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幕:中共審查越境 長臂伸向西方學術界

國際學者近來發現,中共審查已悄然將觸角伸到海外刊物,並在海外學術界對自由學術研究成果進行審查。(AFP)
人氣: 314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4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綜合報導)外國媒體進入中國要接受中共的審查,這已成為西方眾所周知的事。但國際學者近來發現,中共審查已悄然將觸角伸到海外刊物,並在海外學術界對學術研究成果進行審查。

近日,「高等教育內部」(Inside Higher ED)報導了一起最新西方學者遭中共審查的事件。國際學者在題為「『中國研究』期刊審查」(Censorship in a China Studies Journal)的報導中指出,中共通過與海外出版社合作,聘用國際編輯「模糊界限」,對西方學術文獻進行審查。

兩教授曝光出版物遭審查 文章被刪除

黃洛林(Lorraine Wong,音譯)和雅各布‧愛德蒙(Jacob Edmond)是新西蘭奧塔哥大學(University of Otago)的教授。近日,他們揭露在編輯計劃出版的《中國文學研究前沿》(Frontiers of Literary Studies in China,縮寫:FLSC)特刊時所遇到的審查。

《中國文學研究前沿》期刊由總部位於荷蘭的著名出版公司博睿(Brill)與隸屬於中共教育部的中國高等教育出版社聯合出版。該期刊的編委會成員都為美國和國際主要大學的學者,其中包括康奈爾大學、杜克大學、哈佛大學、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和華盛頓大學等,其主編常駐紐約大學,而編輯部則位於北京。

「Inside Higher ED」報導,兩位教授表示,該出版社與博睿的關係,以及該領域的領先學者參與編輯委員會,導致他們錯誤地認為該期刊會按照西方國家標準出版。然而,他們隨後發現該出版社與中共高等教育出版社的附屬關係,以及編輯部位於北京的位置,意味著「該期刊受到中共政府的全面審查」。

當時,兩位教授按照計劃編輯主題為「中國文字的多層含義和使用方式不僅造就了中國文學和文化,而且形成了中國在世界更廣闊範圍中的表現方式」 的特刊,他們通過同行審查過程後接受了四篇論文。

但在出版日期前不久,他們發現,四篇論文中的一篇文章完全沒有出現,那是來自佐治亞理工學院劉今(Jin Liu,音譯)博士的文章。另有兩名教授介紹性的文章也被「粗略編輯」,以刪除對劉博士文章的引用,該文的重點是對一名藝術家諷刺中共的論述。

「當我們寫信給FLSC編輯張旭東(Xudong Zhang),質疑這項審查時,我們被告知,刪除劉今的文章不足為奇,因為FLSC的編輯部設在北京,因此必須遵守正常的中國(中共)審查制度。」 兩名教授寫道。

兩名教授還說:「然而,張還進一步表示,劉博士的文章應該永遠不會被接受,他正在使用編輯特權來拒絕劉的文章。」

「Inside Higher ED」報導,與「高等教育內部」網站共享的電子郵件通信內容驗證了此事。張旭東是紐約大學比較文學和東亞研究院的教授,他拒絕通過電子郵件發表評論,並稱他希望在與編委會商議後發表聲明。

該期刊編委會的另一名成員,康奈爾大學中國文學和文化助理教授尼克‧阿德穆森(Nick Admussen)在推特上說,他從一開始就沒有同意加入,並曾要求從編委會中除名。他寫道:「這本期刊有些作假,不應該出現在博睿的清單上。即使它發表了有用且有意義的研究,它也不適合我。」

博睿和中共高等教育出版社合作接受審查

博睿學術出版社的首席出版官嘉士敏‧蘭格(Jasmin Lange)發表了一份書面聲明,稱博睿與中國(中共)高等教育出版社的合作正在接受審查。

蘭格解釋道:「自2012年以來,博睿與中國(中共)高等教育出版社(HEP)達成協議發行《中國文學研究前沿》期刊,HEP負責期刊的編輯過程和製作,博睿負責通過印刷品和在線方式向海外客戶發行。我們非常關注黃洛林和愛德蒙最近博客文章中描述的情況。博睿成立於1683年,擁有悠久的傳統,致力於成為國際獨立的高質量學術研究成果出版商。我們致力於促進提高知識、獨立學術理念和新聞報刊自由。與HEP的合作目前正在接受審查,博睿將毫不猶豫地採取任何必要措施來維護我們的出版道德。」

博睿是發現自己捲入了與中國(中共)輸出審查制度有關的最新國際學術出版商。 2017年,劍橋大學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的著名期刊《中國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的1000多篇期刊文章在中國大陸被短暫阻止訪問,這些文章涉及中國的文化大革命、西藏、天安門廣場事件、民主運動和新疆地區等敏感話題。

學者呼籲:拒絕中共玷污國際出版業

「Inside Higher ED」報導,學者們擔心,有興趣繼續進入中國大規模市場的國際學術出版商,面臨著遵守中共政府審查要求的壓力,實際上這會幫助中共的審查制度擴展到中國境外,並在全球範圍內玷污學術出版標準。在回顧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時,黃教授和愛德蒙教授表示,國際學者已習慣在中國大陸和中國境外的出版物有不同的規則,但FLSC審查事件的細節表明區別正在被打破。

他們寫道:「我們或許天真地認為,與博睿和國際編輯委員會的關係意味著,該期刊按照非大陸出版物的正常標準運作,不會受到審查 ,這是作為編輯的我們和文章貢獻者劉博士的共同錯誤。在隨後的信件來往中,我們從資深同事那裡發現,其他人,尤其是屬於初級和弱勢職位的同事,也意外地陷入了審查,因為這種期刊乍看起來可能不屬於中共政府控制。同樣由博睿和高等教育出版社聯合出版的《中國歷史前沿》(Frontiers of History in China)雜誌也可能以類似的方式誤導了其他人。

他們繼續說:「我們認為正是中國大陸內外出版界限的模糊,讓FLSC事件顯得特別陰險且令人擔憂。我們訓練自己在閱讀大陸文獻時要咀嚼其言外之意,記錄和補充沒有被告知的空白點。他們還提醒說,當某些內容根據中共規則發表後,已經不再能清晰表達原意時,會造成怎樣的後果。此外,在這個困難時期,對編輯和資金的依賴可能會導致中國以外的編輯、學者和出版社為這樣的審查進行背書。」

兩位教授最後辭去了整個特刊的編輯,並與劉博士站在一起,他們的論文現已在另一份雜誌《中國文學:散文、文章、評論》(Chinese Literature: Essays, Articles, Reviews)上發表,他們那篇遭到審查的論文也作為三篇論文的序言發表,並於4月18日在現代中國文學與文化資源中心(MCLC Resource Center)網站上發表。

人類學教授:幕後關係要揭開

佐治亞理工學院中文和文化副教授劉博士對「Inside Higher ED」說:「我很欽佩這兩位特別的編輯,他們有勇氣站出來,並讓更多的學術界人士了解這一事實。我認為以後學者們在向這本期刊投稿時會更加謹慎。」

奧塔哥大學的英語副教授埃德蒙在接受「Inside Higher ED」採訪時說,他和黃教授決定公開所發生的事情,是「因為我們相信學術自由,也希望研究中國的學術界至少對中國(中共)政府將審查擴展到中國境外一事進行正常的討論,因為通過這樣的聯合出版協議,以及其它形式的合作,中共的審查制度就能超越中國的邊境。我們認為這些問題非常嚴重。」

里德學院(Reed College)人類學教授夏琳‧馬克利(Charlene Makley)曾跟蹤與中國研究期刊有關的審查問題,馬克利對「Inside Higher ED」表示,「之前發現的許多例子更多的是中國進口商選擇不購買整個期刊,或試圖施壓讓出版商去掉某些文章。我們還沒有看到過類似這樣的案例,此案中我們看到編輯事實上直接對文章內容進行審查。」

馬克利指出,「這可能是冰山一角,或者是異常現象。 我認為問題的關鍵正如他們指出的『邊界模糊』:中國出版物與中國境外出版物之間沒有簡單的區別,因為中國出版物與非中國分銷商和出版商之間存在這些幕後關係。我們需要有人來揭開這些幕後關係。除了作者和同行評審人員,甚至編輯,幕後發生著更多的事情。在此案中,他們是被請來的編輯。」#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4-23 10: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