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謝志偉:一國兩制失敗 中共不可信賴

2019年11月24日,香港舉行區議會選舉,何君堯確定輸票,屯門民眾歡呼開香檳。(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42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黃芩德國採訪報導)香港民眾經歷半年抗爭後,在香港區議會選舉中,泛民壓倒性戰勝建制派,令世界為之震撼。隨後,川普總統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香港局勢變化會給台灣帶來什麼影響,記者專訪了中華民國駐德國代表謝志偉教授。

中共政權不可信賴

記者:您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看法是什麼?

謝志偉:1997年香港被交還中國後,22年之內,整個香港在《中英條約》裡所應該保有的作為一個市民、一個公民的權利,一個一個被掏空。

所以,台灣在這上面很清楚地認識到,中國共產黨政權是不可信賴的。(香港)再一步驗證,不管是一國兩制、九二共識,還是一中各表,台灣人絕對拒絕,台灣人只接受一件事,就是自由民主。台灣的未來是屬於二千三百萬台灣人的,別人管不了。

別人非但管不了,對於西藏、新疆和香港,還有中國本身的民運人士,我們跟他們站在一起。人權無國界,台灣這個地方,你是個人,就應該有人權。

2019年11月28日,台灣駐德國代表謝志偉博士(左)在《假孔子之名》放映會後與導演秋旻合影。(張清颻/大紀元)

香港人投票向中共說NO!

記者:這次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泛民大獲全勝,建制派大敗。您認為這樣的結果說明了什麼,對台灣會產生什麼影響?

謝志偉:這樣的選舉凸顯了香港民心向背,證明了北京共黨政權試圖用威脅、恐怖、殘暴的警察力量來抑制香港人民爭取自由、捍衛自由的決心,是完全失敗的。這是香港人用投票方式、表達對港府尤其是北京止暴制亂的回應,實際上是北京被止暴,港府被制亂。

無論亞洲、歐洲都對這個現象表現出兩個反應。一是欣慰和佩服,向香港人致敬。他們經過了幾個月的努力,犧牲了很多條生命,遭受到這麼多身心的威脅,(選舉結果)證明了不只是年輕人,各個階層的人,他們很清楚地向中共說NO!

另一個反應是擔心北京會不會惱羞成怒,北京一貫做法是槍桿子出政權,會搞什麼方式(來對付香港),還有待於觀察。

另一方面來講,它(選舉結果)給台灣人、西方人帶來清楚的訊息,不管外界用什麼方式對香港民眾表達支持,支持香港(最關鍵的)就是香港人自己,不放棄自由、努力不懈的也是香港人。

投票結果讓中共惡意宣傳不攻自破

謝志偉:前一陣,我個人在德國也動用許多方式,希望能夠請德國政界、政府、國會和記者等行動起來,我跟他們談到台灣問題、香港問題。他們會很深入地問我,台灣對香港幾個月來事件發生,我們的態度、看法和做法。

我注意到,他們都支持香港自由,但由於有些雙方的暴力衝突,讓他們在表態上感覺比較保守。他們的基點還是譴責北京政府和港府沒有誠意來認錯,沒有做到《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對於香港民眾五大訴求,不管從哪裡點上來講,都有它的道理。

所有這些狀況,到香港票一投出來,我個人認為對錯塵埃落定,北京跟港府再也沒有理由說,就是一些少數的年輕人在鬧事,在用暴力來破壞香港,這樣的惡意宣傳已經不攻自破。

香港對台灣的啟示:可用選票傳達訊息

記者:您認為香港區議會選舉對台灣的影響是什麼?

謝志偉:香港區議會選舉對台灣的影響很大,給了台灣人啟示。一個是,台灣人還有選票在手。可以向全世界、向中國,尤其向香港這些捍衛自由的人,傳達訊息。只要我們有決心能夠捍衛民主和自由,我們不可能投向中共。

我們投票,也是在為香港人投票,為流亡在外的中國人投票,為關在集中營裡的維吾爾人和流亡在外的西藏人投票,這張票一投出去,所代表的象徵意義非常廣。這已經不是台灣人自己在講,在西方社會裡,在媒體裡,都已經有這樣的認知,我已被問過很多次了。

另外台灣很多人說,明年要把國民黨政黨票數壓到159萬以下,這樣退將吳斯懷就不會進入立法院。國民黨候選人中吳斯懷,退伍將領,前幾年有到中國參加一個集會,畢恭畢敬地聽完習近平演講後,畢恭畢敬地站起來聽中共的國歌。這在台灣引起很多人的反感。

我認為,這已經超越了藍綠競爭、朝野競爭,是紅色的問題。這不叫退將,這叫叛將。從台灣的角度來講,叫做叛國。你跟威脅台灣的中共有這樣的互動,跟一個每天用航母、戰鬥機、潛水艇和導彈威脅台灣人民,威脅台灣自由民主的中共站在一起,蔣介石還在的話,這就要槍斃的。這叫通匪附匪,是典型的叛國。

香港這幾個月來抗暴運動對台灣的影響,對蔡英文總統和民進黨政府的選情,是有正面的加分。有意思的是,蔡總統所表現的態度、所講的話,其他政黨的候選人都可以講,沒有禁止他們一同來面對中共,為台灣自由、為台灣的未來撐香港。可是其他競爭對手所表現出對中共的態度,音量夠大,誠意不足。

自由沒有時間限制

之前很多人說,從香港的反應來看,一國兩制是失敗的,如果北京在1月11號台灣大選前,用太大的動作來壓制香港人爭自由的話,剛好會幫到蔡英文總統跟民進黨的國會大選,幫他們加分。

我認為,中共政權在香港已在一定程度上啟動暴警和黑暴,有許多不明原因的自殺,數目突然曲線增加,海裡撈上來的屍體和從高樓上丟下來的屍體,所有這些都透露著匪夷所思的氣氛。現在大家比較關心的是接下來(香港)怎麼辦。

這次區議會選舉象徵意味非常強烈,至於往後的立法會或特首(選舉),還有一段路要走。比較樂觀來看,自由世界必須更團結,同心協力來幫香港人爭取到50年不變。自由的生活、行動、集會權、言論權、新聞權等等,至少得要回來。

我想的可能還不太一樣,50年不變以後,香港人難道就這樣羊入虎口嗎?這一代香港人冒著生命危險堅決走上街頭,他們心裡想的,我認為應該不是只要爭取50年不變,因為自由是沒有時間限制的。

就目前來講,先爭取到50年不變這一步。接下來就要跟自由世界共同思考,1997年香港所謂的歸還中國以後,現在冒出來的問題就是,憑什麼要求香港人把民主和自由歸還給中共,就算領土要歸還給中國,沒有說人要歸還給中國,也沒有說自由民主要歸還給中國。

我認為這個問題目前只是凸顯現在反送中條例運動上,真正的問題其實是自由跟獨裁之間的對抗,自由跟獨裁的戰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自由勿寧死,這句話的意思,沒有人想說不自由毋寧死這句話十年有效,最後就自動失效。

所以就這個角度來講,美國總統川普剛剛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個法案跟當初的《台灣關係法案》一樣,沒有年限,沒有時間限制,沒有時效性,它就是永遠有效。只要這個法案存在,美國對於中共政權就香港問題上,就有一定的箝制功能存在。

西方世界也從香港運動中受益

從長久來看,要把香港問題跟新疆維吾爾、西藏問題,跟中國打壓自己人的人權問題,跟威脅台灣作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威脅台灣的自由民主等問題,要放在一起看。這是一個自由跟獨裁之間的鬥爭,沒有時效性,是兩種價值觀的競爭和對抗。

我認為這只是第一回合,香港人民展現了他們不屈不撓的意志力,付出了為自由的犧牲,犧牲的是香港人,受益者就包括爭取自由的中國人,捍衛自由的台灣人,還有同樣被壓迫的西藏人。

西方自由世界,他們實際上也是一定程度的受益,香港所做的示範,就是告訴西方人和自由世界,你們曾引以為傲的、作為標桿的自由民主人權價值,我們正在捍衛。在香港發生的事,其意義或影響整個自由世界,因為人權自由是普世價值,不是西方價值、歐洲價值或美國價值。

我期待歐洲,至少是幾個重要的歐盟國家,德法英和北歐等國家,應從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得到提醒,哪些可以跟著做的,那些可以一起參與。美國已經做出了榜樣,其它國家就自己看著辦吧。#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9-12-03 7: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