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幕:中國公派飛行員為何在美航校自殺

圖為2011年8月26日,香港國際機場舉行的飛行員招聘會現場,跟本文無關。(LAURENT FIEVET/AFP/Getty Images)

人氣: 206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採訪報導)近日,一名中國飛行學員在美國航校訓練期間自殺身亡,引發華人社會關注。在大陸媒體眾口討伐美國航校歧視中國飛行學員之餘,有知情人士透露說,「該不該罵美國航校?該!但是幕後另一黑手他們都忽略了。」

4月16日,一名21歲的中國飛行員在德克薩斯州美國航空學院(US Aviation Academy, USAG)自殺身亡。該生2015年考入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飛行技術專業,隨後和深圳航空公司簽約,作為培訓生被送到USAG學習,去世前正在考飛行執照階段。

據知情者透露,死者已經在USAG航校待了一年,仍處於私照階段。私照階段本應在一個月內完成,而且中間他只接受過兩三個月的正常飛行訓練。他曾多次提出在飛行訓練方面受到校方的不公正對待,但並未得到重視。

USAG對中國公派飛行學員的「特殊」管理

「我在USAG那個學校教學時,了解到該校管理中國學生的方式,我當時都長嘆,這不是『監獄』嗎?」一位曾在該校執教的教官Jason(化名)告訴大紀元。他和他的同事們也私下表達過類似的觀點。

據悉,USAG招收的學生飛行員分為三類,分別是中國公派學生(中國各航空公司簽約外送,也稱公派學員)、美國本土學生和國際自費學生(除中國外其它國家或地區,也包括自費的中國學生)。目前,中國公派學生占該校學生的絕大多數。

USAG對這三類飛行學員則採取完全不同的管理方式。對待美國本土學員和國際自費學生,基本上是儘量滿足學員的要求,在訓練排班安排上都以學員為主;生活上則放手讓學生自己做主,跟普通學校一樣。

但對數量最大的中國公派學生則完全不同,有一套嚴格甚至是苛刻的管理規則。比如:平時不能離開學校一定範圍,不能自己買車開車,不能租車,不能隨便上別人的車……等等,只能乘坐學校提供的專車,從學校到宿舍,從宿舍到學校,或者從宿舍到超市買菜(兩週一次,每次一個半小時)。

網上自稱是USAG中國公派學生發的帖子也證實了這一點。「如果你是中國留學生,那麼恭喜你,你會收到兩份與普通學生不一樣的特製協議書。」該名學生在帖子中說。

據他介紹,兩份特製協議書分別是免責聲明,明確註明在訓練中,無論是任何原因導致學生死亡,校方只需要向學生家人支付10萬美元。

另一份協議是介紹學校的各種規章制度,如果犯錯,沒有警告,直接罰款。其中就包括「不說英文」「遲到」「宿舍不乾淨」等等。而且校方特意註明,這些罰款僅針對第一次「違規」行為,再犯翻倍!與此同時,校方還標明,學校有隨時更改罰款金額的權力。

但是,以上的各種條例,對於自費學習的中國留學生來說例外。

本報多次聯繫USAG,到截稿前,USAG一直沒有對此事置評。

USAG對違反不說英文的中國學員進行持牌拍照的處罰。(網絡圖片)

航校歧視行為是應中方要求所為

在外界對逝者表示惋惜、對美國航校的做法感到憤怒的同時,很少有人思考USAG歧視行為的背後——為何如此反常?

首先,出事航校靠中國公派學員養活,沒有人會願意得罪自己的「客戶」,砸自己的錢罐子。

近年來,因中國航空需求暴增,中國的航空公司(包括私營航空公司)飛行員需求量巨大。由於多年來中共對中國航空領域的控制導致培訓力量跟不上,於是各航空公司開始將中國飛行學員送到海外培訓,一方面彌補人員不足,另一方面也有利於飛行員的英語培訓。

美國境內有一千多所航校,比如:佛羅里達、密蘇里、阿利桑那、加州、德克薩斯都有航校跟中共民航局簽約,幫助培訓飛行員。

中國公派學員已經成為美國航校的最大客戶群,也是美國航校的主要經濟來源。甚至可以說,任何一家美國航校只要跟中共民航局簽約,就不擔心缺少生源,而且一旦經過中共民航局認證,中國各大航空公司就會源源不斷地送來公派學員。

USAG以前是一個處於破產邊緣的小航空學校,每年招生規模僅幾十人,但自從跟中共民航局簽約後,每年培訓的中國公派學生高達數百人,以至於學校有時候都找不到足夠的教練來培訓學生。

在華人生活網刊出的題為「痛心!21歲中國飛行員在美國航校自殺……」的文章中道出了一點端倪,USAG航校對於中國學員的嚴格規定是「中國(中共)民航總局對航校學員的要求」,其他非公費航校學員可以任意自由(不受此限)。

曾在USAG任教的教官Jason也透露,美國航校是在嚴格執行中共合作方的協議,是中方希望用這些規定來管理中國的公派學生。

「可能中共認為極端封閉管理便於控制中國飛行學員的思想與行動,既提防學生了解外國社會和真相,還可以美其名曰『保證學生的學習質量和安全』。」Jason說。

「如果沒有中共在背後,美國的航校你給它一百個膽,它也不敢這樣幹;同樣的,那些教官也沒有膽敢區別對待中國學員!」他補充說。

圖為中國東方航空公司飛行員在美國接受航校培訓。(USAG臉書)

這些規定反過來害了中國飛行員

Jason介紹說,中共民航局在選定航空培訓學校時,已經提出管理上的要求,要求航空學校如何管理送來培訓的中國公派學生;雖然沒有明確細節,但美國航校若不能達到中方管理上的要求,就拿不到培訓中國公派學生的資格,這實際上是有雙方協議的。

「說白了,航校成為中共在美國的一個執行人。」他說。

大陸媒體也報導說,中國航空公司最初提出的「停飛率」和「紀律性」(淘汰部分不聽話的飛行學員)等等要求都成了美國航空學校要挾學生的武器,規矩越來越多,越來越苛刻。有中國飛行學員透露,出事的USAG丹頓校區的停飛率達到15%-20%,而且中國公派學生的掛科率最高。

停飛,即判定學員表現不佳,不適宜擔任飛行員,將停止其飛行訓練,這是航校淘汰學員的最嚴厲手段。但判斷標準往往有很大的隨意性。

中國飛行學員一旦被航校「停飛」,無疑等同被判了「死刑」。因為他們很難找到申訴渠道,一旦被結束學習回國,不僅面臨新的就業難題,甚至還得向航空公司賠付高額的培訓費。

「找不到人投訴,因為很多規則都是中共那邊要求的,你找校方投訴也沒用,反而容易遭到報復,找組織、找中共民航局或者航空公司投訴?笑話,馬上可能成為被維穩的對象,立馬找個理由要你停飛回國。」Jason說。

「說白了,中國公派飛行學員的前程命運在美國航校和中共當局手裡捏著呢,只能忍著!飛得好還好,要是飛得差一點,那個心裡的苦就難以描述了。」他補充道。

Jason說,在沒有正常的疏導機制下,中國公派飛行員承受的心理壓力是極大的,尤其是沒有訓練安排,一拖再拖,拖幾個月,「你們體會不到,如坐針氈啊,時間長了不練習,會生疏的,訓練考試肯定會差,然後再等待,惡性循環……」

USAG給中國飛行員列出的各種規章制度,包括「不說英文」「遲到」「宿舍不乾淨」等等都有對應的罰款標準。(網絡圖片)

中共控制資源 是造成悲劇的幕後黑手

西方有句經典的話叫「跟著錢走」(Follow the money),中共控制資源的畸形方式對造成中國年輕飛行員輕生的悲劇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如前所述,同為中國學員,公派與自費都會成為美國航校區別對待的理由,其源頭是因為中共掌控了給海外航校的經濟資源,從一開始就讓公派學員被「另眼看待」。

在訓練方面,Jason告訴大紀元,「飛行教官們會比較照顧本地和其他國際學生,那是他們的客戶,必須要照顧得非常好。無論排班還是別的,都要遷就本地和國際學生,且教官態度要好,如果人家不來上課或出去給負面評價,學校就沒辦法再招人。」

他說,在USAG執教期間,他就經歷過遭國際學生投訴,被學校馬上找去談話,並要求改正。「那邊有一個正常的渠道和反饋機制,」但到中國公派學員,學校機制就完全不一樣了,「他們受了委屈,只能自己往肚子裡咽」。

這裡必須指出,公派學員實際上並非不用個人掏錢,他們也照樣付費學習;只是學費不是直接由學生交給航校,而是通過中國航空公司或中共民航局轉手支付。

而國內航空公司跟這些公派飛行員之間都簽有合同,並鼓勵他們進行學生貸款,待學成工作後再按月扣工資還款。

「其實,這些錢說到底還是學生自己付的,但錢不直接在學生手中。錢在合同的另一方(乙方)手中,學生自己說了不算。」Jason說。

但這種情況帶來的現實結果是,中共民航局或航空公司取代了學生本身,成了外國航校的直接客戶。

「航校的真正客戶是中共民航局和各大航空公司,只要符合他們的要求就行,至於中國飛行學員,反正他們的組織也不太在乎他們,淘汰這一批,自有後來人,錢也不少拿。」Jason說。

他指出,這也是中國公派飛行學員的心理壓力所在。對於其他飛行學生來說,如果遭遇不公,可以選擇更換航校或教官;而對於中國公派學生來說,是被「組織」安排的,沒有選擇,「即便不公,也只能吊死在這棵樹上」。

他解釋說,其實美國航校跟汽車駕校一樣,在哪個學校學都行,最後都是去美國政府考試——申請就能參加考試,達到標準就通過。

「10小時學不出來,就再增加時間,多花點錢,最後總能出來。」Jason說。「但中國學生不一樣,儘管他也有貸款、自己出錢,但錢被別人拽著,你的未來、前程甚至被利用成為架在你頭上的那把刀。」

2019年4月26日剛剛到達USAG的新一批中國飛行員。(USAG臉書)

中國學生激增 美航校存在的現實問題

另一方面,美國航校因中國生源增加、快速擴張下也隱藏著教官學生比例失調的問題。

Jason介紹,美國教官目前比較稀缺,因為教官少、學生多,到處都是航校招教官;但往往教官一旦拿到足夠的飛行小時數,就會選擇跳槽去航空公司發展,所以航校就要不斷地補充新教官。

教官人數不足勢必導致學生訓練時間拉長,然後考試等後續程序也會被拉得很長;而這個過程難免會催生問題學生。

「學生總是有好有壞,有快有慢,也有違規的學生(規定本身過分也是原因),再加上人性有惡的一面,(教官與學生之間)就會形成惡性循環,最終導致美國航校的措施越來越嚴格。」他說。

Jason認為,一些美國航校為迎合中共民航局的標準,也開始在對中國公派學生的管理中走極端,甚至出現體罰學員等行為。

「你要說(自殺)這事美國航校沒責任,肯定有責任。」他說。「如果這套管理用在管理美國人和其它國際學生身上,美國航校肯定不敢,因為這是嚴重的歧視和侵犯人權,極可能會被起訴——坐牢或破產,而且壞名聲傳出去,沒有學生會來這上學。」

這也就是美國航校對自費學員,包括中國自費學生也「相當自由」對待的原因。不過,中國自費學生海外學飛、回國就業這條路也同樣被中共堵死。

據悉,中共民航局有相關規定,不經民航局備案批准的自費海外學成的中國飛行員,各航空公司不能聘用(外籍人員不受此限)。也就是說,如果沒有一定的內部關係、私下打通相關部門,非公派中國飛行員很難被中國航空公司聘用。

Jason說,當年,他對中國公派學生的嚴苛生活感到相當不解,就跟他們調侃:「你們住在美國,連美國社會都幾乎接觸不到,這也叫留學美國嗎!?怎麼搞成這樣?」結果發現,這些學生都是長嘆,尷尬地笑和一臉無奈。

至於公派飛行員自殺一事的未來可能走勢,Jason表示,中共向來最會體制性維穩——對內高壓、對外撒幣。「這名自殺學生的父母很可能被內部談話,他們也不太可能會獲得支持、在美國法院提告……」

航校的生意可能還會繼續,中國公派學生還會再來……只是希望這樣的悲劇不要再發生。」他說。#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9-05-02 8: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