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黑社會頭目百度李彥宏將被「打黑除惡」

廖祖笙

人氣: 8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21日訊】「打黑除惡」在「法治國家」已轟轟烈烈進行多時了,與此同時,「網絡上最大的黑社會」百度之種種罪惡,被國內外媒體(包括黨國權威媒體)及各界人士高頻曝光和譴責,百度董事長李彥宏已被公安機關邊控,李彥宏不被待見,政要、首腦對其避之尤恐不及,百度似乎被人下套,近期方寸大亂,騎虎難下,連續莫名其妙抽風……

有太多跡象表明,多行不義、千夫所指、萬人所踏的百度李彥宏,大事不妙,在劫難逃,「法治國家」即將嚴懲李彥宏。兩度忽明忽暗參與了政變的李彥宏,不僅惹惱了兩任高層,而且也以種種黑社會手段激怒了社會各界。年「營業收入」(實為敲詐勒索所得)突破千億的李彥宏,十之八九會是有命賺錢沒命花。

打黑除惡」的號角響徹雲霄,尤其讓人不免要想到,在中國的網絡時代,要說黑惡莫過於百度李彥宏,目前已落網的涉黑涉惡人員,與李彥宏的黑惡相比,都只不過是小巫見大巫。百度已成「網絡上最大的黑社會」,其掌舵李彥宏則無疑是黑社會頭目,放著黑社會頭目不抓,光抓些村霸、村痞,這「打黑除惡」,怎麼向中國社會交代?怎麼向黨和政府交代?在網絡時代何以服眾?

李彥宏的黑惡人所共知。多年來,李彥宏所掌舵的百度,以黑社會手段極盡吸血之能事:在醫院的身上吸血,在患者的身上吸血,在大小網站的站長身上吸血,在大小企業主的身上吸血,在幾百萬「結石寶寶」的身上吸血,在遇害學子的身上吸血……百度李彥宏黑惡至此,要是在「打黑除惡」中不被繩之以法,那麼「打黑除惡」,在「法治國家」豈不又成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敲詐勒索、收「保護費」等等,是黑社會慣用的犯罪手段,而「網絡上最大的黑社會」百度,多年來無時無刻不在以這般顯見的犯罪手段,對中國大小企業敲骨吸髓、榨取血汗,其惡行實已構成前所未有的嚴重刑事犯罪。

搜房網CEO李忠發表公開信稱,百度明知其公司擁有「搜房」商標,且每年支付2,500多萬「品牌保護費」,仍任由另一間公司使用「搜房」作關鍵字,李忠怒斥百度已成「網絡上最大的黑社會」。實質百度此行徑,已連黑社會都不如。

人民網對百度的「勒索營銷」,在不時予以嚴厲譴責,並指百度「以刪除負面新聞為條件,收取企業『保護費』;為了收取更多廣告費,將大批虛假醫藥廣告排在了搜索結果的最前面」。

「假藥廠商賣出40多萬元的藥,就要交給百度30萬元推廣費」;「百度收了三鹿300萬元的廣告費,就刪除所有有關三鹿奶粉含三聚氰胺的負面新聞」;港媒東網也說「任何一個百度介入的領域,都和網絡打手一樣黑,有償發貼刪貼更是百度拿手好戲」。

《百度,歡迎來告!》的作者王志安,列舉了百度的種種黑惡:身患癌症的大學生魏則西在百度欺騙下,被騙子耗盡家財和希望,臨終前在網上發出控訴;27歲的女青年張瑞,被百度搜索騙進黑心醫院,術後出現空鼻症,痛苦萬分跳樓身亡;大學生李文星被百度搜索騙進傳銷組織,不幸死亡;安徽一對夫婦帶著孩子在上海求醫,被百度搜索騙進山寨版「復大醫院」,花了15,000多元打「進口的針」……

不用再例舉了,李彥宏及其百度的黑惡,地球人皆知,早就是罄竹難書,以謀財害命為主打內容的百度競價,所導致的嚴重後果更是令人髮指、觸目驚心。李彥宏何止是黑惡?其大黑大惡已是鬧出人命不知凡幾,已是從根基上動搖了人們對黨和政府、對法律、對信息時代的信任,已是不殺不足以平民憤。李彥宏被押赴刑場執行槍決日,即為萬人空巷、人心大快時。

黑社會頭目李彥宏之大黑大惡,不是在人跡罕至處進行,而是在網絡上肆無忌憚公然進行,其為害的程度及性質,比已落網的任何涉黑涉惡人員都嚴重。所有接觸過網絡的社會成員都不是盲人,所有參與過「打黑除惡」的執法人員,也都同樣不是盲人,由此在正常情況下,黑社會頭目李彥宏的即將被嚴懲,是會出現在「打黑除惡」該有的目標範圍之內的。

當然也不排除非正常情況的出現,譬若「打黑除惡」原本就是專捏軟柿子的愚民把戲,譬若有人存心要與習、李當局對抗,譬若李彥宏的身後存在腐敗大案、窩案,禍國殃民的百度只是某種勢力的印鈔機……否則,民憤滔天之下,「打黑除惡」之際,黑社會頭目李彥宏的即將被嚴懲,會和已顯現的種種跡象,形成水到渠成、不約而同的終極契合。況且嚴懲百度李彥宏,在中國社會,也一直都是民心所向。

寫於2019年2月18日(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600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帳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無良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9-02-21 5: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