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維大取消放《假孔子之名》澳各界疑中共操縱

位於澳洲墨爾本的維多利亞大學。(Brendon Fallon/大纪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26日訊】(大紀元澳洲墨爾本記者站採訪報導)9月21日晚,屢次獲獎的紀錄片《假孔子之名》在墨爾本再次成功上映。此前,維多利亞大學(Victoria University)在臨近放映會幾天前突然單方面取消了會場預訂,給放映帶來極大干擾,引發了澳洲媒體和各界人士的關注和抨擊。

澳洲人報》和天空新聞(Sky News)都對此事進行了報導,澳洲保守黨官網轉載了英文《大紀元時報》的相關報導。

維多利亞大學是澳洲十多所設立孔子學院的教育機構之一。由於紀錄片《假孔子之名》揭露了中共藉孔子學院滲透海外的真實意圖,主辦方懷疑此次放映會被意外取消,很可能是中領館在背後操縱所致。

大學聲稱會場定重 突然取消預訂

放映會負責人史密斯女士(Leigh Smith)介紹說,9月11日,維多利亞大學的設施總負責人打電話告知史密斯,她於8月獲得批准的《假孔子之名》放映會場地,已經被取消。

史密斯說:「我接到設施總負責人,而非預定部門工作人員的電話。是大學設施總負責人取消了我預定的會場。」

「我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問,你們怎麼能取消場地呢?費用也付完了,距離放映僅剩十天了!」史密斯說,「但對方回答,『不、不,是我們之前搞錯了。』」

「我們在維多利亞大學租用過很多次場地了,我知道好幾個樓層都有這樣的放映廳。我們曾經預定過9層和11層的,在地下室還有,在其它樓層可能也都有。我問,我可以換成其它的放映廳嗎?不然我該怎樣通知已經訂票的觀眾呢?而院方負責人只是說,『所有的會場都預定滿了。我們定重了,出了錯。』」

9月21日《假孔子之名》墨爾本放映會負責人史密斯(Leigh Smith)。(大紀元)

史密斯在維多利亞大學曾成功預定了十幾次場地並舉辦了多種活動。她說「他們一直很幫忙」,這也是為什麼她認為這次突發的變故「非常奇怪」。

隨後她收到了維多利亞大學的資產高級經理(Senior Manager of Property Assets)發來的電子郵件,確認場地已被取消,然而郵件中竟把預定日期錯誤地寫成9月23日。

史密斯對這一錯誤日期表示質疑,她回覆說原定的放映日期為9月21日,不是9月23日。第二天,維多利亞大學發送了第二封電子郵件,再次正式宣布取消9月21日的預定放映場地。

儘管史密斯在電子郵件中提出請求改期放映,並提交了4個備選日期,但維多利亞大學並未就她的改期請求做出任何回覆,也沒有對場地取消的具體原因給出合理解釋。當她試圖再次通過電話聯絡時,通話被轉接至自動語音回覆。史密斯被迫在短期內尋找其它放映場地。

「我的疑問是,維多利亞大學取消放映場地是受到了中領館或澳洲其它中方機構所施加的壓力嗎?」史密斯說,「還是由於校方害怕惹惱中共而進行自我審查?」

 放映廳號稱訂光 實際空空如也

《大紀元時報》記者經過深入調查,得到證據證實:在原定放映日(9月21日)的當晚,維多利亞大學該教學樓至少有4個放映廳都空無一人,其中包括史密斯最初確認預訂到的1101號教室。

9月21日當晚大紀元記者在維多利亞大學拍到的空置的放映廳。(大紀元)

大紀元記者從當晚7點,也就是放映會的原定時間開始在現場拍照和錄像,一直到晚8點半,教室都空空如也。當晚9點調查人員試圖再次確認教室的空置情況時,所有電梯已經停運,這意味著之後也不會有人能進入教室。

對此,《大紀元時報》向校方提出疑問,校方突然更改了對此事的說法。

一位不具名的發言人稱,校方取消預訂的原因是,原定的放映廳和該校的孔子學院剛好同處一棟樓,使預訂看起來像是「宣傳噱頭」。

史密斯在接受《澳洲人報》採訪時說:「我知道維多利亞大學有一個孔子學院,但不知道是在那棟樓裡。這是我第一次聽說他們(校方)認為這是一個宣傳噱頭。」

雖然電影的放映日期——9月21日是今年第三學期的最後一天,但上述發言人將擔心「我們的設施可能受到干擾」歸結為取消預訂的另一個緣由,但沒有進一步解釋他們擔心的是什麼樣的干擾。

場地成功更換 影片如期放映

雖遭場地突然取消,《假孔子之名》放映會於9月21日最終在柯林斯街(Collins Street)的蘇格蘭教堂(Scots』 Church)舉辦,成功吸引了約150名觀眾觀看。

9月21日晚《假孔子之名》墨爾本放映會現場。(大紀元)

澳大利亞自由黨資深黨員布什(Andrew Bush)為史密斯成功找到這一場地並墊付了租金。當提到維多利亞大學取消原定場地時,他說:「這只能證明他們沒有獨立宗旨,沒有(正確)價值觀,並且(中共)已經有人找上了他們。」

「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中共影響力是有害的。它可以告訴一所大學不要舉辦活動,而校方竟然就照做了。」

「大學曾一度象徵著絕對的言論自由,」布什補充說,「現在不再是這樣了。我認為維多利亞大學給自己造成了負面影響,事實證明他們是可以被操縱的。」

澳洲媒體和各界人士的關注

查爾斯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的公共倫理學院院長、中共滲透澳洲問題專家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教授對《大紀元時報》說:「維多利亞大學取消預訂表明,對學校領導來說,讓北京保持高興比學術自由更重要。」「這是個令人擔憂甚至是邪惡的例子,顯示出孔子學院如何在潛移默化中改變了大學管理層的思想,使他們願意拋棄西方大學的創始原則。」「澳洲政府應該撤銷對不遵守學術自由原則的大學的資助。」

查爾斯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的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教授。(大紀元)

麥考瑞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中國問題專家卡里索(Kevin Carrico)對《大紀元時報》表示:「所有那些聲稱『看不到中共干預澳洲的證據』的人只需看看這個令人難堪的電影放映會取消事件。考慮到這些放映廳被證實沒有用於其它任何活動,(校方)對此無法進行辯解。這很顯然是對言論自由的侵犯,一種政治歧視行為,在澳洲這樣的自由社會不應該存在。」

麥考瑞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中國問題專家卡里索(Kevin Carrico)。(大紀元)

國際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在結束了於堪培拉(國會大廈)、新州和昆州的演講後,作為嘉賓也參加了當晚的放映會。

他對《大紀元時報》說:「這個放映會正是關於中共通過孔子學院對(海外)機構進行政治滲透,而放映會場地的取消恰恰為我們證實了這一點。」

國際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大紀元)

事件發生後,《澳洲人報》於9月24日分別發表了對此事件的報導和澳洲前國防情報分析師和國防情報機構中國部前負責人蒙克(Paul Monk)的相關評論文章。

蒙克參加了當晚的放映會,他在《澳洲人報》的評論文章中寫道:「發生在維多利亞大學的事顯然很奇怪。學校設施的管理人員是為了避免與中共領事館出現矛盾而自主決定這樣做,還是聽從領事館或孔子學院工作人員的要求,目前尚不清楚。但這幾乎不重要。事實是,他們用捏造的理由把一個關於發生在加拿大的事件的記錄片推出了校園。」

澳洲前國防情報分析師和國防情報機構中國部前負責人蒙克(Paul Monk)。(大紀元)

「孔子學院是中共為了在全球擴張其軟實力而開展的一個耗資數十億的項目……這個中文課程是由中共控制的,本質上是一個政治宣傳工具。」「 我們需要對孔子學院的運作方式進行公開調查。」

他表示,考慮到中共「明確拒絕」澳洲的社會和教育機構所擁護的人權價值觀和民主原則,「我們需要尋找更好的方式來教授中文、中國歷史和政治——不受來自北京的干涉。」

圖為天空新聞政治評論員、前澳洲總理艾伯特的幕僚長克萊德林(Peta Credlin)。(Scott Barbour/Getty Images)

天空新聞政治評論員、前澳洲總理艾伯特的幕僚長克萊德林(Peta Credlin)也於當日在節目中抨擊了維多利亞大學的做法。

克萊德林在節目中表示維多利亞大學的做法「十分差勁」。「這一事件不僅突顯了澳洲大學體制性的怯懦,還顯示了在涉及到中國(中共)時,自我審查傾向變得更加普遍,在不知不覺間造成危害。」

「我沒看到有中國的大學允許澳洲政府在中國為推廣澳洲價值觀的機構提供資助和配備人員。」「因此,讓我們告訴北京政府,我們不再需要他們在我們的學校裡資助的15所孔子學院,我們有能力運營自己的中國研究部門。畢竟,有很多高資歷的澳洲公民願意說出共產主義在他們的出生國如何運作的真相。」

澳洲保守黨官網轉載了英文《大紀元時報》對此事的報導。保守黨領袖、參議員貝爾納迪(Cory Bernardi)對《大紀元時報》表示:「我擔心我們的國家安全、我們的經濟安全和中共在我國的影響,不僅僅是通過孔子學院帶來的影響。」

澳洲保守黨領袖、參議員貝爾納迪(Cory Bernardi)。(Cory Bernardi本人提供)

維州上議院議員卡林詹金斯(Rachel Carling-Jenkins)對《大紀元時報》說:「過去,大學是思想和辯論自由的燈塔,是可以挑戰、接受或拋棄不同的意識形態的地方。在取消這一活動時,維多利亞大學在本質上禁止了言論自由和對孔子學院的任何批評。令人深切擔憂的是,維多利亞大學這類的大學支持孔子學院,從本質上來說,這一機構使中共能夠——特別是通過我們的高等教育機構——暗中腐蝕澳洲文化。孔子學院對我們的政治和教育系統的影響力令人憂慮,需要立即阻止。」

維州上議院議員卡林詹金斯(Rachel Carling-Jenkins)。(Michael Dodge/Getty Images)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