力毆打。五六個人對他進行群毆達五次以上。

中共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家人後來得知,任東升還曾被警察誘騙服食不明白色藥末,導致精神失常。

在勞教所洗腦班受盡蹂躪

祝霞,成都市金牛區光榮小區法輪功學員,長期遭撫琴派出所24小時監控、管制。2000年2月1日,懷孕八月有餘的祝霞仍被單獨軟禁在派出所內。

生完孩子二十多天時,派出所杜姓所長、戶籍警李紅就迫不及待到祝霞家,逼迫她放棄信仰,遭到拒絕。

2001年,小孩1歲時,祝霞即被「610」頭目何元富等非法勞教一年半,被關在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遭非人折磨。在那裡她仍然反洗腦、反迫害。

在楠木寺女子勞教所,七中隊隊長張小芳,經常抓住祝霞的頭髮將她的頭往牆上碰,邊碰邊罵:「碰死你,碰死你,甩在山溝裡無人知道,把你碰成腦震盪、碰成瘋子!」

祝霞還遭受「24人輪流拖跑」的酷刑。勞教所選24個毒販,每4人一組,組成6組。六組輪流接力,把法輪功學員放在在凹凸不平的爛石磚瓦顆粒的地上拚命地拖跑,直到這6組再也沒有力氣往下跑。

祝霞當時身穿單薄的衣服,後背、腰、腿、足多處被拖掉了皮、肉,地上一片血色。

2002年10月27日,非法勞教期滿,祝霞被「610」的何元富等人直接從勞教所劫持至郫縣洗腦班繼續拘禁,遭洗腦摧殘近半年。

在郫縣洗腦班祝霞被劉偉等人多次強姦。

到2003年3月中旬,祝霞才回到家中,原本120斤重的她已成皮包骨頭,不成人形。

同年6月9日,祝霞突然失蹤,又被何元富等人綁架,被關押在「彭州洗腦班」;9月,她就已被折磨得出現幻覺、說胡話、精神失常,但仍不被釋放,還被轉到郫縣洗腦班、新津縣洗腦班繼續迫害。

祝霞於2004年4月2日回到家中後,仍處於精神分裂狀態。

曾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的四川省安岳縣退休教師劉國萍認識祝霞,曾寫道:

「我親眼見到成都一位大法弟子祝霞因被惡警劉偉強姦致瘋,街道辦長期監控她家,使她得不到治療,導致她病情越來越嚴重,衣服髒得已經看不清顏色,頭髮全部打結像個斗笠戴在頭上,嘴裡整天喊著要殺了劉偉報仇。」

家人把祝霞送到外地療養,為了照顧她,丈夫王仕林(法輪功學員,曾連續三次被非法勞教)被迫關閉小店,兒子被迫輟學。一家人漂泊在外,「610」人員到處抓他們,還停發她母親的退休工資,致使一家人生活更加困難。

艱辛的維權路

自2017年6月20日,張立芹走上了一條艱辛無比的維權之路,幾乎跑遍了法院、監獄等各個部門,不知流過多少眼淚,不知多少次走投無路。

張立芹要把丈夫任東升被中共迫害致瘋和她家庭的種種不幸遭遇告訴人們,讓人們了解中共的邪惡,希望那些有良知的公檢法人員不再作惡。

張立芹在天津一中院投訴。(明慧網)

她分別向最高檢察院、天津市檢察院、天津市檢察院二分院等八個部門郵寄了《刑事控告信》,要求依法追究天津濱海監獄張士林、高佩志等人虐待被監管人的刑事責任;同時向天津濱海監獄郵寄了《刑事賠償申請書》及相關材料,經網上查詢得知,6月22日,上述的材料全部妥投。

在整個過程中,張立芹不斷被靜海公安、司法、鎮派出所等上門恐嚇和騷擾,導致丈夫的情緒更加不穩定,愈加癲瘋。張立芹不得不離家,邊打工邊控告。

2018年5月9日,張立芹終於收到天津市一中院的立案通知書。

2018年6月12日上午9點,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的法官進行了詢問程序,賠償委員會由副院長葛渤海在內的五位法官組成,詢問賠償申請人任東生的基本情況、賠償的請求事項等。

走到這一步,不容易,張立芹得到過很多人的幫助,也看到一些公檢法人員在漸漸覺醒。#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8-20 5: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