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如何解讀中共經濟數據 華爾街人士支招

人氣: 62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永遠不要僅僅因為中國(中共)的統計數據與發達經濟體的名稱相同,就以為兩者的基本假設相同。」華爾街金融人士豪伊(Fraser Howie)週三(9月5日)撰文為解讀中國經濟數據支招。

在澳大利亞智庫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網站上刊出的這篇文章中,豪伊指出,在中國國內經濟和企業部門正在去槓桿,以及遭遇貿易戰和匯率波動的影響下,中共官方GDP數據依然是「動盪海洋中的一個穩定島嶼」。中共官方稱2018年前三個季度的GDP增長率可保持在6.8%的水平上。

正確解讀中共GDP數據:那是政治目標

豪伊質問,中共的官方GDP數據是​​真的嗎?他回答:「當然不是。」

中國經濟的近乎每個數值都存在爭議。「任何投入時間跟這領域打過交道的人都知道,中國充滿了數據和數值,也許有些是真的,但並不意味著它的整個數據集是完整的。」他寫道。

拿國內生產總值(GDP)數據來說,很容易找到它的漏洞,但因為沒有其它被認可的替代數據,大多數經濟學家還得用中共政府的數據做研究。

豪伊提醒說,對中共的數據必須要正確解讀。「中共的GDP數據必須被理解成它是政治目標,而不是經濟產出的衡量標準。事實上,幾乎任何由(中共)政治領導推動的數字目標都會達到目標,因為如果達不到,那些數據都將消失、變成中國(中共)歷史上的空白,且永遠不會被再次提及。」

舉例來說,十多年前中共推動綠色GDP概念,據悉最初的調查看起來慘不忍睹,所以中共官方決定說,現在還沒到開發綠色GDP統計的時候。

正確解讀中國債轉股 仍是變相的債務

債務快速增長也一直是中國過去十年的故事,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影子銀行,經營財富管理產品(WMP)的市場。中共對這一行業的打壓,實際上除了WMP數量急劇下降外,亦有跡象顯示那是因為中國經濟有減少債務的壓力。

但有趣的是,大部分債務又演變成其它東西,而且這些債務不會被衡量或報告。

中共解決壞帳的一個選擇是把債務變成股權掉期,但在仔細閱讀合約後,你會發現它仍然有債務成分,因為股權只能在以後才能賣出。債務並沒有真正被股權所取代,它只是一種變相的債務。

即使你假設數據是被修飾或填補過,所以如果除去一定水分後,就可以更接近實際數值?「一點也不。」

正確解讀中國股市 小心答非所問

文章說,不妨以中國股市為例。隨著市場反彈,總有很多數百萬計的大媽、大爺投資者購買股票的故事,以及中國如何成為零售驅動市場,股市投資者數量比中國共產黨員的人數還多。但是,到2017年年底,中國交易所共報告有1.33億個開戶帳戶,但清算所的數據一直顯示,大約50%的帳戶已經空了一年。

如果再深入往下挖,你會發現有4000萬個帳戶是在深圳交易所開戶的,這是中國大部分私營和新興經濟股的所在地。更往下,實際上只有430萬個帳戶通過交易所的保證金融資進行交易。

即便一個簡單的問題,有多少投資者在那裡,或者更簡單,有多少帳戶是開放的,就可以提供多個不同的答案。它們都是正確的,但回答的是不同的問題。

如果你想看到開設中國分行的樂觀前景,那麼可以關注中國的總的開放帳戶。如果你想避免在中國經商遇上麻煩,能安穩待在家中,那麼你得關注更細分的那個數值。

「中國(中共)統計數據可以支持你想要的任何商業類型。」豪伊開玩笑地說。

如何在中國的數據市場中導航

那麼在中共經濟環境中要如何導航?在過去十年的大部分時間裡,一位有名的經濟評論員都在巧妙地點出一個要點,平均來說,沒有一個中國人買得起汽車。當然這是一個玩笑,但寓意精準,對中國經濟,用平均值毫無意義,中國有諸多的經濟現象,這些現象經常矛盾地交織在一起。

豪伊給出幾個重要原則。首先要記住,沒有任何一個指標可以成為中國(經濟)的良好代言,因為那個國度太複雜了,不能歸結為少數的幾個數字。

「永遠不要僅僅因為中國(中共)的統計數據與發達經濟體的名稱相同,就以為兩者的基本假設相同。」他寫道。

其次,股票市場中的投資者數量不是開戶的數量,而開戶數量才是查看市場報告時最常提供的數據。投資人需要不斷詢問數據集和數據結果,因為中國公司和個人通常報告他們認為有必要的數據,但往往對數據集的正確或完整並不在意。

豪伊表示,中國的崛起和經濟發展確實令人印象深刻,但中國同時也充滿了能讓投資者或商人誤入歧途的大數據。投資者需要隨時對中共的經濟數據提出質疑,那才是了解當今中國的關鍵。

豪伊是華爾街金融人士,精通中文,有20多年研究中國股市的經驗。他曾在多家投資公司任職,從2003年到2012年在里昂證券(CLSA)擔任上市衍生品和合成股權部門的董事總經理,也曾在摩根斯坦利以及中金公司就職。

他與人合作,共著有三本中國金融體系的書,包括《紅色資本主義:中國脆弱的金融基礎》、《中國私有化:股市內幕》以及《致富光榮:80、90年代的中國股市》。其中,《紅色資本主義》在2011年被彭博社列入十大商業暢銷書。#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9-08 3: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