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貿易戰下經濟下行 中共高壓嚇怕民企

對未來失信心 中國企業家階層加速出走

圖為資料圖。(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80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玲浦香港報導)中美貿易戰談判有進展,令中港股市出現短暫曙光,加上中共官媒高調造勢,A股三大指數25日收市齊升逾5%。但熱烈的輿論氣氛背後,了解中國真實情況的企業家階層,卻越來越對未來喪失信心。貿易戰下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社會管制越來越嚴,以及中共對民營企業的種種刁難打壓,令大陸企業家紛紛選擇出走,加速轉移資產和移民外逃,引起了外媒關注。

《紐約時報》發表專欄文章,題為「中國企業家階層對未來失去信心」。文章引用選擇離開中國的上海商人陳天庸對前景的看法,「中國這條船可能逃不過船毀人亡的結局」,呼籲能離開的及早安排離開。陳並直言:「離開中國是抵抗共產黨統治的最佳途徑。」

企業家選擇離開 反抗中共

2019年1月,54歲的上海房地產開發商、民營企業家陳天庸乘飛機離開中國,前往馬爾他居住,他已經花25萬歐元在地中海島國馬爾他辦了永久居民。

他在香港飛往馬爾他的航班上,寫下了洋洋灑灑的萬言:《我為什麼離開中國? 一位民營企業主在飛機上的臨別諍言》,列舉20點離開中國的原因,包括大陸民營企業家備受中共官員刁難、處罰,同時企業承擔的稅賦太高;以及民營企業家都是待宰羔羊,中共政府要處罰宰殺,易如反掌;以及製造業外遷對中國經濟帶來的致命衝擊等。

此文在中國大陸瘋傳,但如今已經「被消失」。

陳天庸在接受《紐時》採訪時表示,對於企業家階層來說,離開中國是對抗共產黨統治的最佳方式。儘管政府近年來實施了嚴格的資本管制,但一旦離開,他們至少會設法帶走一些資產。陳天庸說,當情況發生變化時,他們可以回來,就像很多海外華人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那樣。

擔憂中國未來似委內瑞拉

報導形容,陳天庸公開說出了中國許多企業家私下說的話:「中國的領導層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管理失當,中國的企業家階層正對國家的未來喪失信心。」

《紐時》還說,事實上,悲觀情緒如此高漲,以致一些企業人士開始把中國可能面臨的未來和另一個經濟被政府嚴格控制的國家相比較:委內瑞拉。

委內瑞拉這個南美的社會主義國家,在1月23日晚「變天」了。這個消息曾讓無數中國人感到振奮。委內瑞拉變天對中國有示範效應,中共網信辦更緊急通知對全國網站實施嚴厲管控,並抹黑美國等西方國家,禁止網民攻擊中共。

此外,中美貿易戰,川普(特朗普)對中共的強硬政策,也讓中國人看到希望。《紐時》還引用幾位年輕的對沖基金經理的私下對話稱,與川普(特朗普)總統的貿易戰可能會因禍得福,因為它可能倒逼中國政府為達成協議而進行結構性改革。在私下的聚會裡,人們經常半開玩笑說,只有川普(特朗普)才能救中國。

擁港人身分 仍選擇移民

值得留意的是,陳天庸已擁有香港永久居民,但2014年的雨傘運動等,令他對香港前景失去信心,而美國投資移民,則需要至少長達10年的漫長等待。他又在大馬吉隆坡購買了十多套公寓,但簽證有效期只有十年;最終他選擇移民馬爾他,因為那裡溫暖、美麗,而且是歐盟成員國,這意味着他可以去歐盟的其它國家旅行。

他在這篇萬字長文中,還談到了對香港的觀察,他稱:「香港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產業外遷,到現在幾乎沒有了製造業,目前香港金融服務業走向衰退,社會便瀰漫絕望氣氛。」

移民潮再興 一半人擬出走

根據總部位於上海的研究公司胡潤近期對465名富人所作的一項調查,只有三分之一的中國富人稱,他們對中國的經濟前景非常有信心。而兩年前,這個數字還有近三分之二。完全沒有信心者增加到了14%,是2018年的兩倍多。近一半受訪者稱,他們在考慮移民到國外,或已經開始操作。

大陸中部一位民營企業家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美貿易戰後,現在中國「經濟非常差」,民營企業家尤其是從事製造業的老闆,基本上都處於停工狀態。

該老闆透露,由於看不到前景,民企老闆大家在一起議論最多的不再是怎麼賺錢,而是如何把僅剩的資產儘快轉移出去,以及如何最快移民等等。「大家都在等著中共崩塌的那一天,都感覺很不安全。因為資金限制非常緊,轉帳5萬都要被銀行盯著。如果錢不出去,都不是你的錢,最後都會被充公。」

春華資本集團創始人、前高盛集團大中華區主席胡祖六說,過去40年來,中國所取得的所有成就根本不是因為「任何獨特的中國發展模式」;而一些商界人士私下裡的言辭要更憤怒也更惶恐。

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教授裴敏欣認為,導致商界人士悲觀情緒最重要的原因是糟糕的政策和糟糕的領導層,「私企人士很清楚,政府一旦不再需要他們,就會像殺豬一樣宰掉他們。這不是一個尊重法律的政府。它說變就變。」

中國富豪如豬羊「隨時可被宰」

中共十八大以來,很多民營企業家被抓、被判刑,如安邦集團原董事長吳小暉被判處18年有期徒刑,安邦保險等部分業務被中共政府接管;明天系控制人肖建華被從香港抓回,至今仍在押。這些都涉及中共高層的角力。

也有不少企業家自殺身亡或離奇死亡,如海航聯合創始人、董事長王健在法國離奇墜亡。同時,萬達董事長王健林近幾年不斷變賣資產。復星郭廣昌的海外投資折戟。而中國首富、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宣布2019年退休等。

同時,從2019年1月1日起,一天單筆或者累計交易5萬元(人民幣)以上,或轉帳超過20萬元者,將被中共列入大額可疑交易進行監控。

陳天庸說,大數據時代,人人都毫無隱私可言,有產者更如欄中豬羊,中共政府要處罰宰殺,易如反掌,到時誰能倖免?

他說,中共政府對民企管束太緊、攫取太多,中國企業的稅賦、社保過高,僅社保就占工資比例近40%,企業負擔沉重;加之公權力不受制約導致中共官員尋租與瞎折騰,比高稅收與社保更傷害企業,是中國企業最沉重的負擔。

同時,中共政府多年來動輒打民族牌,反日、反美、反西方,中共在2016年韓國薩德事件後又大規模排外,讓外資企業寒意徹骨;加之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高關稅等;導致外資企業正在大規模地逃離。

陳天庸說,中國經濟就是一艘正開往深淵的太平輪,「如果沒有根本性改變,船毀人亡的結局誰也逃不過。」

貿戰暫緩難解困 國進民退重創民企

中美貿易戰衝擊中國經濟。中國人民大學下屬的研究所公布的調查資料顯示,出口企業分布集中的中國東部沿海地區大城市的新增工作崗位的供應同比減少了36%。而中國西部內陸地區的就業情況更加糟糕,新增工作崗位的供應同比驟減了77%。

2018年底,有日媒稱貿易戰已經讓超過500萬間中國企業倒閉,造成1千萬名失業人口。而人力市場也出現緊縮,徵才啟事少了200萬件,失業人數急遽攀升,顯示中國就業形勢遭遇寒冬。

中共7,000億入股民企

經濟惡化的同時,中共出現推動「國進民退」甚至消除私有制的信號。2019年1月20日,大陸知名經濟學家、國際金融戰略專家向松祚發表演講,認為中國2018年經濟下行的四大原因,其中最重要和最要命的原因正是消除私有制的雜音,重創民營企業家的信心。

陸媒報導,中國2018年成立各種質押紓困基金,透過入股對上市的民間企業「輸血」,再掀「國進民退」質疑。2018年10月,深圳市國資入股上市公司至今,各式紓困基金總規模已近人民幣7,000億元,有63家企業被入股「救援」。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認為,中共在企業遭遇困難時,不是以貸款方式來運作,而是參股,等於「中共正式接管民企」,是趁人之危「強取豪奪」的做法。而一些中共治下的所謂民企巨頭,也主動倒向中共,如涉性侵的京東劉強東,曾說過「12年後上繳國家」,支付寶今年1月也被央行以接管備付金的方式「接管」。

對於大陸股市近期高漲,香港股市也連升四天,中共官媒《中國證券報》昨發表頭條評論文章稱「股市將成為國家重要核心競爭力組成部分」,再次為A股造勢。謝田稱,中共股市都是由中共操控,在貿易戰談判的關鍵時期,中共顯然需要利好消息,來刺激經濟。

雖然中共得到緩和的短暫時間,但貿易戰是否持續和如何發展,仍待觀察。「貿易戰談判結果,關鍵在於如何落實和執法問題。中共在法律上倒行逆施,全世界都不再相信中共的謊言,大家心知肚明。即使貿易戰停止,中共承諾的讓步,也不會有好的結果。中共經濟下一步會怎樣?產業鏈的轉移,外資進一步往外走,加上通脹,勞動成本等問題,中國經濟肯定要出事。」

謝田稱,從陳天庸等民營企業家的故事來看,中共的日子肯定不會長,「這些在中共淫威下生存的企業家,是最了解中共的。能夠出來的基本上都出來。出不來的,也在想辦法將資金轉出來。」◇#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
2019-02-26 12: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