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大教授籲中共退出歷史舞台 大陸民眾聲援

北大教授鄭也夫呼籲中共應退出歷史舞台,引發外界關注。圖為北大校門。(Getty images)
人氣: 127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1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李新安採訪報導)近日,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撰文呼籲,中共應退出歷史舞台,被指是新的一年知識分子發出的震耳欲聾的吶喊。外界普遍認為,中共的改革已死,越來越多的人已經覺醒,人們在盼望中共邪惡的政權早日結束。

鄭也夫在文章中分析,在中共執政的70年歷史中,這個黨給中國人民帶來太多的災難,演化到今日,幾乎完全喪失了自我糾錯的機制。

文章稱,執政黨的大多數方針政策很難說有符合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有項符合中國廣大人民利益的事情,就是共產黨和平地,即以避免暴力的、最少社會動盪的方式,淡出歷史舞台。同時,非暴力的轉型,「對這個黨的當家人,這是最好的出路,沒有更好的了。」

網民評論稱,「鄭也夫教授當下能站出來發聲,誠屬可貴!那呼籲中共體面退出歷史舞台的吶喊,更是震耳欲聾!」

北京的知名維權人士向莉女士也在社交媒體表示,「這是中國公共知識分子2019新年宣言,必須捍衛自由!中共必須退場!」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認為,進入2019年,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的一聲吶喊,像一顆驚雷,震驚世界。

中國八九民運學生領袖、人權活動家趙常青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在黑暗的極權時代,這種呼籲是很有必要的。近兩年,像高校的知識分子,類似這樣對執政黨和政府持批評態度的,這種聲音是不絕於耳。這也是中國傳統文化裡士大夫的一個傳統,「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中共改革已死

習近平在日前紀念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的講話,說「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趙常青分析認為,不能改的就是三四十年前鄧小平所說的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就是維護共產黨極其少數權貴集團對中國大陸的永久性統治。

趙常青說,「從去年到現在,中美貿易戰呈現出好的態勢,但是我們切不可忘記中共發家的根本原因,那就是一個政黨的專制獨裁。」

廣西知名網路作家荊楚說,「不改變政治體制,權力得不到約束,老百姓的權益得不到保障,這就造成了整個社會的腐敗、貪污、權力尋租。老百姓就過得越來越悲慘。」

北大的一名大學生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體制高層就是一個逆向淘汰的,真想政改或者有這個傾向的人基本上被邊緣化了,改革已經死了。「中共即便硬撐,也會像當年的蘇共一樣老化僵化,最終在危機中崩潰。這才幾年中國內外環境就有這麼大變化……我們這一代人應該可以看到中共倒台的。」

2019年被指大變局

2019年伊始,對於中共「逢九必亂」的說法,趙常青表示,從歷史的縱向來看,2019年是一個具有特殊時間節點的年份。

他說,第一個,它是五四新文化運動100周年的紀念年;第二個,它是中共建政70周年的時段;第三個,它是西單民主牆40周年,是89學生民主運動和64大屠殺30周年的時段。這一些很重要的、敏感的時間點,所以無論是大陸還是海外,許多人都預測,2019年對中國來說一定是一個不平凡的年份。

「英國的哲學家羅素有一個說法,所有的極權統治的壽命都不會超過70年。許多的極權主義、專制政權過去發生的歷史,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像蘇聯、墨西哥、薩達姆、卡扎菲等等。」趙常青說。

「對於北京政權是不是也會在2019年,它的歷史劃句號?從主觀願望上講,我們期待,我們當然希望這個政黨早日完蛋。但是恐怕還需要一個特殊的歷史機緣。」

荊楚則表示,「2019年,我對這個國家的走向感到很擔憂,這個社會的轉型,如果是沒有一個積極健康的力量來引導,那就變成了整個社會的暴亂。共產黨現在要維持這種暴亂的體制,不改弦更張,他們的未來就像利比亞那些官員們,憤怒的老百姓把他們一個一個從樓上摔下去,推下去摔死,他們只能走這條路了,非常悲哀呀!」

國有危難 知識分子吶喊

鄭也夫在文章中說,「我們今天還沒走到將一切責任都推給政治家的時候。因為今天的書生還沒有盡責。如果他們都忠實於自己的良知,都勇於講出自己的看法,中國不會是今天的樣子。」

有評論稱,「公知吶喊之日,就是專制解體之時!」

外界注意到,越來越多的知識分子站出來發聲。就在2019年元旦前夕,中國互聯網上流傳一份《中國百位公共知識分子發表「改革開放」40年感言》,他們質疑中共搞假改革,追求思想信仰、表達自由和中國的大轉型。

荊楚表示,這些體制內的教授們敢於公開發聲了。他們出於社會的責任感,看到這個國家越來越危險了,他們出於良知,站出來大聲呼籲。

他說,「這些有良知的知識分子,可以說80%~90%都有這種意識。只是很多人沒公開說出來而已。共產黨在歷史上禍國殃民,把整個中國搞得國將不國,環境污染,貧富懸殊,社會矛盾就像滾雪球一樣積累下去,現在已經沒法維持下去了。」

他認為,覺醒的人越來越多,為這個社會負責任的,有責任感有責任心的,站出來吶喊的人越來越多了,這是個積極的現象。#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9-01-08 6: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