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獲准加入澳洲國籍的中國人數量大減

八個月僅1559人被批 遠低前財年6500人

最新數據顯示,2017年7月至2018年2月這8個月中,只有1,559名中國人士獲准加入澳籍。(Teaukura Moetaua/Getty Images)

人氣: 24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天睿澳洲悉尼綜合報導)最新數據顯示,上財年前8個月,獲准加入澳洲國籍的中國人數量銳減。同期,成為澳洲公民的印度人、英國人和南非人的比例卻在上升。此前,政府曾表示,入籍獲得批准速度慢的原因之一是國家安全面臨嚴重威脅。

費爾法克斯媒體獲得的內務部數據顯示,2017年7月至2018年2月這8個月中,只有1,559名中國人士獲准加入澳籍。但在2016-17財年,成為澳洲公民的中國人數曾高達6,500人。

往年,幾乎每年都有近萬名中國人申請加入澳籍,其中8,000到9,000人的申請獲得批准。

雖然費爾法克斯媒體只有前8個月的數據,時間跨度只占三分之二,但最後4個月的數據戲劇性暴增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最後4個月數據與之前差異不太大,上財年入籍的中國人總數會比往年大為減少。

據稱,公民部長塔吉(Alan Tudge)拒絕向費爾法克斯媒體提供最後4個月的數據,也拒絕就此發表評論。

根據費爾法克斯媒體獲得的舊數據,2012至2016年間,申請加入澳籍的中國人占申請者總數的6%,獲得批准的數量也占入籍總人數的6%。雖然上財年申請入籍的中國人數與往年持平,但獲批數量占總入籍人數的比例已經跌至不足3%。

同期,印度人獲准入籍的數量占總入籍人數的比例已從15%上升到18%;英國人也從14%上升到16%;南非人也從3%上升到5%。

今年,關於移民的話題一直是熱點。一些保守派議員要求削減移民數量,政府也試圖收緊入籍要求,但該計劃在參議院未獲通過。

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今年6月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反對移民的澳洲人比例首次超過了支持移民的人。

逾半澳人認為每年進入澳洲的移民總數過高;近半澳洲人認為,外國勢力對澳洲政壇的干擾是對國家重要利益的嚴重威脅;63%的澳洲人擔心中共影響澳洲的政治進程。

費爾法克斯媒體獲得的數據顯示,自從特恩布爾擔任總理以來,排隊等候入籍的人已經增加了300%多。公民部長塔吉在解釋為什麼排隊者數量暴增的情況時曾說:「當前國家安全面臨的威脅比以往更嚴重。」

一名內務部發言人表示,「內務部沒有針對某一特定背景的公民申請人做『限制』。」公民部長塔吉的回應是,「所有澳洲公民身分申請都是根據立法標準對不同案子逐案評估的。」

有分析認為,近年積壓的入籍案例猛增,導致總體審批比例下降,受影響的並非只是中國人。其次,政府的改革增加了入籍的難度。由於很多中國人都屬於家庭團聚類移民,不像印度技術移民的比重那麼大。而且,印度也是英聯邦國家,英國移民更沒有這個問題,所以在英語方面確實增加了中國人的入籍難度。

前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認為,中共的滲透受到澳洲政府的抵制,也可能導致對中國背景的人加大了審查力度,審查時間更長。

他建議,「華人來到澳洲社會,如果你還帶著共產主義的一套東西,那任何一個自由社會都不歡迎,那不是反華,是反對共產主義。」不僅如此,申請入籍的華人「不應該責怪澳洲,應該責怪中共。澳洲之所以變得這麼謹慎,就是防範共產主義的做派流入澳洲,然後對澳洲的價值觀起到破壞作用」。

近兩年來,中共滲透澳洲的新聞經常成為澳洲各大媒體關注的焦點,也引起許多澳人對中共這種不擇手段的做法的反感。

2016年解密的澳洲情報機構的檔案顯示,數百名戰後歐洲老移民因為和共產黨有聯繫而被視為澳洲國家安全的威脅。其中有些人幾十年來申請加入澳籍卻一直被拒,這些人中大部分被認為是共產黨員或和共產黨組織有聯繫。

澳洲華人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如何呢?有趣的是,悉尼一中文媒體網站報導了此事,但其讀者留言中,基本沒有批評澳洲政府減少中國人入籍的。

很多澳洲華人讀者對政府減少華人公民入籍的反饋有些出人意料。(網站截圖)

名為a reader的讀者說:「幫助中共搞間諜, 自作自受⋯⋯凡是不會沒有原因的⋯⋯」

另一讀者毛擇洞留言:「什麼反華排華的,都是胡說八道。中國還整天反西方、反普世呢,華人為什麼不敢批評中國的反動政策?」

讀者gogo甚至說:「太好了!只是太晚了!!澳洲已有太多中國人! 請不要綁架其他地方的華人,只是不再讓愛共產黨的中國大陸人進入澳洲!太棒了!」◇

責任編輯:堯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